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马小甜心:叶少〕〔超级名气升级系统〕〔画满田园〕〔剑鸣九天〕〔官道巅峰〕〔黎明之剑〕〔腹黑总裁坏坏爱〕〔灵武帝尊〕〔一窝三宝,总裁喜〕〔变身在漫威世界〕〔暴富人生〕〔诡境求生〕〔惊世凤鸣:至尊大〕〔Boss生猛:总裁,〕〔完美K线〕〔魔神大人请走开〕〔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大汉的光芒〕〔最强特种兵之战狼〕〔乡村小邪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九章 所谓神石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成功了?”张军云惊叫一声。

    然后同时的,包括易嚣在内,所有人都转过脸来,“成功什么了?”他们看着张军云问道。

    “呃。。”张军云顿时语气一塞,讪讪的抓抓脑袋,“我只是随口一说,早就想说这句话了,你们不觉得很配此时的气氛么。”

    “无聊。”一旁的探卿翻翻白眼。

    易嚣也收回目光,接着他晃了晃手中的刀柄,武士刀深深没入石头的表面,轻轻的一弹刀柄,余下的刀刃立刻微微颤动,发出钢铁的嗡鸣。

    “好刀。”桃小姐眉头一挑,优雅的问道,“然后呢?”

    说实话易嚣也不太清楚接下来该做什么,脱离已知剧情的衍生发展,最为不利的一点就是熟悉剧情的优势消失了。

    易嚣只能根据已知的线索推测,来自贞子的,来自富江的,以及桃小姐的。

    贞子的前半段话已经都已经实现,而神灵的居所指的显然就是神社,这也对得上,那么接下来的剩余半句话。。“在那里,在无数人的守护中,打开真正的大门。”又会是什么意思呢。

    一切都只能根据猜测。

    就像一场完美的解谜游戏。

    不过对于易嚣来说,他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破坏这一切,事实上,这才是易嚣来到这个世界的真正目的。

    无论是什么东西在干扰着世界的正常运转,身为梦幻岛的守护者,易嚣都要将寄生虫给清理掉。

    所以如果换了其他人,或许还需要跟随着引导一步步向前,最终寻求到真正的答案。

    而易嚣则是打算,在隐藏暗处的东西一冒头的瞬间,就立刻把它给掐死。

    这也是他可以毫不顾忌的破坏所谓神石的缘故,反正他的最终目的就是破坏神石,无论怎样做,都无所谓。

    好在正当易嚣有些一筹莫展的时候,神石的本身,却给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看。”最先发现异状的是黛茜,她似乎对此类魔法物品非常好奇,自从易嚣刚刚用武士刀将石头贯穿,她就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

    闻言,所有人都回过头去,十四只眼睛盯着武士刀的刀柄处,也就是神石表面,所谓的伤口那里。

    泊泊的鲜血正在缓缓流出,浓郁的,仿佛鲜红的果汁,粘稠,缓慢的顺着神石崎岖的表面四面蔓延,然后慢慢流淌滴落下去。

    “这该不会是。。”张军云咂咂舌头,“神石里面孕育着什么东西吧。。”

    探卿猛地推了他一把,似乎在恼怒他为什么将事情说的这么恐怖,当然,易嚣和黛茜以及桃小姐则是在认真思考有没有这种可能。

    弦之介和阳炎俩人仍然充当透明人。

    下一刻,一阵,“咔咔!”仿佛石块碎裂般的声音顺着几人的眼皮子下方传来,就在他们的前面,神石的表面慢慢出现龟裂,而就那么眼睁睁的,裂纹迅速扩大,以一种无法阻挡的趋势裂开散落。

    “它要碎了。”张军云耸耸肩,言语散漫,但是神情谨慎的拉住探卿,带着她一点点的向后退去,“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种仿佛大boss即将出场的既视感让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然后小心谨慎的慢慢退后观望。

    神石裂开的缝隙越来越大,然后就在下一刻,伴随着一声脆响,整个神石突然从中间部分一分为二。

    在所有的注视下,神石的内部露了出来,那。。还是石头。

    “哈啊?”张军云发出不敢置信的声音。

    毕竟神石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又有这么大的名头,但到了最后,里面却根本没有露出任何奇怪的东西。

    当然,石头里面是石头才是最正常的事情,不过。。它可是神石呢。

    “我们好像。。”张军云干笑一声,试图打破凝固的气氛。

    不过这个时候,易嚣却一抬手,直接制止了张军云接下来的话语,张军云剩下的话被咽了回去,脸上也露出不解的表情,“怎么回事?”

