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幽冥棺〕〔萌宠甜心:总统少〕〔快穿通缉令:黑化〕〔甜妻撩入怀,神秘〕〔天降淘妃:战神王〕〔三国大土匪〕〔都市兵王〕〔欢乐农女:将军无〕〔鬼王独宠俏医妃〕〔万千宠爱耀星辰〕〔联盟之魔王系统〕〔骑马与萝莉〕〔这个游戏不简单〕〔国民女神:史上第〕〔军帝隐婚:重生全〕〔侯府商女〕〔宠物天王〕〔王牌军婚:靳少请〕〔报告首长,我重生〕〔首席独宠:军少的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八十二章 入口
    梦幻岛的人鱼湖也算是一个大水潭,显然这里的水潭没有梦幻岛的那么大。

    长街的后方是一处山丘,浓郁的树林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形,溪流就顺着那里下来,然后聚集成一处水潭,接着再次顺流而下。

    张军云和弦之介在看守阳炎她们,等待她们苏醒,所以只有易嚣一个人来到这里。

    泊泊的流水清澈见底,可以将下方的鹅卵石看的一清二楚,回忆着贞子的几句话,易嚣并不确定这里是不是所谓的钢铁河流。

    河流的话……肯定是了,虽然有些小,只能称得上溪河。

    只是钢铁的河流这句话显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如果仅仅只是河流的话,那么根本没有必要强调钢铁两个字。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贞子的话,大约是可以相信的。

    当然,她的本意可能没有她所说的那么美好,帮助易嚣,或者对付富江,可能她与富江之间真有什么恩怨,也可能是演戏,但更关键的是,易嚣无法判断出她的本意。

    就像富江一样,摄神取念无法判断她真实的想法,无论她说什么,摄神取念都觉得是正确的。

    或许这是富江和贞子身为唯一性魔法生物的特殊点,也许是富江的话连她自己都信了。

    但无论贞子的真实意思是什么,她说出来的话可信度还是有的,因为她原本就打算将易嚣指引到那里。

    虽然不知道贞子打的什么主意,但易嚣还是打算根据她的指引走下去。

    毕竟艺高人胆大,易嚣不觉得自己火力全开之下,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东西能伤到自己。

    当然,富江和贞子可能就觉得易嚣是在作死了,在腔空间闭合之前富江就曾说,好奇心会害死猫,也会害死人,显然她并不看好易嚣。

    而且这意味着,她知道易嚣要去的地方是哪里。

    那么根据富江和贞子真正的来历,事情就变得非常有趣了。

    “有下一步打算了么?”张军云静悄悄的来到易嚣身边,然后轻声问道。

    “她们醒了。”易嚣没有奇怪,只是平静的回应道,他对自己的魔药非常熟悉,三人这个时间的确应该苏醒了。

    转过头,果然,阳炎和探卿三人已经醒了过来。

    阳炎正在和弦之介低声交流着什么,虽然弦之介表情淡淡,但阳炎仍然很兴奋,想必是因为弦之介救了自己,并且如此关心自己的原因吧。

    探卿仍然是原来那副样子,她不像张军云那么自来熟,不过对于易嚣救了自己,想必在她恢复过来之后仍然会做出表示。

    只有黛茜的神情不太对,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的感觉,易嚣知道是富江对于她的魅惑魔力还没有完全消退。

    她现在刚刚从生命衰弱的昏迷中清醒过来,思维可能还没有完全恢复,等她完全恢复过来之后,就会变得与那些爱上富江的人一样了。

    偏激,易怒,暴躁,甚至是凶残,不顾一切的寻找富江,任何接近富江的人都会被她视为敌人,直到最后,为了能让自己彻底真正的独自拥有富江,她会将富江杀死并分尸掉。

    可怕的美丽。

    但似乎只适合富江那个抖m。

    不过现在富江已经被易嚣关起来了,而且在易嚣找到线索之后,就会用魔法书将黛茜身上对富江仿佛诅咒般的狂热给驱逐掉。

    “线索不多……乘坐钢铁的河流……”易嚣叹了口气,然后望着前方的水潭。

    水潭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或者准确的来说,它就是一个非常正常的水潭,甚至连奇异的动物都看不见。

    张军云也皱起眉头,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易嚣突然心中一动。

    乘坐……并不是沿着河流顺流而下,这里面有什么特殊含义么。

    无声侦测咒立刻蔓延出去,果然,下一瞬间,易嚣在水潭中发现了异常的魔力波动。

    像是生物,又像是水潭的本身,易嚣并不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水潭的下方藏着的一定不是妖怪。

