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战神吕布〕〔九极圣域〕〔神医毒妃:至尊嫡〕〔有凤难仪潇湘妃〕〔上古金仙纵横都市〕〔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撩夫:席少的〕〔女总裁的极品狂兵〕〔明末之虎〕〔女总裁的至尊兵皇〕〔透视小仙医〕〔不妻而遇:第一大〕〔重生毒妃狠绝色〕〔最强狂暴升级〕〔真武圣尊〕〔都市之妖孽仙厨〕〔妖帝撩人:逆天邪〕〔道门入侵〕〔我在唐朝有套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七章 神社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太破旧了。”张军云轻轻将一片坍塌的木墙拥他的狼人巨力搬开,为后面的几人清扫出道路。

    但这些变质发黑的木头早已腐朽,他半人半狼的爪子轻轻一按,就直接被捏碎成了淤泥状的残渣,张军云皱着眉头,屏住呼吸,不去闻那木头腐朽的难闻气息说道,“看上去可是有些年头。”

    木头腐烂的气味在近距离的情况下,对于狼人灵敏的嗅觉来说,绝对是一种折磨。

    “轰!”的一声微微颤动,张军云刚刚放下手中的烂木头,他身边的木墙就再次软塌塌的倒下一片,更展现出一幅破败之象。

    “小心点。”旁边的探卿用力推了张军云一把,而后者则露出非常无辜的表情。

    易嚣不耐烦的眉头一皱,抽出魔杖,向着地面一甩,顿时,少许仿佛星光一般灿灿的光点出现在众人的脚边,然后环绕着他们的小腿向上飘去,最终消散在空气里。

    “继续前进吧。”他言简意赅的说道。

    魔法的成果很快就被众人体会出来,表现的最夸张的,自然还是张军云,“哇!”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叫到,“我感觉自己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

    易嚣的魔法将几人变得轻飘飘的,离开小径,踏入神社的范围,周围的地面变得越来越肮脏,因为神社大约已经荒废了不知道多少年,根本没有巫女打扫的缘故。

    腐烂倒塌的木式建筑和各种奇怪的东西混合在一起,构成了五彩斑斓,仿佛毒蘑菇一般美丽的污点。

    虽然美丽,但简直让人无法下脚。

    没人能够在前面开路,那么自然需要易嚣的魔法了。

    但易嚣不能用漂浮咒把每个人都浮起来,首先漂浮咒很不好控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立刻掌握飞行的,总不能易嚣一个个拖拽着他们前进吧。

    而且漂浮咒的速度很慢,更高级的浮空和飞行咒的话,易嚣又怕神社里面隐藏着什么危险的东西。

    所以他用了一种最佳的解决方案,把几人变轻,一个既不能一脚踩入污泥里,又不能飘到天上的完美重量。

    这样他们踩在泥水中,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了,不会溅的一身污泥,也不会脱离前进的速度。

    几个人在地面上健步如飞,宛如学会了踩水轻功般,将地面当做了水面,“这么有趣的魔法为什么不早些用。”张军云忍不住抱怨道。

    但是他的话音未落,前方的拐角处就突然横处一根倒塌下来的大树,似乎是刚刚倒塌不久的样子,大树还未完全腐烂,而张军云因为速度太快,并且身体变轻的缘故,根本来不及反应,瞬间被坚硬的大树表面绊了个跟头。

    “嗤--”

    身体变轻之后,不仅脚步轻了很多,就连身体也随之减轻,原本摔一跤就可以停下来的跟头,一口气让张军云飞出了三四米远,几乎都是擦在地面上滑行的,完全是用脸在刹住脚步。

    “。。因为会这样。”

    跟在后面的易嚣停下脚步,淡淡的说道,算是给张军云刚刚的问题一个回应。

    五米开外,张军云艰难的撑起身体,虽然身体变轻了,但实质并没有脱离地面,这五米的滑行可给张军云弄得凄惨无比,一张脸满是血污,在污血的掩盖下,都像是被磨平了一样。

    好在他是狼人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

    “你是白痴么。”探卿灵巧的跳过去,把他给扶了起来。

    “有些不适应现在的体重。”张军云讪讪的笑道,倒是没因为这幅狼狈的样子而感到尴尬。

    “天狗的能力你也不适应?”探卿翻了个白眼。

    其他人鱼贯的跳过树干,而易嚣在路过张军云的时候,一抹生命能量糊到他的脸上,瞬间将这些细小的伤口愈合。

    凭借狼人的力量这些小伤口早就止住了血,易嚣更多的是把血污给清理干净了。

    这段小插曲出现的鲜血,在某种意义上打断了一行人仿佛冒险探宝般的兴奋心情,因为越向这条小路深入,周围的建筑就越破旧,但却从某种意义上,出现了一种,仿佛是更加威严的气息。

