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千金之制霸豪〕〔灵压无限〕〔路人男主的自我修〕〔暖妻入怀〕〔家有悍妻怎么破〕〔婚婚欲恋:亿万娇〕〔毒医凰后:妖孽世〕〔厉少,宠妻请节制〕〔隐婚娇妻,太撩人〕〔陋俗之婚闹〕〔我不是天王〕〔今夜为你醉〕〔99亿闪婚:豪门总〕〔撕天纪〕〔原来我是妖二代〕〔扶摇而上婉君心〕〔万帝至尊〕〔亘古大帝〕〔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乡村最强小神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六章 消息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这边走。”依偎在树干上的桃小姐腰部用力,瞬间弹立起身,她拨开大树附近的一处杂草,顿时,隐藏在杂草后面的小径展现在众人面前。

    “几百次的循环啊。”张军云眉头一挑,但却也没有怀疑,第一个走了过去,只是在途经桃小姐身旁的时候,懒洋洋的冲她翻了个白眼,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这可真是。。”

    “。。轻车熟路。”桃小姐淡笑着,顺便为张军云补全了后半句话。

    张军云咧咧嘴,他总觉得桃小姐有些怪怪的,因为她说出来的话着实让张军云无法相信,自己被困在一个时间循环里面,而且还已经循环了几百次?这怎么可能。

    但能够穿越世界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超自然了,就算张军云不相信,他的理智也在不断告诉他,不要盲目的否认。

    果然,就连自己下一句话想要说什么,这家伙也知道。

    但等等。。

    张军云猛然反应过来,目光闪烁的看着桃小姐问道,“你不是说。。他已经扰乱了时间回旋么,为什么你还是知道我要说什么。”

    “因为我总要告诉你真相啊。”桃小姐耸耸肩,“原本应该是在来到这片森林前你说出这句话,现在只不过延后了一些。”

    “我也只是随口一猜,话说。。你的心思还真是好猜啊,哦,对了,原本的时间线当中,你说完这句话,就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死了,被炸成了碎片。”

    张军云没好气的瞪着桃小姐一眼,她的普通话说得比张军云还熟练,如果不看外表的话完全听不出她会是个欧洲人。

    时间漫长的生物,总会将各种各样的技巧练习到顶峰。

    但不知道为什么,张军云就是觉得自己不喜欢她,像是天生抵制一般。

    桃小姐无辜的对着易嚣摊开手,然后也转身踏入了这片直通森林深处的小径上。

    幽邃的小径隐蔽而又安详,像是直接通往人的灵魂深处,张军云等人有些不安的踏在上面,如果不是周围仍然时时响着低低的鸟虫声,他们几乎要以为自己是行走在真空里。

    但就算是鸟虫声也显得格外怪异,它们无处不在,躲藏与两旁长长的杂草中,但等着易嚣的目光望去,它们又像是瞬间被割道一片的麦子般,逃窜到了另一个地方。

    像是在捉迷藏。

    “诡异的地方。。”

    已经知道这条路是通往神社的了,那么有多少诡异之处,易嚣都没有奇怪,这个世界本身就已经够诡异了,甚至诡异到混乱。

    不过突然间,易嚣目光一凝,微微侧头,看向杂草深处的某个方向。

    “你在看什么?”一直跟在他身旁的桃小姐问道,闻言,前方的张军云也停下了他的脚步。

    “没什么。”易嚣摇摇头,然后拨开杂草,快步走了过去。

    杂草有人的半腰高,就算是用力分开,在里面行走也有几分费力,好在易嚣并没有多向里面走太深,仅仅只是几步后,他便停了下来。

    在张军云和探卿几人疑惑的目光中,易嚣俯下身体,然后身影便瞬间被冗长的杂草簇所掩盖。

    正等他们一头雾水的面面相觑时,一声凄厉的,仿若直入灵魂般的尖叫从掩盖着易嚣的杂草后穿了出来,“吱---!”

