刚刚更新: 〔年先生,慢慢喜欢〕〔一抹柔情倾江南〕〔九天仙缘〕〔萌宝归来爹地要排〕〔明末球长〕〔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最强保镖房东〕〔很爱很爱你〕〔万年只争朝夕〕〔老公宠妻太甜蜜〕〔替嫁娇妻:偏执总〕〔王的霸气邪妃〕〔重生盛宠:总裁的〕〔倾城时光〕〔绝色病王诱哑妃〕〔绝世龙帝〕〔三寸人间〕〔快穿系统:男主别〕〔宋缔〕〔蜜吻小青梅:傲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八十章 关押
    腔空间内并不是一片烟暗,虽然没有光源,但却保持着一种可以让人能见的亮度,就像这个空间本身就拥有一定的发光能力一样。

    不过当第一缕光芒逐渐绽放在空间当中的时候,富江还是意识到,战斗已经结束了。

    无论是易嚣胜利,还是神灵姬胜利。

    若不是担心易嚣死后自己可能会在这个空间待上很长一段时间的话,说真的,谁输谁赢富江并不在乎。

    反正……都是一些白痴。

    但掌控万物的神灵姬似乎没有让幸运眷顾自己,富江已经眼尖的看到腔空间外面那张熟悉的面孔,最后取得胜利的是易嚣。

    就像她说的,她并不关心是谁获胜,因为在她眼中,这就像是一场无聊的游戏,但能早些离开这个腔空间也不错。

    因为这里太压抑了,除了黯淡的光泽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就像一个还未完工的小烟屋子一样。

    这让富江回忆起了,非常多的不愉快的记忆。

    毕竟……在她遥远的记忆当中,被囚禁和关押的次数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了。

    记忆……真是个好东西啊。

    默不作声的,富江自己扮演着自己的小透明和吉祥物,她跟在俩人身后,等待着从这片空间离开。

    最先出去的仍然是那个元气满满的白痴,张军云一离开腔空间,富江甚至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安静了不少。

    接着是弦之介,虽然他性格很温和,但无论在什么时代,这里的男人都是满满的大男子主义,真是该死。

    富江一边在内心吐糟着江户时代的糟糕风土人情,一边跟了上去。

    不过说真的,江户时代的一些建筑和存在,的确是现代所看不到的,这趟对富江来说也非常意外的旅行,倒也不是那么无趣。

    然后下一刻。

    “咚!”的一声,富江的脑门重重撞在一面看不见的玻璃墙壁上,然后仰天栽倒在地。 ……

    “富江呢。”张军云一愣,随即回头望去,然后就看到了倒在地上,但是仍然处于腔空间巨口内部的富江,“她怎么了?”他奇怪的问道。

    “如果所见。”但易嚣却没有多少意外,甚至还有几分漫不经心,“她摔倒了。”

    我当然知道她摔倒了,是不是还要亲亲才能起来,张军云在心中吐糟了一句,但却没有说出来。

    虽然张军云表现的仍然如一个正常人一样,但面对易嚣这种程度的巫师,仍然不自觉的有些拘谨,因为要知道,如果换一种体系描述的话,易嚣现在完全可以被称得上已经接触到规则领域的存在了。

    大概也只有弦之介这个原住民,没有经历过现世各种乱七八糟的文化大爆炸洗礼,心中没什么概念的家伙,还可以以一种平常心来面对易嚣。

    张军云好像依稀记得,这个力量体系的描述似乎是……规则之下,皆是蝼蚁?

    甚至他此时还有些庆幸这里不是残酷的主神空间,在那种残酷的环境下,恐怕自己现在连灰都不剩下。

    但这不意味着张军云的态度就可以很随意,毕竟,这片空间虽然没有抹杀机制,但也没有其他的规矩,没有规矩,就意味着这里可以做任何事,弱肉强食仍然是这一片空间的主旋律。

    予陌生人以友谊,只能说明这个人的友善,但却不是每个人的责任,就算是一句话不说直接动手,也无法做出任何指责,毕竟这是生存的天性。

    好在现在还有来自其他空间的人在秘密寻找他们,在这种大环境下,凡是与外界互相接触过几次的自由人,都不会随意到在其他世界里看到人就攻击。

    如果没有了这个紧迫的大环境,现在源点世界里会是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等等……张军云突然一愣,秘密寻找似乎是才发生的事情吧,那为什么源点世界也一直没有出现崇尚弱肉强食的人呢。

