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野性年代〕〔淘宝在手,天下我〕〔传说的魔法师〕〔稻香〕〔谦语风雨〕〔创神纪:女王有毒〕〔都市阎罗狂少〕〔愿你如星我如辰〕〔宅男的世界〕〔魂武邪神〕〔独宠医后:萧王追〕〔骄记〕〔哑姑玉经〕〔圈套男女〕〔仙道隐名〕〔嫡福〕〔天赋轮盘〕〔重生军嫂是女王〕〔枭宠狂后〕〔妖孽列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八十八章 Gantz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就是现在!”无数厮杀中走来,玄野计已经不知不觉的成为了小队队长的位置,而身为其他人的队长,玄野计也的确做到了身先士卒。

    在察觉到黑衣星人枪声停下的一瞬间,玄野计没有过多犹豫,几乎是本能的,作战服上面涌起肌肉一般的脉络,“嘭!”的一声爆响,身影仿佛陨石一般弹射出去,甚至将列车的地面上踏出两个深深的脚印。

    人还在半空中的时候,他的手就已经摸上了腰间悬挂的武士刀,用力一握,粒子瞬间再次重组,刀身微微一震,锋利的刀刃已经蔓延了出去。

    “啊!”玄野发出一声怒吼,锋利的刀刃仿佛狂风一般,瞬间向前面横扫着,撕向一名黑衣星人的腹部。

    就如他所预料的那般,黑衣星人手中的枪械的确没有了子弹,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到的这种东西,但这显然是属于地球的产物。

    地球上可没有子弹无限的枪械。

    还有几名手持突击步枪的黑衣星人可以换子弹,但可惜玄野计横空杀出,让它们不得不先避其锋芒。

    玄野计的想法很好,但可惜他似乎忘记了人数上的差距。

    作战服全力爆发之下,玄野计几乎一个人就压住了好几名黑衣星人在打,但聚集在这里的黑衣星人却远远不止这些。

    在同伴面无表情的仓皇躲避玄野计的攻击时,另外的黑衣星人已经围了上来,它们同样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手心中一阵黑色的淤泥蠕动,瞬间,一把与玄野计手中gantz武士刀非常类似的长刀,就被它握在了手里。

    然后毫不犹豫的,顺着中间的玄野计一刀劈下,甚至还有黑衣星人对着玄野计的后心就捅了过去,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同类就站在玄野计的前方,这一下同样也会将同类的心脏给捅个洞穿。

    “啧。”能够成为gantz小队的队长,玄野计总要有过人之处,而他的过人之处就是非常擅长战斗,似乎天生就是战士一样,战斗的本能在不断与他一起成长,融入自身,而在gantz黑球的残酷世界中,这无疑是非常强大的。

    感受到身后和来自四面八方的危险,玄野计撇撇嘴,眼睛中凶光一闪。

    他没有在危险到来之前离开这里,因为你认为胜利即将到来之时,往往也是死亡紧随而至的时刻。

    黑衣星人既然认准了这一下会重创自己,那么显然其他的黑衣星人就会放松警惕,这是趁机带走几个的最好时机。

    不然就这么白白战斗一番却又一无所获,岂不是太亏了。

    gantz作战服再次蓄力,玄野计做出想要逃脱的样子,附近的黑衣星人立刻将手中的武士刀从四面八方封锁住他的出路。

    但玄野却在武士刀落下的前一刻,右脚猛地一蹬地面,甚至作战服都因为瞬间的压力而鼓起拳头那么大的臃肿一块,然后在瞬间,巨大的力量带着他向后反弹回去,飞向最近的一名黑衣星人。

    “去死!”

