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警察的世界〕〔无限之进化之塔〕〔红龙大君〕〔捡了一片荒野〕〔娇妻来袭:霍少请〕〔狐色生香〕〔烽火佳人:少帅的〕〔网游之帝国争锋〕〔红楼大官人〕〔黑化萌妻:哥哥,〕〔修真学霸系统〕〔古今第一贼〕〔美漫世界的武者〕〔帝少宠上瘾:老公〕〔诸天农贸世界〕〔老子是条龙〕〔如意抄〕〔不灭圣帝〕〔给老祖宗跪了〕〔爹地给钱,妈咪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三十章 接近
    富江的脑袋们仿佛数十只啮齿动物一般,孜孜不倦的啃咬着易嚣,但易嚣并没有安心作食物的想法,残缺的手指飞快的滑动了几个手势,魔法能量瞬间汇聚,灌注在身体表面将他全身都变得如铁一般坚硬。

    易嚣目前掌握的魔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以哈利波特为主体的魔法,是一系列需要魔咒,咒语和魔杖等等,根据一定规则规律,和施法条件才能够完成的魔法。

    比如一些女巫常用的小手段,利用水晶球或镜子为媒介去监视他人,而这一系列当中无疑以哈利波特世界的魔法体系最为齐全,其他世界不是早已过了魔法盛行的年代,便是魔法的使用者数量稀少。

    更高一层的就是奥兹国的魔法,虽然说那个奥兹国有些奇怪,并不像是童话故事里描述的那般,但易嚣仍然觉得奥兹国使用的魔法与童话中魔法很相似。

    但也仅仅是相似而已,因为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只是在废墟里寻找残缺的资料,易嚣虽然能够随心所欲的释放相关魔法,但仍然需要付出一定的能量作为代价。

    而且他总觉得欠缺一些什么,总是没有童话故事里那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简单,但其实影响巨大,细思极恐的恐怖魔法效果。

    这也是在易嚣特意寻找到银舌力量之前,最为主要的魔法力量。

    得到银舌之后,易嚣使用魔法的次数无疑减少了很多,这是一种很适合懒人的能力,只要善于动脑子,那么总可以将任何事都总结为一句话,或一小段故事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但这并不意味着,易嚣就放弃了魔法。

    他对于能量魔法的运用仍然娴熟,就算不使用银舌,也不是一群只知道啃咬,杀伤力还没有丧尸大的富江能够对付的。

    “砰!”

    就在易嚣魔法结束的瞬间,这些富江立刻发现自己仿佛撞到了一块铁板上似得,一口银牙差点被震碎,而待这些脑袋泪眼汪汪的抬起头时,易嚣身上绿色的生命力涌动,伤口已经开始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

    保护好自身的易嚣立刻变得不客气起来,扛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断肢残骸,易嚣伸手向前一抓,便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脑袋给揪了过来。

    虽然这套动作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上方压住易嚣的这些富江残肢,就仿佛流水一般无孔不入的到处倾泻,随着易嚣的动作,瞬间将任何他可以活动的空间都塞得满满当当。

    于是就在易嚣举起这颗富江脑袋的同时,他的身体已经被再次卡在原地,固定住,根本动都动不了了。

    “该死的。。”易嚣翻了个白眼,索性也不在挪动,便举着富江的脑袋说道。

    “你应该已经发现了,你们根本伤不到我,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你将我放出去,或者。。我自行杀出去。”

    富江的记忆是共享的,所有的富江,共享同一种记忆,易嚣不知道有没有延迟,但方便的地方就在于,他不需要每个都通知的,只要告诉一个,其他的富江就都知道了。

    不过此时易嚣跟富江的对话,其余说是他在和富江交谈,不如说是他在和那名神明武士之间的交流。

    因为原本的富江,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富江的确可以无限增殖,但易嚣从未听说过它在断肢之后仍然可以活动,富江又没有吃过四分五裂果实,如果它在断肢之后仍然可以活动的话,对于一个无限增殖的生物来说无疑有些太可怕了。

    而且凭借富江的智慧,它也不应该一见面就疯狂的攻击易嚣,去撕咬它。

    所以一定有什么东西影响了它,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易嚣恐怕只能想到面前这个自谥为神灵的家伙。

