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誓约与命运〕〔星空远行〕〔火影之黑色羽翼〕〔执掌龙宫〕〔重生豪门:预言女〕〔天价契约:慕少,〕〔叶哥的传奇人生〕〔万能客栈〕〔至尊瞳术师:绝世〕〔如絮飘飞〕〔血染军魂〕〔一路仕途〕〔弃妇当嫁,神秘夫〕〔极品捉鬼小仙医〕〔重生之我成为了NP〕〔太古狂魔〕〔魔天〕〔流年绵长不凉薄〕〔英雄依旧噬魂〕〔铁血战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百鬼夜行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玄野计的瞳孔狠狠一缩,“六七。。”他感到喉咙发干,嘴里一阵干涩。

    虽然他脑袋里面此时浑噩噩的一片,但仍然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意思,平均每个人六七次,不是最高六七次。

    虽然玄野计带着的那群菜鸟也勉强算是毕业,但平摊下来,甚至每个人连毕业一次都算不上。

    就算是毕业次数最高的玄野计,也不过是两次而已。

    西丈一郎,以及那几个联手起来,差点把那个可怕的外星人直接打残的家伙,也不过是毕业了四次而已。

    而且也只是最高的,西丈一郎到了四次。

    想到那个看起来拽拽的,十分令人讨厌的家伙,刚刚复活一场,却又死在了残酷的战斗之中,玄野计突然感到一阵无力。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宿命吧。。

    “小子!这样可不行,打起精神来啊。”中年大叔元气十足的拍着玄野计的肩膀,看上去精神头分外饱满。

    但玄野计却心灵疲惫,甚至连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懒得挤出来。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这种风格,就连那个中年大叔的队友都是,一个带着墨镜的年轻女子无奈的捂着脑袋,长叹一口气。

    “我说,择决大叔,现在可不是发扬你骑士精神的时候,黑球没发公告,甚至连反应时间都没给就直接把我们拖了进来,显然是发生了大事情,你就一点也不担心么。”

    “哈哈。”择决爽朗的笑道,“没关系,没关系,九一年那场爆炸。。我们不都闯过去了么,啧啧,那次可真是惨。。”

    眼见着择决又要跑题,墨镜女连忙打住,“琪琪,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么。”

    一名看起来像是小学生的女孩抬起头,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盯着墨镜女,然后在她抽搐的嘴角中,将手腕上的屏幕一转。

    “嘭!”

    “大阪电台为您报道。。”

    墨镜女低呼一声,带着紧身手套捂住嘴巴,周围的人反应也多数相同,就连择决也深深的皱起眉头。

    “比那次爆炸还严重。”墨镜女皱眉说道,“爆炸。。结束了,但这些是,外星人,我们这次的敌人么。”

    说着说着,墨镜女的神情就变得冷峻起来,这是一种对于自己绝对自信的高傲。

    不过就在这是,一阵破空的传送声再次响起,伴随着幽幽蓝光,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了过去。

    半晌之后,一个裸着上半身体的男子出现在原地,他苦恼的抓抓脑袋,看着四周,懒散的说道,“啊啦啊啦。。又回到这里了,好苦恼啊。”

    “该死的,*男!”墨镜女低下头,推推眼镜,暗自啐了一口,默默骂道。

    半裸着身体的男子毫不在意,还舔舔嘴角,对着墨镜女飞了一个媚眼,不过似乎是听说过这个变态的名字,看上去非常强势的墨镜女竟然没有当场发作。

    当然,气氛有些尴尬。

    好在这个时候,一个沉默了已久的家伙突然出声,他打破了这死般的凝固感,“gantz黑球。。能够复活。。”

    “当然可以。”择决再次拍拍玄野计的肩膀,“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你不是。。”

    “gantz小队之外的。。人呢。。”玄野计干涩着嗓子问道。

    择决立刻眉头一皱,声音也低了下来,“这个。。我不知。。”

    “可以。”墨镜女突然说道,“我试过。”

    “噫?”择决一愣,“伽伽子你什么时候试过,我怎么都不知道。。”他做出一副自己这个队长已经不被信任的夸张表情。

    但是墨镜女伽伽子直接无视了他。

    玄野计闻言突然目光一亮,他的眼睛中似乎划过一道仿佛火一样的光芒,像是能够燃烧了一切般。

    “我。。知道了!”玄野计猛然抬起头。

    包括半裸男和择决以及伽伽子在内,所有人都是一愣,因为他们在玄野计的眼中,不仅看到了疯狂的光芒,更闪烁着一种动人心神,让他们说不出名字的感觉。

    这其实是。。

    主角的光环。

    。。。

    “紧急任务”

    “紧急任务”

    “世界受到威胁!”

