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生再一次重逢〕〔玉手遮天:邪王独〕〔全职武神〕〔头号强婚:军少,〕〔豪门崛起:重生校〕〔踏上巅峰〕〔都市之最强仙人〕〔西游之金乌大圣〕〔商女有佞〕〔网游之拼命成神〕〔都市至尊群主〕〔网游之最强法王〕〔宠你入怀:傅少撩〕〔网游之成为BOSS〕〔神术武装〕〔终极学生在都市〕〔重生悍妇〕〔股神传奇〕〔魔术之王〕〔万武帝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一章 上空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原来你才是首领。”看着漂浮半空的易嚣,玄野计神情不变,声音冷冷的说道。

    “不过没有区别,你们都会死在这里。”

    玄野计将重力枪收了起来,重力枪是一个u型,u字开口的两端是量子压缩枪口,而闭合的部分则被他套在胳膊上。

    硕大的重力枪有他三个胳膊那么粗,套在在玄野计的手臂上,几乎将他的右手变成了一面巨盾。

    虽然重力枪威力强大,不过仍然延续了gantz武器的一贯风格。

    攻击有延迟。

    不同于gantz作战手枪的定位延迟,重力枪是因为科技还不成熟的关系,无法进行瞬间的空气压缩,最快,也需要好几秒钟的时间。

    玄野计意识到,重力枪虽然威力十足,但对上空中的那个家伙,却不一定好用。

    毕竟那些外星人的速度都很快,作为它们的首领,这个家伙理应也有超速度的能力,重型装甲给了玄野计不少信心,但都只是在肉搏上的,凭借人类的反应速度,他仍然无法用重力枪锁定对方。

    既然如此,还不如放弃这种武器。

    他将重力枪向单兵飞行器上一放,硕大的枪体立刻毫无缝隙的卡在飞行器的内侧,如同本来就是一体的般。

    玄野计张开足足有半个脸盆那么大的手掌,在腰间一摸,重型作战服配有的gantz特制武士刀刀柄就被他握在手里。

    向前一甩,瞬间,锋利而又宽大的武士刀顺着重型作战服的手臂延伸出来,足足有两米多的长度。

    不过这支比人身体还要长的武士刀,对于大猩猩样的重型作战服,似乎仍然有些小了。

    情况有些不利啊。

    扭转着手中的武士刀,玄野计目光微动。

    或许在其他方面玄野计并不出色,但唯独战斗,他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直觉,总会促使他最合适的判断,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战斗的本能。

    对面飘在半空中,显然是有空中行动的能力,与之相比,自己这些依靠单兵飞行器才能爬上来的人就差了很多。

    虽然也是在天上,但单兵飞行器毕竟不是真正的飞行,完全比不上对方飞行的能力。

    人类毕竟不是一个会飞的种族。

    该死的外星人。

    玄野计目光再次动了动,要想个办法让自己这些人降下去,不然在空中战斗的话,早晚会吃亏的,就说自己,在空中近身战斗的水准就下降了不止一个档次。

    正在玄野计默不作声的继续盘算着内心的计划时,悬浮在半空的易嚣却突然露出一个冷笑。

    “我发现你们这些gantz除了特别忠心之外,还非常喜欢说大话。”

    “你说的没错,你们都会死在这里,但这不是指我们,而是在说你们自己。”

    易嚣盯着玄野计,“原本我还认为可以与你们合作,但计划没有变化快,有些事情就连我都没想到,看来是我想多了。”

    “亏之前我的人还救过你们,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哼!”一名站在单兵飞行器上的毕业生发出一声嗤笑,“我们根本不需要你救,你想与我们合作?这根本不可能,我们可不需要外星人。”

    “外星人?”易嚣眯起眼睛,“你们叫我外星人?”