    易嚣也不清楚,或者说他不知道,没有异常的魔力变化,周围视野所到之处也没有出现任何危险,但他就是本能的,感觉到一股不对劲的气息。

    然后突兀的,没有任何征兆,仿佛天地之间瞬间被翻转了一般。

    世界崩裂。

    空间破碎。

    。。。

    “呜呜,妈妈!我要找妈妈!”

    “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来人啊,这里有人被压住了!快来人啊!”

    “救救我!快来人救救我!”

    废墟之间,一片痛苦与哀嚎,到处都飘荡着绝望的惨叫和死亡的气息,这里是第三新东京市,曾经最繁荣中心地带,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和鲜血的泥沼。

    整个城市最惨重的地方,并不是爆炸的中心地带,而是接近爆炸中心的一圈边缘处。

    毕竟爆炸不可能仅仅只局限在有效地范围内,爆炸到达尽头就瞬间失去效果,不波及一丝一毫的边缘区域。

    爆炸波及到的边缘区域,它们遭到的破坏其实比内部更为严重。

    毕竟爆炸中心处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泯灭消失,但边缘的破碎区域,却仍然存在。

    这里才是灾难最为凄惨的地方,一个存在于地面上的人间地狱。

    在灾难发生的那一刻,最中心的建筑群和一切生物毫无疑问的灰飞烟灭,除了gantz黑球身穿防护服的那些小队成员,没有任何人能够正面硬抗一枚来自星际时代文明的压缩电浆弹的威力。

    而处于灾难边缘的区域,则在同一时间被震碎建筑物,震倒大楼,甚至因为爆炸的余威而直接将建筑里面的人活活震死。

    虽然说电浆弹的可怕之处在于可以融化一切的高温,但不意味着,它就无法引起丝毫的爆炸。

    就算电浆弹本身不蕴含爆破物质,在高温下引起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也足以对边缘的人类发起致命的侵袭。

    气浪瞬间将爆炸边缘处的一圈建筑都冲垮成废墟,倒塌的大楼将来不及逃离的人直接压在下面,破碎的废墟底下埋藏了无数的生命,幼小的,年老的,甚至正值壮年的。

    仿佛就像一颗陨石从天而降,它除了在地面留下了自己深深的烙印大坑外,也像一名艺术家一般,用喷涌而出,四散外溢的气体,在周围的建筑群上,精雕细琢的进行了一次死亡般的重新塑形。

    一切都随之毁灭。

    就仿佛末日已经来临。

    爆炸不可能永无止境的扩散下去,当它将方圆几公里的建筑全部化为粉末和废墟之后威力便逐渐消逝,但就在这一瞬间,它已经带去了至少几十万的生命。

    而现在,生命仍然在不住的流逝。

    “什么!你说什么!”

    “这怎么可能!”

    “可恶!到底是谁做的,是核弹么!是核弹么!!”

    同一时间,现任政府的无数部门便接到了相关的情报,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是瞎子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但可惜,他们除了知道发生了爆炸之外,其余什么事情都不清楚。

    知道相关消息的所有人全都消失了,不知道的也化为灰烬,而唯一的当事人gantz和易嚣他们显然不可能作出解释。

    因为双方无论是谁,恐怕都没有将这个对普通人来说,相当于一个庞然大物的组织放在眼里。

    就算是gantz们,他们要保护的,也是大义上的人类。

    所以各部门虽然已经知道了第三新东京市发生大爆炸的事情,但除了只能下令探查一切与之有关的消息外,根本得不到任何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在调查爆炸起因的方面没有丝毫进展,不过救援工作却还是仍然要进行的。

    源源不断的救援队伍被派遣过去,周围数个城市的救援人员立刻已经在了路上,爆炸后仅存的几架直升机也已经开始在天空徘徊,作为一个地震带灾难频发的国家,日本在这方面显然早有防备。

    救援队虽然已经在路上,但作为灾难爆发后的初期阶段,此时仍然有生命在不断地流逝和消失掉,每一分,每一秒都是。

    “咳。。”

    “哗--哗--”

    艰难的推开压在身上的碎石,一个有些狼狈的身影,艰难的从满是碎石和水泥石板的废墟上站起身。

    “咳!”

