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透视神医〕〔带个位面闯非洲〕〔巨星小甜妻:前夫〕〔超级妖孽兵王〕〔我的地下城没有问〕〔龙血魔兵〕〔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散修难为〕〔极品仙尊混都市〕〔巅峰强少〕〔极品圣帝〕〔重生之天尸有毒〕〔黄庭道主〕〔游戏点亮技能树!〕〔重生之祸害江湖〕〔最强崩坏系统〕〔秀才家的俏长女〕〔茅山终极捉鬼人〕〔封少的掌上娇妻〕〔最强灵魂主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九十四章 目标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gantz的歌声意味着新的任务再次降临,因为这是每次任务开始时的标准流程。

    “不是吧。”房间中有人发出低声的惊呼,“我们才刚刚做完一个任务。”

    黑球空间的gantz每次给他们下达任务,几乎都间隔十几天的左右,就算是提前也不会提前多久,给他们留出了足够的时间休息。

    但现在,不要说休息了,就连休整的时间都没有。

    刚刚经历一场大战,要知道此时很多人都精疲力竭。

    gantz显然不会顾及这些人的想法,房间中的歌曲仍然徘徊着,但此时,在这些人的耳朵中听来,却又是那么的刺耳。

    作为上一届毕业生,在分数足够后却又没有离开的西丈一郎经验丰富,只是稍微一想就明白房间中低沉气氛的原因。

    但他这个家伙天生性格不讨人喜欢,不仅不会安慰别人,更喜欢伤口撒盐。

    西丈一郎双手抱臂,再次回归一贯的高冷姿态,冷冷的瞅着其他人,然后在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他甚至都懒得与这些人说话。

    不过他的冷笑却很好的传达出一个意思来。

    起码在与他搭档过一段时间的玄野计眼中,看得非常清楚。

    蠢货就是蠢货,连续经历两场战斗就不行了,除了利用自己的蛮力之外,就不会多动动脑子么,看来这里仍然没有多出聪明人。

    西丈一郎并不担心,因为他刚刚被复活,精力仍然保持充沛,就算接下来很有可能这些人会被打的溃不成军,那他也是在最后最有可能活下来的人之一。

    更何况。。这里还有很多毕业生呢。

    西丈一郎扫了一眼队伍中那几个熟悉的面孔,这些人的记忆可都还没恢复呢,但是早晚会恢复,一旦恢复记忆,那些战斗的技巧和本能也都会随之加剧重现。

    毕业生的实力可不容小窥,每一名毕业生都是从无数场战斗中走出来的,甚至有的人为了复活半路上倒下的同伴,集齐的分数远远不止一百分。

    再加上之前那场战斗他们作为纯新人没有出多少力,精力仍然充沛,完全还有一战之力。

    这些人的想法无法动摇屋子中间的gantz,无论有多少抱怨和难看的脸色,gantz仍然按部就班的完成着自己的任务。

    歌曲结束,黑球的表面出现一阵闪动。

    无数的光斑在黑球之中涌动,然后向中心汇聚,最后一个个像素重叠在一起,将黑球漆黑的表面当做背光板,形成了不同的图像。

    那是一连串,缩小了的人物图像。

    “任务发布”

    “异星人”

    “巫师”

    “特征:除了冷漠一些,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

    “喜欢:漫无目的的到处乱走。”

    “狼人”

    “特征:热情好客。”

    “喜欢:圆月。”

    “天狗女”

    “特征:熟悉之后你会发现她十分暴力。”

    “喜欢:购物和韩剧。”

    “女巫”

    “特征:你永远不知道你身边是不是跟着一个透明人。”

    “喜欢:一切透明的东西。”

    房间中所有的gantz小队成员都围了上来,黑球发布任务并不奇怪,但它很少会列出一连串这么多的目标,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过。

    大部分的时候,它都只会给出主要目标,然后让gantz小队的成员们自己去寻找,玄野计他们每次都无法得知所有的外星人,很容易被外星人伪装起来的,不容易留意到的东西所袭击。

    这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好的待遇。

    玄野计来到黑球面前,双手抱臂,皱着眉头看着黑球上的文字,他心中那种不好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反而愈加强烈了。

    但问题是,他并不知道这种感觉真正源于何处。

    西丈一郎也凑了过来,仍然是一副生人勿进的高傲脸,围观的菜鸟们才刚刚执行完第一次的任务,没有什么经验,也看不出什么,就算是玄野计这些老人,也只是诧异黑球一次给出这么多目标而已。

