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兽语录〕〔重生98之灿烂人生〕〔江湖之血雨腥风〕〔一如年少迟夏归〕〔三国之最强皇帝〕〔[综英美]反派之子〕〔吞山海〕〔我的脑洞是个世界〕〔主神猎手〕〔炮灰女配大逆袭〕〔大叔,轻轻吻〕〔网游之花丛飞盗〕〔天神诀〕〔如影谁行〕〔第一知名恶魔〕〔都市最狂修仙〕〔重生小萌妃:妖孽〕〔锦绣良婚〕〔恶人大明星〕〔怒指苍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反扑
    弦之介作为土生土长的甲贺忍者,一辈子走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去大名府所在的城市中执行任务,作为好孩子的他自然是没有去过夜鹰风俗街之类的地方。

    嗯。。为什么会突然说到这个问题。

    自然,张军云能够理解的问题,弦之介当然不清楚,他不知道所谓的因果律攻击到底有多么可怕,他只知道这名武士打扮的敌人的确够可怕,是他成为忍者以来遇见过的最强大的敌人就足够了。

    无知有的时候,也是一种幸福。

    弦之介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不管是加上阳炎,还是把所有人都捆在一起,硬拼绝对不是好方法,此时最好的选择,就是转头赶紧逃跑。

    凭借自己的速度,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弦之介并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是一名忍者。

    不是说忍者是多么高尚的职业,但忍者却拥有绝对的职业操守,忠诚。

    对于任务的忠诚,对于主人的忠诚,对于雇主的忠诚。

    有的时候这三者会出现冲突,那么该如何抉择,对于当事人忍者来说,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了。

    所幸的是,此时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所以面对张军云失去理智前最后的话语,弦之介选择了听从。

    嗯。。说是听从并不太准确,因为张军云并不是他的雇主,弦之介是听从中了易嚣夺魂咒的甲贺首领,也是他叔叔弹正的命令,在一路上负责保护张军云他们。

    只是一路上易嚣太过强势,这才让他与阳炎处于一种打酱油的状态。

    而现在随着易嚣轰然倒下,情况立刻变得万分紧急起来。

    战斗经验丰富的弦之介要比张军云更加清楚此时劣势的情况,面对这样的敌人,他们几乎没有战胜的希望。

    但是他没有逃走,而是选择了拼死一搏。

    因为他了解张军云,他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那么留下来就不一定必死,因为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而张军云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而如果自己逃跑,那么可能也仅仅只有一线生机,还不一定能够成功逃离这里。

    这一路上他已经见过了太多这些人的神奇之处,或许这一次也是同样如此呢。

    在加上忍者多年从不放弃任务的信念在支持着他,弦之介并没有选择离开。

    “呼!”

    伴随着一道仿佛尖啸般的风声,弦之介的速度全力爆发,甚至后发先至的超过了狂化狼人状态下的张军云,先一步冲到了那名武士的身前。

    他根本没有减速的,抽出那把易嚣送给他的破魔武士刀,刀锋一挑,便斜切向武士脖颈处致命的位置,试图在一个借力之下,直接将他的脑袋给砍下来。

    弦之介的超速度虽然没有闪电侠神速力那么极限,但也是一刀瞬斩十人的存在,完全不可小窥,几乎所有超速度状态下的情形都是一样的,周围所有的一切在弦之介的眼中都变得异常缓慢起来,他甚至可以看到对方头盔与胸甲间,微微张开的盔甲缝隙。

    这就是他要下刀的位置!

    “喝呀!”弦之介发出一声暴喝,“去死吧!”武士刀几乎要切断空气一般,带着锋利的寒光指向那名武士。

    “嘭!”

    就在这同一刻,绿光乍现!

    在弦之介眼中,从他动的瞬间起,一直到他冲到武士的面前,对方都没有任何防备,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一般。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真的没打算不做任何第抵抗。

    “阿-瓦-达-索-命--!”

    弦之介几乎瞬间变抵达武士的面前,锋利的武士刀似乎只要下个瞬间,便可以贴着盔甲的缝隙切开他的脖子,让大动脉中的鲜血仿佛泉涌一般喷洒出来,这样的情形弦之介见过很多次,因为没有任何人能在他的速度下做出反应,每个人的结局都一样。

    但这一次,他遇到了抵抗。

    就在破魔长刀即将接触到的那一刻,一个冰冷的女声出现在不远处,仿佛环绕在弦之介的四周一般,由远至近的急速而来,并且越来越快。

    最开始,这个声音似乎还很远,也很慢,但是随着这些他听不懂的文字一个个的被吐出来,声音变得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响亮,就仿佛,低吟在他的耳边一般。

