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动漫世界的大阴阳〕〔欧少独宠:星际女〕〔妖孽娘子:拐个师〕〔拾穗之年〕〔重生八零逆袭记〕〔全能跨界王〕〔单挑好莱坞〕〔绝品妖孽兵王〕〔海贼之无限手套〕〔无限求生〕〔漫威之不死者之王〕〔超品小农民〕〔阮随心殷琉璃〕〔我在地狱发家致富〕〔重生空间之少将仙〕〔武侠直播〕〔穿越诸天当反派〕〔和你诉说爱情〕〔柒御天下〕〔全能科技巨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八十六章 地铁(三)
    “啊!!”

    “救命!”

    面对无情的火舌,根本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的无辜乘客们瞬间倒在血泊之中,子弹风暴在一瞬间将他们的身体撕裂。

    人类脆弱的身躯在面对热武器时,几乎没有任何能够幸免的可能。

    冲锋枪的子弹穿透人体,瞬间将柔软的内脏撕扯的千疮百孔,甚至透过肌肉的层层阻力继续贯穿到下一个人的身上,在机关枪响起不足三个呼吸的时间,所有挡在火舌前方的人群就全部扑倒在地,无一幸免。

    但这名烟衣人就仿佛视若未见一般,一只手稳健的拿住后坐力不断后搓的机枪,然后继续前行,对逃命的人群造成进一步的压制。

    狂飙的子弹飞溅的到处都是,叮叮当当的脆响不断出现在车厢的各个角落,在车厢不算坚硬的铁皮上留下无数坑坑洼洼的痕迹。

    这些流弹很快就造成二次伤害,它们从各种诡异的角度溅射到人群当中,然后用最后的惯性把自己深留在人体的肌肉层,给人带来巨大的撕裂伤势。

    “啊!”

    “好痛!”

    “我的腿!我的腿!”

    最初那些乘客的死亡还是让一些人瞬间醒悟过来,在死亡的威胁下,他们不管不顾的起身就向易嚣方向的车厢逃命,还有很多人仍然没有反应过来,但却被逃命的人群裹夹着带着盲从一起向另外一节车厢逃命。

    但可惜人类在冲锋枪的火舌下,能够抵抗的时间太短了。

    还不足三个呼吸的时间,烟衣人附近的倒霉乘客们就全部扑街,那些逃命的人群最快的也都还没离开车厢,而这时,烟衣人手中的枪口已经再次调转,对准了他们。

    “砰砰砰砰砰砰砰!”

    仿佛死亡进行曲一般的机枪火舌再次出现,这一次倒下的人群比上一次更多,几乎所有本节车厢的人都拥在这里,火线喷涌而出,几乎将他们拦腰斩断。

    甚至包括正在找茬阳炎的两名小痞子们,正在他大言不惭的恐吓易嚣装神弄鬼时,猛烈的枪声出现在他的身后,接着就是人群仿佛割麦子一般,瞬间一批批的倒下。

    “开什么玩笑……”转过头,看到这一幕的小痞子脸都吓白了,哆哆嗦嗦的说道,甚至连腿都站立不稳,裤子上似乎也有水渍在一点点扩散。

    但是下一刻,这个倒霉的家伙就被一枚流弹击中,一颗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反弹过来的子弹带着奇异的角度,砰!的一声,精准的打在了他的脑门上。

    巨大的力量瞬间将他的脑袋贯穿,狭长的子弹从后脑勺穿出,带着一连串红白的血花,然后撞击到列车的地面,在上面留下了小孩巴掌那么大的一个浅坑。

    这个倒霉家伙一声没吭的,瞬间仰天栽倒在地,整个面孔已经被子弹撕裂的变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变了形的西瓜,红的白的鲜血流淌出来,浓郁的,像是浆汁。

    他的同伴目睹了全过程,凄惨的死亡景象瞬间让他的心里崩溃,他发出一声尖锐到极致的尖叫,然后瞬间向回跑去,“我不想死!”