    但西丈一郎却清楚,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只有任务目标极其难以对付,并且与小队人员实力相差过大甚至悬殊时,黑球才会尽可能的给出资料详情,因为gantz想要收集详细资料也不是那么容易,如果没有必要,它也不会浪费精力的这么做。

    甚至西丈一郎也只经历过两次这样的情况,第一次的时候,他们近乎全队团灭,而第二次。。记忆力,就已经是在决战之前了。

    只不过,这些人的脸。。为什么看起来这么。。

    等等,记忆?

    “我见过这些人。”一名头发乱蓬蓬的毕业生仿佛梦游般的呢喃道,“我想起来了。”

    西丈一郎眯起眼睛,内心突然陡然一惊,因为这句话,他脑袋里面的某些回忆也仿佛再次闪现出来,也跟着出现,但这一瞬间想到的回忆,却让他的心脏像是要停止跳动,连浑身的血液都被冰冷了一般,那是一段十分可怕的回忆。

    但玄野计显然不知道这些事情。

    他虚着眼睛在黑球前瞄了半天,才意识到黑球上浮现出的这些目标正是不久前在地铁上见过的那些人,他们跟在那个速度很快的武士身旁,看上去都是普通人。

    这倒也不怪玄野计眼神不好,毕竟黑球上显示的图片都是像素图,看上去很抽象,而且这些外号也很奇怪,很难让人对的上号。

    “我也见过这些人。”玄野计没好气的翻翻白眼,“不用想我都能记起来是之前列车上的那些。”

    说着的时候,玄野计不由得再次有些发愁,因为那个武士的速度太快了,这里面没有几个人能跟上他的速度,就算是西丈一郎也不行。

    虽然这里没有标注那个浪人武士,但既然这些人是外星人,那么这个浪人武士也不会是什么普通人。

    有他跟在这些人身边,想要杀死这些外星人,恐怕会十分困难。

    只不过玄野计并没有注意到,那名毕业生在喃喃自语过后,就没有继续搭理自己,而是自顾自的将目光转到另一名毕业生的脸上。

    而不出意外的,那个毕业生见到了同样的目光。

    大家的记忆都恢复了。

    西丈一郎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仍然很难看,并没有因为多了很多战斗力而高兴。

    因为。。

    “我说我见过这些人,是因为我认识他们,而不是在列车上见过。”与他恢复了记忆的同伴们一击掌,那名头发乱蓬蓬的毕业生再次说道。

    因为记忆恢复的关系,他的气质也比之前有了天壤地别的区别,甚至就连说话的底气都多了几分。

    因为他本身就是毕业生,身经百战,战斗经验丰富,甚至比玄野计也不遑多让,甚至谁胜谁负还不好说呢。

    “你。。认识?”这一下,不仅是玄野计感到惊讶,甚至就连加藤胜等人也奇怪的回过头来。

    而这时,西丈一郎转过身,然后看着这些人,淡淡的说出了答案,“因为我们之前,就与他们战斗过。”

    “在决战日之前。”

    “我们杀死了他们,而他们。。也杀死了我们。”

    。。。

    “呲--!”

    随着一声的低鸣,列车缓缓停在了预订的位置,山木君已经准备好了所有需要的急救物品和措施,只待发现伤者,就可以迅速的进入抢救状态。

    同样,大野木石人也与山木君有着同样激动的心情,但不同的是,山木君想要尽可能的抢救伤员,而大野木石人则是庆幸终于有机会找到那些外星人存在的证据了。

    列车从黑暗的隧道中驶来。

    随着它慢慢停下,山木君也看清了列车的情形。

    幸运的是,它的整体没有多少损坏,所以才能一路上没有倾覆的危险,这样一来,就可能尽量避免人员的损伤,毕竟就算是某种可怕的袭击,也不会比列车倾覆死更多的人。

    只不过。。列车驾驶员呢。。

    山木君突然一愣,因为他似乎在列车的驾驶室内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原本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定眼一看之后,才发现。。那是些什么奇怪的家伙。

    阴阳师,流浪的武士,那是巫女么?