    宛若神灵。

    “不会真的有神吧。”桃小姐从未深入到这种程度,这里也是她第一次来,越来越浓郁的气息让她感觉到少许压抑,她也忍不住泛起了嘀咕。

    当然,她理解中的神可能与几人理解的神不太一样,虽然她也知道所谓的日本八百万神灵之说,但毕竟没有深入了解过当地的风土人情,能够理解多深也就不好说了。

    或许在桃小姐想来,就算不是八百万个耶稣,起码也是八百万加百利那种程度的水准。

    但如果易嚣知道桃小姐的想法,肯定会告诉她想多了,就算是天使军团,也绝对不会有八百万个加百利。

    那样的程度,某种意义上已经可以从数量化为质量了,地球早就不复人类丁点的歇息之所了。

    也说不定,或许。。会变得只有丁点歇息之所。

    但那样,说不定才是,最为令人绝望的结局。

    “放心吧。”治好了脸的张军云仍然元气满满,他和桃小姐有些不太对付,此时忍不住炫耀道,“现在带领着我们的,可是屠过神的男人。”

    他指着易嚣说道,“而且还是女神。。”

    易嚣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凸出女神这几个字,但也没有否认。

    见状,桃小姐立刻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向易嚣,屠神者的名头可要比弑君者与屠龙勇士更加大得多,对于西方人来说,总有一种莫名的含义隐藏在里面。

    或许是畏惧,也或许是向往和崇拜。

    “要到了。”

    周围的建筑全部都是千篇一律的日式风格,再次前进了几十米后,众人突然感觉身体猛然一重,再次恢复了正常的重量,耳边也同时传来了易嚣的提醒。

    “你怎么知。。”

    没等张军云把这个白痴问题问完,易嚣就指了指前面。

    透过森林小径尽头的拐角,穿过层层叠叠的斑驳树叶,可以在光影中隐约见到,一座巨大的日式建筑正耸立在森林的后方。

    是神庙。

    果然是到了么。。张军云收起嬉皮笑脸的态度,慢慢谨慎起来,易嚣固然很强,但如果在易嚣措不及防或是腾不出手的情况下,自己被什么东西阴死,那岂不是太冤了。

    再说,张军云本来就是一个乐天而又认真的人,在易嚣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可都是他一直保护探卿与黛西这两个拖油瓶子的,虽然表面看起来不太靠谱,但却是一个意外能够担起责任的狼人。

    而此时,易嚣已经率先向着神社走去了。

    浓郁的绿色森林包裹住这片神社,仿佛是自然之神的领地一样,神社在无数年之后整个与森林融为一体,一些树木甚至生长进神社当中,攀岩着墙壁,但也支撑着这座古老的建筑。

    不过相对于外围,这里的建筑显然保存的更为完好。

    没有阴森恐怖,在幽幽森林和无数鸟虫声的环绕下,这座废弃的神社只给易嚣等人带来了一种空灵的缥缈之感,仿佛整个人的灵活都被升华了一样。

    除了易嚣,他根本没有灵魂。

    嗯。。或许还应该加上个张军云,因为他此时正在歪头打量着神社,因为是一行人刚刚踏进神社的关系,他们正处于大门中间的石子路上。

    而张军云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神社最主要的标志,不是神灵的雕像,而是。。塞钱箱。

    整个神社都已经破败老旧的不成样子,甚至外围已经开始坍塌,但唯独这个塞钱箱,仍然保持着完整的模样,甚至还有几分光鲜。

    这不得不让张军云联想到某个贪财巫女,甚至不自觉的觉着,下一刻,就会有一个红白色的物体噔!的一声跳出来。

    但很快张军云的理智就告诉他,这里不应该是幻想乡,那里的神社,从设定上来说,也并不是这个样子。

    等等。。为什么自己又想到了幻想乡。

    张军云回忆起在罗生门前的情形,那个幻境险些要了他的命,还是易嚣打醒了他,不然可能就永远醒不来了。

    那里也是神社之前。。恰好也是个神灵的居所。

    自己不会是又。。张军云顿时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啪!”他毫不犹豫的,一巴掌重重甩在自己脸上,这一巴掌够重,甚至凭他狼人这么厚的脸皮都迅速的红了起来。

