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战神柔情护美〕〔我在帝都建洞天〕〔战神传说〕〔重生空间之少将仙〕〔捡个总裁做老婆〕〔妖帝撩人:逆天邪〕〔贴心兵王〕〔锦绣小农女〕〔宠物小精灵之风云〕〔婚有千千劫〕〔皇家宠婢〕〔扔了妹妹所有耽美〕〔竹马谋妻:误惹醋〕〔别怕,是爱情啊〕〔九零军嫂有空间〕〔五音协奏曲〕〔永昭郡主〕〔我在仙界种田〕〔穿成总裁的初恋〕〔制霸编剧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八十五章 地铁(二)
    张军云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易嚣溜上车,无奈之下,他只能略显慌乱的招呼几人跟上来,免得把什么都不知道的弦之介和阳炎一不小心给留在这里……

    一大帮人好不容易在关门前赶上列车,刚挤上来,张军云就忍不住抱怨道,“你怎么就这样上来了。”

    他知道易嚣是艺高人胆大,但好歹提前说一声啊。

    不知道他最害怕公交关门没赶上,电梯满人没挤上,随手关门没钥匙诸如此类的尴尬情况么。

    而易嚣像是才意识到还有其他人跟了上来一样,转过头,语气淡漠的说道,“反正不用买票,不是么。”

    张军云脸皮一抽,“重点不在这里好吧……”他觉得自己已经无力吐槽了。

    不过这时,旁边的探卿突然伸出手指,一手一只戳了戳易嚣与张军云俩人,低声对他们提醒道,“你们要讨论的话,是不是要换一个地方。”

    顺着探卿示意的方向歪头望去,果然,这节列车上的所有人都在装作不经意的偷偷看着这里,注意到窥视被这群人察觉,于是连忙回过头,但低声的纷纷议论却仍然没有停止。

    “看,这些家伙好奇怪喔。”

    “他们看起来好傻。”

    的确有些太引人注意了,张军云的面皮再次抽动了一下。

    自己这一行人什么样的打扮都有,自己和探卿还算好的,阳炎也勉强可以叫做传统和服,但弦之介和易嚣,一名浪人打扮,一名阴阳师的装扮,如果不是神社中的神职人员和osplay,谁会穿这样的衣服啊!

    等等……对了,黛茜呢。

    张军云一愣,但随即他就再次安静下来,因为黛茜正一身烟袍的贴在地铁玻璃上,与外面的隧道颜色几乎融为一体。

    算了……张军云无力的垂下脑袋,“那边有空位置……”他寻找了一圈,然后指着这节列车尽头的那块空旷的连坐说道。

    半晌之后。

    张军云挨着易嚣,旁边是弦之介和探卿,而阳炎则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对面,懒洋洋的倚在靠背上,与对面的四人大眼瞪小眼,黛茜则躲在一个角落,几乎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这更尴尬了好么!

    “不,这还不是最尴尬的。”似乎听到了张军云的内心在想什么,一直保持沉默的易嚣突然开口出声,将张军云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什么?”他一愣,随即精神一震的好奇问道,“难道你还经历过别的……”

    “那是因为你没在丹妮莉丝的身边待过,也没经历过她火焰免疫的天赋洗礼。”易嚣平淡的说道,“如果你经历过,想必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呵呵……”张军云保持着僵硬的表情,轻笑道。

    随着几人的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力也不集中到这里,只将他们当做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角色扮演的os们,列车逐渐的再次安静下来,只剩下哐哐的轻响。

    一行人也沉默下来,静静的凝望着对面的玻璃窗户,盯着烟漆漆的地铁隧道,似乎开始了各自的思考,一时间场面也陷入了平静。

    但他们并没有看到的是,就在他们慌乱登上列车的同时,不远处的另一节车厢上,也有一个可疑的中年大叔,尾随着一名年轻女孩,在列车即将起步的最后一刻,跳入到了车厢中。 ……

    看得出,弦之介对这个可以快速跑动的钢铁大怪物很感兴趣,或许是因为擅长的领域同样都是速度的关系吧,弦之介对地铁有一种天然的好感。

    原本以为它会是一只非常凶残的怪物,因为这么大的体型再加上速度,想要解决掉它非常困难,而自己等人则是误入了它的领地,毕竟地下隧道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它撞出来的,为了方便行动。

    在江户时代,人们最多就是挖一个地窖,想要制作地下隧道这样的工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张军云一开始就没往人工的方面去想。

    但没想到,这个巨大的钢铁怪物竟然是代步工具,而自己还有机会进入到它的肚子里面一睹真容。

    不过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弦之介一改风轻云淡的阳光笑容,开始精力过剩的东摸摸西瞅瞅,相信如果不是易嚣还坐在这里的话,他绝对会把屁股下面的长椅都拆开看一看。

