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进化〕〔大漠花神的今世来〕〔第一婚宠:老公大〕〔灵主无极〕〔螳臂〕〔隐婚娇妻,霸道总〕〔瓷界无痕〕〔我的孙女来自未来〕〔重生放飞自我〕〔巫女攻略:我与皇〕〔我在古代养媳妇〕〔神级功法系统推销〕〔老子,兽人〕〔西游三千界〕〔重生九零小军嫂〕〔邪王独宠:重生逆〕〔最强神豪抽奖系统〕〔天才医妃倾天下〕〔王者荣耀:谣言说〕〔重生大涅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九十六章 线索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空旷的地铁走廊中响起大野木石人坚定的声音,之前多年悬案即将告破和发现外星人第一人的荣誉在诱惑着他,让他暂时忘记了这些人的危险性。

    而直到易嚣走到警察们的面前时,大野木石人才想起他们的可怕,比如。。易嚣能够抵御子弹的那段录像。

    虽然他很想抓活的,但理智告诉他,这一点恐怕很难做到。

    所以大野木石人只能先下手为强了,因为从之前的监控中看,这些人的能力各异,难免有可以在冲锋枪齐射的情况下挺过来的。

    当然,重伤是最好的情况,也是大野木石人最想见到的局面。

    “砰砰砰砰砰砰砰!”

    随着大野木局长的一声令下,所有的警察都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手中的扳机,冲锋枪的火舌就仿佛天空中吞吐的暴雨,瞬间构成一片密集的火光,将对面包括易嚣和身后张军云等所有人都覆盖在内。

    枪声如雨,火光如闪电。

    这些警察显然有着绝对执行命令这种共性,他们甚至连犹豫一下都未有,这可以说是优点也可以说是缺点。

    优点在于他们会不折不扣的执行命令,而可怕的地方则是,哪怕挡在他们前方,哪怕命令让他们将枪口对准无辜的市民,他们也会毫不犹豫执行,甚至都不会对眼前的目标而产生怀疑,怀疑命令的正确性。

    蜂拥而来的子弹瞬间掩盖住几人,在火光****而出的瞬间,黛茜几乎是本能的,微微抬起双手,铁甲咒的咒语已经蓄势待发,然后下一刻她才想起来,这里可是有一个远超邓布利多的大法师在。

    但相对于黛茜的过激反应,张军云和探卿就淡然的多,张军云十分相信易嚣的实力,或者说相信他对易嚣的判断,然后他微微上前了一步,将探卿挡在了身后。

    当然,探卿并没有领他的情,她又不傻。

    阳炎与弦之介与对面的警察们一样,保留着他们特有的性格,对于易嚣的命令,也就是他们认定的强者的命令没有丝毫的质疑。

    两名来自江户时代的忍者对于枪械不了解,但已经在之前的列车上见识到它们的威力。

    这些小拇指大小的子弹绝对足以将他们打成蜂窝,但不仅是弦之介,甚至包括阳炎在内都没有后退一步,只是瞳孔微微收缩,这是人类面对危险时的本能。

    子弹蜂拥而至,就在前仆后继的子弹即将贯穿他们瞬间,易嚣双手向上一抬,一本硕大的魔法书瞬间浮现,翻开着,凭空挡在所有人的前方。

    然后下一刻,易嚣的声音回荡在地铁站悠长的隧道当中。

    “我之所见,皆为静止。。”

    仿佛这一刻的画面被定格了,就在易嚣说出这几个字的瞬间,所有的警察,甚至包括****在半空中的子弹在内,全部都被静滞在了原地。

    甚至。。高速喷射出的子弹还可以看到它在后面拉出的白色螺旋状气旋,以及前端弹头形成的短暂和渺小的气流。

    魔法书开始飞速的缩小,最后露出了挡在它身后的张军云等人,也让他们见到了被定格在原地的警察与漫天的子弹。

    张军云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液,虽然早已意识到易嚣手中那本魔法书的强大,但在真正见到这张被定格的画卷时,仍然还是忍不住的心惊肉跳。

    凝固时间的能力。

    这可不是超能力中,利用念力将物体滞空的效果,而是真真正正的静止。

    因为张军云狼人的锐利视觉能够让他看到对面几乎所有的警察瞳孔都停止了转动,甚至连呼吸都已经消失不见。

    他们被定格了,真正意义上的定格。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易嚣愿意的话,他的敌人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死亡,因为那一切都仅仅发生在一瞬间。

    嗯。。张军云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等等。。

    下一刻,张军云猛然大叫道,“等等!你不是打算。。”

    只可惜已经晚了,他意识到的时候便晚了,在出声的那一刻,大约就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易嚣已然毫不犹豫的再次轻轻开口。

    “然后。。”

    “逆转!”