    海人山平再次咳出一嘴的泥沙,费力的撑着旁边废墟上的零碎,然后摇摇晃晃的慢慢站了起来,海人山平显然十分幸运,虽然倒塌的废墟将他掩埋在下面,但却幸运的没有将他伤得太重。

    相对于那些被掩埋在废墟下,压断了腿和脚,甚至是直接被夺去生命的人,他已经幸运太多了。

    “这到底是。。”山平有些茫然的环顾四周,根本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身为死宅,一直待在家里的他正在网上看着偶像的热舞直播,然后突然间,他猛然感觉到天地一阵震动。

    他还以为又出现地震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没有提前示警,但还是慌乱的连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便跑了出去。

    不过还没等山平离开自己的房子,一阵剧烈地晃动就压塌了他的小屋,然后瞬间,山平的眼前一片黑暗,他重重的摔在地上。

    回忆起昏迷前的记忆,山平茫然的双眼终于有了少许聚焦。

    “这是过了多久。。”他浑浑噩噩的想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山平的双眼完全目无焦距,无神的看着四周。

    遍地都是哀嚎声,无数与他一样,被压在废墟下的人拼命求救着,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他这么好的运气,断手,断脚,甚至早就没了声息的人比比皆是。

    山平从废墟上面慢慢走了下来,立刻有状态还算不错的人迎了上来,然后大声冲他叫吼着什么,不过山平只感觉双耳一片嗡鸣,完全听不到可以沟通的声音,那些杂乱的声音进入到他的耳朵,就仿佛没有经过大脑般,立刻就被过滤了出去。

    似乎是发现了山平幸运的没有受到严重的伤,那人很快就放弃山平,然后再次去救援被掩埋的更严重的伤员。

    山平摇摇晃晃的走下废墟,然后来到原本是一处公园旁的废墟边,慢慢蹲了下来。

    他感觉脑袋里面一片混乱,他需要好好想一想。

    “这种灾难。。这种灾难。。”山平感觉仿佛一瞬间世界末日就到了,他身处于城市废墟的上方,环绕四周,幸存的人类就仿佛盘踞在大山上的蚂蚁,格外渺小。

    良久之后,山平终于感觉好了一些。

    这期间他没有受到什么打扰,毕竟他也是一身灰尘,显然是刚从土里面爬出来的。

    这场突如其来的爆炸使得无数人失去了生命,失去了亲人,或者他也是其中的一员吧。

    越来越多受伤还算轻的人从废墟里爬出来,然后开始自发的帮助其他人,废墟上的哀嚎声逐渐减小,救援的声音越来越大。

    山平也终于感觉灵魂再次回归体内,他默默地站起身,决定为这场灾难献出一份力量。

    “这该死的灾难。。”随着山平站起身,他突然看到远处天地间的尽头,那里是爆炸的正中心位置,剧烈的爆炸瞬间将地面融成一个大坑,仿佛陨石天降的末日之景。

    “天哪。。”山平发出一阵无力的呻吟,“这一切到底是。。”

    “嘣!”

    “嘣!嘣!”

    但还没等他发出太多的感慨,下一刻,他突然耳朵微微一动,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一般的转头向回望去。

    “嘣!”

    “嘣!嘣!”

    奇怪的声音,山平的好奇心仿佛被挑起来了一般,注意力瞬间从天空转移到身后,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般,他转身就向身后的公园废墟走去。

    “嘣!嘣!”

    这种奇怪的声音仍然在响起,并且离他越来越近。

    山平小心翼翼的,一步步的踏入公园内部,听说这座公园以前是一座神社,不过后来被改造成了公园,经常会有很多老人和孩子来这里。

    原本风景优美的园内景象此时毫无意外的也变成了一片废墟,不过好在因为公园里面没有什么高层建筑的原因,它的损坏并没有其他地方那么严重。

    不过仍然被碎石渣渣所掩埋,整个地面都因为爆炸掀起的气浪而彻底翻了一个遍。

    “嘣!嘣!嘣!”

    这声音不断的在吸引着山平一样,他慢慢的走向公园里面,似乎天生就能够精准的找到这个声音的源头所在。

    而随着山平的逐渐前进,公园里面最大的一处建筑废墟也展现在他的面前。

    那是山平记忆中那座早已无人前去的神社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