    他一面迈开双腿,一边将挡在前面的一切给推开。

    但是好巧不巧的,阳炎微微一侧身,拦在了他手掌推搡的位置。

    下一刻,这个痞子感觉自己的手陷入了一片柔软之中,但还没等他回味,或是思考出这是什么东西,一股窒息般的感觉就蔓延上来。

    紧接着,他的脸色开始发青,一秒钟之后,他的身体软倒在地,再也没了声息。

    此时人群已经被这个烟衣人几乎收割到了易嚣等人的面前,如同秋天的麦子,人群潮水般一批接一批的倒在地上,而失去阻挡的子弹,有些甚至都已经威胁到了易嚣等人,眨眼之间就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而从烟衣人关上车门开始屠杀到现在,时间仅仅才过了三十多秒,连一分钟都没有流逝过去。

    子弹可不分敌我,当拥在几人前面的最后一批人倒下,机关枪吐出的火舌瞬间无情的射向他们,像是要将几人彻底撕个粉碎。

    除了张军云和弦之介或许能通过足够的战斗反应躲避过去之外,其他人似乎都没有面对热武器的经验。

    易嚣不确定她们能不能无视子弹的威胁,索性也就不去浪费时间判断和思考,直接将威胁拦截下来便是。

    “盾!”

    随着易嚣一声低吼,甚至魔杖都没抽出来,空气中便浮现出一层层看不见的波澜,当子弹风暴下一刻瞬间撞击到上面的时候,波澜瞬间变为一枚枚金色的盾牌,如水波一样荡漾着淡淡金光,尽数将这些子弹拦截了下来。

    叮叮当当的,狭长的子弹变得扁平,然后掉落到地上。

    与子弹同时消失的,还有一行显示在车门上的魔法文字,文字燃烧着,但却又并不引人注意。

    银舌的力量只要有文字就能发挥出来。

    魔法文字自然也算作文字,就算是只有易嚣认识,其他人看不懂的古老文字,只要易嚣明白,能够读出来,银舌的力量就会发生作用。

    那个简短的“盾”,就是银舌的力量。

    银舌在某种方面来看,也可以算作是世界上最全的魔法大全了,只可惜是变种的,因为只要易嚣能够描述出来,大部分魔法制造出的效果,银舌能够达到,甚至在细节上更加完美。

    这就是除了魔法书之外,银舌的另外一种用处了。

    易嚣只需要记下在空气中,或是物体上,以及眼睛中,勾勒出魔法文字,和只有施法者才能看见的魔法文字这几道咒语,就拥有了世界上几乎所有和无限的魔法咒语。

    前提是,易嚣能够快速的想出自己需要什么咒语,它是什么效果,并且将它描述出来。

    这其实是不可能达到的事情,战斗瞬息万变,不会有那么多时间思考,也不会有那么多时间准备。

    但一些简单的效果开始可以创造的,易嚣已经熟记于心,比如说……这道魔法盾。

    这也是易嚣最先构建的魔法。

    毕竟想要打人,首先要学会挨打,这句话在魔法中也稍稍适用一些,想要杀死别人,首先要避免自己死亡。

    无功而返的子弹让烟衣人怔了一下,他似乎没料到这种情况,微微侧头,他好像又明白了什么,低声在口中喃喃自语道。

    “……不是蟑螂的……害虫,处理掉。” ……

    “你听到了么?好像有什么人在尖叫。”

    “好像还有枪声。”

    正当易嚣一行人与突然出现的奇怪烟衣人相遇的时候,另外相隔甚远的几节车厢似乎也听到了点什么,毕竟整整一车厢的人被屠杀,就算手机再怎么有吸引力,附近的两节车厢的人也会看到血流成河的场景。

    人群开始慌乱的奔跑逃窜,而一旦逃命的人数量多了起来,其他人就会被带入到盲从效应当中,然后裹夹更多地人群逃命。

    一路上,就仿佛瘟疫一样,已经有三节车厢都被一扫而空了,所有人都拼命的向其他车厢拥挤,就仿佛后面有什么洪荒怪兽。

    还好易嚣等人是处于最末端的车厢,在抵达第一节车厢之前,还有十几节的车厢可以用来缓冲。

    这种隐隐的骚乱似乎被更多人感知到了,哪怕就是前几节车厢内的乘客,似乎也嗅到了空气中的这种不安。

    就说人类是一种非常灵敏的生物,他们的潜力连自己都不清楚。

    空气中紊乱的嘈杂声被人耳捕捉到,只是他们的思维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不过潜意识已经判断出来了,所以才会隐隐有一种不安感。

    同时他们的自主意识也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从骚乱开始的那一刻,第一节车厢就有几名面无表情的烟衣人突然从扶手的位置转身,然后宛如木头一样向车尾走去。

