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道系青梅[穿书]〕〔总裁,你家娘子又〕〔君临星空〕〔侠武大宋〕〔女帝家的小白脸〕〔长生庄主〕〔重生之都市仙尊〕〔我的系统是只狗〕〔全职法师〕〔嫁了个权臣〕〔婚然心动:总裁鲜〕〔大神别跑,哥罩你〕〔重生之我为仙祖〕〔村官崎岖路〕〔一念情深:总裁暖〕〔总裁霸爱:契约甜〕〔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我有一位神朋友〕〔风水帝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真·百鬼夜行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难道你们。。”滑瓢将奸诈的目光落到易嚣,以及身后张军云三五个人身上,意思已经非常明显,“就能改变局面么。”

    他们的数量也很少。

    不仅相对于百鬼星人的数量,就算是与gantz们比,也完全占不到优势。

    “我有说过我们只有这么点人么。”易嚣突然说道。

    他再次缓缓举起手,手心中破旧的封妖壶随着他的动作,立刻被托举起来。

    滑瓢不由自主的眯眯眼睛,它在这个东西的身上感受到了威胁,也正是这个东西的恐怖气息,才让它察觉到这里的发生的事情。

    不然,桃太郎侍只是百鬼星人中非常普通的一族,滑瓢再怎么关注,也不可能留意到每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这个东西叫封妖壶。”易嚣说道,“顾名思义。”

    沙漏通晓所有语言还有另外一种好处,那就是沟通和翻译都非常准确,要知道很多词汇随着语言不通,根本无法精准的翻译出来,尤其是很多专有名词。

    但沙漏并不存在这个问题,幻想能量是构成这整个世界的基础,翻译一些语言,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它可以封住妖,还有鬼。”

    滑瓢宽大的袖袍一甩,“你是在威胁我们么。”

    远处的gantz们正在飞快的接近,滑瓢虽然有些紧张,但并没有慌乱,它不能对付这么多人的群殴,但逃走还是没关系的。

    “不。。我是想说,这里面已经封印了很多家伙,它们。。可都是非常好的助力。”

    滑瓢略显奸诈的眼睛再次眯起,它仰起大的有些滑稽的脑袋,“如果可能。。那么合作当然没有问题。”

    百鬼星人并没有人类那么注重脸面和其他那些没用的东西,面对展现出实力的易嚣,滑瓢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放下之前说过的话。

    “我指的是你可不要出工不出力。”

    易嚣也很直白,它又不需要滑瓢一个合作的名头,他需要的是炮灰,单单凭借封妖壶里面那些家伙,恐怕还不能阻挡gantz太久。

    总不能什么都是他和张军云他们亲自撸起袖子上场。

    “自是自然。”滑瓢再次昂起脑袋。

    远处的gantz们已经轰鸣而来,甚至可以听得到他们乘坐的单兵摩托车发出的,轰隆隆的作响声。

    那不是玄野计么。

    易嚣突然在这群人的最前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他的眼中流露出仿佛一潭死水般的平静和死寂,但易嚣却能够在下方感受到一种疯狂。

    燃烧生命的疯狂,绝望过后的疯狂,抛弃一切的疯狂。

    “怎么一副像自己抢了他女朋友的样子。。”易嚣低声低估着,但很快就想到,似乎真是这么回事,而且比这个还严重,他的女朋友直接死了。

    算了,易嚣摇摇头。

    玄野计虽然勉强算是杀戮都市中的主角,但gantz中要比玄野计厉害的狠人却也是数不胜数,在易嚣的眼中,玄野计并没有比别人特殊多少,只是一只稍显自大的蝼蚁而已。

    他单手握住封印壶,向着张军云使了个眼色。

    张军云一脸的问号。

    半分钟过后,易嚣无奈的转过脸,看着越来越靠近的gantz们,然后狠狠的,将封妖壶猛地向地上一摔。

    “嘭!”

    “哗---”

    伴随着一声爆裂般的炸响,封妖壶轰然碎裂,摔得四分五散,紧接着一股像是潮水涌出的声音响起,同时伴随着大量的烟雾,疯狂的弥漫出来。

    几乎眨眼之间,易嚣的脖子旁便已经搭上了数把冰冷的刀刃,心脏肾脏等致命的位置也被尖锐的物体对准。

    好在探卿的反应还算快,在易嚣将封妖壶反手摔到地上的那一刻,便已经拖着张军云向远处跑去,此时到还没有被波及。

    “别动手。”感受到皮肤的冰冷,易嚣立刻出声道,“是我放你们出来的。”