    “砰!”

    随着易嚣话音落下,空气中像是发生了某种闪爆般出现爆响,紧接着,所有停滞在半空中的子弹全部都如利箭般再次****了回去。

    有的子弹甚至在警察们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原路返回了它主人手中的枪膛里。

    但将子弹反射回去可不是那么安全的事情,子弹的返回并不是像子弹发射那么简单,而是致命的。

    “嘭!”“嘭嘭!”

    几人的前方立刻再次发出一连串的炸响,伴随着几声惨叫和哀嚎,就在眨眼之间,挡在他们面前的那一片警察已经全部到了下去。

    而此时,张军云才堪堪的问道,“。。全部将他们杀死吧。。”

    火光和地面溅起的白色烟雾散去,露出了地面上的遍地尸体,鲜血横流,缓缓散布在地面的残肢上,将它们连接起来,构成了一副仿佛世间最可怕的抽象油画。

    油画的通体都是由暗红色构成的,伴随和点缀着丝丝昏暗。

    反弹回去的子弹在爆发的瞬间将所有的警察全部杀死,密集的子弹风暴毫无意外的将他们撕成了碎片,甚至连惨叫和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隧道中的声音终于停止,因为除了易嚣这些人外,已经没有其他的活物了。

    张军云张了张嘴,最后又徒劳的闭上了。

    他原本是打算阻止的,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也就没有再提出来的必要,在人情世故方面,张军云可比易嚣这个奇怪的家伙精通的多。

    当然,这只是张军云一厢情愿的想法。

    在张军云发呆的时候,探卿趁机从他身后侧身而出,立刻看到了前方的这一幕,事实上都不需要去看,只听声音,应该都能猜得到发生了什么,亲眼所见,也只是探卿想要再次确认而且。

    “你杀了他们?”她不敢置信的问道。

    “我以为你看的很清楚。”易嚣歪过脑袋,似乎很疑惑。

    “你。。”探卿看上去有些气结,“他们只是些普通人,你为什么要杀死他们?”

    “因为。。他们想要杀死我们?”

    “他们根本伤害不到我们。”探卿深吸了一口气,“你完全可以将他们弄晕,他们也有自己的家人,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他。。”

    探卿再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平复下来,“抱歉。”她说道,“我不应该这么说。”

    她的确有些过于激动了,探卿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这么说易嚣,因为如果硬要维持自己那个观点的话,看上去就有些圣母了,所以她立刻停息了下来。

    探卿已经过了圣母的年纪,虽然她不是一个宅女,但仍然看过不少的小说,也正因为这一点,才察觉到自己的做法不妥之后,才退了回去。

    只是。。这么多无辜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探卿实在无法那么平静而已,但,她知道自己似乎原本就没有任何立场去指责什么。

    张军云也是一愣,见到探卿自己停下,他才放下心来,虽然不确定易嚣一定会对探卿不利,但张军云也不敢保证自己就完全了解易嚣这个人。

    他连忙再次说道,“抱歉,她。。”

    易嚣摆摆手,制止了张军云继续向下说,他转头向后看去,探卿已经默默走到队伍最后黛茜的身边站住,然后沉默不语。

    “没什么。”易嚣说道,“事情也并不是她见到的这样。”

    易嚣的灵魂能量已经在发挥作用了,否则等待探卿的就不是回答,而是一句阿瓦达了。

    摇了摇头,易嚣再次说道,“我们离开吧,要来不及了。”张军云点头,但却对着易嚣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然后跑到后面去找探卿了。

    这样一来,易嚣的身后就是阳炎和弦之介俩人了,对着俩人撇撇嘴,易嚣再次找准一个方向,然后在墙壁上打开了一个通道。

    。。。

    三分钟之后。

    “砰!”

