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医狂少〕〔一路仕途〕〔九叔之兽血融合〕〔第一狂妃:废柴三〕〔吻安,挠心小娇妻〕〔大唐司刑丞〕〔契约婚宠,秦少的〕〔嫡女在上〕〔尸加工〕〔弃妃归来:皇上请〕〔全职武神〕〔娇妻在上:穆少,〕〔极品农妃〕〔全能狂兵〕〔花心圣手〕〔盛妻凌人〕〔靠脸吃饭[快穿]〕〔侯门锦商〕〔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参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未知
    这个问题很快就被易嚣的脑海丢到一边,因为爆炸还未结束。

    翻滚的气浪甚至将易嚣的视野翻了好几个跟头,在四散弥漫的白色烟雾中不住地颠起与抛下。

    好在只是易嚣的视野随之转换,他本身并没有忽上忽下,他仍然可以以旁观者的角度很好地观察这一切。

    在强烈的爆炸中,他看到了那个换了一身作战服试图抵抗的家伙的尸体,还有学者阿索坦的尸体。

    噢,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因为易嚣原以为是阿索坦成功带着gantz原型逃脱,最终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将gantz发射了出去呢。

    这和自己想的可不一样啊。

    但是很快易嚣就没有说闲话的心情了,那些笼罩在阴影里的家伙正在缓缓向自己的方向走来,虽然明知道自己只是一名旁观者,但易嚣仍然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感觉。。就仿佛他们真的能够看到自己。

    “真是奇怪。。”易嚣嘀咕着,冥想盆竟然还有这样的副作用,怪不得莱文当时会因为无法分清虚幻现实而崩溃掉。

    不过很快的,易嚣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因为这些家伙不只是好像看到了自己,更像是。。真的看到了自己在这里。

    易嚣观察到这些笼罩在阴影下家伙似乎正在细微的调整脚步,而他们的新方向,正是直面自己。

    微微呼出一口气,虽然明明身在旁观者的视角,但易嚣仍然情不自禁的握紧魔杖。

    或许他们并没有看见自己,只是恰好,这里有什么东西才是他们的目标吧。

    因为这只是一段记忆,一段存放在冥想盆中的记忆,是无法对旁观者造成任何物理上的伤害的。

    或许精神层面的损耗会有,但也不是记忆造成的,而是使用者本身利用过度。

    笼罩在阴影下的身躯一步步的靠近,他的周身都是迷雾,脚步的声音被迷雾所全部吸收掉,没有扩散出一丝一毫。

    魔杖飞舞在易嚣的指尖,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嘭!”

    但是伴随着一声巨响,对应的两者却没有相交,因为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再次从一旁传来,直接将面对易嚣的这个家伙,给撞飞了出去。

    “!@¥*¥!@%”

    一名蹲在地上的阴影低声说了什么,然后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所有的阴影仿佛化身成了摄魂怪,以一种易嚣观察不清楚的速度疯狂的穿梭在爆炸掀起的烟尘中。

    更多的声响伴随着爆炸而出现,显然还有另一方的人赶了过来。

    而看到这里,易嚣已经可以确定,这里肯定不是地球。

    地球上可没有这么多异能者,因为再大的秘密,只要有人知道,那么早晚会透露出一丝半点,根本不存在,只有能够接触到这个圈子的人,才能知道这个圈子存在这种事情。

    而且。。易嚣也不敢肯定,这些就是异能。

    因为伴随着剧烈的爆炸和交战声,还要数道金光闪烁在其中,每一次的碰撞,都会发生出一种近乎直入灵魂的脆响。

    处于旁观者角度的易嚣,甚至有了站立不稳的情况。

    这大概是精神消耗过度的关系吧,易嚣有些皱眉,这里的记忆要比他进来之前预想的要多得多,而且也十分混乱。

    虽然一开始看到的那个广场似乎只有七八十年代的风格和样子,但不意味着这里的科技也仅有七八十年代的水准。

    审美不等同于科技。

    现在的这场战斗,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副星际大战中,绝地武士的样子,而且似乎比之更甚。

    “砰!”“砰!”

    金色的光芒仿佛两只齿轮,在烟雾中疯狂的旋转和挥击,几乎每一次金光与虚影的碰撞,结果都会以黑影被撞飞出去而结束。

    “砰!”