    冰冷的刺痛感稍离,但是紧接着,易嚣就感受到一股大力从周身传来,一只纤细,但却异常庞大的芊芊玉手从迷雾里仿佛破冰而出般,猛然抓住了易嚣,它掐住易嚣的身体,一用力便像是拔萝卜一样,将他从地面揪了起来。

    易嚣面色抽抽的看着它把自己举到半空,下一刻,被草帽遮掩住半张面孔的大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但也是你把我们关进去的。”八尺样举着易嚣,看上去一副想要把他的肠子和内脏从嘴里挤出来的样子。

    无声无息的,几名浮姬出现在易嚣身边,迷雾构成的黑色刀刃搭在他身体各处,只要易嚣稍有异动的话,就会被它们瞬间分尸。

    一股冰冷也瞬间蔓延过来,它盘踞在易嚣的身上,几乎将半个身体冻成冰棍。

    窸窸窣窣,仿佛蜘蛛在蛛网上爬动的声音,哒哒的木屐响,伴随着迷雾晃动,各式各样奇怪的声音瞬间涌了过来,几乎在它们重现人世的第一时间,妖怪中有头有脸的大妖怪们便找上了易嚣。

    好在这些来自江户时代的妖怪与百鬼星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画风,几乎是清一色年轻女孩的样貌。

    但同一时间被这么多张不同的姣好面孔盯上,哪怕是易嚣,也不禁咽了咽口水。

    “我知道,我知道,放轻松些。”易嚣咧咧嘴,八尺样的力量很大,易嚣甚至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别它捏碎了,“我这不是把你们放出来了么。”

    虽然他可以瞬间利用银舌复原,但疼痛仍然是难免的。

    “你知道那里面有多狭窄么。”身躯最为庞大,足足有八尺的八尺样立刻恼怒道,“我简直。。”

    “没错。”冰冷的来源,浑身纯白,连眼睛瞳孔头发和眉毛都是花白,身上披着一件白色连衣裙,皮肤表面没有一丝血色的雪女飘了过来,它盯着易嚣,冷冷的说道,“让我把他做成最精美的冰雕吧。”

    “冻成冰棍可是太便宜他了。”一阵窸窸窣窣声中,无数条腿的蜘蛛姬哒哒的顺着网爬了过来,猩红色嘴唇弯起恶毒的弧线,“我可以把他融化成人棍。”

    “对,我还可以把他的**拽下来,塞到他的嘴里。”十分憎恨男人的花嫁姬走出迷雾,它的身边不断洒落着鲜艳的樱花花瓣,但却因为雪女所带来的冰冷而瞬间凋零枯萎,坠落到地面,不过它却恍若未闻一般,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易嚣。

    “肠子,肠子也拽出来!缠到他的脖子上!”

    “吊起来什么的,最有趣了!”

    “没错没错,我要他的舌头,可以为我的项链增添一些点缀。”

    “但我还是喜欢煮着的。。”

    越来越多的声音从迷雾里传出来,四面八方,然后慢慢汇聚到易嚣这里。

    易嚣的额角,不由的冒出冷汗,倒不是因为紧张和害怕所致,而是被它们清奇的脑洞所震惊,果然是与人类完全不同的魔法生物。

    “那不叫冻冰棍。”不过突然间,自从蜘蛛姬出言后,便一直保持着沉默的雪女突然再次出声,“那是艺术,最最精美的艺术。”

    霎时间,整个场面都安静下来,只听得到远处gantz们已经开始发动进攻的锁定声。

    所有的妖怪都非常沉默,它们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盯着蜘蛛姬和雪女,半晌没出声,易嚣觉得此时场面肯定非常尴尬。

    几乎呼吸过后,蜘蛛姬怪叫着冷笑一声,“什么时候。。速冻一下的东西,也能叫做艺术了。”

    “你懂什么!你这只会吃的冻蜘蛛!”

    雪女成功演绎了什么叫做一言不合就开喷,易嚣原以为雪女是那种高冷类型的,毕竟它可是冰属性的魔法生物,这种东西,一般都比较懒惰和感情淡泊,或者说反应迟缓。

    而蜘蛛姬伶牙俐齿的,易嚣倒是不奇怪,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魔法生物,母妖怪之类的也没有多少区别,三句话过后,立刻将现场的主题转变为了两个女妖之间的斗嘴。

    “我说。。八百万在的时候,你们也这样么。”

    易嚣深感无奈,在八尺样硕大的的玉手中,吃力的想要耸耸肩,但可惜只是抬起肩膀,然后就被八尺样再次一捏,肩膀便放不下去了。

    蠕动了一会,易嚣便放弃了耸耸肩这个念头。

    八百万的存在似乎对这些妖怪来说十分重要,听闻它的名字,雪女和蜘蛛姬在一时间便停止了争吵,几乎所有的妖怪都转头,然后盯着易嚣。

    “大人呢。”一只将刀刃横在易嚣脖子上的浮姬冷冷的问道。

    这些小家伙作为天生的刺客,似乎是八百万亲卫队一样的存在,它们也最为关心八百万的下落。

    “被我杀死了,或者说。。封印了。”易嚣再次说道,“反正凭你们,是别想着把它给放出来。”

    闻言,迷雾中的妖怪们再次发出一声骚乱,几秒钟过后,杂乱的声音响起。

    “。。杀了他!”