    但饶是如此,张军云还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止住了弦之介的好奇心,免得他招来更多奇异的目光。

    而对面的阳炎倒是没有变身好奇宝宝,不过她已经十分自来熟的将座椅当做了自己家的房梁,非常淡然的将脚搁在上面,然后身体一歪,将胳膊靠在长椅的扶手上,优雅的撑着脑袋,一脸甜蜜的看着好奇心旺盛的弦之介。

    情人眼里出西施,估计在她眼中,无论弦之介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最帅的弦之介。

    这群人里面唯一正常的就是自己了吧……不,还有探卿,张军云不由得有些头疼的想到。

    古代人穿越到现在闹出的一系列笑话,电影看上去很有趣,但如果里面的主角换成自己的话,那就一点都不有趣了,反而非常令人火大……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静静的坐着扮成一块木头的易嚣突然起身,然后向两截车厢的交界处走去。

    这家伙又怎么了……张军云的脑袋更大了起来。

    虽然易嚣不是江户时代的原住民,同样来自现世,脑袋的回路也没什么大问题,但却是这些人中最能惹事的家伙。

    而且一搞就是个大事情。

    无奈之下,张军云只能对探卿使个眼色,告诉她看好弦之介,然后起身跟上易嚣。

    易嚣来到两节车厢交接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静静的靠在没有关闭的门框上,眯着眼睛,打量着另一节车厢内的情形。

    他古怪的阴阳师狩衣引来了不少奇异的目光,但也仅此而已了。

    “你在看什么?”张军云来到易嚣身后,奇怪的问道。

    “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易嚣没有回头,歪着脑袋靠在门框上,语气平淡。

    张军云又是一愣,这里怎么会有他认识的人,但随即就明白过来,这指的应该是眼熟的剧情人物吧……

    但是想到这个问题,张军云不由得又想起最初的问道,“为什么上这辆列车?”他再次问道。

    “因为我觉得这辆列车就是为我们而来的。”

    “然后你站在这里是为了找新的剧情,你觉得剧情就会出现在我们周围?”张军云的语气更奇怪了。

    “是啊。”但易嚣的回答却显得理所当然,似乎他本人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张军云的眼角抽了一下,“你不会觉得……自己就是主角吧,所有的一切都绕着你来转。”

    没想到,听见这句话,易嚣却突然转过头,目光奇异盯着张军云,笑容古怪的轻声反问道,“为什么不会呢?”

    “拜托,进入电影世界的我们才是过客好么,虽然多个电影混合在一起,原本的主角可能不是主角了,但也绝轮不到我们身上……”

    “那可说不准。”易嚣仍然用一种奇怪的笑容看着张军云,看的他有些发毛。

    下一瞬间,易嚣再次转身,有些无聊的盯着旁边的这节车厢,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张军云的错觉一样。

    用力晃晃脑袋,甚至张军云自己都觉得不是因为他太劳累了而出现了不适。

    正当他准备找易嚣问个清楚的时候,却看到易嚣突然身体一正,精神集中的望向对面车厢内的某个方向,“有了。”他说道。

    “有了?什么有了。”张军云被易嚣弄得有些神经衰弱,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但还是立刻紧张起来,他顺着望去,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

    “目标。”

    张军云并没看见什么易嚣口中的目标,“你在看什么。”于是他疑问道,目光也一刻没离开那里。

    “那个女人……”

    易嚣轻声说道,他的目光紧紧盯在一个烟发女子的身上,列车还是行驶当中,并没有停止下来,这个女人是在刚刚顺着其他车厢慢慢走过来的,一路上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而一进入这个车厢的时候,目光就和易嚣撞了个对脸,这并不奇怪,毕竟易嚣穿着一身显眼的阴阳师狩衣,又这么明目张胆的站在门框旁,扫视着车厢的内部,没有第一时间看到才奇怪呢。

    只是她在看到易嚣之后,却又仿佛在恐惧什么似的,本能的避开了目光的对视,眼睛不自然的望向窗外,身体也背过去,靠在一个扶手旁,用背影挡住了易嚣的视线。

    现在已经看不清她的面孔了,长长的烟发笼罩大半。

    虽然刚刚有一瞬间的惊鸿一瞥,但易嚣并没有第一时间意识到她的身份。

    “喔?”听到易嚣的指认,张军云也注意到这名长发女子,只是此时已经看不清她的面孔了,张军云也认不出她的身份。

    毕竟对于自由人来说,最大的优势就是对不同电影剧情的熟识,只要不是延伸和完全架空的剧情,基本都能混个脸熟,看到眼熟的面孔就能猜出身份。

    而只要认出来,那么很多剧情的发展就会瞬间梳理清楚。

    见到这名女子有意识的躲避俩人视线,易嚣不由得直起身体,准备走过去仔细的看一看,似乎是注意到易嚣的动作,侧对他们的女子眼神明显有些慌乱,好像在打算怎么才能离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列车的速度却突然减慢下来,然后缓缓停止,车门拉开,新的一站再次抵达。

