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密爱:甜妻宠〕〔3岁小萌宝:神医娘〕〔神血战士〕〔灵战天地〕〔步步登高〕〔万域灵神〕〔喜劫良缘,纨绔俏〕〔宠物天王〕〔侯府商女〕〔盖世仙尊〕〔娇娃联盟:小妻超〕〔盛世极宠:天眼医〕〔无疆〕〔娇妻入怀:霸道老〕〔重生小俏媳:首长〕〔大道朝天〕〔龙血剑神〕〔重生肥妻:首长大〕〔终焉异世启示录〕〔我是个葬尸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四十章 无限未来(二)
    瑞普被吓了一跳,他并没有来得及看到下方的东西,但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可以猜得到了。

    最好。。不要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然后下一刻,瑞普就在心中察觉到丝丝危险。

    于是他连忙缩回脑袋,同时祈祷自己没被看到。

    斧头的主人眯起美丽的大眼睛,深邃的黑眼圈形成一个美丽的象牙弧度,她狐疑的看着门缝处,总觉得。。似乎有一个讨厌的偷窥狂呢。

    露出恶作剧般的腹黑笑容,她右手搭了一个仿佛宫廷礼仪般的手势。

    “咚!”

    又是一声斧头落下的声音响起,但这一次,她却根本没有挥舞斧头,甚至身体连动都未动。

    脸上再次挂起美丽的微笑,她转头向门缝处微微眯眼,身影微晃,下个瞬间,便已经消无声息的站到了门的侧边。

    像是一个正在恶作剧的孩童,她脸上挂着纯真的笑容,但眼里却是足足的恶意,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一般,她深吸一口气,将身体崩成一个夸张的弓形,美丽身姿尽展的同时,已经将一人多高的马头巨斧,高高的举过了头顶。

    。。。

    瑞普在外面等了很久。

    为了避免引起更多注意,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他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

    他知道很多厉害的家伙甚至仅凭听觉就能听到人的呼吸,人的心跳,从而判断出门的外面藏着人。

    希望自己碰到的不是这样的存在。

    “咚!”

    幸运的是,这种沉重的咚响在沉寂了三秒钟后再次出现,这意味着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

    很有可能对方的确注意到了这里,因为声音实实在在的停止了一段时间,大约是有些疑惑和观察,而在几分钟无果之后,便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而不再关注。

    情况与自己判断的应该差不多。

    瑞普虽然只是刚刚成为时间之主还没有多久,但已经独自完成了多次的任务,其中不乏有等级很高,和许久都没被人完成的任务,可以说,他应对各种情况的经验都很丰富。

    但可惜,其中大部分都是针对普通人的。

    瑞普刚刚并没有看清房内的身影,他甚至连房间的内部都没有仔细看,只来得及看了一个大概。

    不过隐约的。。他似乎觉得那好像是一个女人。

    身材好像有些。。丰腴。

    抱着这个念头,瑞普再次探头向里面望去。

    然后下一刻,他的内心涌起一股疯狂的冲动,仿佛整个人掉进了冰窟一般,刺骨的寒冷瞬间浸透他的全身,冷汗打湿了他衣服的同时,也让瑞普想也不想的便抽身暴退。

    就像是一种本能,瑞普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具身体便已经做出了动作。

    好吧,是这具身体的本能。

    不知道这具身体到底经历了什么,反正在战斗方面的直觉,要比原本的瑞普厉害无数倍并且身体的素质也提高了不止一倍。

    瑞普身体向后飞快的滚去,瞬间就退后了三四米远的距离,他没有一丝生涩的稳住自己身体,双手撑地,然后抬头望去。

    然后下一刻。

    “咚!”

    剧烈的震动出现在之前他停留的地点,瞬间碎石飞溅,一柄巨大的斧头犹如战神一般狠狠斩落下来,如果瑞普还停留在原地的话,恐怕此时不是被拍扁拍碎变成肉饼,就是被锋利的斧刃切成了肉片。

    瑞普惊惧的目光慢慢向上。

    入眼所见,是一张疯狂与美丽并存的无暇面孔。

    “抓到你啦,小虫子!”