    “杀了他!!”

    声音逐渐汇聚在一起,形成一股充满死亡气息的威胁。

    就连面前的八尺样和雪女等人眼中的目光也冰冷起来,易嚣能够感觉到,它们是的的确确的动了杀心。

    “别摆出一副已经控制了局面的样子。”易嚣毫不客气的嘲讽道,“难道你们以为把握抓在手里,就能杀死我么。”

    似乎对迫在眉睫的威胁毫不在意,完全无视周围妖怪们仿佛能够把他撕碎的目光,易嚣再次问道,“为什么八百万对你们来说这么重要,你们了解我的实力,想要杀死我,你们将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为了一个已经被封印的心里寄托,这么做真的值得么。”

    “因为就算是杀了我,也不一定能够解除它的封印。”

    “你懂什么!”八尺样将易嚣举到面前,“没有了神灵大人,我们很快就会死,既然早晚都会死,那么为什么不拖着你一起下地狱。”

    说道最后的时候,八尺样几乎可以说已经变成了在厉声呵斥。

    它猛然收缩手掌,右手紧握,似乎要硬生生的把易嚣给捏死在手心里。

    不过就在它手指即将收拢的那一刻,它的手掌突然僵住了,因为八尺样发现,无论任由它怎样用力,它的五指都无法再前进一分。

    易嚣打了个哈欠,双手一撑,便推开八尺样的手掌,从它的拳头里面跳了出来,“原来你们发现这点了啊。”他说道,“那就省事多了。”

    悬浮在半空中后,易嚣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一指它们的迷雾之后,“那些家伙在杀你们的同伴,不去制止么。”

    易嚣所指的,自然是gantz们,将封妖壶摔碎放出这些妖怪的时候,gantz已经十分靠近这里,而面对突然出现的大片迷雾,他们当然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继续前进和攻击。

    重力枪的攻击威力比gantz作战手枪大了不止一倍,几乎每一次重力枪的叩击,都会有反复一个房间那么大的圆轰然落下,而圆圈范围内的所有一切,都会被陡然加剧的重力所压成肉沫。

    几乎所有的大妖怪都聚集在易嚣这里,面对那些原本就没什么威胁的小妖怪,重力枪更是如鱼得水,这几乎是一场屠杀。

    “先杀了你,也来得及。”蜘蛛姬冷冷的说道,然后秀口一张,“啪!”的一声,就是一团粘稠的白色丝线吐到了易嚣的脸上。

    “。。。”

    易嚣面无表情的将这团东西抹下来,周围的妖怪们也都是差不多的表情,蜘蛛姬的丝线没有毒,毒液有毒,而丝线就像口水一样,只能用来恶心恶心人。

    已经说过它很多次了,但它就是不听。

    “效力于我吧。”易嚣突然微微一退,身影瞬间晃动到雪女的身旁,雪女还没来得及一惊,易嚣便已经在它耳边继续说道,“你们会发现,在我的手下,要比八百万的手下好上很多。”

    雪女连忙飘到一边,与周围的妖怪们一样,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盯着易嚣。

    易嚣再次耸耸肩,“我是认真的。”他说道,“八百万给你们的东西,我也能给,甚至是更多。”

    这些大妖怪们仍然是相同的目光,不过这一次,里面更是带上了一种看死人的眼神。

    “你什么都不知道。”那名似乎是首领的浮姬摇摇头,“杀了。。”

    它的话还未说完,易嚣就再次一动,身体仿佛没有重量一般,与浮姬相同的,瞬间再次来到它的身边。

    “喔。。还是有明白人的。”易嚣说道,“我还以为你们都是只发现了表面,而不理解事情的真相呢。”

    浮姬作为神灵姬的近卫,似乎知道的更多一些。

    易嚣悄悄靠近浮姬的耳边,低声说道,“我可以赋予你们自由,你们想要的自由。”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浮姬没有躲闪,而是回应道,“我不明白。。”

    “不。。你明白,你明白我指的是什么,真正的自由,真实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