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争锋传奇〕〔Boss生猛:总裁,〕〔皇后在位手册〕〔圣魔〕〔公子为皇,我为妻〕〔帝道独尊〕〔人道崛起〕〔漩涡〕〔战少体力好:宠妻〕〔无疆〕〔越袭三国〕〔拯救主角大联盟〕〔圣境之王〕〔无敌气运〕〔窃国〕〔向往的生活之神级〕〔史上最强赘婿〕〔重生公子之女国闻〕〔武极元界〕〔神瞳毒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守护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就像易嚣所说,绯红能量在面对人类脆弱的本体时,可以瞬间将其毁灭掉,但gantz重型衣的防御力不俗,一旦这些家伙躲进乌龟壳里,绯红能量的破坏性立刻就会减少大半。

    而这群穿了重型衣的家伙又死命的狂奔,一时间易嚣还真有些追不上。

    岛木边打边撤,随着一些逃脱的家伙逐渐与易嚣拉开距离,他们的胆子也打了起来,开始时不时的回头放冷枪。

    原本这段距离就不长,边跑边打,他们已然再次回到了迷雾的边缘。

    易嚣不想在这里浪费很多的时间,但却也没打算放过他们,所以他立刻将目光落到了旁边出工不出力的滑瓢三者身上。

    他记得滑瓢的某一形态可以从眼睛中发出破坏性的光芒,堪比激光,看哪炸哪,对付重型衣这样的乌龟壳子再好不过了。

    而作为同盟,滑瓢不出手,可是有些说不过去。

    果然,滑瓢也没打算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甚至还没等他下达命令,旁边的巨犬就猛然四脚点地的轰然一跃,满脸兴奋着的疯狂扑向那群逃命的gantz队员们。

    还未离开地面的时候,巨犬已经进入巨大化的形态,体型暴涨了一倍不说,速度也比之前翻了几番。

    四五米的身高成长为接近十米,重量和体积自然也随之暴涨,但诡异的,它的速度却仍然非常轻灵,硕大的身躯点在地面上,若不是它愿意,竟然连一丝龟裂的痕迹也不留下。

    这速度甚至易嚣不用时间相关的魔法的话,捕捉起来都有些困难。

    所有人只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在空中一闪即逝,变已经疯狂的扑向远处的人群。

    只是。。

    “。。。”

    “它怎么了?”易嚣的语气甚是奇怪。

    巨犬一直都保持着非常优雅的站姿,成功诠释了什么叫做人模狗样,它似乎在刻意模仿人类,或是与人类相似的某种生物,淡然的站姿,平静的神情,还是穿上去巨丑的狩服。

    就算与易嚣短暂的交手中,也保持着相当的风范。

    看的出,它是一个很爱美的家伙。

    但在他刚刚冲出去的那一刻,却几乎抛弃了之前的一切,完全颠覆了它在易嚣等人心中的短暂形象。

    狩服的上半部分因为身躯的暴涨已经完全碎裂,露出了下面脉络狰狞,层层涌动的肌肉身体,帽子也被它不知道撇到哪去,长长的舌头垂在嘴外,似乎还滴落着唾液,狗脸已经完全狰狞,在一闪而过的瞬间,留在易嚣等人记忆中的,便是一张完全崩坏的脸。

    “它怎么了?”张军云的语气也甚是奇怪。

    因为像它们这样的家伙在大量炮灰加入战场之后,便已经不需要动手了,就算是身边的张军云等人,也因为有妖怪们作为炮灰的缘故,可以安安分分的留在这里。

    易嚣让滑瓢出手,也只是打算让它利用天赋能力远程狙击一下,能打死几个最好,打不死也无所谓。

    但还什么都没说呢,巨犬就一脸兴奋的冲了出去。

    在漫画中它虽然实力强劲,但却并不是好战分子,易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改变了它,他不喜欢超出掌控之外的事情发生。

    尤其是现在,因为此时世界的混乱,已经崩在了最后的一根弦上。

    “或许。。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正在张军云一脸热切的猜测着的时候,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黛西弱弱地说道,虽然她的语气弱弱,但配合着她不怎么热情的脸,立刻就转换成了一种生人勿进。

    “?”