    这种光芒就仿佛撞击在灵魂上,易嚣甚至感觉整个世界都在随着光芒的震动而疯狂颤抖着。。不,不对,应该是确实如此,并不是错觉。

    易嚣视野所在的范围内,一切都在疯狂的摇晃和颤抖。

    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现象,因为这些到处乱飞的东西根本没有撞击在墙壁,桌子等物理存在的东西上面,而是直接随着易嚣的视野而晃动,仿佛易嚣视野的边缘变成了一个真的存在的框架。

    并且晃动正在越来越强烈,强烈到易嚣也随之眩晕起来。

    “精神魔法!?”

    易嚣心中一震,猛地就像驱散这种副作用,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能够做的事情很少,甚至。。只有挣脱冥想盆这一种选择。

    但现在离开似乎有些可惜,因为记忆远远没有结束。

    不过很快的,易嚣就没有了其他选择的余地。

    “轰!”

    金光碰撞的声音越加强烈起来,伴随着这种震动的加深,易嚣的神智瞬间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就仿佛被扔进了一个滚筒洗衣机,根本没有挣脱的选择。

    “轰!”

    “轰轰!”

    齿轮的金光疯狂的撞击着黑影,并且将易嚣也搅了进去,此时整个记忆空间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所有的一切都疯狂的吸收了进去。

    。。。

    而此时,外界的冥想盆也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原本清澈如一汪清泉的冥想盆开始变得浑浊不堪,代表着记忆的晶莹液体开始变得迷糊起来,仿佛外表笼罩了一层迷雾。

    “咕嘟嘟!”

    冥想盆中盛放的并不是液体,而是记忆具象化后的表现形式,它理应不会出现任何与液体相似的特性,但现在,它的表面竟然出现少许的沸腾。

    就像是正在被烧开的沸水。

    不过若此时有人触摸的话,就会发现这些液体仍然冰冷无比,窒息,清冷,仿佛来自深海底部的寒冷冰块。

    但不远处的张军云等人并没有意识到这里的变化,因为他们还沉浸在刚得到紧身作战服的兴奋当中。

    “比我想的合身多了!”

    张军云已经褪下了那身丑陋的武士服,直接将作战服贴身穿在身上,狼人的血统给他带来了强壮的体魄,魁梧却不显得壮硕异常,匀称的肌肉仿佛健美教练一般,完美的分布在身体各个部位。

    此时探卿四人也换好了衣服,一起从门后面走了进来,看到探卿,张军云还对她隆了隆胳膊上的肌肉,但可惜探卿连看都没看。

    桃小姐仍然是原本的穿戴,维多利亚时代的衣服非常繁琐,并且她穿的并不是那种带束胸的衣服,所以包括整个脖子在内,都被高高的衣领笼罩了起来。

    紧身作战服穿在里面的话,根本看不出异常。

    探卿与张军云差不多,直接脱掉了武士服,将紧身作战服贴身而穿,她没有什么魔法生物的血统潜力被激发,只有天狗的能力,好在她原本身材就不错,穿在身上倒也不显得难看。

    黛茜外面套的是头蓬,自然不需要说,只有阳炎,她将和服再次套在了紧身作战服的外面,但这一切却没有半敞衣怀,而是像桃小姐一般,将衣领合死。

    不过阳炎除了善于用毒外,同样也精通魅惑。

    哪怕只是这样一套非常普通的装扮,但穿在了她的身上,却会显出一种非比寻常的诱惑之感。

    但是阳炎的所有注意力都落在了弦之介身上,哪怕弦之介里面穿着紧身衣,外面套着不伦不类的武士服,但仍然能被他穿出一种非常温润的潇洒感。

    好在张军云也没有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些女人的身上,在盯着探卿狠狠看了几眼之后,便用力向前方挥舞了几圈。

    “力量至少增大了一倍多。”他思考着说道。

    旁边的弦之介他们还没有摸索出作战服的使用方式,看过漫画的张军云自然上手非常熟练,但没有看过漫画的弦之介等人,自然就像那些gantz新人一样,对作战服的使用一窍不通,需要慢慢摸索。