    “嗯。。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也没有叫错。”

    西丈一郎总算是摆脱了那副灰白色兜帽衣的打扮,因为穿上重型作战服可就套不上他那件心爱的小外套了,他虽然非常自大,但并不蠢,战斗到了这种程度,重型作战服是必须配备的。

    不然刚刚那几个在高温里灰飞烟灭的倒霉鬼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他此时仍然是一幅倨傲的表情,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表情像是谁欠了他几个亿。不过他的眼中也时不时的流露出思索。

    因为他的记忆里根本没有面前这个人。

    或许这不应该叫做记忆,只是某种片段,当再次看到一些特定的东西或者人,或者景的是时候就会觉的非常熟悉。

    但西丈一郎不会记错。

    这些外星人中几乎每一个存在他都隐隐有种熟悉感,除了面前这家伙,他非常陌生,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而听到几人之间的对话,西丈一郎更是皱起了眉头,他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对,似乎要比他们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复杂。

    因为一旦牵扯上了gantz本身,问题就会无数倍的复杂化,但这也正是西丈一郎一直探索的领域。

    “你杀死了小岛!”相比其他的毕业生,面对易嚣,玄野计就没有那么好脾气了,他直接冲着易嚣咬牙道。

    “小岛?”易嚣一愣,根本没明白玄野计在说什么。

    “小岛多惠。”玄野计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充满血丝的双眼瞪着易嚣。

    如果不是外星人首领都很强,凭自己一个人肯定干不掉,玄野计早就上去拼命了。

    听到玄野计说出的名字,易嚣终于想起来了,这似乎是张军云与他提起过的,那个女主角的名字,不久前他们好像在列车聚集着无辜乘客那一节碰到过。

    “有些印象。”易嚣淡淡的说道,“她在列车上对么,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

    目光微微向下撇去,易嚣似乎明白了玄野计的愤怒源于何处,“抱歉。”他毫无诚意的耸耸肩,“她应该与地铁站一起化为灰烬了吧。”

    话说到这,周围的gantz队员们也终于听懂了是怎么回事。

    他们的家人幸运的不在市中心附近,但玄野计显然就不那么幸运了,他的女朋友正在那俩列车上。

    将半个城市夷为平地的攻击,爆炸中心不会有人活下来。

    周围的气氛立刻凝重起来,gantz下达的任务和感同身受的仇恨混合在一起,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玄野计狠狠的瞪着易嚣,将嘴里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他一定要砍下它的脑袋,为小岛报仇。

    而易嚣就像是没有察觉到这种紧张的气氛一样,仍然淡淡的说道,“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小岛多惠死之前,也是你们先动的手吧。”

    “如果不是因为桃小姐,此时阳炎已经死了。”

    “所以你就让半个城市的人为她陪葬?!”玄野计低沉的嗓音里压抑着一种愤怒,仿佛野兽一样的嘶吼道。

    但是悬浮在战场斜上空的西丈一郎,此时的表情却愈加怪异,就像是脑袋里面塞了无数的线团怎么解也解不开一样。

    “看来我要承认一个错误了。”易嚣耸耸肩,“你们这些家伙不仅只是愚忠和说大话,除了愚忠和说大话之外,还很蠢。”

    “就像我说的那样,你根本不知道任何事。”

    “你相信了眼前就所见的事实,所以你觉得小岛多惠。。真的死了?”

    易嚣的最后一句话像是在反问,又像是冷漠的嘲讽。

    只不过这却让玄野计整个都是一愣,甚至连手中的武士刀都松落了两份,“你。。你说什么?”他颤抖着道。

    “我说。。就像我说的那样,你根本不知道任何事。”

    “你说的是。。你说的是。。小岛她,小岛她还没死?”

    “你说的哪样啊?我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正在此时,那名头戴护目镜的女毕业生声音不屑地说道,“什么都没说,就嘲笑我们可不太好吧。”

    “别想着轻易糊弄过去,我们可不是白痴,你随便说两句,就会临阵倒戈,背叛我们的boss。”

    “闭嘴!”听到她随意插言,玄野计猛地回过头,向她吼道。

    “计君,不要听它胡说。”那女毕业生用一副自以为,已经看穿了一切的表情对着玄野计说道,“它只是想要瓦解你的斗志而已!它什么都不知道!”

    “我叫你闭嘴啊!”玄野计仿佛一只受伤的野兽,向着她厉声喝道。

    两者对视了几秒钟,然后女毕业生沉默了下来,退让道,“那好吧。”她不再言语,耸耸肩将目光转到别处。

    玄野计再次转回来,“你说小岛她还没死?”他的声音有些激动。

    “我可没说她没死。”易嚣仍然是一副淡然的语气,玄野计一愣,下一刻,他就打算冲上来拼命的时候,易嚣却又继续道,“我只是说,她真的不能活了?”