    因为所有的妖怪都被封印进了封妖壶中,等待易嚣最后的统一安排。

    不是妖怪……又会是什么……

    易嚣皱着眉头,但是下一刻,易嚣的眉头很快再次展开,他看着前面仿佛泉水模样的清澈水潭,突然对张军云说道,“你听说过樵夫和女神的故事么。” ……

    所有的妖怪都被封妖壶收了进去,除了一个存在之外,神灵姬。

    神灵。

    神灵显然不会被封妖壶装入,虽然易嚣不能仅凭这点就推断这下面还有个神灵,但这种可能性很大,毕竟已经有了一个自称神灵姬的家伙,很容易让人再次联想到神灵。

    而且神灵与妖怪……不是很轻易就会让人想到其他相关的故事和传说么。

    狐狸报恩,植物化形,类似的民间故事就算在江户时代也数不胜数,樵夫与女神的故事也是一样。

    谁让此时的情形,这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方面的事情呢。

    张军云明显一愣,但身为半宅的他显然很快就反应过来易嚣话中的含义,“什么。”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潭底,“你是说它……”

    “我已经感觉到了。”易嚣的反应很平淡,“这下面有东西。”

    “一个睡在水底的女神。”张军云嘴角微抽,他也不知道内心是个什么心情,“你打算怎么办?”他问道。

    “自然是老办法了。”易嚣耸耸肩。

    这个时候,弦之介已经带着阳炎走了过来,大概是弦之介对阳炎说了什么,她的神情有些拘谨,不复之前的散漫。

    而看到弦之介俩人过来,黛茜和探卿自然跟上,于是还没等弦之介出声发问,所谓老办法是什么办法,易嚣已经伸出手,需抓向不远处的一颗小树。

    “你要……”

    张军云的问题被堵在嗓子眼里,因为下一刻,那颗小树就开始晃动起来。

    就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扼住脖子,小树的一根树杈猛然从躯干处崩裂出来,它顺着易嚣所指的方向快速扭曲旋转,然后被压缩,很快,一根光滑趁手的木柄就从树木的躯干上斜斜的伸出来。

    “砰!”

    木柄被易嚣崩裂,顺着躯干脱离下来,下一刻,无声变形中击中它,木柄的前端立刻开始再次扭曲,变形结束之后,一柄崭新的铁斧出现在半空中。

    “嗖!”铁斧飞入易嚣手中,被他熟练的接住,然后在手中挽了一个斧花。

    斧花,张军云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很快就把为什么一个巫师会用斧子用的这么熟练的问题抛到脑后,然后再次问道,“这就是你说的老办法?”

    “自然。”易嚣耸耸肩,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故事里不就是说樵夫将破旧的铁斧掉入河中,然后女神托着一把金斧子和银斧子上来的么,最后三把斧子都给了那个樵夫。”

    张军云本能的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下意识的想要阻止,但可惜还未等他开口,易嚣的斧子已经瞬间脱手而出。

    “砰!”

    斧子在空中打着旋,重重的,精准的砸在水潭对岸的一处岩壁上,巨大的力量甚至让斧子的整个前端斧头都陷入石壁中,岩石以斧头为中心,呈现出大片龟裂的花纹,石块窣窣的掉落下来。

    “抱歉。”易嚣眉头一挑,“习惯了。”

    在梦幻岛的时候,有很多对魔法非常敏感,或者抗性很高的魔法生物,好在它们本身的魔力水准也有限,而且并不能破坏魔药对人类的各种增幅和辅助。

    面对这些家伙,易嚣喝下很多辅助性的魔药,比如铁甲皮肤之类的药剂,倒是仍然可以对付。

    不过这就需要易嚣亲自动手了,虽然没有名师指点,但久而久之,易嚣仍然练成了一身不错的战斗技巧,毕竟实践是最好的老师。

    虽然可能还没有中世纪中那些,一生都专注厮杀在战场与决斗中的骑士那么精通,但面对魔法生物的战斗经验,就算是最年长的格林,也不敢说比易嚣还强。

    而且有魔法和魔药的辅助,易嚣终究要比他们强上无数倍。

    同样,易嚣也练就出了各类武器,虽然谈不上精通,但也非常熟练,小巧并且杀伤力巨大的飞斧就是其中之一。

    察觉到自己的失误之后,易嚣立刻招招手,魔力蔓延而出,弥补之前他的失误。

    无形的魔力抓住岩壁上卡住的斧头,一用力,直接将它拔了出来,魔力之手再次在空中蓄力,然后猛然将斧头抛下。

    张军云一直眯着眼睛,他似乎总觉得有哪个地方不对,却又说不上来,直到他看见斧头在空中的动作,才猛然意识到,“等等!”他大喊道。

    但可惜已经晚了,斧头再次开始疯狂的旋转,然后打着旋的,非常精准的掉落到了水潭的中心。

    “怎么了?”易嚣转头问道。

    “你用了多大的力气。”张军云感觉有些面色发苦。

    易嚣一愣,歪着脑袋想了想,“能杀死一只巨怪的力量吧。”

