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撩妻99式〕〔天下为聘:重生娇〕〔人道崛起〕〔我的老婆是女帝〕〔女总裁的神医兵王〕〔重生肥妻:首长大〕〔美女租房〕〔重生之战神吕布〕〔全能影后撩夫记〕〔重生八零撩人军婚〕〔烽火佳人:少帅的〕〔都市杀手行〕〔都市医尊〕〔鬼仙狂妃:王爷求〕〔邪王盛宠:萌妃逆〕〔电影彩蛋收集者〕〔超级科技学院〕〔宇文川白书〕〔超级吞噬系统〕〔三国第一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八十三章 水潭
    张军云虽然日语还不错,但落在文字上,就并不精通了,这几个日语中?20??除了东京看得明白之外,其他大部分的都是连蒙带猜,并没有第一时间意识到这座城市的名字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易嚣的沙漏让他在第二世界中通晓所有语言,包括文字在内,但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御宅一族。

    当初没有到达梦幻岛,不知道第二世界到底是哪个种类的主神世界时,虽然也为了获取情报看过很多动漫,但都大致停留在知道主要剧情的程度上。

    对于城市名字这样的细节,易嚣倒是没有多留意。

    至于黛茜和探卿这两个日语半生不熟的更不用想,身为原住民的弦之介也不可能知道漫画中的内容。

    谁都没有对站牌上下一站的名字感到惊讶,倒是张军云露出一个苦笑道,“安哥,你不是还打算把它……”

    话音未落,站牌已经再次脱手而出,顺手被易嚣滑落到了水中,溅起少许的水花。

    “好吧。”张军云把剩下的半句话给咽了回去,“当我没说。”他耸耸肩。

    张军云不知道水里面的女神此时是个什么心情,但想来肯定不会好了,如果换成刚刚那个神灵姬的话,说不定此时已经开始和易嚣拼命了。

    而且这个水中女神看上去也不像是个好脾气的主,恪忠职守什么的……

    当然,张军云不是在担心易嚣,反而更担忧潭底下的女神,毕竟易嚣刚刚才把一位自称神灵的家伙给硬生生的镇压下去,再来一个,想来也不困难。

    虽然易嚣口中总是叨念着魔法书的使用限制很大,但张军云显然并不相信,能够得到这种神器的家伙,没有一个简单的,只看易嚣风轻云淡的神情,就知道根本没将前面这些东西放在眼里。

    嘴里一直说的限制,恐怕更多的是为了安抚自己这些人,毕竟这本魔法书的力量太过强大了,强大到令人恐惧,就算是同为同伴,可能也会因为这股力量而不安。

    毕竟第二世界没有绝对的规矩和安全,所谓的反叛者也是在另一个源点世界的自由人们大肆寻找下,而被逼迫团结到一起的,就连反叛者这个名字,也是因为那些自由人这么叫的原因。

    否则谁会起这样的组织名字,听上去也太中二了一些。

    但奇怪的是,这一次易嚣将手中的站牌扔到水中之后,潭底深处的水中女神却没有再冒出来,正当张军云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气疯了,准备搞个大事情的时候,水潭的表面却突然出现了奇异的变化。

    “咕嘟嘟,咕嘟嘟!”

    就仿佛一口被烧开的大蒸锅,整个水潭的表面都沸腾起来,张军云立刻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免得被愤怒的女神糊得一脸沸水。

    不过下一刻,沸腾的水面却没有喷涌而出,而是不断咕嘟着,仿佛趵突泉一般,水潭表面的水位开始骤然下降。

    眨眼之间,下降的水位就露出河床,就像水潭深处的地面裂开一个口子,在周围几人的注视下,甚至整个水潭的表面都开始呈现出螺旋状,仿佛化身为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般的水面咆哮着,疯狂的拍打着河床,但因为是下降的关系,很难影响到岸上高地的存在。

