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纨绔医圣〕〔妖帝撩人:逆天邪〕〔缠痴错爱:权势上〕〔鸳鸯恨:与卿何欢〕〔山海秘藏〕〔嚣张鬼医妃,邪王〕〔大仙官〕〔重生西游之天篷妖〕〔氪金魔主〕〔我叫科莱尼〕〔甜蜜娇妻:大神,〕〔龙傲武神〕〔末世胶囊系统〕〔次元法典〕〔楼乙〕〔锦堂归燕〕〔纯阳武神〕〔万界之无限副本〕〔亘古大帝〕〔张贤与徐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八章 追逐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光,刺眼的光,五颜六色的光,多彩斑斓的光交织在一起,仿佛构成了传说当中可以通往神域的彩虹桥梁。

    不过更多的是,却更像是一种色彩艳丽的糖果。

    可口,充满着诱惑,但也蕴含着毫不掩饰的危险。

    “你有没有发现后面少了一个。”

    正当以为这一切都是静止的时候,其中一道光,或者说光里面突然传出了声音,甚至听上去还有几分年轻的感觉。

    真是奇怪,什么时候光也会让人感到年轻了。

    这句话突兀的,不知道说给谁听,因为这里似乎除了五颜六色的光们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生物了。

    但想来这句话的主人应该知道。

    果然,似乎就在这道话落下的时候,另一个声音就无缝连接的跟了上去,“谁知道,鬼会注意这样的事情,它们的颜色都一样。”

    “是啊是啊,混在一起,看上去就像是一坨!”

    这道声音像是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一时间无数的声音紧随而至,细细听起来,却全部都是那些光中传出来的。

    光本身就会说话,或者是。。光里面隐藏着什么生物。

    “那还用说,我可不想被那些讨厌的东西抓到。”

    “好吧。”初次出现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无奈,“好吧好吧。”他说道,“你们这些家伙就知道低头奔跑,还真是什么都不管不顾啊。”

    “哦抱歉,我的回答是不是有些早了。”

    “你知道的。”

    “声音的传递总会出现一些小问题,早了点,或者晚了点,破有时间错乱的感觉,不过我想你应该已经习惯了。”

    “在我们的前进过程中,因为神速力的缘故。”

    这个声音出现的时候,一道蓝色的光芒正飞快略过最初的那道光,瞬间奔向远方,无尽的黑暗尽头。

    但如果细细看上去的话,却又会觉得,这道光根本没有动过,就像。。它们原本就是这么排列的般。

    “并没有。”被甩在后面的光芒面无表情的说到,甚至似乎都能想象出一道光上面那死鱼般的表情,显然,他并不喜欢前者那轻佻的说话态度。

    但。。时间紧急啊。

    仿佛它们从来都是在运动的一样。

    所有的光芒全部都疯狂的穿梭起来,齐头并进的直线向前,只不过它们的速度又快又慢但本身最慢的速度基数,也远远大于人类已知的速度测量值的关系,这才显得这些光芒像是在前后穿梭一样。

    实际本质只是它们被旁边的光束给甩开了,落到了后面。

    由极静到极动的转变非常不舒服,一时间这片未知的空间似乎也像是要呕吐般慢慢蠕动翻滚起来。

    下一刻,无数淤泥状的东西从空间未知的角落四面八方涌来,仿佛无孔不入般的向着这些光束包裹过去。

    “不好!是它们!”

    “它们来了!”

    “连死亡巫师也没能挡住么。”

    “估计他早就跑了。”

    “死亡巫师?不是幻想大师么。”

    “我还记得他有个名字叫做影子巫师,不过我还是觉得死亡巫师最适合他。”

    “够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

    “那我们能怎么办,连外状都挡不住这些东西。”

    “当然也是跑喽。”

    听着旁边一个个毫无营养的废话,最初的光显然面色难看,如果光也有脸的话,“离开这里!不要停下!”他沉声说道。

    “喔,这可是我们的拿手好戏。”

    随着它一声令下,无数光芒的速度再次快了几分,一瞬间,整个空间都静止了。

    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因为时间只是相对而言的,每个人眼中的时间都不一样,甚至每个时间的时间,也都没有丝毫相同。

