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贴身特种兵〕〔重生痞妻:寒少,〕〔佛系带娃日常[穿书〕〔反派亲妈她18重人〕〔[沙海]丈夫的秘密〕〔一路仕途〕〔我成了首富祖奶奶〕〔黑红女星洗白白[穿〕〔官道黄粱〕〔佛系娇美人[穿书]〕〔修真聊天群〕〔八十年代小萌主〕〔不知嫡姐是夫郎〕〔全世界最好的庄延〕〔第三种绝色〕〔山野乞丐村医〕〔恶妇重生在七零〕〔重生星空至尊〕〔吕布有扇穿越门〕〔一切为了投胎[快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连接
    快的仿佛一瞬间,迟缓的又像是一亿年,光明撕开了黑暗,将一片浩瀚的宇宙星空展现在易嚣的面前。

    “初始化成功,表层记忆为伪装层。”

    因为是第三人的视角,易嚣完全是站立在一片虚无的太空当中,虽然没有真正太空的窒息和失重感,但易嚣还是陡然的感觉到有些不适。

    不适心理上的迷茫,因为易嚣并不会感觉到这些无用的东西,而是身体上的迷惑,太过渺小的生物对浩瀚宇宙所感到的压力。

    “深层记忆触发中。”

    但是下一刻,伴随着这个空灵的声音继续响起,易嚣的身体突然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突兀传来,仿佛一只无形巨手撕扯着他一般,拽着他快速下落。

    “呜--!”

    黑暗,深邃,太空,星空,天空,黑夜,海洋,地面。

    仿佛幻灯片一样,一幕幕场景疯狂的在易嚣眼前闪过,甚至短短一瞬间,他就仿佛穿过了整个星球,最终,场景再次停滞在一片黑暗里。

    那股力量也随之消失,易嚣微微喘息着,来缓解对这些记忆的不适。

    “真是真实的感触。。”易嚣的脸色有些难看。

    冥想盆中的确会出现随着记忆的转变,观察者视角被随之拉动的情况出现,但绝对没有这么生硬,甚至让易嚣感觉到一股心有余悸,因为如论如何,记忆都只是记忆,无法做出伤害的举动。

    不知道这里是出了什么鬼了。

    易嚣很庆幸自己没有直接读取生物人体接收器的记忆,而是通过冥想盆达到这个目的。

    虽然出了一些小意外,但这并不会阻碍易嚣看下去。

    记忆在继续前进。

    “我们胜利了!”

    “胜利胜利!”

    “阿辛亚德万岁!”

    周围的颜色变得光明起来,出现在易嚣耳边的是一个充满着胜利标语和游行的广场,到处都是欢笑的人群,易嚣拥挤在里面,哪怕谁都无法碰到他,他却仍然有一些无所适从的感觉。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些人,与人类非常类似。

    并且周围的环境和建筑,也完全就是一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刚刚开始迈入飞速发展时代的风格。

    “在我们所有人的不懈努力下,我们终于取得了战役的最终胜利。。”

    广场似乎响起了某种大喇叭的声音,非常清脆悦耳,不是易嚣所知的任何一种语言,有些类似英语,但绝对不是。

    不过这一切都正在离易嚣越来越远,因为场景再次出现转换,瞬间变成了一片黑暗。

    黑暗似乎沉寂了很久,甚至易嚣已经不知道时间是否还在流逝,然后逐渐的,少许窃窃私语的声音开始环绕在他的耳边。

    “我们胜利了。”

    “是啊,很不容易。”

    仍然是这句话,但却没有了之前的狂热,更像是俩个人交谈间,一种非常平淡的直述。

    仿佛刚刚睁开眼睛一样,周围的黑暗开始渐渐消退,少许的光明随之浮现,先是一道丝线般的亮光,然后接近着,光明瞬间张开。

    果然是俩个人正在交谈。

    从易嚣的视角,入眼所见,是一间还算具有未来和科幻感的房间,透过材料不明的剔透材质可以看到外面忙碌的人群,白色的褂子和完全密封的防护衣,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人的语言说都不是地球上任何国家的发音,易嚣还以为这些记忆都是在地球的呢。

