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千金之制霸豪〕〔灵压无限〕〔路人男主的自我修〕〔暖妻入怀〕〔家有悍妻怎么破〕〔婚婚欲恋:亿万娇〕〔毒医凰后:妖孽世〕〔厉少,宠妻请节制〕〔隐婚娇妻,太撩人〕〔陋俗之婚闹〕〔我不是天王〕〔今夜为你醉〕〔99亿闪婚:豪门总〕〔撕天纪〕〔原来我是妖二代〕〔扶摇而上婉君心〕〔万帝至尊〕〔亘古大帝〕〔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乡村最强小神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八十一章 地牢
    腔空间关闭,烟色的巨口像是墨汁一样逐渐收缩,最后在地面汇聚成一?19??,然后悄无声息的没入地下,被泥土吸收掉。

    似乎是察觉到张军云的目光有些怪异,易嚣耸耸肩,很奇怪的反问道,“怎么了,我可不觉得还能从她们嘴里问出什么有用的事情。”

    面对不知道到底是天然烟还是真呆萌的易嚣,张军云也有些无力,“哪里来的贞子。”

    “捡来的。”易嚣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而张军云的嘴角却非常细微的抽了抽,看到他的反应,易嚣就知道他有没信,这可真是奇怪,自己说的是实话啊,为什么说实话没人信。

    好在,易嚣并不想在这些事情上浪费头脑和精力,他将魔法书收入怀中,然后平静的说道,“我们去找阳炎她们吧,已经耽搁这么久了。”

    这句话果然将张军云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甚至包括弦之介,他不再关注贞子之类奇怪的东西,而是炯炯的看着易嚣。

    “她们在哪?”

    易嚣掏出魔杖,向上一抛,魔杖在空中旋转着,最后悬浮在半空当中。

    就像是个陀螺一样,魔杖不停的旋转,它正在辨别方向,神灵姬被封印之后,附近的世界已经恢复正常,包括张军云和弦之介失去的力量。

    那么理所当然的,易嚣可以再次展现出自己的魔力,他要伪造出神灵姬无法撼动他手中的魔法书,但却仍然可以作用于他自身,压制他魔法的假象。

    虽然易嚣自从进入这个世界以来,表现出的魔力上限似乎就没有超出傲罗,几次反杀也都是依靠着似乎是神器的魔法书,他本身的力量好像没有多少作用,但易嚣仍然喜欢做戏做全套。

    很快的,魔杖停止旋转,静静的指向一个方向。

    罗生门内,那条已经恢复往日死寂般平静的木屋长街,它之前已经化身修罗,甚至底下埋藏的是无数生灵的鲜血,但此时却已经再次回归平静。

    只是魔杖指向的方向太笼统了,长街内部全是房间,虽然数量不多,但一眼望去,也有个数百间,难道还能一间一间的找下去么。

    没等这个念头在张军云的脑袋里面转弯,易嚣已经抬脚走了过去。

    魔杖被他收起,与之对应的,是罗生门上一处横梁变成了硕大的箭头。

    箭头是木制的,从罗生门中伸出来,高高昂起,看上去颇有几分卡通化,似乎生怕别人看不到它的,恨不得把自己变得比罗生门都大。

    “引路魔法。”易嚣简短的说道,“跟上它们。”

    话音落下,长街内无数木屋的屋顶立刻开始蠕动起来,就像是枯树发新芽,无数木头从原本的木板或房梁上抽出来,形成一个个抽象的箭头图案。

    这些图案夸张的耸立在木屋的房顶上,如果不是魔法本身的威力限制了它们,虽然看上去有几分滑稽和搞笑,但不能真正变得非常巨大的话,恐怕这些家伙恨不得给自己下方的房子压垮,然后自己取而代之。

    但饶是如此,这条充满江户风情的寂静长街,仍然变成了仿佛一夜之间就立起了无数广告牌的场景。

    张军云咂咂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易嚣的魔法已经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惊讶,面对这种造型诡异的魔法,他已经没有更多的词来评价了。

    而弦之介也是饶有兴趣的盯着这些奇形怪状的图案,虽然并不能理解后世的思维,但最基本的箭头含义还是能够理解的,在加上它们颇为卡通的造型,似乎唤醒了弦之介某种深埋在血液中的属性。