    每一个人的作战服都不一样,它会潜移默化的更符合使用者的作战习惯,所以具体的开启条件,需要使用者自己的摸索和掌握。

    当然,大部分的使用者在没有摸索出来之前,便已经死了。

    因为新人在gantz任务中的死亡率是最高的。

    旁边的探卿等人也很兴奋,她们只是还没有从一个普通人的形态转变过来,但也并不蠢,完全明白一件这样的装备,在这些世界里面能够给她们带来的帮助。

    因为紧身作战服的能力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无用,甚至相对于很多比较弱小的第二世界,完全可以横着走。

    第实用性上来说,甚至要比探卿和张军云得到的天狗能力还要有用。

    当然,并不能比得上张军云的狼人血统,不过狼人也是要分种类的。

    想到紧身作战服,张军云自然就想到了易嚣,多亏了他,他们才能够这么顺利的得到gatnz世界最为有价值的东西之一作战服。

    不然想要仅凭他们,就连杀死那些gatnz作战人员恐怕都会很费劲。

    而且就算是杀死了,也不一定能够得到可以使用的紧身作战服,更不要说直接突入gantz黑球空间了。

    他们是以外星人的身份降临到这个世界的,那么在他们对gatnz黑球空间生出敌意和恶意时,gantz黑球自然会提前一步预警到这一点,然后大量召集gantz成员,做出抵抗。

    毕竟gantz本身就是最佳预警系统。

    就像易嚣之前碰到的gantz战士,而且直接就到了全部都是重型衣作战小队的程度。

    然后张军云一抬头,就看到易嚣将脑袋没入冥想盆里面,愣了三秒过后,张军云才从冥想盆的外表上,大约联想到了这是个什么东西。

    “竟然还有这个东西。。”他低声嘀咕着。

    不过很快,已经低下头的张军云就意识到不对,他猛然抬头,看着身体似乎有些微微颤抖的易嚣。

    “冥想盆会出现这种情况么?”他自然是无视弦之介等人,向探卿和黛茜问道。

    因为不用想,前者当然连哈利波特都没有看过,而后者却也不一定,不过黛茜还有些希望,毕竟她也是巫师。

    听到张军云的疑问,黛茜立刻将目光转了过去,斗篷下的她似乎微微皱眉,凝视了几秒过后,她才有些不确定的犹豫道,“似乎。。不会吧。”

    冥想盆在巫师界并不是很常用的东西,因为不是每一个巫师都需要把自己的记忆存在外面,更不是每个人都会有无用的记忆需要分出来。

    再加上冥想盆也不是简单的东西,制作起来非常好废材料,昂贵的价格让大部分巫师都会连看都不看,只有一些纯血家族里面才有收藏。

    黛茜虽然同样学习过大脑封闭术,但大脑封闭术并不需要冥想盆的辅助,所以她也只是见过冥想盆一次而已,并且还是使用者的角度,不知道在外界看来,使用者应该是个什么情况。

    她的这个犹豫,还是在根据电影里哈利波特的情形而做出判断。

    张军云在这一刻展现出了与他逗逼外表不相符的敏锐思维,他几乎是立刻就意识到黛茜对目前情况的不确认,不过。。他也不确定,是否应该将易嚣拖出来,因为他也不知道冥想盆使用时的情况。

    不过很快的,他便不需要再纠结这个问题,因为易嚣的颤抖突然剧烈起来,剧烈到甚至从肉眼看去,就能发觉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状态。

    张军云不再犹豫,猛的一个前扑,在紧身作战服的加持下,他直接一步跃出了接近五六米的范围,然后来到了冥想盆前的易嚣旁。

    紧接着,他伸手抓住易嚣的衣领,直接将他向后拉扯,拽出水面。

    “哗!”

    冥想盆仿佛发生了某种无形的爆炸,在易嚣被拽出来的瞬间,无形的魔力直接爆发在冥想盆上方,俩个人的中间,将易嚣和张军云一前一后的再次炸的到飞了回去。

    张军云有狼人体魄的帮助,在加上紧身作战服的加持,在空中稍微调整了一下落地的姿势,便干净利落的翻身落地。

    但易嚣显然没有这么顺利,不知道是冥想盆内部的变化,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他并没有做抵抗的,便被爆炸的冲击力撞到房间墙壁的另一边。

    好在爆炸的冲击力并不强,将易嚣推搡到墙壁上时,便缓缓消散在半空中。

    而与此同时,冥想盆的表面液体上也发生了不可思议变化,记忆之水仿佛被烧开了一般不住的沸腾翻滚,但是却也很快的,便再次冷却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