    但是很显然,这里并不是地球,而是真理之屋创造者的星球。

    真是奇怪,它们看上去竟然和人类非常相似。

    但。。大概不会真的是人类吧,只是类似而已。

    gantz科技是传承与真理之屋创造者的,如果gantz本身有意识,那么在接受外星人的预警信号时,零星的出现曾经的情形也不算太奇怪。

    不过这里肯定是深层记忆,易嚣在观察的同时甚至能感受到少许的生涩,这是深层记忆才有的表现。

    这意味着,gantz本身都不知道,它拥有这段记忆。

    “但它们肯定还会来的。”

    突然出现的声音再次将注意力拉过去,似乎因为观察者的角度不是人类的关系,易嚣能够看到的视角非常狭小。

    对于人类来说,就算大脑意识不到,但潜意识也能够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将周围的情形也记录下来。

    不过此时的视角非常狭小,易嚣只能看到前面呈现出不足180度的扇形范围。

    “那时又会是一场灾难。”

    易嚣终于看清了说话的那个家伙,全身都笼罩在纯白色的防护服里,墨镜一般黑色的透明头罩下连面孔都看不清楚。

    “我知道,所以我们要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另一名交谈的声音的主人也出现了,他的穿着与前者差不多,很快就来到易嚣视野观察的前方。

    俩人似乎都没有避讳易嚣所在的这是视觉,但也没有给予任何关注,不像是忽视,更像是他们并不清楚,有一个东西在看着这一切,或者说。。这个东西,竟然能够看到,甚至是记录下这一切。

    “但你确定我们这么做是正确的么?”

    “将那些外星人的目标引到一个虚无的星球处,我们甚至根本都不知道这颗星球到底存不存在,而且,传说那里。。”

    易嚣静静的盯着他们的交谈,既然记忆中的情形非常少,那么只能自己总结和分析出有用的信息。

    原本他就没想到记忆里面会隐藏着这些东西,能够找到关于外星人和真理之屋的少许存在易嚣就很满足了,没想到,gatnz还蕴含着以前的记录,真是意外之喜。

    “我只知道我做的这一切,可以让我们的星球免受战争的灾难,而且你也清楚。。那只是传说而已。”

    另一个声音显然不赞同这个观点,立刻反驳道,不过他的同伴似乎还打算争论一下。

    “可是。。”

    “没有可是,你以为我们的敌人就仅仅只是那些家伙而已么,不,远远不是,麻烦会越来越多,我们必须要早一点转移到暗处,才能摆脱它们。”

    “一个与我们类似的星球,就是最好的靶子。”

    “阿索坦,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是最擅长活性跃迁的科学家,我需要你帮我将这个机器作出完善。”

    “而且就像你说的,我们甚至都不知道那个星球到底存不存在,或许。。它根本就不存在呢,你知道所有的活性跃迁都是单向的,我们无从得知任何返还的信息。”

    “所以我觉得你与其将时间浪费在这上面,不如早一点帮我把机器完善好。”

    那名叫阿索坦的科学家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好吧。。”他叹息着说道,“这机器。。到底是什么。。”

    “我把它叫做预警方程式,不是用于我们的战争,而是为了那颗星球,我们将目标抛向它们,但也不能放任它们灭亡。”

    那名被笼罩在防护服下的人似乎正气凛然的说道,但下一刻,就被科学家阿索坦直接戳穿了。

    “因为你想让它们多坚持一会,就算是炮灰,也要死的有价值是么。”

    阿索坦似乎嘲笑着,但那个人丝毫不为所动,他耸耸肩,不在意的说道,“大概。。”

    “好吧。”阿索坦既然已经绝对接下这件事,就没多做纠缠,“我可以试试,还有别的要求么。”

    “噢,对了,把它做成黑色的,圆球,尽量简陋一些,如果那颗星球真的存在,那么恐怕它们生命诞生会很晚,如果太复杂的话,它们恐怕无法利用。”

    “我明白了,但为什么是黑色球体。”

    “没理由,不可以么。”那人再次耸耸肩。

    “没有问题。。”阿索坦将目光转向易嚣下方所在的位置,但就在这一刻,整个场景突然剧烈的摇晃起来。

    “轰!”

    “轰轰!!”