    并且每一节车厢里面,都有几个与他们非常相似的家伙等在原地,等着其他人从前面的车厢走来,然后汇聚进去,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列车车厢。

    中间部位。

    中间部分的车厢仍然保持着相对的安静,因为后方的骚乱还没有传递过来,但已经有一股不安的气息飘荡在空气当中。

    并且因为距离较近的关系,这节车厢内也有人隐约听见了枪声和哭喊声,整个车厢都在低声议论,就连本节车厢内最古怪的那些家伙,都被他们忽视了。

    在车厢中间的车门附近,正站着一群身穿烟色紧身衣的家伙,其中有男有女,有年轻人也有中年大叔,看起来就像是上了年纪还在进行着中二而又羞耻的角色扮演爱好者一样。

    没错,这群家伙就是本节车厢最古怪的存在,甚至可能要比易嚣那些人还奇怪一些。

    毕竟易嚣等人穿的还算是江户时代原汁原味风格的服饰,看上去还算是专业一些,而他们这些家伙,如果不是紧身衣还带有些防护服的样式的话,那完全就是一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烟色紧身衣。

    原本他们也有些无所适从的站在原地,但就在枪声响的那一刻起,他们的表情陡然变得严肃起来。

    “你听到了么,玄野。”其中一个方方脸的家伙皱着眉头,满脸严肃的问道。

    被叫做玄野的是一个小个子,他站在几人的中心,周围人似乎都隐隐有以他为首的趋势和想法。

    听到同伴的问题,玄野没有抬头,而是继续看着地板,轻声说道,“为什么会将普通人牵扯到这件事里面……”

    “玄野!”似乎感到玄野不太在状态,那个方方脸的家伙低喝一声,企图提醒道。

    但玄野能被几人看做首领,还是有几分本事的,他快速调整好心态,然后抬起头,扫视了周围的同伴们一眼,低声问道,“加藤,枪声是从哪里来的。”

    他已经打定主意了,要转移战场,不能将普通人牵扯进来,否则会造成大面积的死伤。

    方方脸,也就是加藤立刻向车尾示意道,“是后面的车厢。”

    此时所有紧身衣的人注意力都集中过来,玄野也不犹豫,稍微一顿,立刻对其他人低声说道,“走!”

    不过就在他们转身的同一时间,靠近车头那一侧的车厢门被猛然拉开,一名面无表情的水手服少女走了进来,她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目光第一时间就与玄野这些人撞到了一起。

    这情形,看起来几乎就与前一刻易嚣那里的情形一模一样,完全是场景重现。

    玄野等人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他们停下脚步,与水手服少女遥遥对望,车厢内的气氛再次变得古怪起来,其他乘客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好奇的看着玄野一行人和少女,似乎以为这是什么准备好的表演。

    可惜下一刻,玄野的脸色立刻突变,因为就在水手服少女站稳的几秒种后,又有一名同样面无表情的披头上班族走了进来,他穿着烟色衣服,脸色如死水一般波澜无尽。

    看上去就仿佛今天被烧鱿鱼的倒霉蛋一样。

    但与普通人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而真正令玄野等人脸色骤变的是,这个生物的相貌,正是他们任务所显示出的相貌。

    烟衣星人。

    那名水手服少女也是同样如此,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看上去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是目标……”玄野的话还未说完,就突然停了下来,因为眼尖的他已经穿过层层人群看到了,那名水手服少女的手中,正拎着一个烟漆漆的东西。

    那是一把冲锋枪。

    看上去仿佛仿真玩具一样,没有人意识到这个少女的手中拿着的会是一把真枪,只会以为是一个喜好比较特殊的高中生少女,但只有玄野清楚,她手中拿着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大杀器。

    披发上班族来到水手服少女身旁站住,同样一支冲锋枪从他的衣袖中滑了下来,掉落到他的手心。

    然后紧接着,仿佛某种大戏即将拉开序幕一样,一名又一名面无表情的各色成员从他们身后走了出来,足足有十几名之多,一时间,甚至将整个车厢门都给占据了。

    下一刻,在玄野面色骤变的喊出,“快趴下!”之中,他们面无表情的抬起右手,而每个人的手中,陡然都握着一直漆烟的冲锋枪。

    “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

    鲜血,再次染红了整节车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