    张军云立刻将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就连易嚣都微微侧头,似乎竖起了耳朵。

    “我家养的哈士奇,在。。的时候,就是这样。。”

    黛西说的是英语,不过这对几人来说都不成问题,相对于日语,英语的普及程度就显然高得多。

    不过她虽然是个英国妹子,但开放程度却不高,甚至在说出发情两个字的时候,声音还不自觉的低了下去。

    如果不是在场的几人,都是普通人类的存在,恐怕还真听不清楚。

    默默回想着八百万手下妖怪的种类,里面到底有没有犬类妖怪这个问题后,易嚣还是明智的决定,暂时把它抛之脑后吧。

    另一面,随着巨犬一动,身为好基友的天狗不需滑瓢指示,便也紧随而后跟了上去。

    而此时巨犬庞大的身躯已经跃到了那些gantz战士的身边,浑身充满兴奋味道的它几乎发挥出了百分之二百的实力。

    重重落下的同时,猛地一踏地面,身边靠他最近的那些gantz战士们,便已经纷纷像大厨锅里的菜一般被震飞到半空。

    人还在半空没有落下,巨犬的重拳便紧随而至。

    “嘭!”

    只听到一声沉闷的空爆,被巨犬当做开胃菜的那个倒霉蛋,便已经重重摔落地面,甚至在巨犬的力量之下,他整个人的背部在空中呈现出一个非常夸张的反折角度,然后才重重的被拍进泥土里。

    也就是重型衣的存在,巨犬的力量虽然巨大,但却没有直接给那人弄死,重型衣的缓冲液吸收了大部分的震荡,就连足以直接把他腰部折断的肘击也挡了下来,否则的话,那人恐怕直接就被切成两段,不。。应该是,直接被巨犬在空中打爆。

    不过饶是如此,这个倒霉的gantz战士仍然被巨犬直接拍进了泥土里面,重型衣的液体也瞬间报废大半。

    虽然没有直接拦腰折断,但他肯定也已经当场瘫痪站不起来了。

    总的来说,虽然没有一下弄死,但他也肯定活不成了,下一次攻击,他是绝对无法挡得住的。

    果然,巨犬可没有人类犹犹豫豫的习惯,面对被自己拍进地面的敌人,它毫不犹豫的就是抬起右脚,然后重重的踏了进去。

    “嘭!”

    又是一声巨响,伴随着碎石飞溅,大量的泥土石板溅起一个惊人的翘度,仿佛盛开的花朵般绽放向四周。

    而花朵最为中心的位置,也就是巨犬的脚下,则盛开着最鲜艳的血色之花。

    那个倒霉蛋肯定死了。

    “该死的!”眼看着巨犬一个照面便干净利落的解决掉一名重型衣的gantz队员,岛木立刻暗骂一声,低声吼道,“撤!”

    他倒是打算拼一下,但另一个敌人,与巨犬相同体积的天狗即将转瞬即逝,而且更为恐怖的是,还有两个一百分的家伙在旁边掠阵。

    一旦被缠上,天知道那两个家伙会不会杀过来。

    想到这里的时候,岛木和其他人已经斗志全无,就连岛木的抵抗都弱了很多,显然是准备开启逃命模式了。

    而此时天狗已经到来,两个百鬼星人的最高战力,立刻扑向下一个最近的目标,开始疯狂的屠杀起这些已无抵抗意志的gantz战士们。

    真是一场血腥的盛宴。

    易嚣眯起眼睛,“足够了。。”他低声念道。

    天狗与巨犬在原本的漫画中,表现出的可不是这样,它们出场没有多久,几乎就是一个照面的时间,便被闻讯赶来的gantz小队硬生生的用重力枪压死。

    而杀死它们的,正是此时被它们追的满地跑的岛木小队。

    不得不说,战斗的意志和先手条件,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因素。

    而易嚣之所以复活大量的妖怪,就是因为担心这些百鬼星人只是中看不中用,在接到自己的提示之后,仍然会被各种主角光环所克制。

    但现在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这些家伙完全可以把gantz的战士们,拖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

    所以说,足够了。

    远处的战局几乎已成定势,易嚣便不再关注,收回目光,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滑瓢,因为巨犬和天狗的相继离去,滑瓢只剩下自己一人,矮小瘦弱仿佛小老头的身影站在原地,有种孤家寡人的感觉。