    难道秘密寻找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前辈们最终都难以逃脱,还是说……另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这个念头只在张军云的脑海里一闪即逝,他就再次将精力放在集中到当下,毕竟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此刻在自己面前,显然就有个六十米高的巨人。

    “我当然知道这家伙是摔倒了。”张军云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只是她怎么还在这个里面。”

    那层看不见的玻璃防护网已经逐渐实体化,张军云能看见并不奇怪,而正因为这样,他才不明白为什么富江被关在了里面。

    “她在里面待着不好么。”易嚣继续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记得你应该不是很喜欢她才对。”

    “那倒是。”张军云继续无奈道,“但不是你……”

    说到这的时候,他突然一愣,没错,如果易嚣被富江迷惑了的话,他为什么会将富江给关起来。

    被富江魔力迷住的人,除了将富江给柴刀这件事外,恐怕富江让他们往东,他们都不敢有丝毫向西。

    除非富江要求,否则易嚣无论如何也不会将富江扔在这片昏暗的空间里。

    但富江大概不会提这样的要求吧,因为这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关押……

    不过下一瞬间,张军云就立刻意识到,如果易嚣手中的那本魔法书真的已经接触到规则的力量,那么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因为富江的魔力而疯狂。

    怪不得自己一行人也没什么事,自己还以为富江要比电影中的弱,魔力只能影响到与她最亲近的人呢……

    但张军云显然不能将这些事情给说出来,他讪讪的笑道,“我还以为……你被富江的美丽迷惑住了。”

    “我不是早就说过,我不会被迷惑么。”易嚣终于收起漫不经心的态度,双眼的焦距再次集中起来。

    不过很快的,他就从张军云和弦之介的表情中意识到,俩人显然都是这样认为的。

    “啊,你们都是这样想的啊。”易嚣抓抓脑袋,“难道现在说实话已经没人信了么。”

    明明是你自己表现出那副样子,才更容易让人误解啊,张军云在心中翻了个白眼,然后问道,“那你……为什么那副模样?”

    “那副模样。”易嚣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哦,你是说,为什么我看起来像是被富江迷惑了是吧。”

    “放心,不是为了欺骗你们,我还没有那么无聊,而是……但的确是为了隐瞒,不是你们,是一些,其他的东西。”

    “其他的东西?”张军云一愣,皱起眉头,“有人在监视我们?”

    “我没发现。”易嚣耸耸肩,“但……刚刚不就有一位,号称全知全能的存在么。”

    “你是为了瞒过那个神灵姬?”张军云奇怪的问道,“你早就知道她的存在了?”

    “不知道。”易嚣仍然耸耸肩,他摇头道,“但我知道……她绝对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东西,不是真正的目标,你觉得呢,川上富江小姐。” ……

    “让我出去。”刚刚那一撞根本不会让富江撞晕过去,她只是趴在地上懒得动,顺便想听听易嚣要说什么而已。

    此时被易嚣点破,她也就顺势站起身,非常平淡的说道。

    “听了这么久,你难道还觉得我会将你放出去么。”面对富江,易嚣的声音同样平淡。

    “让我出去。”

    只是富江像是没听到易嚣的回答般,仍然重复这这句话。

    “这句话听上去真有既视感。”易嚣眯起眼睛,“不回答我的问题,你哪都别想去。”

    富江的目光中流露出异常愤怒的光泽,下一刻,她的脚踝出现一阵蠕动,一名富江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就被她分裂出来。

    “这算是威胁么?富江小姐。”易嚣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富江仍然不回答,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死死的盯住易嚣,一名又一名富江被迅速增殖出来,很快就有十几名之多。

    一大群容貌完全一样的富江站在一起,让人内心忍不住发寒。

    “友情提示一下,这片空间只是我刚刚造出来的。”易嚣笑着说道,“它并不重要。”

    “而且你还提醒了我,险些忘了这个东西。”

    易嚣将手伸入怀中,快速的掏出一个烟乎乎的录像带,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迅速的扔向腔空间的巨口。

    透明屏障在同一时间黯淡了一下,录像带立刻顺利的将一半没入进去,但就在这时,里面的富江迅速反应过来,试图向外冲去,而录像带本身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从里面伸出一只苍白的手臂想要抓住屏障的外表。

    但是下一刻,易嚣的咒语随之跟进,两道光芒瞬间将她们的算盘打得粉碎。

    “砰!”