    “清除!清除!”

    “任务发布”

    “异星人”

    “滋--滋--”

    “资料错误”

    “百鬼星人”

    “源”

    “特征:看起来想一块石头”

    “口头禅:百鬼--夜行,百鬼--夜行”

    “保护你见到的一切”

    “否则你真爱的一切都终将毁灭”

    与此同时,来自黑球gantz空间的任务发布四周,遍布整个世界,环绕地球,似乎世界各地的所有gantz小队成员都接到了这个任务。

    当然,若细说起来的话,其实也只有第三新东京市附近几个城市而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数人抓着脑袋,记忆瞬间回涌,让他们重新拾起了来自黑球空间中一切的战斗经历。

    还没等他们将这些记忆消化完毕,新的问题就再次涌了上来。

    黑球这么着急,甚至连准备的时间都不给,就直接将他们拖进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虽然他们也经历过几次紧急任务,但从来没有人数如此之多的的时候,一个又一个来自黑球gantz的作战人员被凭空传送出来。

    幽幽的蓝光遍布第三新东京市的各个角落,大部分都是不在那些妖怪视野之下的,看来黑球也知道,这次的任务似乎十分危险。

    更甚至,它已经不做掩饰,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凭空将他们给扔出来。

    “那是什么!”

    “。。这也是,怪物么?”

    一些负责紧急开调过来的警察们连忙掏出手枪,对准那些幽幽蓝光传送下的人员们,周围的人群也开始慌乱,不过更多的,在这片还没有被妖怪们波及到的区域里面,他们更多的是掏出手机拍照,而不是立刻的跑开。

    几名自身毕业生传送完毕,他们无视一旁的警察们,直接打量着四周,“这次的任务看起来十分危险。”他们已经通过周围无处不在的电视报道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毕竟黑球直接把他们给扔到了爆炸中心的边缘位置,这里虽然还未被波及,但已经有无数的电台和警察们开始组织人员们撤退了。

    随身带着重力枪的他们已经直接把警察手里那威力小的可怜的手枪给无视了,毕竟如果放下面具的话,手枪可是连他们的防御都破不了的。

    不过这个时候,一阵令人窒息的危险感从后方传来,令他们瞬间感到一阵窒息。

    “这是。。”

    一名毕业生惊恐的回过头,看着一名高大的人形装甲从蓝光中走出来。

    “冈八郎。。”

    他低声呢喃道。

    来自大阪队的最强男子。

    。。。

    “我。。们。。怎么。。”张军云强撑着睁开眼睛,含糊不清的问道。

    他根本就张不开嘴,因为一张开嘴,无数的狂风将顺着他的嗓子眼里钻进去,把他想说的话全部都给塞了回去。

    “我们。。到底。。在哪?!!”他好不容易的嘶吼出来。

    “在天上。”

    然后紧接着,他的身边就传来易嚣淡淡的声音。

    “什。。么。。!”张军云吃力的说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轻松啊。”不过在说道最后的时候,张军云却突然流利起来,似乎身边的阻力也消失不见了。

    “因为忘记帮你加上魔法了。”易嚣毫无诚意的收起魔杖,对着他耸耸肩。

    张军云眼皮一跳,但却也没有办法,没有了狂风的阻碍,他终于可以看清自己周围身处的环境了。

    天空,还是天空,一望无际的蓝天之下。

    “为什么我们每次都会在这么奇怪的地方啊!”他抓狂道,“而且。。我们为什么还在升空啊!”