    玄野计从嗓子中挤出一声怒吼,刀光一闪,这名躲闪不及的黑衣星人瞬间头颅落地。

    外星人的能力不一,造型也往往千奇百怪,这就意味着它们的弱点是不确定的,适用在人类身上的弱点并不一定适用于外星人。

    不过头颅和心脏都往往是大部分生物的弱点,所以在不确定黑衣星人弱点的情况下,玄野计直奔它们的脑袋而去。

    谁让它们的特性是看起来与普通人相差无几呢。

    只是下一刻,玄野计已经没有精力去观察这名黑衣星人到底死没死了,因为发觉被耍了的黑衣星人们已经瞬间蜂拥而至,手中的长刀犹如密集的风暴一般,带着袭人的凌厉寒风直扑玄野的面前。

    “给我起开!”玄野计手中长刀一横,刀刃瞬间再次延伸出二三十厘米的长度。

    他将长刀靠在背上,千钧一发之间,将所有黑衣星人们的攻击全都扛了下来。

    不过因为刀刃长度被延伸的缘故,就算有作战服的支持,玄野也无法一个人硬抗这么多的黑衣星人,再加上作战服多次爆发,瞬间爆发的力量几乎已经到了极限,再这样,很有可能里面的缓冲液体就会透支潜力而失效。

    没有了作战服,接下来的战斗是不可能打赢的,所以玄野计咬紧牙齿,喉咙中再次发出一声怒吼,然后瞬间将长刀向上一抬。

    所有黑衣星人的武士刀都被玄野计震开,借着这个被撕裂出来的小口,玄野再次双脚一踏地面,身体瞬间窜了出去。

    黑色的身影在黑衣星人们的脑袋上一闪而过,立刻有几名黑衣星人紧随着跟了上去。

    但这时,玄野计后方的队友们,也同样拔出腰间悬挂的gantz武士刀,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砰!”

    “嘶!”

    武士刀瞬间在狭窄的车厢中发出剧烈的碰撞,几声脆响之后,双方纷纷同样无功而返的退了回去。

    而与此同时,玄野计也安然落地,他半跪着,在地面上狠狠滑行了一段距离之后才打着旋停止下来。

    “呲---!”

    黑色的紧身作战服上发出仿佛阀门被放开的声音,少许白烟从作战服各个部位上的盖子冒了出去,白烟散尽之后,作战服再次回归正常,表面蠕动的,仿佛肌肉状的凸起和脉络也消失不见。

    但如果自己看的话,就会发现,每个阀门附近似乎都有液体在不断翻涌,似乎想要从中流出来一般。

    不过玄野计对于作战服的使用非常得心应手,恰好在作战服极限的前一刻停下爆发,这让缓冲液体们有了恢复的时间,不会因为透支而失去作用。

    gantz的作战服是每人一套的,虽说不是穿不了其他人的作战服,只是因为其中的缓冲液体会在使用者第一次爆发时,记录下相关的素质特征,使得以后的作战服使用变得越来越迅速,越来越能发挥使用者偏向的能力方向。

    比如说,玄野计的偏向就是力量和速度,同样的作战服在相同的爆发下,玄野计能够发挥出比其他人更快的速度和更强的力量。

    但与之对应的,就是防御力等其他方面被减弱。

    安全落地的玄野计没有起身,而是继续半跪在原地,然后抬头看向对面的黑衣星人们。

    相比最开始的数量,它们显然已经少了一个,最开始因为黑衣星人们的突袭,gantz小队减员一名,但现在,黑衣星人也被玄野硬生生的击杀掉一名。

    一换一,双方似乎仍然相同,不过。。这些黑衣星人的数量要比其他的外星人们好攻击的多。

    手中的武士刀再次缩回正常的长度,玄野计眯起眼睛,这次的任务虽然有些困难,但如果敌人只有这种程度和数量的话,却也不是无法战胜。

    显然,他的队友们也是这样想的。

    gantz小队每一个人都握紧手中的武士刀,目光逐渐凝视,而黑衣星人们仍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有些发白的手指却能显示出它们的内心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气氛在不断的下层。

    与周围的尸体和鲜血交织在一起,战斗。

    一触即发。

    。。。

    但与列车头附近gantz小队情况完全不同的,是身处列车尾部的易嚣等人。

    此时他们正好奇的看着两名黑衣星人用手中的枪械疯狂的向几人倾泻着子弹,但都在易嚣的魔法阻挡下无功而返,甚至在地面上铺上了一层。

    “这是。。什么东西。。”弦之介好奇的看着它们手中的冲锋枪,“看起来,像是某种武器。”