    玄野计瞬间一愣。

    刹那间,无数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仿佛走马灯一般旋转着,一幕幕的映入他的眼帘,最后定格在这次任务开始时,两次传送的时候。

    没错,两次传送。

    明明第一次传送结束后,他已经率先拉响了战斗,甚至已经杀死了一名外星人,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切都还原了,然后再次倒退到正在传送的时候,然后紧接着,那个恐怖的大爆炸就出现了。

    就像是。。就像是时间倒流了一样!

    时间倒流。。

    玄野计猛地怔住了,“你。。可以。。复活小岛。。”他声音干涩地说道。

    “好吧。”易嚣有些无奈的再次摇摇头,“你的理解似乎又出现了偏差,不过你说的那个方法,的确可以复活小岛多惠。”

    “但我不会这么做,时间。。可不是你的玩具,它很危险,任何一点轻易改动,都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变化。”

    “任何魔法都是有代价的,我一直谨记这一点。”

    “恳求你。。救活小岛多惠。。”玄野计的面色似乎十分挣扎,完全没有意识到易嚣在说什么,而是自顾自的,挣扎的说出这句话来。

    易嚣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与这些gantz们无法沟通,“为什么我要这么做。”他很奇怪的问道。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

    但是玄野计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gantz们厉声打断。

    “计君!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一名面容沧桑的中年毕业生喝问道,“你是打算背叛我们,还是打算背叛这个。。地球!”

    玄野计随之望去,看到大部分gantz队员们都脸色不太好看的望着自己,甚至包括很多老队员。

    其实玄野计的内心也十分挣扎,是自己的爱人,还是这个世界。

    不过。。如果仅仅只是一次的话,似乎也不会对这个世界造成太大的破坏,毕竟,就算是gantz也不能精确的阻挡下每一次外星人出现。

    只是这个时候,易嚣却再次淡淡的出声,直接堵死了玄野计的选择。

    “你们可能没搞明白一件事。”他说道,“我已经说了,我不会改变时间,没有任何的可能。”

    “而且我也不需要你们做任何事和任何东西。”

    “我原以为真正的敌人是第三方,所以打算联合你们,一起去对付它。”

    “但我发现我犯了一个错误,根本没有什么第三方,真正的敌人。。正是你们。”

    “现在。。我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消灭你们!”

    随着易嚣的话音落下,漫天弥漫的红色雾气仿佛潮汐,又像是章鱼的触手一般,开始瞬间挥舞蔓延起来。

    在交谈的不知不觉间,这些迷雾似乎化为透明,然后消无声息的绕到了这些gantz的后面去,此时已经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随着易嚣发动,顿时,他们连驾驶单兵飞行器展开游走的空间都非常小。

    不过玄野计似乎仍然没有死心,人类就是这样,在拥有选择的时候,会斤斤计较权衡思量的不住犹豫,但当最后的选择也没有了时,却会像赌红了眼的赌徒一样,将之前考虑的一切全部抛之脑后,不计一切代价的想要换来选择。

    玄野计红着眼睛,一面躲避着易嚣绯红能量的袭击,一面大声对他吼道,“不!不!这不对!你肯定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不然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事情!”

    易嚣的攻击一顿,他轻声说道,“喔。。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是。。为了免除我的后顾之忧啊。”

    他再次向后一挥手,悬浮在空中,破破烂烂的巨大逃生战舰猛然消失,铁血飞船和张军云等人早就在与玄野计他们交谈的时候被易嚣悄悄转移走了,刚刚和留在这里的,只是易嚣魔法做出了幻影罢了。

    下一刻,易嚣的身影猛然出现在一名身穿重型作战服的gantz队员身前,绯红能量紧随而至,瞬间将这个倒霉的家伙死死的包裹在内。

    “嘭!”伴随着一声爆炸似的闷响,这个倒霉蛋的身体瞬间化为粉末,只留下一件完整的重型作战服留在空中。

    在浓郁的绯红能量和漫天飞舞的血沫中,易嚣淡淡的继续说道,“毕竟。。就算是我也不敢保证在你们以命换命的打法下,所有人都是安全的。”

    “他们的命,可比你们有价值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