    录像带摔到腔空间内部的地面上,但是毫发无伤。

    这时候张军云才意识到易嚣扔进去了一个什么东西,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录像带的出现代表着谁。

    但显然,富江认识这个东西,她的嘴角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然后微微向后退去。

    而到了下一刻,几乎除了易嚣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后退了一步。

    深入骨髓的冰冷顺着录像带蔓延出来,然后紧接着,一袭白衣的贞子从录像带里面一点点挤了出来,她来到透明的屏障前,瞪着易嚣,“放我出去,把我关进来做什么。”

    恶鬼特有的寒意让张军云忍不住再次后退一步,只是看到贞子那熟悉的造型,还有堪称标志的录像带,他立刻想到了贞子的身份,“她是……山村贞子?”他忍不住问道。

    易嚣也没有否认,而是点点头。

    顿时,张军云陷入凌乱当中,或许弦之介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张军云很明白。

    为什么贞子会出现在这里,如果是富江的话,或许还很好理解,毕竟富江的起源在设定中似乎就非常久远,就算出现在江户时代,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但贞子呢,她可是本身就出现在后世,也就是二十世纪的现代的有特意能力的女孩在死后化为的冤魂,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而且录像带这种东西……怎么看都不会是江户时代就有的吧。

    除非……张军云将目光落到易嚣身上,毕竟能够穿梭世界的只有自由人,凭借易嚣的魔法书,想必贞子不会是他的对手吧……

    另一边的张军云正在风中凌乱,不过易嚣却已经回答道。

    “抱歉,贞子小姐,恐怕你要在里面待一段时间了。”

    “为什么?”贞子不解,她顺手将一只分裂失败,无意识靠过来的富江撕成碎片,然后奇怪的问道,“我不是你的敌人。”

    “我知道你不是敌人,但……我也不确定你可以信任,所以抱歉,正是因为这点,你还是在里面陪富江小姐待一会吧。”

    在看到贞子的时候,富江才似乎想到了什么,重新联想易嚣问的那些问题,富江终于意识到易嚣在寻找什么。

    虽然两人共同来自后世,但贞子的确是处于自己对立面的,就是她在那个木屋里面把自己撕碎无数次,甚至浓郁的血浆在房间得内部积攒了厚厚的几层。

    也因为俩人的某种共同点,富江知道的事情,贞子也知道一些。

    这些秘密富江原本是不打算告诉易嚣的,毕竟作为装饰品的男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自己高兴了才可以说一些,不高兴,谁也别想知道。

    但显然,易嚣竟然背着自己率先与贞子有了接触,并且还完全把自己给蒙在了鼓里。

    这就意味着,有些事情易嚣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隐瞒,已经变得毫无意义。

    只是没想到,贞子在将大部分的消息告诉了易嚣之后,却被他同样顺手关了起来,这可真是可笑,富江眼中露出一丝嘲笑的意思。

    但是很快的,就再次阴霾下来,毕竟……被她视为装饰物的那个人,却也在不声不响间脱离了控制,不,确切的来说,他根本就从未被自己的美丽所俘获。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周围的富江们似乎分裂的更快了。

    但即使是这样,即使他拥有那本魔法书,对于他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富江仍然没有一点的看好。

    上前一步,富江懒散的靠在玻璃屏障上,然后慢慢的坐到地上,“好奇心会害死猫,也会害死人。”

    但外面的易嚣只是笑了笑,并且回答,他挥动魔杖,腔空间开始一点点的关闭。

    而与此同时,贞子已经开始杀戮着周围的富江们了,富江知道,木屋那一幕,恐怕又要重演了。

    然后她轻轻闭上眼睛,开始等待死亡的降临,“死亡对我来说只是短暂的沉睡,但对你来说却是永恒的长眠,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吧。”富江转过头,将手指放在玻璃屏障上,静静的看着慢慢变窄的易嚣。

    下一刻,阴影的巨口彻底闭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