    当极动的速度到达极致,那么等待在尽头的,就是永恒的宁静,也不是没有可能。

    正当所有的光束都静止,整个未知空间内都静止之后,最初那团光芒的速度才显眼的凸显出来,只见它迅速超过了所有的光束,来到了最前方。

    无论它们的速度到底多快。

    反正它的速度超过所有的同伴是肯定的。

    “太多了。。”光束下的声音呢喃道,原本它还打算找一找,跑丢的那个淤泥中的黑影一员去了哪里,但蜂拥而至紧随其后的无数污黑泥瞬间断绝了它的想法。

    这种程度下,就连它也自顾不暇,无法脱身。

    “算了。。无论它跑到哪去了,希望碰到它的家伙们,自求多福吧,祝那个倒霉蛋,好运。”

    光束叹息了几分,然后瞬间再次加速。

    这时,跟随在后面的无数淤泥涌动,瞬间仿佛张牙舞爪的恶魔跟了上来,它们无处不在的依附在天,依附在地,依附在这片未知空间里一切有意义的存在上。

    迅速蔓延,无限增长,所到之处,所有的一切,皆化为铁锈般赤褐色的荒土雕塑。

    就连空气也能凝结,抽象也会被凝固。

    只不过下一刻,领头的光团就脸色变了变,因为它突然发现,自己身后跟着的无数道彩色光束里面,也少了一个。

    “不好!”

    它根本没有意识到那道光束是什么时候消失的,这就意味着,时间已经被改变了,怪不得这些东西发了疯一样涌了进来,追着它们。

    不过很快它就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时间多想了。

    光束的速度瞬间慢了下来,没有了极致的速度之后,光束之中隐藏的生物立刻就被隐约显现了出来,那是一个模糊的人形。

    他从脖子上摘下一条项链似得东西,然后一点脑袋,又一点项链,迅速向外抛去。

    只见那个项链随着光速不断涨大,瞬间就撑破了原本的链子,本体变成了一个硕大无比足足有人脑袋那么大的水晶球。

    它没有停留的,拐个弯就像后飞去,瞬间被无数淤泥吞噬,但紧接着,它却像是不受到丝毫影响一样,再次瞬间打破束缚,猛地窜了出去,一溜烟的就消失在这片未知空间里。

    人影像是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看着后面迅速逼近的淤泥们,他也不敢在停留,伸手摸摸脑袋,做了一个像是压帽子的动作后,身影一动,瞬间再次向前蹿去。

    他的速度毕竟没有之前那么快了,所以隐约之间,倒是可以看清的面孔。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多了几分成熟,也多了几分责任感,但这张面孔却仍然无比的令人熟悉,他正是。。

    巴里艾伦!

    。。。

    红色的水晶球,鲜红的让人觉得有一种不想的预感。

    看着这个古怪的东西,张军云奇怪的问道,“这是什么?”

    巫师的手中总是会有许多稀奇古怪的存在,而水晶球正是巫师与魔法的标准搭配,所以说真的张军云并不奇怪易嚣拿着个水晶球,他真正好奇的是,水晶球是用来做什么的。

    用来做什么的。

    易嚣很清楚,所以他脸上难免就带了几分高兴的意思。

    在从地球的另一端,英格兰的土地上出发前,易嚣曾经做过一个眼镜,试图寻找到这个世界的异常之处。

    那副眼镜最终将他引导了这片大陆上,日本。

    在gantz出现的时候,张军云曾经说,gantz的黑球似乎并不唯一,于是易嚣就想到了利用水晶球的方法。

    与眼镜的原理相似,只不过换了一个更完美的载体。

    但易嚣手中的这个,却不是用来寻找gantz的,而是探测他最初的也是原本的目的,这个世界的异常和错误之处。

    满水晶的鲜红已经说明了一件事,他距离真相已经不远了,或者说,他此时可能正站在真相的面前。

    “它是什么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知道。。面前这东西,可能真的是我们要找的那个。”

    也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易嚣又在心中补充了一句。

    “哈?”这下张军云听明白了,说白了,就是说这东西可以帮人判断神石的呗,不过紧接着张军云脸色就是一变,他苦着脸看着面前这个石头,失意道,“你的意思不会是,面前这个丑啦吧唧的石台。。就是我们要找的,那块传说中的神石吧。”

    “你不是很聪明么。”易嚣没有回答,甚至根本没回头看张军云,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块石头,然后向前走去。

    张军云眉头一皱,立刻小心的紧跟上前,以免出现什么变故,但嘴里仍然唠唠叨叨的继续发着牢骚,“我们要找的东西竟然就是这么一个丑石头。”