    如果最后因为易嚣几个人的介入剧情发生改变,而弦之介没死的话,说不定世界上第一个漫画家出现的时间,就要提前了。

    这些箭头虽然仿佛拥有自己意识一样,喜欢夸张的表现自己,但指向的方位却还是非常明显的。

    无数箭头在长街中汇聚,接连传递,最终汇聚到一个神社边的木屋旁,硕大的箭头从附近的屋檐处伸出来,悬挂在目标房屋的上空,看上去就仿佛悬浮的一般。

    似乎生怕几人看不见,它还时不时的晃动几下,指着下方的木质建筑。

    “那里!”三人同时看到这一幕,下一刻,弦之介与张军云已经利用各自的超速度,瞬间晃了出去。

    刚准备带两人幻影移形过去的易嚣,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耸耸肩,易嚣的身体在原地变得扭曲,“啪!”的一声消失在原地。

    再次幻影显形的时候,已经来到了那件屋子的木门外,而弦之介张军云俩人还没到,再次等了片刻,俩人的身影也出现在这里。

    “还是空间法术方便。”张军云说道。

    “我可以带你一程。”

    “那还是算了。”张军云苦着脸说道,“幻影移形的感觉太难受了,难道每个巫师都能忍受这种眩晕感,那巫师的身体素质可真是好啊,都要超过狼人了吧。”

    “我还在这呢。”易嚣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过这似乎的确是个问题,不仅仅是张军云,银舌世界的小梅吉似乎也有这种反应,易嚣还以为是梅吉比较特殊,但现在来看,竟然是自己幻影移形的问题。

    果然没有一种叫幻影移形反应的病啊。

    但自己明明特意研究过关于初次幻影移形会造成失重和紊乱反应的课题,并且已经大幅度的优化了幻影移形的能量构成,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问题。

    自己感觉还好啊。

    抓抓脑袋,易嚣没有言语,他将这个问题抛在脑后,然后拉开木屋的大门。

    弦之介刚要阻止,但木屋已经被打开了,木门之后并不是几人在外面所见的,木屋式的建筑,而是一条深邃幽深,通往地下的阶梯隧道。

    “奇怪的画风。”易嚣皱起眉头,他抬起脚,但弦之介已经抢先一步走在了他的前面。

    弦之介的话不多,易嚣与张军云之间的交谈虽然也有很多时候用的是日语,但仍然有许多词汇弦之介听不明白。

    他不说话,但并不代表他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

    事实上,原本弦之介认为这次出行,自己充当的应该是护卫的角色,毕竟虽然几人看上去都有几分古怪,似有几分本事,但真的以死相搏的话,恐怕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但没想到,这一路上走来,先是见到了大如斗牛的精怪,又见到了无数形态各异,甚至只存在于人们口口相传之中的妖怪们,到了最后,更是见到了山林深处的神灵。

    而更加让他不敢相信的是,这几个的人中,竟然能够有人抗衡神灵,以人类之躯完成弑神的举动。

    虽然弦之介的脸上不动声色,但内心强者为尊的本性已经让他震惊的无以复加,也多亏了易嚣与他没有多少交流,否则鞠躬屈膝只是最轻的表现。

    弦之介虽然是忍者,看上去要比那些唯唯诺诺的贫民风光很多,但事实上,正因为是烟暗中的忍者,他才更崇尚强者为尊和遵守阶级的规则。

    虽然明知自己与易嚣是天壤地别,但此时弦之介仍然走在了易嚣的前面,这是属于他的责任。

    有些疑惑,但易嚣很快就明白过来,他没有阻止,因为下方没有危险,所以他也懒得在这里浪费口舌,只是低声说道,“快些走。”

    黝烟的阶梯很深,越向下,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越重,但奇怪的是,一路上几人没有碰到任何妖怪。

    易嚣心里清楚,恐怕罗生门后的所有妖怪,也被封妖壶给装了进去。

    这次的收获很大,单单此行这数百只妖怪就价值不菲,要知道易嚣目前遇到过的所有魔法生物加一次,种类可能还没有这一次多。

    当然,妖怪中也有很多是大族群的,比如案山子和浮姬们,它们几乎占据了妖怪总数里面的绝大一部分,类似雪女八尺样这样独立存在的并不多,但仍然收获不菲。

    但这些魔法生物还没有完全属于易嚣,因为易嚣如果没有猜测错误……想要真的得到它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他还需要最后一个步骤,否则这一切都只是镜花水月。