    下个瞬间,弦之介看到了绿色,刺眼的翠绿仿佛最美丽的颜色一般,变得越来越大,最后逐渐占据他的整个视野。

    这也是弦之介看到的最后一个颜色了。

    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幕。

    作为甲贺这一代最强的忍者,弦之介从小便天赋异禀,他的速度非凡,远超常人,没有任何人能在他的速度下做出反应,他从未失手过。

    好在他性格温和,这才没有杀戮缠身。

    但在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战,他遇到了抵抗,而这恐怕也是,他最后一次遇到抵抗了。

    奔跑中的弦之介瞬间失去了动力,没有了动力的身形开始变得扭曲走样起来,武士刀的方向也开始变得不稳定。

    但他速度的惯性仍然在。

    庞大的惯性之下,如果武士刀足够锋利,那么就算切开钢铁恐怕也不是问题,更何况弦之介手中拿的还是易嚣在天狗森林打包来的破魔魔法武器。

    但可惜,这一切仍然没有意义。

    面对疾驰而来的长刀,武士仍然是动也未动,不知道是根本不屑于躲避,还是真的没有反应过来。

    下一刻,角度已经倾斜的武士刀如约而至的撞到了他的身上。

    更确切的来说,是撞到了他的盔甲上。

    失去了主人控制的武士刀自然失去了准头,它偏离脖子处盔甲的致命缝隙,然后狠狠的划在了武士的肩甲上。

    武士刀与肩甲之间发出惨烈的撕扯声,仿佛两块铁皮在摩擦,尖锐的声音清楚地传递到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当中。

    伴随着火星飞溅,武士刀走到了尽头。

    毫发未伤!

    当弦之介扑倒在地,武士刀也随之掉落到一边后,展露出的武士身影上,根本没有任何的伤痕,甚至连他的盔甲都完好无缺。

    弦之介已经看不到这一幕了。

    被索命咒直接夺取灵魂的他软软的倒在地上,随着惯性在地面翻滚几圈,然后身体七扭八歪的仰天而躺。

    他的脸上还残留着惊恐,这是每一个中了索命咒后的人共有的表情,但更多的是,却是对这道攻击的疑惑。

    怎么可能。。有这么快。。

    这大概,就是他临死前想要表达的问题吧。

    。。。

    “不!!”

    最先注意到弦之介死亡的是阳炎,这并不奇怪,因为所有人当中,只有她无时无刻将大半的注意力放在弦之介身上。

    如果不是还有最起码的忍者素养的话,她恨不得把所有注意力都关注给弦之介。

    当所有人只看到眼前一花的时候,阳炎却清楚地注意到弦之介因为失去动力,而狼狈的摔落到远处的身影。

    她也不敢确定这是怎么一回事,但她的心中突然空荡荡的,仿佛被挖去了一大块的预感让她不由得浑身冷汗直冒。

    “弦之介!”

    阳炎的内心不敢去想那种可怕的想法,在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嘶吼后,她瞬间化为紧贴地面的薄纱,伴随着飘散的雾气,无风自动的向弦之介飘去。

    她才刚刚找到能够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方法,不想这么快的再次失去。

    如果张军云这个时候还清醒的话,他肯定要狠狠的骂上一句猪队友。

    阳炎并不是一个擅长正面进攻的角色,她善于魅惑和毒,好吧,就算她的魅惑可能对武士并不起作用,但好歹还有毒。

    大多数的小说和漫画当中,毒都是越级反杀的不二法门。

    再加上阳炎本身也是一名战斗经验丰富的忍者,她能发挥出来的作用,其实远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小。

    但可惜,这一切都因为她的不理智而被毁了。

    坠入爱情长河中的女人果然不可理喻。

    好在,虽然张军云进入了全狼人化的状态,但此时却意外的起到了相当巧合的作用。

    就在阳炎试图从武士身边经过的时候,早就趋势待发的张军云不出意外的紧随弦之介之后而至,他早就扑向了武士,但却因为弦之介的速度太快,被冲到了他的前面。

    但弦之介,却也为他挡下了一击致命的魔咒。

    完全狂化的狼人带着暴虐的气息,他的身后拖着无数残影,虽然张军云没有了理智,但这些使用能力的本能却还存在,激活了魔法生物天狗,忍者的能力,在张军云他们的血液中永远存在,使用起来非常容易。

    只不过可能没有弦之介那么快而已。

    毕竟这东西也是看天赋的。

    道道残影使得天空中像是弥漫了无数的狼人,他庞大的身躯带着死亡的压抑,从天而降的直扑武士而去,这种满是力量的暴虐,远不是弦之介那单薄的速度能够威胁到的。

    似乎是感受到某种威胁,就连下方的武士也终于不是一幅毫无作用的样子,它微微谨慎的将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似乎蓄势以待。

    而借此机会,阳炎也成功的游到了弦之介那里,距离他的尸体越来越近。

    雾气不知何时弥漫的到处都是,这是阳炎释放出来的,仿佛是在发泄她的悲伤。

    但就在下一刻,异变突显!