    “它到底有没有用啊。”

    桃小姐白了他一眼,发挥着维多利亚时代小姐们的优雅,不甩他。

    易嚣来到所谓的神石面前,仔细打量着。

    周围没有任何阻挡,没有谨防游人误入或是参观的围栏,也没有任何装饰物,甚至连修地板的时候都没给它留出缝隙,它是与地面融为一体的,直接从地里长了出来,或者说是鼓了出来。

    “现有的神社,后有的神石?”易嚣奇怪的嘀咕道,将疑问的目光投向桃小姐。

    而桃小姐只是耸耸肩,露出一个爱莫能助,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神石很平静,易嚣没有在它的身上察觉到丝毫气息,魔法气息,甚至连最普通的气息都没有,当然,如果不是后者的话,它也一点古怪没有。

    任何物体,或是生物,或多或少都有少许的能量,能量是构成这个世界一切的基础,而魔法则是依托在这些能量上的。

    易嚣或多或少都能感觉到一些,但在这块石头上,一切都没有。

    就仿佛它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如果不是易嚣亲眼所见,他甚至都不觉得这里还应该有个东西,能量空荡荡的,就像是一大块空气。

    不,不对,连空气也不是,因为空气里面还混杂着很多能量,但现在这个神石仿佛钉子一样扎在这里,就像是硬生生的挖走了一块,余下了显眼的能量空白区域。

    “这可真是奇怪。。”易嚣俯下身体,有些不确认的用手摸了摸石头的表面,冰冷,而又坚硬,它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幻觉。

    “发现什么了?”旁边的张军云压低了声音问道。

    “还没有。”易嚣仍然目不转睛的盯着石头,下一刻,他右手猛然一张,在手心处爆发出了一团黑雾,顺着其中抽出来一柄锋利的武士刀,然后他说道,“不过快了。”

    没等张军云反应过来,易嚣就瞬间挥刀向神石的中心刺去。

    他反手握住刀柄,锋利的刀尖对准神石的表面,然后猛地下压。

    “嘭!叮叮叮叮!”

    一连串清脆的声响出现在易嚣的耳边,在他巨大的力量下,天狗们锻造出来的武士刀轻而易举的被他压得粉碎,断成一节一节的,但神石的表面却没有损坏丝毫。

    旁边的弦之介目光一凝,而张军云也是抽抽嘴角,这种刀的锋利俩人可是亲身体会,它甚至能够切开火焰等等的存在,但没想到,却无法刺入一块石头里面。

    而知道这个时候,桃小姐才从易嚣一瞬间做出的动作里面反应过来,她微微一愣,然后担忧的问道,“这样做。。不太好吧。”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

    桃小姐顿时摇摇头,不再言语,当然,她仍然觉得易嚣这种暴力破坏神石的做法,实在有失绅士风度。

    “或许。。这东西不是这样用的。”一路上,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黛西也开口说道,毕竟神石看起来像是一件魔法物品,也算是巫师的领域,见到易嚣似乎没什么法子,黛西也就不再做一个小透明。

    说真的,她的存在感太低了,有时候她自己都好给自己忘记了。

    “你的老师教过你?”易嚣反问道。

    “是的。”斗篷下的黛西点点头,“老师很擅长这些东西。”

    “真巧,我也擅长。”易嚣说道,“或许找个时间我们可以互相交流一下。

    不过虽然这么说着,他手中的动作却也没有丝毫停下,他再次取出一柄武士刀,在手中挽了一个刀花,然后竖立在胸前。

    其他人虽然不知道易嚣为什么将似乎无用的事再做一遍,但却也没有盲目的阻止。

    易嚣将破魔长刀矗立在身前,然后一行只有他能够看到的魔法文字,以火焰的形势出现在他眼前。

    “柯恩塔纳。。”易嚣转化成了一种未知的语言低声念到,而在张军云等人的耳朵中则是这样一种非常相近的发音。

    下一刻,易嚣手中的长刀猛然亮了一下,就仿佛焕发了新生一般,易嚣的嘴角似乎露出丝丝笑容,而紧接着,他没有犹豫的,瞬间再次将长刀猛地反手下压。

    “扑!”

    仿佛某种戳破般的一声轻响,长刀的刀身,瞬间没入神石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神级升级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