    这一站上车的人似乎格外多,在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呼啦啦的涌上来一堆的人,不仅将准备离开的女子再次拥了回来,也将易嚣俩人的视线彻底打乱,让他们失去了那名女子的身影。

    “该死的……”易嚣不由皱起眉头。

    眯起眼睛,易嚣就准备用魔法给这个不配合的家伙一个小教训,但这时,身后却突兀的传来一阵嘈杂。

    “喂,你这家伙!没有看到车上这么多人么,很挤的,你还占了这么大的位置!”

    张军云在前面开路,他轻而易举的拨开人群,然后带着易嚣回到探卿等人所在的座位附近,入眼见到的,却是两名贼兮兮的小痞子,满脸不客气的对着阳炎吼道,并且眼睛中流露出贪婪几乎隔着好几个人都能感到。

    他们的眼珠子差点没掉进阳炎的和服当中,恨不得顺着她略微敞开的领口一股劲的钻进去。

    “哼……”阳炎眯起妩媚的眼睛,明显是动了真怒。

    原本因为这些家伙的阻挡就让她看不到心爱的弦之介了,现在他们又敢不知好歹的窥视自己,并且还是当着弦之介的面,简直是不知死活!

    下一刻,阳炎的满脸寒霜陡然一收,挂上了勾人心魄的笑容,对他们娇声道,“那好啊,坐过来吧……”

    这两个小痞子互相对视的嘿嘿一笑,一左一右的就要冲过去,坐在阳炎两边,把她夹起来,客串一次列车之狼。

    周围的乘客有露出惋惜的,也有露出羡慕嫉妒的,还有面露不屑的,但就是没有一个上前阻止的。

    不过张军云却是清楚,真要是让这俩不知死活的家伙坐过去,恐怕他们连尸体都不会剩下。

    身为真正的狼人,虽然张军云看这俩个冒牌狼人也很不爽,但却不能看着他们死在这里,虽然有易嚣收尾,但麻烦什么的,能避开还是避开的好。

    只是,正当他上前一步,准备将俩人拦下来的时候,他却突然耳朵一动,转过头,然后焦急的对易嚣说道,“安哥,你听到了么?”

    “听到了。”易嚣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点点头,确认了张军云的想法,“是枪声。”

    虽然张军云没有来得及阻止,但他的动作还是引起了两个小痞子的注意,他们默契的停了下来,然后打量着俩人,最后目光落到易嚣的身上,确切的来说,是他的狩衣服上。

    “喂,你们和这个女人是一伙的么!难道没看见她占了这么大的位置么,是不是要我给你们点教训尝尝啊!”

    其中一个小痞子先声夺人,露出一副凶恶的表情,毫不客气的说道。

    而另一个小痞子也配合着映衬到,“是啊是啊,你们没长眼睛么,没看到车上这么多人么,还有,别以为说些什么奇奇怪怪的话就能把事情揭过去,还枪声,你见过枪长什么样么,你连刀都没见过吧!”

    说着,似乎是为了配合自己的话,这名小痞子伸手在后腰一摸,一把锋利细长的弹簧刀就出现在手中。

    见状围观的乘客立刻齐齐的低声惊呼,然后不由自主的远离了一些。

    而就在这节列车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里的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到,一名身穿烟色西服,服饰异常整齐,而又面无表情的古怪家伙不知何时从车厢的另一头走了进来,然后随手关上了车门。

    “喂!你们几个!不仅眼睛瞎,耳朵也聋了么!”那名拿着弹簧刀的小痞子还在喋喋不休的威胁着,似乎想要将易嚣俩人吓走,然后再凑到阳炎的身旁。

    不过,易嚣却没有搭理他,而是猛然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然后穿过车厢中层层叠叠的乘客面孔,直接落到了最后一个人的脸上,也就是那名古怪的烟西装。

    似乎是注意到了易嚣视线,古怪的烟西装歪了歪脑袋,然后双手一翻,手心中陡然出现两把同样漆烟无比的冲锋枪。

    他淡漠的抬起手,面色平静将冲锋枪对准前方一脸迷茫的乘客们。

    下一刻。

    “砰砰砰砰砰砰砰!”

    火光四溅,血流成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