    原本游向弦之介的阳炎根本没有直线而行,反而在走到一半的时候,身影忽的飘忽到另一个地点,看上去就仿佛瞬移一般。

    而瞬移到另一侧空地上的阳炎再次化为人形,然后奇怪的,做出一个看不懂的动作。

    她一把向前方的空气抱去。

    下一刻,空气中一阵波澜,处于隐身状态的黛西凭空出现。

    她仍然隐藏在斗篷和兜帽之下,长发似乎有些凌乱,看不清的面孔,但能够感觉到她并不是那种被控制般的僵硬。

    不过阳炎却不管这么多,她的右手像蛇一般,瞬间变盘踞到黛西的脖子处,兜帽被阳炎狠狠一勒而掉落下来,露出黛西的面孔。

    “你该死。。”

    随着阳炎的动作,黛西仿佛僵硬般的挺立在原地,那是阳炎身上的毒在发作,凑到黛西的耳边,阳炎轻声,但却眼中满是狰狞的说道。

    她早就知道弦之介死了,在见到弦之介悄无声息的躺在地上时,阳炎就意识到了。

    身为甲贺的主力忍者,她的经验和心理素质要比张军云想象的更高一些。

    她几乎瞬间就下定了决心,她要为弦之介报仇。

    这也是她唯一的目的了。

    至于是谁杀了弦之介,这很清楚,阳炎见过黛西出手,虽然索命咒的次数只有一次,但她还是能够认出来的。

    她似乎失去了理智,不顾一切的想要扑到弦之介的尸体旁,但并不是这样。

    雾气是为了确定黛西的位置,一路上黛西都处于隐身的状态,阳炎早就有所应对,的确这种隐身就连易嚣都很难勘破,但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因为黛西不是一直处于隐身的状态下。

    作为同伴,黛西偶尔还需要露面,就是趁着这个时候,阳炎将她独门用以追踪敌人的毒药留在黛西的衣服上,也正是凭借这一点,她才确定了黛西的位置。

    果然,因为自己看上去要去寻找弦之介的打算,黛西就在附近,因为她要找机会,连自己也杀掉。

    将黛西抓出来的阳炎动作很快,说罢之后,便低头向黛西白皙的脖颈咬去。

    阳炎身上的毒自然是口中的最为厉害,她体质特殊百毒不侵,但对于别人,那就是剑血封喉的毒药。

    因为毒药的入侵,黛西身上有了很短暂的停顿,不出意外的,下一刻,鲜血顺着阳炎的嘴角从黛西的脖颈中留了出来。

    几乎已肉眼可见的速度,黛西的脸色开始发青。

    不过出乎意料的,这个时候的黛西,竟然还能够做出抵抗。

    僵硬的手指微微张开,掉落地面的魔杖瞬间被她吸入手中,下一刻,庞大的魔力最后一次爆发出来,直接将阳炎从她身上震开。

    虽然说黛西不能算是什么特别强大的巫师,但每一名巫师蕴含魔力都不可小窥,一个巫师的全力爆发下,震飞一个人只是小事,甚至直接将那个人震死都有可能。

    但是阳炎显然因为弦之介的死恨黛西到了极点,她狠狠的撕咬在黛西的脖子上,下口毫不留情,与其说是要毒死黛西,不如说是直接打算把她咬死。

    所以在阳炎被震飞出去的时候,黛西的脖子上直接被她狠狠的带下来一大块血肉。

    阳炎飞到远处的废墟中生死不知,没有了生息,同样黛西也没好到哪去,她身体一晃就再次跌坐在地上,脸上的青色迅速向全身蔓延。

    显然,阳炎的毒并不是白给的。

    但是黛西却似乎并没有在意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而是试图挣扎着爬起来,继续向武士的方向靠拢。

    而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她虽然不似中了夺魂咒之类的咒语,但眼中却有着一种格外的狂热。

    这种狂热,与那些被富江魅惑的人,一模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毒医狂妃:暴君娶〕〔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半圣领主〕〔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诸天世界的天道〕〔神级数据库〕〔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将军在上,无心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