    易嚣原本以为是场景再次要出现转换,但很快他就发觉,并不是记忆的原因,而是这个场景中本身的人和事物,遭到了袭击。

    “警报!警报!突级警报!”

    “警报!入侵者!入侵者!”

    刺耳的声音出现在场景的上空,看来这个与人类相似的文明在警报和科学制作的风格上也非常相似。

    这场突然的袭击连易嚣这个旁观者都有所察觉,阿索坦和另外一人更不可能一无所觉。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阿索坦有些有些慌乱,显然,他身位科学家,似乎没有多少战斗的经验,突遭袭击之后,根本无法镇定下来。

    “又是那群疯子。”另外一个人暗骂一声,易嚣没听清楚,或者说,没听明白。

    “这里可是研发基地的最中心,最安全的地方,是不可能有人突入进来的!”阿索坦仍然无法冷静,他慌乱的叫吼道,“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们做的不是完全无害的研发工作么,为什么会有人想要闯入我们这里!”

    “谁知道那群疯子又发什么疯。”那人继续冷哼道。

    不过下一瞬间,让易嚣瞪大眼睛的事情发生了。

    身穿笨重白色防护服,并且正在说话的这个家伙突然伸平手,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然后紧接着,他身上的衣服就仿佛褪色的鳞片,翻转着,掉落着,瞬间转变成了一件黑色战斗服的装扮。

    有些像是紧身武士服的战斗服看起来颇有几分地球的风格,不。。不是几分,而是非常的相似。

    然后他再次伸出手,好像默念了什么似得,接着一支看起来像是枪械和剑柄的东西便一左一右的落入到他的手中。

    “他们一贯是我们要做什么事,他们便要破坏什么,我可是一点也不奇怪他们能够突破到这里。”

    他深吸一口气,再次对阿索坦说道,“学者,你带着它先离开,如果我们无法再见面,请答应我,一定要将这件事完成。”

    “我。。”面对遗言似的告别,阿索坦显然有些手足无措,但是已经没有太多时间要给他磨蹭了。

    “快走!”那人突然间焦急起来,看上去应该是受到了什么最新消息,“没时间了。”他焦急的说道,“快离开这!”

    易嚣的视角猛然被抬了起来,他看到了阿索坦的动作,原来是他伸出手,直接将桌子上的某个东西给抓起来。

    看来这就是易嚣视角的来源来。

    应该还不是gantz,因为gatnz可没有这么小。

    有可能是它的核心组件。

    但接下来的事情却没有怎么顺利,正当易嚣以为阿索坦带着他视角所在的这个东西成功逃离的时候,一声巨响,却再次突兀的传来。

    “轰!”

    刺眼的金光遍布在易嚣的视线中,仿佛一道锐利的刀刃,硬生生的将墙面切开似得,在一阵刺耳的声音里,场景边缘处的一面墙壁,直接被挤到了两边,在中间余出了一条足够长的缝隙。

    “@%!@……@#@!”

    伴随着一阵墙壁坍塌和意义不明叫吼,一连数条黑影顺着墙壁的裂缝突入进来,剧烈的爆炸随着他们的出现而出现,不仅将做好战斗准备的那名武士掀飞,也将阿索坦直接震倒在地。

    他手中的东西跳动了两下,易嚣的视野也立刻随之剧烈的晃动。

    不过慌乱之中,随着视野的改变,易嚣倒也看清了那些人,嗯。。或者说,是看清了这些人影。

    它们掩盖在烟雾爆炸掀起的烟雾当中,易嚣的视角只能看到一些晃动的黑影,更细节的东西,却也就看不清楚了。

    “!@%%¥¥@#@¥!”

    它们似乎在叫喊什么,光芒疯狂的闪烁在迷雾当中,刺眼的黄色,不祥的绿色,甚至还有危险的红色。

    旁边易嚣的眉头紧锁,他总觉得这些光芒很熟悉,似乎不仅仅只是科技的产物,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竟然听不懂这些人说的话。

    沙漏可以通晓一切语言,因为任何出现在第二世界当中的子世界,都需要接受沙漏的管理和转换,除非它不是。

    难道这个世界并不属于第二世界,这就是寄生虫所诞生的异常?

    易嚣并不敢确定,但此时他却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这些语言的意思无法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鬼王传人〕〔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