    但易嚣的话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富江仍然一幅拼命想要撕咬易嚣的架势,就在说话的这短短几秒内,它还用力歪着嘴试图去啃易嚣的手指头。

    也可以说,神灵武士并没有放过易嚣的打算。

    在利用富江抢走了易嚣的魔法书后,它似乎觉得吃定易嚣了。

    “好吧。”易嚣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话音落下的瞬间,易嚣抓着富江脑袋的那只手陡然冒出金色的光泽,那颗脑袋立刻被光芒燃烧成灰烬,下一刻,一柄仿佛齿轮般的圆环出现在易嚣的手中。

    “烧尽它们!”易嚣仿佛宣泄似得发出一声怒吼,随着他这声低吼,齿轮的光环瞬间暴涨了一倍有余,将靠近它的一切生物,瞬间灼烧的灰飞烟灭。

    无数富江的残肢将周围塞得满满当当,如果易嚣强行挪动的话,其实根本借不到力,就算他手中拿着的是玛士撒拉之剑,也只能顾得手腕范围的那一小块地方。

    当然,一些原本就肉身强大的生物,自然可以靠身体内部发力,瞬间挣脱出来。

    但如果换了易嚣,恐怕等易嚣用剑将它们清理干净逃出来后,凭借富江的再生速度,它们早就把这个世界给塞满了吧。

    好在,易嚣是一名巫师,而不是纯粹依靠身体搏斗的骑士。

    魔法的奥妙之处就在于,它并不需要逻辑作为支撑。

    瞬间爆发的金色光芒瞬间将易嚣的周围给烧了个干净,而空间一露出来,易嚣立刻就有了可以活动的范围。

    趁着新的富江还没有从四面八方拥挤过来,易嚣挥舞着光芒已经逝去的金色齿轮,仿佛一架血腥的收割机一般,将周围的富江切碎的七零八落,就像是在剁肉馅。

    易嚣虽然不擅长搏斗,但那也是跟狼人之类,天生就专精于近战的家伙相比,他在梦幻岛上可没少利用物理方式去管理一些魔法生物,与普通人比,易嚣的近战技巧仍然属于经验丰富的那种类型。

    而周围这些富江显然不是专职的战士,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这些断肢根本没有多少反抗的能力,一旦失去以数量堆积的优势,就立刻变成了砧板上的菜肴。

    易嚣更不是什么有怜香惜玉之情的家伙,就算周围这些富江叫的痛楚,甚至用上了蕴含魅惑的古怪魔力,但易嚣的手下仍然没有犹豫,仿佛切菜似得,三下两下,就将覆盖着他的一大片富江海洋,砍得只剩下三瓜两枣。

    “哗!”

    两只金色的齿轮仿佛巨大的绞盘,被易嚣握在手中,不仅他切割对外的同时,每个绞盘本身也是由两个反转的齿轮构成。

    魔力凝聚的武器不会出现卡住,生涩,打滑等现象,顺逆时针构成的齿轮武器在易嚣的手中就像是绞肉机,正是对付此时这种情况的利器。

    两道金色光芒交相辉映,在短短的几个呼吸间,便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待到仿佛下雨一般的红色血雾从空中纷纷飘落下来的时候,易嚣终于收起了凝聚在双手间的魔力,光芒散去,周围的富江海洋也不复存在。

    易嚣站在弥漫的血雾之中,浓郁的鲜血将他全身都淋透,似乎一拧就会挤出大把血水。

    周围已经没有富江的存在了,只有零星的肉块还从天空中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发出吧唧一声的掉落下来,让周围正在颤颤巍巍四散爬逃的富江更加惊慌失措。

    “扑!”

    易嚣用力吐出一口气,顿时,他的口中喷洒出一连串仿佛冬天哈气似的血雾,带着浓浓的腥臭味。

    “咕嘟。”

    易嚣听到了咽口水的声音,很奇怪为什么有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会饿,易嚣扭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到张军云等人正搀扶的站在一起。

    嗯。。阳炎也在其中,而且并没有避讳与他人接触,正一脸幸福的靠在弦之介身上。

    看来gantz特供的紧身般防护服可以抵挡阳炎的毒素,只要不是直接皮肤接触就可以。

    易嚣的思绪瞬间就被牵扯到了有关gatnz防护服的上面,但他很快就想到这件事想起来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于是他便问道。

    “没事了?”