    这的确是武器,张军云很想这么告诉他,而且这里也不是钢铁怪兽的肚子里面,是来到了未来的时代,地铁只是最常见的一种交通工具,就像马车和抬轿一样。

    而这种武器也只是未来的常规武器,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就像你手里的长刀短刃般。

    我们只是倒霉的遭遇到了一群丧心病狂的家伙的袭击,话说。。日本也有这种人么,不是说这里禁枪也很严重,为什么还会出现冲锋枪这种东西。

    但张军云不能这么说出来,否则的话,弦之介这个好奇宝宝接踵而来的无数问题绝对会让他疯掉。

    并且张军云心中总还有一丝奇怪的感觉,总觉得面前这两个家伙,并不只是一群手持枪械丧心病狂的袭击列车的暴徒这么简单。

    另外一个面无表情的家伙也是从前者来的那个方向过来的,以同样面无表情的动作来到前者身边,在看到这里的情况后,几乎是二话不说的就掏枪射击。

    而在易嚣将他们拦在这里之后,幸存的乘客几乎是跑了个一干二净,就连几人身后的那节车厢都连一个人也没剩下。

    就在慌乱的人群逃命时,张军云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更多这种面无表情的家伙混在人堆里面,因为相比其他人慌乱的神情,他们太淡定了,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但一眨眼,他们又消失在人群中,让张军云觉得自己仿佛看错了一般。

    “砰砰砰砰砰砰砰!”

    冲锋枪的射击犹如密集的鼓点,疯狂的敲打在几人面前的空气上,然后不断激发出一个又一个的金色盾牌。

    面前这两个人似乎没有意识到子弹对几人的无效,只是本能的举着手枪,仿佛打靶子一样将所有的子弹对着他们倾泻出来。

    而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射击声终于停止了。

    “呼。。”张军云听到身后的探卿轻轻松了一口气,这群家伙是一口气把所有的子弹都打光了吧。

    真是两个疯子。

    随着枪声停止,空气中最后凝结出来的金色盾牌也渐渐消散,易嚣的脸色不太好看,因为任谁被人当成了靶子,脸色都不会太好看。

    张军云决定用拳头让这两张麻木的面孔变得生动起来,但就在这个时候,站在几人前方的二人齐齐的有了新的动作。

    似乎是终于发觉枪械无用,他们两个微微侧头,将手掌摊开,让手中的枪械慢慢滑落到地面上。

    然后下一刻,手心中黑泥蠕动,两支锋利的武士刀蔓延而出,瞬间被他们反手扣住。

    “卧槽?”张军云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这是什么鬼东西。”

    他第一反应是认为自己碰到了异能者,但很快就想到,自己仍然还在电影里面,这里并不是现世。

    如果是源点世界的话,那么就算是碰到异能者,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到底是什么电影,才会有这么奇怪的场景。

    “用刀的么。。”正在张军云思考的时候,旁边的弦之介突然眼睛一亮,看来到了一个新环境,他体内的好战因子也被激了起来。

    没等张军云阻止,他已经瞬间冲了出去。

    “又一个。”张军云撇撇嘴,但并没有担心,毕竟弦之介的的速度已经到了肉眼无法捕捉的程度,他更应该为对面这两个家伙担心。

    张军云继续思考着到底是什么电影里面才会让两名暴徒瞬间化为超能力者,下一刻,场面已经再次出现了新的变化。

    弦之介就仿佛瞬移一般,瞬间来到了俩人的后方,两名黑衣人的动作同时一顿,然后身体不自觉的向下歪去。

    在刚刚的一瞬间,弦之介手中的短刃已经切断了他们的双腿,但是他们的身体却没有立即倒下去,仿佛而是提线木偶一般,仍然站立在原地。

    少许黑色的液体仿佛血液一般从他们嘴里流出来,两名黑衣人手中刀刃一转,然后仍然再次面无表情的看向几人。

    看着两名黑衣人麻木的面孔,在联想到他们手心生出武士刀的情形,张军云脑袋里面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几乎是脱口而出一般的说道,“杀戮都市!”

    “什么?”易嚣一愣,然后微微侧头。

    “我们是在杀戮都市里面。”张军云变得越来越肯定,只是他的面色有些奇怪,语气也听不出到底是好是坏。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后微微皱眉,继续道,“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应该是在电影版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