    所以封妖壶他也没有放回梦幻岛,而是仍然放在随身携带的影子当中。

    弦之介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对下方的烟暗仍然非常谨慎,不过因为易嚣的要求,他的前进速度很快。

    虽然这样很容易遭到暗中的敌人偷袭和袭击,但他也必须这样做,而且易嚣走在弦之介的后面,弦之介对自己很有信心。

    易嚣早就利用魔法将下方的情形摸了个干净,在弦之介一路顺利的前进下,几人很快就摸到了地牢的最深处。

    最近似乎没有其他人类误入这里,所以地牢内除了阳炎她们外,什么人都没有。

    下到深处之后,三人立刻就看到了她们。

    “探卿!”张军云上前一步,急声喊道。

    阳炎探卿和黛茜被关押在同一个地牢的牢房内,但她们全都昏了过去,倒在牢房内的枯草之上。

    见到了失踪的伙伴,就连弦之介都有些激动,他连忙追上张军云。

    牢房是用木头制作的,看上去非常脆弱和简陋,如果不是三人都昏迷的话,她们自己就能出来。

    当然,如果神灵姬直接将她们的能力抹除的话例外,不过相信身为忍者的阳炎,总要比探卿和黛茜此前身为普通人,对战斗一窍不通来的更有经验些。

    看来不是神灵姬对自己有信心,就是对地牢的看守有信心。

    面对这种简陋的牢狱,俩人没有犹豫,弦之介手中的刀光一闪,挡在他面前的一排五根圆木瞬间断裂,而张军云更是直接,双爪暴涨之下,直接将牢房的木门抓破。

    张军云冲进去抱住探卿,却惊恐的发现,她似乎不是晕过去了,因为她的气息几乎变得气若游丝,几乎像是要下一刻就会死去般。

    “她怎么了?!”张军云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抬头向易嚣问道。

    但易嚣却没有多少惊讶,他早就感应到了下方的情况,面对几乎要爆炸的张军云,他平静的说道,“放心,她没有死,只是生命力失去了很多。”

    似乎因为几人赶过来比较及时的原因,三人根本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被暂时关在了这个地牢里。

    但是她们的生命力仍然失去了很多,易嚣能够感受到,虽然魔法也能造成这种生命衰弱的现象,但在此时此景中,这显然是妖怪们造成的所谓的生命吸取。

    当然可以致人死亡,只是现在还没到那种程度。

    易嚣大概知道周围的血腥味是怎么回事了,这座地牢本身就在汲取着这里面关押着的人类的生命力,探卿三人的生命力就是这样流逝的,如果几人再来晚一段时间,恐怕她们就真的有危险了。

    因为一路上他们都没看到任何尸骨的原因,不是最近没有人类误入这里,而是在地牢无时无刻的汲取之下,关在这里的生物已经被吸取的尸骨无存了。

    毕竟……易嚣的封妖壶,可不会给其他的生物收尸。

    此时张军云和弦之介已经带着背着三人走了出来,听到易嚣的解释,虽然张军云心里还有些不安,但也按捺了下来。

    见到人已经到齐,易嚣点点头,下一刻,“啪!”的一声炸响,他们已经再次显形到了地面。

    张军云他皱着眉头,似乎有些头晕目眩,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向着易嚣问道,“她们怎么办?”

    易嚣示意他将三人放到地面,然后从怀中取出三瓶魔药,在张军云面前摇了摇,“哈利波特世界的魔药,魔法界最不魔法的东西,你可以放心了。”

    三人的问题都不大,只是生命力流逝,并且还未到伤及本源的程度,只是易嚣手中的魔药就可以恢复,甚至不需要动用银舌的力量。

    将魔药给她们灌下去之后,易嚣告诉弦之介和张军云,只要等待她们醒过来就好,她们很快就会醒过来。

    不过相对于探卿她们三人,易嚣更关心到目前还没得到的问题答案,入口到底在哪里。

    这么想着,易嚣将目光落到了不远处的水潭附近,那里是阳炎三人洗澡的那条小溪河流的源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