    张军云此时是真的有些疑惑,因为凭借他可怜的魔法知识,根本弄不明白在刚刚的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他只看到易嚣将武士刀刺入神石之中,然后紧接着。。他们就炸了?!啊不,是飞起来了。

    “神石是纽带。”易嚣眯着眼睛说道。

    一行人飞在空中,虽然有易嚣的魔法保护,但人类毕竟是一种陆地动物,双脚离开了大地之后怎么都不踏实,但大眼瞪小眼等了半天,却发觉易嚣没了下文。

    “什么的纽带?”无奈之下,张军云只能继续问道。

    “世界的纽带。”易嚣仍然声音淡淡。

    又过了半晌,张军云抽抽嘴角,“你如果不想说就别说,要说的话,就快点说出来!”他做出一副恶狠狠地样子。

    但易嚣仍然是一副平静的死人脸,他微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我们之前曾经穿越过两个世界,或者说。。是同一个世界的两个时间段。”

    “我曾经怀疑过是幻觉,或者某种可以穿越时间的手段,但后来我发现,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它根本就是两个世界。”

    “神石就是连接它们的纽带。”

    “你怎么。。”张军云用惊异的目光看着易嚣,这些事情可不是仅凭这点线索就能推测出来的。

    但如果完全是猜测出来的话,那么他的脑洞需要多大。

    “我早就有过这个怀疑了。”似乎早就知道张军云话语中潜在的含义,易嚣一副没有打算隐瞒他们的语气说道。

    “还记得贞子和富江么。”

    “当然记得。”张军云怎么可能忘记这两个家伙,虽然前者出现的时间很短,甚至仅仅只是一瞬间就被易嚣踢进了囚牢中。

    但贞子的大名却也是无人不知,她的潜力同样近乎无限,如果放任成长下去的话,彻底毁灭一个世界的人类也不是没有可能。

    至于后者。。

    作为恐怖之源的富江,恐怕张军云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忘记她的存在了。

    “贞子的录像带。。是我在那个富江小屋中发现的,我先前见过那个东西,没想到在发现你们之后,小屋竟然跟了过来。”

    “小屋的主动移动以及贞子和富江的接连出现,让我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一件偶然发生的事情,然后紧接着,富江和贞子都先后接触了我。”

    “她们的话语中无疑都流露出了一个意思。”

    “到这里来。”

    探卿和黛茜的目光一脸茫然,包括张军云字啊内,易嚣耸耸肩,“好吧,或许贞子你们没接触过,但我没有骗你们。”

    “这样你就猜测。。”张军云不太确定的声音响起。

    “不。”易嚣再次摇摇头,“我怀疑她们有什么目的,可惜我并不担心,于是我决定顺着她们的指引过来,反正无论是什么东西,最后都要面对我本人。”

    虽然易嚣没有说明,但张军云却从他的言语中听出强烈的自信。

    无论躲在背后的是个什么玩意,在阴谋最后揭露的那一刻,它都要直面易嚣本人,而易嚣有信心,也有这个实力,让一切诡计都在他的面前被打个粉碎。

    当然,在那之前易嚣还是把贞子和富江这两个不确定给关了起来,有自信是好事,但如果太自信了的话,就显得有些愚蠢了。

    “我们不知道躲在她们背后的是什么东西,或许是gantz,或许是有关时间。。”易嚣向桃小姐那里示意一下,回时鸟也有自己的天敌。

    “但无论如何,他们都将这两个世界一分为二,其中一个世界的流速要快的很多,或许它们原本就是一个,或许不是。”

    “不过现在。。它们要融合了。”

    “神石就是两者的纽带。”

    张军云大约听明白了,虽然不知道易嚣为什么会清楚这么多事情,他本能的感觉似乎易嚣还有什么没说出来,不过他却有一点十分不解。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疑惑的问道。

    “自然是为了我自己。”易嚣没有多少遮掩。

    “除了我本来的任务之外,我显然还需要更多的东西来增强我自己的实力,无论是甲贺忍村还是天狗森林的天狗,都无法让我的实力增强。”

    “所以我需要更多的探索,神灵姬,黑球空间的gantz作战服,这些对我来说才是真正有用的东西。”

    易嚣眯着眼睛,“你们不会介意吧。”

    张军云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不说易嚣救过他们几次,好吧,虽然也是因为易嚣提高难度不断深入而引起的,但凭易嚣的实力,张军云就不觉得自己等人有多少反驳的余地。

    他只能讪讪的笑了一下,然后弱弱的指着身边还在不断上升的高度,“那么现在呢,世界的融合。。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