    但是。。周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除了空灵而又寂静的神社废墟中,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回响而已。

    清脆的巴掌声倒是吓了易嚣几人一跳,桃小姐瞬间躲到易嚣身后,弦之介也抽出易嚣给他的那支天狗武士刀横在身前,将阳炎保护在身后。

    至于黛西,嗯。。她早就从原地消失了。

    甚至易嚣都是微微一愣,魔杖瞬间出现在手里,然后调转方向,指向张军云,“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呃。。”张军云语塞。

    “是幻境么?”易嚣皱眉看着张军云脸上的巴掌印,“你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

    “呃。。”

    易嚣了然,每个人在幻境中看到的东西可能都不一样,不想说,也没什么奇怪的,“自己小心一些,我没有感到任何魔法痕迹,或许又是一种未知魔法。”

    只有探卿,因为她离张军云最近的缘故,将他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虽然没像弦之介他们那样出现过激的反应,但也吓了一跳。

    “你抽什么疯?”探卿仔细观察了一番,发觉张军云没有什么异状,这才没好气的低喝道。

    “没什么,没什么。”张军云讪讪的笑了笑。

    再次瞄了他一眼,易嚣将目光收了回来。

    神社给他的感觉很熟悉,但是他确定自己没有来过这里,好在,这并不是回时鸟的时间回旋在搞鬼。

    因为不是易嚣也陷入了回旋里面,而是易嚣的确曾经见过这个神社。

    不过却是在那条罗生门的森罗长街当中。

    当时长街的尽头就是一间神社,现在回想起来,几乎与眼前的这座一模一样,只不过一个是崭新的,一个是古老而又破败的。

    但这说明不了什么,毕竟在一个超自然世界当中,想要完美的复制一个建筑,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

    这只能证明两间神社或许的确有些不凡而已,不像甲贺那样的建筑,普普通通,完全没有一点特异之处。

    之前的神社只是离远了看,现在距离拉近,也只是在周围发现了很多坍塌的小石柱模样的灯柱,里面早就没有了火焰,结满蛛网,遍地狼藉。

    易嚣一眼略过,然后快速进入神社的正殿。

    这是典型的日式建筑,正殿非常好找,并且不大,拐过塞钱箱,后面就是神社的正门。

    “吱--”

    易嚣推开门,其他人立刻紧随其后的跟了进来。

    毫无意外的,大门之后还是一个人也没有,仍然是一副破败之景。

    “神石呢?”既然开门声已经打破了沉默,那么张军云也便不再安静,牢骚般的问道。

    神社之内什么都没有,没有神像,没有烛台,也没有个像样的祭品台之类的,只有正中间的尽头,摆放着一个石台,不过上面空无一物,似乎摆放的东西已经被取走了,当然如果算上地面那些腐烂的榻榻米残骸和老鼠之类的东西,房间里面还是很丰富的。

    “我怎么知道。”桃小姐没好气的说道,“我早就说过,我只负责带你们找到神石,但我也没见过那到底是什么样子。”

    “或许它已经被取走了。”张军云摸着下巴,盯着前方的石台,摆出一副真相只有一个的模样。

    弦之介和阳炎表示保持沉默,俩人对神社有一种天然的畏惧心,行走于黑暗,满身鲜血与杀戮的忍者不怎么喜欢进入这样的地方,多亏了这里是废弃的,还迫于对易嚣实力的臣服俩人才克制住厌恶感,默默地走了进来。

    但似乎是特意与张军云唱反调一样,桃小姐显然有不同的意见,“我可不这么认为。”她呛声道,毫不客气的迎着张军云瞪起的眼睛反瞪了回去,桃小姐继续说道,“或许这块石头就是神石呢。”

    “什么?”张军云一愣,“你是说。。这块石台本身?”

    他再次转头,却发现探卿和不知何时出现的黛西正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

    张军云抽抽嘴角,决定去询问无所不知的神奇海螺。。啊不,是易嚣。

    不过下一刻,他却发现,易嚣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而是双手捧着一个奇怪的水晶球,有些发愣。

    那颗水晶球的颜色很奇怪,因为它整个表面,都散发着报警器一般的刺眼亮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