    刺耳的尖叫贯穿耳膜,张军云等人的心神瞬间恍惚了一下,但他们很快就再次反应过来,面色一变。

    “安哥!你没。。”

    声音传来的地方正是易嚣被掩盖的地方,很难让人不将两者联想到一起,虽然并不怀疑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悄无声息的威胁到易嚣,但张军云仍然有些担心。

    他焦急的打算过去看看,但还没等他离开小径,易嚣的身影就再一次出现在几个人的面前。

    “没事。”他从杂草后面站起来,对他们说道,“只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他伸手向下一捞,做出了一个向上拔起的动作,然后紧接着,他像是把什么的东西连根拔起来了一般,慢慢拖拽着向外走去。

    等到易嚣彻底从杂草中挣脱出来,再次回到这条狭窄的小径上后,几个人才看清他手里拿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是啥玩。。”张军云呲着牙,表情诡异。

    “曼德拉草。”易嚣将手里的人形根状植物啪的一声扔到地上,毫不在意的拍拍手说道,“来自一个老朋友的小礼物。”

    张军云看着被易嚣扔到地上的曼德拉草,眉头一挑,这东西的确与他印象里那种传说中的生物有几分相似,酷似婴儿的身躯,还有皱皱巴巴的小人脸,如果不是之前那阵突兀传来的,险些将他们惊的魂飞魄散的尖叫和树根色的外表,他还以为这东西是人参果呢。

    不过这个可怜的小家伙显然被易嚣一路拎来折腾的不轻,两个眼睛绕着圈圈,几乎变成了星星眼。

    “它还好么。。”张军云没有说话,倒是探卿上前一步,有些可怜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小家伙。

    那是因为曼德拉草不知道出现了什么问题,外表开始发生变化,逐渐转化为了一个仿佛萝卜一般,上粗下细的锥子型,外表也光滑了许多,脑袋上面长着几个比它身体还长的绿色大叶子,倒是比之前萌了许多。

    如果它的外表还是之前那副皱皱巴巴的婴儿般人形模样,想必就算是探卿,也不会有任何好感吧。

    “好?”听到探卿的关心,易嚣没诚意的说道,“怎么可能会好,这东西从一生下就注定不会好了。”

    原本就在易嚣毫不犹豫,没有怜悯的杀掉那些警察后,与他有些不太对付的探卿立刻怒目而视,张军云抽抽嘴角,有些无奈的做好准备,随时为俩人灭火。

    探卿怒视着易嚣,似乎打算用眼神诉说易嚣的没有人性,但易嚣对这种目光是视而不见,自顾自的说道,“这是被催生出来的曼德拉草,存活的时间很短,就算没有人发现它,也会在几天之内死亡。”

    “它没有属于自己的思维和神智,以及灵魂,唯一的作用,就是为曼德拉的王传达命令。”

    “曼德拉的王。。”张军云的表情十分纠结,“你的意思该不会是。。”

    “没错,曼德拉树小姐,应该是魔法生物曼德拉草一族现任的最强者,算是它们的王了。”

    “。。小姐!?”张军云闻言目光一亮,立刻将魔法生物这种奇怪的称呼和曼德拉也能进化等等问题抛之脑后,双眼发光的看着易嚣。

    探卿立刻将可以杀人的目光转移到张军云身上,狠狠地瞪着他,可惜一时间张军云竟然没有察觉。

    “她的脾气还算不错。”易嚣耸耸肩,“也是魔法生物里面,鲜有的,智慧程度非常完成的存在,甚至她的智商要比人类还高。”

    “目前曼德拉小姐正在我的领地里面,有兴趣和她见个面么?”

    “领。。地?”张军云的表情更加纠结了,他记得易嚣说过,之前他去的那个世界是冰与火之歌,但那里面,有曼德拉这种东西的存在么,“冰与火之歌的世界?”

    “不。。”易嚣耸耸肩,“在另一个地方,如果你真有兴趣的话,我还需要提醒你一句,曼德拉小姐比较友好,但她的那些邻居们就不一定了,摄魂怪,这东西你应该也很熟悉。”

    张军云抽抽嘴角,“还是算了。。”他说道。

    好不容易的,他终于注意到探卿那看起来要吃人的目光,于是连忙讪讪的笑道,对她解释起来。

    被易嚣抓着叶子的曼德拉草神情越来越萎靡,看起来昏昏欲睡般,外表也越来越干涩和枯黄,最终在一阵晃动中,化作尘土般的灰烬,消散在空气当中。

    而探卿和张军云在一阵手忙脚乱后,也终于将问题再次扯回到正题。

    “你之前说,那东西的真正作用是传递消息的吧,那到底是什么消息,当然,如果不方便的话。。”