    。。。

    “呼。。”擦了擦不存在的虚汗,探卿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将车给停下来了。”

    旁边的张军云也松了口一口气,虽然知道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紧张还是在所难免,看了看列车前方等后台上已经严阵以待的医疗人员还有隐藏在各个角落的警察们,张军云低声说道,“我们该走了。”

    易嚣点点头,他也没打算和这些人纠缠,不过下一刻,易嚣就陡然眯起眼睛。

    他扫向驾驶室的某个角落,但那里却空无一物。

    “怎么了?”张军云注意到易嚣的目光,顺着望去,同样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不由得有些奇怪。

    “没什么。”易嚣再次用魔力侦查了一下,但是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便摇了摇头,不过紧接着,易嚣的目光却再次一凝。

    他快步走上前去,然后伸手一捞,一张漂浮在空中的纸条随之落入他的手中。

    易嚣眯着眼睛,将纸条展开。

    张军云也看到了这一幕,不过他与其他人相同,都没有出声询问。

    片刻之后,易嚣将纸条收了起来,然后握在手中,化为灰烬,随风飘散。

    “接下来呢。”张军云没有直接问纸条上写了什么,而是再次问道。

    “我们留下。”而易嚣则是一改之前的决定,决定要留在列车上,或者说,是要与下面这些人接触一下。

    显然,是纸条上的某种信息改变了易嚣的判断。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信息,易嚣又是如何判断是否可信的。

    不过有易嚣在这里,这些普通人想要伤害到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张军云倒也一点不担心。

    待车停稳之后,张军云利爪伸出五指,然后猛的一推车门,“砰!”的一声,车门倒飞而出,而他则是率先走了下去。

    。。。

    “什么?”

    听到西丈一郎的话,包括玄野计在内,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良久之后,玄野计才犹豫着问道。

    “如果你们也死了的话。。难道是被复活了?”

    另外一名毕业生上前一步,然后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这段记忆很模糊,我只记得是她杀了我。”

    她向着黑球的表面一指,手指落到了探卿的头像上。

    “她的速度很快,我们很多人都来不及反应。”

    “又一个。。”玄野计的脸色有些难看,难道这些家伙都是速度类型的外星人么,如果有这么多速度型的外星人的话,他们完全不会是对手。

    就算是最后侥幸胜利了,也有可能向西丈一郎所说的那样,gantz小队也会死伤大半。

    甚至就连玄野计自己,也没有把握存活下来,毕竟。。他可不想傻兮兮的等着别人去复活自己,他还有。。与小岛多惠的约定没有履行。

    “不管对手是什么。”玄野计的目光逐渐坚定下来,“只要打到他们就好!”

    几名毕业生互相对视一眼,虽然他们恢复了记忆,但也没有争抢队长位置的打算,毕竟这只是一个虚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再说,他们对小队中的其他人也不熟悉,不过有一个内心坚定的队长,他们还是非常高兴的。

    不过。。这样可不是接下来那些外星人的对手啊。

    西丈一郎的目光微微动了动,然后毫不犹豫的朝着玄野计泼起了冷水,“勇气可嘉,但这样与送死没什么区别。”

    “你那说怎么办。”玄野计也算是了解西丈一郎的性格了,没好气的说道。

    西丈一郎用不屑的目光瞥了玄野计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周围那些迷茫,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新人。

    “你们的装备该升级了。”他冷冷的哼道。

    “装备。。升级?”中年大叔铃木良一有些发愣,而队伍中的几个年轻人也眼睛发亮,显然是想到了游戏中的效果。

    “装备还能升级?”玄野计也惊讶道。

    西丈一郎用一种看土包子的目光看着玄野计,然后继续说道,“你们这里。。还有一百分的人吧。”

    见到没有人搭话,他再次冷哼一声,“不会连一个也没有了吧。”

    玄野计为了复活加藤胜和其他人,拉拢了不少队员,并且还有很多人也想复活自己死去的朋友,再加上战斗的节奏因为某种原因而变快,所以很多人虽然到了一百分,却没有立即选择退出和离开。

    闻言,立刻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西丈一郎带着他在黑球上操作了一番,片刻之后,伴随着“呲--!”的一声,黑球的某个部位再次弹出,一个黑色的大箱子就静静的躺在里面。

    将硕大的正方形箱子拎出,西丈一郎将其打开,而里面,正整齐的摆放着一套与他们此时身上穿的风格完全相同的紧身衣。

    不过却是。。gantz强化型套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神级升级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