    站在不远处的张军云等人刚才应该恰好看到了易嚣从富江堆里杀出来的那一幕,想来是他们虽然受到爆炸的冲击第一时间没有死亡,但却也伤的不轻,那爆炸大部分的威力是冲着易嚣来的,但却被银舌的能力轻易挡住。

    可惜就算是余波,也不是张军云他们能够抵挡的,好在有防护服,这才没有当场就被不知名的爆炸震死。

    见到易嚣被富江吞噬,他们应该是打算过来帮忙,但可惜就算不受伤,想要凭清一色近战类型的家伙把易嚣从富江堆里拽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但就在这时,易嚣便先一步自行出来了。

    他们身上破破烂烂的,粘稠的缓冲液从紧身衣的阀门中留下,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而看着血雾中的易嚣,受伤最轻的张军云则是没有回答,而是在嘴角露出一个非常牵强的笑容。

    看来这就是答案了,易嚣倒也没在意,耸了耸肩。

    不过很快的,随着血雾散去,那个模糊的身影,则再一次出现在易嚣的不远处。

    那名武士。

    而它此时已经换了一副形象。

    魔法书放在它身后的地面,它本身仍然穿着盔甲,但却由之前的繁琐华丽,变成了一副紧贴身体,仿佛锁子甲一般,一看就为了战争而生的模样。

    它的武士刀已经出鞘,刀尖微微向下的,斜指着地面。

    那副恶鬼面具也出现了变化,有全覆盖式,变成了只能盖住脸的大小,而它的脑袋上则带着一个头盔,那种日本战国时期的武士头盔。

    “还真是老土的神啊。”易嚣咧了咧嘴,“别告诉我,你只是这一小片土地的神,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在遥远的东方和西方,都有远超你的想象的世界。”

    “真正无知的是你。”

    这一次,似乎是觉得已经胜券在握的原因,对方没有再以冷漠面对易嚣,它轻轻摇晃着手中的武士刀,像是在仔细观察一般。

    “你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而你也无需知道,因为。。你即将就要被清除掉。”

    “就凭你?”易嚣反问道,“那本魔法书的确被你拿到了,但你也没法用是吧,你抽出武士刀是打算和我拼命么,真是自降身份的选择,你可是神。”

    “我理解,我理解。”

    身后的张军云等人刚刚从易嚣屠杀了一整个海洋的富江震撼中反应过来,才意识到那本近乎无所不能的魔法书已经不在易嚣手中,而是被那名武士给拿走了。

    但张军云不明白易嚣为什么看上去一幅不介意的样子,仍然喋喋不休的说这废话。

    “对于你这样的神,总是喜欢清理掉你无法理解的东西,所以你永远都是神。”

    易嚣注视着对方,声音突然平淡下来,“也永远都在踏步,对吧,想要杀死我,凭借你恐怕还不够。”

    神灵武士变得再次沉默以对,不过它却用动作做出了回答,缓慢的,它一点点的举起了手中的武士刀。

    “我可不太喜欢这个动作。”易嚣挑挑眉头,“因为这会让我想起一段非常不愉快的记忆。”

    “我应该把那段记忆放在冥想盆里来着,毕竟冥想盆最主要的作用,就是让不愉快的事情消失掉不是么。”

    易嚣上前一步,一脚踩住一个自己眼前正在地面上吃力的爬行着的富江,富江在他脚下奋力的挣扎着,但易嚣却纹丝不动。

    “。。但我却没有这么做。”易嚣继续说道,“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么,因为如果我那么做了,我怕有一天,我会找不到真正的答案。”

    不知道是不是易嚣眼花了,他察觉到对面那个神灵武士有了一瞬间的停滞,但很快的,对方就像是不想再听他废话一般,开始大步向前冲锋。

    “好吧。”易嚣一脚将富江踢开,然后耸耸肩,“那肯定是我的错觉。”

    “你。。终将被清除!”

    伴随着一声仿佛整个世界都能听到的低吼,带着轰鸣的咆哮声,披甲武士疯狂的向着易嚣冲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