    张军云的嘴角抽了抽,什么叫做杀死一只巨怪的力量,这是什么鬼标准,但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继续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算是故事里,那个樵夫也是不小心将斧头落入水中,或者说滑进去的……”

    “反正肯定不是扔进去的,尤其是这么用力,别忘了,如果你猜的是对,那么下面可还睡着一个水中女神呢……”

    “你是说……”易嚣眉头一挑,但是他话还未说完的时候,就听见水潭的中央开始哗啦啦的嘶响起来。

    就仿佛水被烧开了一样,无数水花哗啦啦的翻滚在水面上,咕噜噜的冒着气泡,然后最终的像一个地方汇聚,形成一个小小的突泉。

    弦之介等人立刻戒备起来,但这个时候,水面中却逐渐浮现和凝结出一个身影。

    水之女神。

    她真的出来了,还真被易嚣猜对了,不,确切的来说,这下面还真藏着另外一个神灵。

    除了神灵姬之外,罗生门后面的水潭中还沉睡中另外一个神灵,但好像……她似乎与神灵姬又不太一样。

    为什么她的脑袋上面顶着一个斧头。

    “这明明是因为你吧。”张军云似乎在这一瞬间看穿了易嚣的心理,在旁边吐糟道。

    水中女神的头上顶着一个斧头,虽然没有流血,但却狠狠的插在其中,几乎将她的脑袋劈开成两半,她似乎并不是没有受到伤害,只是因为身体是由水组成的,从外表看不太出来而已。

    她瞪着一双愤怒的眼睛,看起来像是要爆炸了一样。

    在水潭边的几人身上狠狠的扫视了一眼,她很快就将目光锁定到易嚣身上,不知道她是如何判断出易嚣是真凶的,或许神灵有自己特有的方式。

    而易嚣则是毫不示弱的与之对视。

    下一刻,水之女神仿佛感觉到自己出现了一瞬间恍惚,不过很快的,愤怒就再次如若浪潮般翻涌上来,她毫不犹豫的拔下脑袋上的斧头,双手握住,然后狠狠的向易嚣所在的方向一抛。

    斧头在空中打着旋,带着骇人的尖叫向易嚣飞来。

    “扑!”下一刻,易嚣的身影在原地如迷雾般瞬间消散,屡屡烟烟四散的到处都是,然后精准的躲过了被掷回来的飞斧。

    没有障碍物阻挡的飞斧很快消失在森林的远处,斧头不见之后,地面上飘荡的丝丝烟烟再次开始汇聚,然后很快的,它们聚集到一起,凝结成一个烟雾状的人形,下一刻,易嚣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原地。

    水中女神已经消失,水潭表面再次恢复平静,原地似乎还残留着水中女神留下的恶狠狠的话语,“还给你的斧头!”

    易嚣抓了抓脑袋,“力气还挺大的。”他抱怨道,“这家伙真是水中女神,而不是巨怪的守护神?”

    张军云的嘴角再次抽了抽,难道巫师都是这个样子,他不由得瞥向一旁,简直可以称得上自带隐身咒的黛茜。

    不过接下来的行程却还是要继续的,“下面怎么办?”他向易嚣无奈的问道。

    “老办法。”易嚣仍然指了指前面的水潭。

    “还是它?”张军云不由得诧异道。

    “我扔错东西了。”易嚣耸耸肩,“不过……现在我已经知道应该扔什么了。”

    易嚣站在原地,向左右望了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下一刻,他伸出手,不远处的地面突然扬起风沙,一个巨大的烟影破土而出,然后落到了易嚣的手中。

    待烟影停止之后,张军云几人才看清楚这东西的真面目,这是一块巨大的铁牌子,但无论是风格还是做工,都完全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东西。

    易嚣将巨大铁牌反过来,映入他们眼帘的,正是上面印着的一行白漆大字,“下一站,第三新东京市。”(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天骄战纪〕〔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