    这张完美的面孔上,逐渐浮现出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

    。。。

    瑞普面色有些难看,因为他发觉,似乎自己的预感成真了。

    随着巨斧之后的身影闪出,整个房间的大门已经完全敞开,瑞普可以一览无遗的看到整个房间中的场景。

    到处都是鲜血,血淋淋的液体涂抹的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一个个印在墙上的血色掌印像是绝望者的垂死挣扎,墙壁的正中心则用鲜血画着一副歪歪扭扭的城堡画像,鲜血一淌淌的流淌下来,像是墙壁上长出了血管。

    至于地面上。。

    尸体,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有男有女,并且其中不乏有服装显著的英雄存在,瑞普甚至觉得自己有一瞬间看到了神奇女侠。

    鲜血在他们的下方汇聚成一潭,与地面的纯白色形成刺眼的对比,但毫无例外的,他们生前最后的表情都被隐藏了起来。

    因为他们的头颅都不在尸体上。

    圆滚滚的头颅像是一个个保龄球,散落的到处都是,鲜血让这些头颅长出了尾巴,仿佛美丽的焰火般挥洒出来。

    而在房间中靠近墙壁不远处的地面上,则突兀的长出一个宽大的木桩子,看上去像极了中世纪的断头台。

    在想到刚刚斩落下来,斧刃上还沾着骇人血迹的斧头,那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怕已经不需要去思考了。

    似乎是注意到瑞普在看墙壁上勾勒成城堡的血迹,那个声音陡然提高起来。

    “很漂亮不是么,你怎么觉得呢?”

    瑞普慢慢抬起头,顺着声音,终于看清了前方这个身影的全部容貌。

    那是一个美丽异常的。。女王。

    “天哪。。”瑞普不由自主的微微退了一步。

    白金色的长发仿佛白雪构成的浪花,顺着精致的脸庞披洒下来,美丽的五官精美的犹如最璀璨的艺术品,点缀在雪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孔上。

    美丽的大眼睛睁的大大的,水汪汪的盯着瑞普,一动也不动。

    似乎是觉得瑞普长时间呆滞的看着自己有些失礼,大眼睛的主人微微皱眉,像是掩耳盗铃一般,背着手,将比她还要高的巨斧藏在身后,微微躬身,对着瑞普行了一个古典而又雅致的宫廷礼仪。

    “你可以称我。。白棋女王。”

    瑞普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她似乎有些丰腴了,因为她穿着繁琐而又硕大的蓬蓬公主裙。

    洁白的公主裙犹如一朵巨大的莲花,将她点缀的犹如盛开的花朵同时,也将她渲染的犹如繁星一般。

    这是瑞普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了。

    但瑞普却不会迷失在这种美丽当中。

    因为这件纯白色的公主裙上还沾染着血迹,浓郁的鲜血直接浸透了裙子的下摆,让裙子软塌塌的垂在地面,几乎每一步都能溅出大片的血液。

    并且那张美丽面孔上的嘴唇是黑色的,指甲也是黑色的,仿佛世界上最漆黑的黑,与她的洁白与美丽,呈现出最最鲜明的对比。

    也构成了一种诡异的协调感。

    “噢,对了。”白棋女王看着瑞普说道,“这位。。英俊的先生,你还没有回答我,它看上去漂亮么?”

    “什么?”瑞普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他瞥了眼连孩童的涂鸦都不如鲜血城堡,嘴角抽抽的说道,“当然,当然漂亮。”

    “是么,我也这么觉着的,我也这么觉得。”白棋女王非常高兴的说道,“但他为什么不让我住进红城堡里呢,明明我们都有着美丽的城堡,明明我那么的出色。。”

    “白痴!他是在骗你的!”

    “还不快解决掉他!不要浪费时间,我们还有二百多个脑袋没有砍呢!”

    但就在这个时候,白棋女王的身后再次传来一个声音,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瑞普和白棋女王之外根本没有第三个人,呃,当然,死人不算,但这个声音就那么清晰的回荡在俩人之间。

    白棋女王的脸色变了变,她眉头一挑,虽然神情未换,但整个人的气质却已经从充满优雅的女王陛下,转化成了一个血腥与黑暗共存的暴君。

    “我当然知道。”她很不耐烦的说道,“我只是在骗骗他而已,然后趁他放松警惕的时候再一下敲掉他的脑袋,现在被你这样一说,我的企图全都暴露啦!”

    “你真是白痴么!这么大的斧头,你藏都藏不起来,还想怎么偷袭!”