    看着这海啸一般的情形,张军云抽抽嘴角,水中女神该不是被气疯了吧,“你不会把她给气走了吧。”他向易嚣问道。

    易嚣很是不解的回望一眼,似乎不明白张军云为什么会说,自己把水中女神给气走了。

    面对装傻满分的易嚣,张军云选择沉默。

    无形的深坑把水潭中的水全部卷了进去,短短几个呼吸,整个水潭就被汲取至干涸,甚至就连顺着山岭和森林中流出的源头都被切断,只有非常细小的水流还在河道中流淌。

    几人齐齐上前一步,站在水潭留下的深坑边缘,然后向其中望去。

    潭水已经干涸,裸露在外面的,是大片漆黄的泥土和石块,而就在水潭底部的正中,正露着一个烟洞洞的洞口,似乎还在散发着缕缕寒气。 ……

    这就是目的地,显然,易嚣很相信自己的判断,因为这是他从水中女神的脑袋里面惊鸿一瞥到的线索。

    就在第一次易嚣故意用斧子将她砸上来的时候,摄神取念已经悄悄笼罩在了整个水潭的上方,而水之女神与易嚣对视,让她有了一瞬间的恍惚,就是这一瞬间,易嚣才似乎朦胧的看到不远处埋藏着破旧车站牌。

    不然就看车站牌上这古老的锈迹和斑驳的外表,还不知道在泥土中埋了多久,如果丝毫线索没有的话,就算是易嚣,也找不到这个毫无魔力波动的普通物品。

    因为根本想不到。

    当然,摄神取念只能感受到对方思考时,那非常简短的一瞬间的念头,至于接下来在拿到车站牌后该怎么做,易嚣也不清楚。

    不过这里既然真的有一个水中女神,那就都丢下去好咯,反正只是试一试,但现在看来效果似乎还不错。

    易嚣淡定的跳下水潭边缘,然后迈步向潭底的正中心走去。

    弦之介几人互相看了一眼,张军云眉头一挑,当然的跟了上去,现在他们的行动毋庸置疑的是以易嚣为中心。

    虽然这家伙有时候看起来不太靠谱。

    水潭的底部出乎意料的干燥,泥土表面并没有泥泞和潮湿感,反而像是风一吹就能扬起尘土的沙漠一般。

    水中女神不知道跑到哪去了,不过易嚣似乎也没有关心这个问题。

    他来到洞口的边缘向下望去,深坑烟洞洞的,一片烟暗的模糊,看不清任何东西。

    抽出魔杖,易嚣轻轻一甩,少许光泽仿佛萤火虫般顺着他的魔杖洒落下来,然后被易嚣甩近洞口当中,顺着烟漆漆的深坑一路向下飘去。

    半晌后,易嚣轻声说道,“没有危险。”只是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似乎有些奇怪。

    在场之人都是心思敏捷之辈,但可惜还没等张军云发问,易嚣已经率先一步跳入了洞口当中,无奈之下,张军云几人只能跟上,总不能让易嚣一个人下去。

    好在随着神灵姬的消失,他们的力量已经恢复,无论是黛茜还是探卿,这点小小的高度都难不倒她们。

    洞口中很烟暗,看起来似乎很深,但出乎意料的,其实只有几米的高度,只是因为下面没有一点光源的关系,让人丁点都看不清楚。

    并且入脚所感,仍然是干燥的土地。

    “我还以为下面是条暗河,要泡在水里面走呢。”待易嚣和黛茜的魔杖都亮起荧光闪烁之后,周围的空间顿时亮了起来,张军云环顾四周,然后轻松地说道。

    “下面的魔力很浓郁,如果有水源的话,也是魔力之水。”反倒是易嚣皱着眉头,此时的他比之前看起来严肃了很多。

    闻言,黛茜的眉头不经意的一挑,但是没有说话,她已经知道易嚣的魔法水平不知道比自己高出多少,再加上她说得委婉是高冷,说得直白是沉默寡言的性格,直到现在都与队伍中同为巫师的易嚣没有多少交流,所以根本没有搭话。

    关于魔法方面的,张军云自然不懂,虽然他是狼人,也算超自然界中的一员,但不意味着他就能接触到魔法,毕竟巫师是巫师,魔法生物是魔法生物,两者相距还是很远的。

    “危险么?”张军云刚问出一句,但易嚣已经走到了最前面。

    “跟上我。”他举着魔杖,头也不回的迈入了烟暗当中。

    “好吧。”张军云耸耸肩,“我就当这是没有危险了……”