    “的确有些不方便。”虽然张军云只是客套一下,但易嚣却可不客气。

    张军云抽抽嘴角,易嚣说话还是一贯的那么直接。

    “当然,说一说也无妨。”易嚣神色不变,“只是它给我带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而已,我的领地里面出现了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身份很神秘,曼德拉草小姐不认识它,最主要的是。。它似乎很强,不过好在它暂时还未表现出敌意,好了,就这么多。”

    张军云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领地又是怎么回事,易嚣什么都没解释,这根没说有什么区别。

    但张军云也知道,这些都是易嚣的私人事情,他们无法要求什么,愿不愿意告诉他们完全出自易嚣的个人意愿,他们无法强求,所以张军云也没有多说什么。

    “希望不会是个难缠的家伙。”张军云叹息一声,无奈的摇摇头。

    他发现自从碰上了易嚣,麻烦的事情就一个接着一个,而且他一个都解决不了,并且似乎都绕着易嚣出现和进行,真是奇怪。

    但没想到,易嚣却摇摇头。

    “曼德拉草看起来很弱,名头似乎也仅仅是靠着死亡尖叫可以夺人性命的威胁,但曼德拉树小姐的实力绝对不会你们想象的那样,她若想杀死你们。。”易嚣的目光在桃小姐和张军云他们身上森森的扫视一圈,让他们感到一种来自世界的恶意。

    “绝对不需要尖叫第二声。”

    那不还是尖叫么!张军云在心中无声的咆哮道。

    “她有着曾经在纽约一次尖叫,直接杀死了半个地狱厨房的人的战绩,包括一整队的纽约特警,总而言之,她的战斗力绝对不低。”

    “与所谓的甲贺,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易嚣的目光落在弦之介和阳炎俩人的身上。

    不过张军云却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因为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再次被刷新了,纽约的地狱厨房,曼德拉树小姐,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张军云只感到脑袋里面一片混沌。

    弦之介他们不懂中文,但也听得见甲贺两个字,不过在易嚣强大的武力威胁下,他们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之处。

    这是他们的传统优点,但也是缺点。

    “好了。”易嚣很快将曼德拉草带来的插曲抛之脑后,跟随着桃小姐,继续向着小径深处前进。

    毕竟这是发生在梦幻岛上的事,一时半会,也无法影响到他们,易嚣可不打算现在退回去处理梦幻岛的事情,那样很容易就功亏一篑。

    再说,红城堡的防御魔法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或许平时会被一些小型的魔法生物之类闯进去,但如果真的要强行突破红城堡的防御,对其造成破坏,却绝对不会容易了。

    随着这条幽邃小路的不断深入,周围的鸟虫声也愈来愈低,甚至开始变得趋近于无越发的安宁与寂静。

    而且不仅如此,原本一开始优美的风景,到了此地,也有了几分荒凉的古老,和破旧之感。

    “咚!咚!”

    伴随着两声撞钟般的巨响,一阵声波已肉眼可见的形式,逐渐从小路的尽头,也就是神社可能所在的地方传来,然后逐渐扩散,回荡在空气当中。

    易嚣眉头微微一皱,这是钟声吧,日式神社里面显然不存在这种东西,难道这是个神庙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

    这么想着,易嚣边将目光落到了桃小姐那里,但没想到,他向旁边一望,就看到张军云他们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方向。

    随之望去,他们惊讶的目标正是桃小姐。

    只见她正以一种仿佛飞似得速度,瞬间窜到一块残破的石碑后面,这石碑虽然看上去有些破旧和古老,但仍然十分厚实,宽厚的石板完完全全的将桃小姐挡在后面,估计很难有什么攻击会打到她。

    当然,桃小姐仍然在易嚣这面,而石碑遮挡的,则是远处的前方。

    易嚣看了看不远处的狭窄小路上,连个人影都没有。

    “你这是。。”

    “抱歉,抱歉。”桃小姐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重新站起身,“习惯了,一听见回响,就条件反射的躲了起来。”

    “最危险的截杀就是在这里出现的,每一次都是在回响响起之后。”

    “你到底还能有多少条件反射。”易嚣也略感无奈的问道。

    “没有了。”桃小姐摊开手,“这也是最后一次的截杀,我们被团灭,然后我重启时间回旋,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的路上,我恐怕已经没有经验来帮助你们了。”她将目光流转到易嚣身上,“没问题么?”

    “已经足够了。”易嚣没有多少惊讶,淡淡的说道,他将目光落到远处,这条幽邃小路的尽头,已经隐约可以看见,大片建筑的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