    虽然还不明白面前这诡异的一幕,但她们是敌人这一点已经可以肯定,瑞普才不管她们在说什么,趁着这名自称白棋女王的家伙似乎有些走神,他直接抽出腰间的双枪,立刻就是两发光束一前一后精准的打在了她的脸上。

    “砰!--滋”

    白棋女士被打的向后一个跄踉,脑袋直接仰起,重重的磕在巨斧背面的斧柄上。

    “好痛!”

    “你是白痴么!”

    诡异的传来两声痛呼,白棋女王摸了摸鼻子,再次将脑袋正了回来,她的脸上被瑞普用光束手枪打出两个窟窿,仿佛被高温融化掉一般,化作片片飞灰,但却诡异的正在飞快的恢复着。

    甚至就在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经重新长成了原本的样貌。

    “都怪你。”白棋女王不满的嘀咕着,然后将背在身后的巨斧取到身前,开始用力挥舞起来。

    锋利的巨斧在空中化作尖锐的呼啸,破空声甚至刺的瑞普耳朵有些发痛,他可不想被这样的斧头抡到身上,飞快向后逃窜的同时,手中的光束枪仍然飞快的还击着。

    又是几发光束击中了白棋女王,但这次却不单单只是她的脸部,脖子,心脏,胸前都被打出大片的坑洼。

    高温与火星飞快的褪去,白棋女王的肌肉与皮肤也在飞快的复原。

    不过她虽然可以再生,但衣服却无法重新长出来。

    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出来,让白棋女王惊叫一声,连忙双手抱怀,甚至险些把斧头给扔到一旁。

    于是下一刻,她不由自主的转过身体,将自己的背部暴露给瑞普。

    但她的背面却不是瑞普预想中的弱点,而是。。

    “你这个白痴!”

    红桃王后气急败坏的高声叫道,“每次都把这种事情扔给我!”

    因为就在红桃王后转过来的一瞬间,又是数道光束打过来,甚至直接将红桃王后的整个脑袋都笼罩在其中。

    但红桃王后显然没有白棋女王那么羸弱,她躲都未躲的便抓起巨斧,直接迎着光束向瑞普冲了过去。

    光束打在了红桃王后的脸上,但却像是没有任何效果般,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真是弱小的手段。”红桃王后狞笑道,“乖乖让我砍下你的脑袋吧!”

    话音落下的同时,巨大的斧头已经脱手而出,它在半空中旋转着,仿佛回旋镖一样旋转着斩向瑞普,像是要把他切成两段。

    瑞普的瞳孔瞬间放大,这一刻,时间仿佛在他的眼中变慢了,他双脚猛地一蹬地面,然后身体腾空而起。

    下个瞬间,时间再次恢复,而瑞普则已经险而又险的与巨斧擦身而过。

    他翻身落地,起身就打算继续逃离这里,但下一秒钟,他却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

    巨斧斜插在前方的地面上,而红桃王后的身影就站在它的旁边,她斜靠在巨斧上,明明与白棋女王公用同一个身体,但此时她的公主裙,却已经由刺眼的亮白色,变成了充满血腥的猩红色。

    她是怎么过来的。。

    瑞普眯起眼睛,浑身肌肉紧绷的看着红桃王后。

    而红桃王后则是发出嘿嘿的笑容,然后再次捡起地面上的巨斧,下一刻,宛如风暴一般的斧光再次重现,马头巨斧被她挥舞的密不透风,纤细的身躯在巨斧的拉扯下仿佛下一刻就会被甩飞出去。

    但实际是,红桃王后死死的钉在地面,马头巨斧被她挥舞出夸张的幅度,但却异常稳定的被她握在手中。

    下一刻,她随着马头巨斧夸张的舞动行走起来,逐渐向瑞普靠近,明明周围还有很大的逃生空间,但在巨斧风暴的压力面前,瑞普却仿佛出现了一种透不过气的窒息感。

    无论他逃向哪个方向,最终都逃不过被砍成肉片的命运。

    这种窒息就仿佛海水一般,瞬间将瑞普整个人淹没在其中,将他全身都浸透,他的目光中流露出绝望的神色,身体一动不能动。

    马头巨斧逐渐向着瑞普靠近,仿佛就在下一刻,他就会被卷入着致命的风暴之中,但就在这时。

    “滋--!”

    又是一道光圈似的魔法门出现瑞普与红桃王后两者之间,光门迅速扩大,而伴随着光门的张开,瞬间便有数道身影从其中冲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复仇的单细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