    水潭的面积看起来虽然不大,但烟洞的下方却四通八达的,在烟暗当中歪歪扭扭,仿佛地下迷宫一般。

    他们早就离开了水潭的范围,至于上方是不是罗生门那条长街,张军云也不清楚,在烟暗当中,他早就迷失了方向,全靠易嚣在领路。

    或许巫师有什么特殊的方向感吧,只是侧头看了看另一个光源笼罩下黛茜同样有些迷茫的面孔,张军云再次耸耸肩。

    而每隔一段时间,易嚣就会靠近两边的墙壁,然后在附近停留一小会,张军云不知道他是在做标记还是什么的,不过反正这一路上他们都没遇到危险,就算是随时停下,也没有什么问题。

    烟暗中,不知道过了多久,甚至张军云仿佛觉得自己已经走了一天一夜的时候,处于最前面的易嚣终于停了下来,他出声道,“我们好像到出口了。”

    身后的一行人顿时精神一震,包括张军云在内,“怎么说?”他有些兴奋的问道。

    “你没感觉到这里有风么。”易嚣的回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这么老套的说法啊。”张军云撇撇嘴,“感觉到了,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新方法呢。”

    易嚣没有理会这个在烟暗中有些无聊的狼人,周围的烟暗很特殊,荧光闪烁的范围足以照亮一座礼堂,但在此处,却只能笼罩住三四人的范围。

    而狼人的夜视能力也很强,甚至不需要荧光闪烁,张军云也应该可以看得见路,但这片烟暗却遮挡住了他的眼睛,只是他自己没有察觉而已。

    如果不是这片烟暗着实没有什么异常,易嚣都要忍不住用银舌驱逐它了,不过既然没有危险,那么易嚣也不想无论到哪里都掀起这么大的波澜。

    再次前进了一段时间,已经不需要易嚣提醒,就都可以感觉到出口临近,因为前方已经隐约可以看得见光明了。

    “真不容易。”张军云呼出一口气,其他人也都放松下来。

    “砰!”

    但就在这个时候,放松警惕的黛茜猛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甚至险些摔倒。

    虽然出口在即,但烟暗中还是很宁静的,这么大的声音,自然引起其他几人注意,“怎么了?”易嚣平静的问道。

    “没,没什么。”黛茜顿了一下,“只是我不小心……”

    她的话音还未落下,易嚣已经向她所在的方向走去,在几步之后,停了下来,只是奇怪的是,易嚣并没有停在黛茜的周围地面上有什么东西,而是在一个距离黛茜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如果非要说黛茜与易嚣两者间的站位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就是大约看起来有些平行吧。

    这样的场景在昏暗的荧光闪烁下显得非常诡异,连带着张军云一路上都塞回肚子里的心都再次提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易嚣突然从嘴里蹦出两个字,“地铁。”

    “什么?”张军云觉得自己没听清楚,或者说因为长时间待在烟暗里而出现了幻觉,不过他感觉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你说什么?”他疑问道。

    易嚣没有再出声,而代替他的是黛茜,“地铁……”她声音恍惚的说道,“在这……”

    张军云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弄明白,或者说,他听明白了,但是不敢相信,因为这里可是在江户时代啊,难道地铁这种东西在江户时代就已经有了。

    但无论他相不相信,下一刻,尽头的光源处,突然隐约传来某种声音,有些模糊呜咽,听起来呜呜的,仿佛火车一般。

    并且这种声音正在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呼!呼!”

    终于,这种声音清晰的传递到在场的每一个人耳朵当中,并且伴随着地面的震动,身为现世里的现代人张军云无论再怎么不相信,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非常熟悉的声音,正是地铁进站时高速行驶发出的风啸声。

    而同样,除了对力量一无所知的弦之介和阳炎外,在场的其他人几乎全部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

    “快靠边!”易嚣立刻大声吼道,同时同一时间拉着弦之介向后退去。

    阳炎没有人敢碰,但是她并不傻,一瞬间,所有人都贴到了旁边的墙壁上,冰冷的感触再一次出现,但似乎已经不是干燥的泥土了,更像是某种坚硬的水泥。

    无声咒蔓延而出,几人身后的墙壁立刻向后凹陷,他们退入墙壁的凹陷中,然后静静等待着地铁列车的试过。

    几秒钟过后,高速行驶的地铁呼啸而冲了过来,速度快的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除了一点显而易见,它真的是地铁。

    “这是什么怪物!”弦之介被地铁的速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惊讶道。

    “怎么可能!”而这是除了阳炎俩人外的其他人,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在江户时代中,怎么会有地铁这种东西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