    但它仍然是一副低着头,仿佛在数钱没睡醒的样子,看的易嚣嘴角微微一抽。

    虽然它只有一个人,但易嚣也没有动手的打算,滑瓢在gantz小队的眼中是满分目标,在gantz黑球眼里是外星人,在易嚣这里却什么也不是。

    这一次的任务,也不是对付它。

    “该走了。”易嚣低声提醒道。

    炮灰的作用就是拖延时间,而此时炮灰已经全部就位,他们自然没有继续在原地磨蹭的理由,在易嚣的带领下,张军云和其他人,跟着他迅速离开了这片混乱的战场。

    。。。

    还在路上的时候,张军云就已经发出了疑问,“还是老问题,接下来,我们到底要做什么?”

    一路上的行动都是易嚣在指挥,张军云发现,其实从离开甲贺的那一刻起,他们所有人便已经不知不觉得落入到了易嚣规划的路线当中。

    幸运的是,处于自由人在没有利益冲突下的团结,易嚣并没有恶意,反而暂时成为了他们的保护伞。

    当然,这也让他们面对的危险更危险了而已。

    不过高风险,同样意味着高收益么。

    这也代表,对于接下来的行动计划,除了易嚣自己,张军云根本不可能知道,没有任何人知道,易嚣在路上做过的一些事其实在张军云看来都很费解,不过出于他不知道任何内幕的关系,他从不发表意见。

    某种程度上来说,张军云其实是一个非常识时务的人。

    并且他的自来熟,也可以很好地让人忽略他一部分隐藏的小聪明,这样的家伙,无论在哪里,其实都会混得很不错。

    要比还没有从普通人和正常心态转换过来的探卿,以及不怎么善于与人交流的黛西,都好得多。

    “非常简单。”易嚣说道,“找到到底是什么东西想把我们引过来,然后解决掉它。”

    “好吧。”张军云耸耸肩,“简洁明了,最为实用的计划之一了,但我们怎么才能找到是什么东西在搞鬼,或者说呃。。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

    一根魔杖漂浮在易嚣的前方,盘旋在空中,不住转动着,为他们指明方向。

    “贞子曾经告诉我的是,抵达神灵的居所后,接着在无数人的守护中,就可以打开真正的大门。”

    “神灵的居所我们大概已经找到了,现在,你觉不觉得,我们正在向着某个无数人守护的东西而前进?”

    “什么意思?”张军云的脑袋一时没有转过来。

    “gantz黑球空间。”易嚣淡淡的说道。

    “作为地球预警抵抗的最后防线,同时也是那些gantz战士们的老巢,你绝不觉得,这些gantz战士,也像是某种守护者。”

    “你觉得gantz黑球有问题?”张军云明白了过来,但他的声音却不怎么确认,有些疑惑的问道,“那你怎么敢肯定。。贞子说的就是正确的,要知道,你可是把她给关。。”

    同恐惧之源富江一样,易嚣在打开小黑屋后,毫不犹豫的把贞子也给塞了进去,那么身为对立面的存在,贞子的话有多少可信度,就可想而知了。

    “那不一样。”易嚣的声音平静,“贞子和富江本身就是对立的,当然,我也怀疑它们是在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甚至两者最终的目的地都是同一个地方。”

    “但无所谓,反正我最终也是要找到到底是什么东西想要把我们引过来,然后毁掉它就好了。”

    “早晚都要过来,那么就无所谓,找到它的方式了。”

    “但我们也不能全程都被它们牵着鼻子,稍不留神,或许就会掉进某个致命的陷阱,那样子的话,就算是对我来说,也应该是非常麻烦的。”

    “否则不能给我造成麻烦的陷阱,它们也不会布下。”

    一边说着,易嚣一边耸耸肩,“好奇心会害死猫,但。。肯定不是我。”

    张军云从易嚣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我肯定不是那只猫的表情,而且还非常认真,好吧,他也相信,凭借易嚣那本书近乎造物主的力量,世界上很少有东西能够伤的了他。

    他的确不是那只猫。

    最后,易嚣摊开手,“反正只是试试而已,又不会费多少时间,更何况,除了寻找黑球空间gantz之外,我们还有其他的线索么,这似乎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了吧。”

    而旁边的张军云,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