    一声巨响,地铁站上方最繁华一处酒吧后街的大门被重重踹开,连带着堵在门前的垃圾堆也被掀飞的七零八落,这扇封闭停用了不知道多久的大门飞到对面的墙壁上,扬起层层尘土。

    看着转动着脚踝的张军云,易嚣淡淡的说道,“不是所有门都适合踢开的。”说罢之后他就率先走了出去。

    紧跟着出现的张军云捂着鼻子,嫌弃的问道,“这是哪里?”

    “我也不知道。”易嚣耸耸肩,“地方又不是我选的。”

    “那是谁?”

    “你的问题太多了。”

    “好吧。”见到易嚣并没有向后巷的出口走去,而是继续向里,最后带着他们停在了这条后巷的死胡同中,张军云耸耸肩,“我再说最后一句话。”

    “什么。”

    “我觉得这是条死路。”

    “其实并不尽然。”

    易嚣再次取出魔杖,魔杖轻轻在墙壁上微点,顿时,这些砖块就像之前地铁隧道中的墙壁那样,开始入液体般流动起来。

    张军云很是艰难的将,看起来一股浓浓的对角巷既视感这句话给咽了回去,因为他生怕墙壁的另一头真的通往一个魔法世界。

    虽然魔法世界听起来很奇妙,他却的确打算去转一转,但不是现在,紧迫感已经出现在张军云的心头,而且这次的旅程已经够混乱了,张军云只想尽快结束它。

    墙壁逐渐被剥开,而展现在几人面前的。。

    仍然是墙壁,还是死胡同。

    “我说什么来着。”张军云当即将自己的话抛到脑后,耸耸肩,再次说道。

    不过易嚣就当做没听到一样,视若无睹般继续向里面走去,其他几人无奈,只能跟着易嚣进去。

    随着他们全员进入,墙壁上的大门再次被闭合,再也找不到一点石门痕迹,墙壁与对面的墙壁形成一个四方形,正好将他们囊括了进去。

    易嚣倒是没有多少惊讶的表情,站定之后,他再次掏出之前那个怀表,在手中看了看然后再次“咔!”的一声狠狠扣上。

    下一刻,一只通体黑色,体型修长的鸟类突然出现在四方形胡同的上空,它绕着圈在上方徘徊着,看上去像是一只渡鸟。

    在环绕了两圈半之后,它开始缓缓下降,最后落在了死胡同上方的墙壁上。

    歪了歪小脑袋,它跳下墙壁,翅膀一扇便越到了几人面前的空地上。

    一路上从未露出什么激烈表情波动的易嚣在这一刻表情变得很奇怪,像是惊讶,又像是喜悦和不敢相信,直到最后,他才再次平静下来。

    因为有的时候,希望越大,也就意味着失望越大。

    这时张军云等人也意识到了易嚣的异常,只要不是白痴,都明白奇异之处是来自地面上的这只鸟。

    虽然不是巫师,但已经半个脚踏入魔法世界的张军云自然不会将这只鸟当做一只普通的鸟。

    他试探着向易嚣问道,“它是。。”

    不待易嚣回答,这只渡鸟便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然后翅膀腾空而起,身体在半空中一翻显露出人类的状态,最终当她落到地上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穿着维多利亚时代风格服装,头戴纱巾帽子,身材高挑的女性。

    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怀表,用戴着长筒黑色手套的右手打开,目光一凝,紧接着便对易嚣说道,“你迟到了一分钟,这简直不可饶恕。”

    “作为一个初次到这里的人。”易嚣的声音仍然很平静,“我觉得我能找的到,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这名维多利亚小姐显然不这样认为,“你不应该迟到的,时间。。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错误。”

    “或许是因为我接到的那张纸条。”

    “喔,是这样的么。”维多利亚小姐再次愣了愣,“我们忘记把回旋外的因素考虑进去了,幸亏这次只有一分钟,我们会将这件事记下来的。”

    张军云在旁边听得俩人对话一头雾水,他将求助的目光落到易嚣身上,然后问道,“这位鸟。。小姐?”

    “我不是鸟小姐,”维多利亚风格的小姐直接替易嚣揽过了话题,“你不应该用这么奇怪的名字来称呼我,我有自己的名字,你可以叫我桃小姐。”

    “而且就算是鸟的话,我也不是一只普通的鸟,我是回时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