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宠上瘾〕〔逍遥小神农〕〔全职武神〕〔大唐司刑丞〕〔都市全能系统〕〔奇迹的召唤师〕〔养狐为妃〕〔天下珍藏〕〔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黑夜进化〕〔还看今朝〕〔女总裁的近身特工〕〔狂傲女帝:美男请〕〔大学锦时〕〔NBA之第一后卫〕〔侯门医妃有点毒〕〔不知嫡姐是夫郎〕〔九仙帝皇诀〕〔抗战之血肉丛林〕〔王业不偏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无限未来(六)
    瑞普没有说话,不仅是因为彻底打碎一个人的希望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而且。。他还在斯特兰奇的这段话中,听出了另一种意思。

    那就是。。战争,已经到了一种近乎绝望的边缘。

    甚至,这些永不放弃的超级英雄们已经到了抓住能够抓到的任何救命稻草的情况。

    非常不妙。

    正在沉思的瑞普突然感受到斯特兰奇一个急停,巨大的落差感险些让被斯特兰奇抓在手中的瑞普吐了出来。

    虽然他灵魂并不是原配,但此时的瑞普也是战斗经验丰富的时间之主,不会在战斗时出现什么白痴错误。

    他忍着不适,没有出声,自然也就没有询问斯特兰奇出了什么情况,而是随着斯特兰奇一起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周围黑暗一片的虚无虚空。

    但黑暗里,除了虚无,还是虚无。

    瑞普并没有因此就失去耐心,斯特兰奇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停下来,或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或许是斯特兰奇能够感受到的东西更远,自己看不见。

    这些都有可能,果然,瑞普的想法并没有出错,与后者差不多,俩人在虚空中再次原地悬浮了十几秒后,虚空的尽头逐渐出现了少许幽蓝的光芒。

    仿佛某种信号灯一样,一闪一闪的,冒着亮锃锃的蓝色。

    并没有什么科幻到未来的感觉,反而让在见惯了尖端科技的瑞普眼中,出现了少许玩具般的幼稚感。

    但瑞普却敏锐的注意到这一点,那就是,与自己完全相反的是,斯特兰奇此时的脸色却难看到了不能再难看。

    “怎么了?”瑞普低声问道。

    越来越多仿佛玩具一般的蓝色光点从虚空的黑暗里冒出来,在远处逐渐呈现出一种弧度的向着俩人缓缓逼近,看上去似乎要将他们给包围起来一般。

    虽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单单从这个数量上来说,就极其不好对付。

    不过。。这意味着瑞普可以随意出声了,对方都开始明目张胆的进行合围,显然是早就发现了他们。

    斯特兰奇的脸色仍然很难看,他抓着瑞普的肩膀,让他站立的漂浮在自己的身边,然后看着他缓声说道,“恐怕你需要提前结束你这段简短的时间旅途了,离开这里。”

    “但是我怎么离开?”瑞普立刻问道,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他有怎么能知道如何离开。

    甚至事实上,如果不是斯特兰奇也看出瑞普的确有问题,并且给于肯定,瑞普还以为自己之前真的只是出现了幻觉,或者是一段错乱的记忆呢。

    “由我来送你离开。”斯特兰奇继续说道,“我想到一个办法,或许可行,不过有些过于冒险了。”

    没等瑞普问出,既然过于冒险,那为什么还要试一试,斯特兰奇已经做出了解释,“但如你所见。”他耸耸肩,“现在情况紧急,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让我们慢慢选择了。”

    斯特兰奇再次取出阿戈摩托之眼,但这一次,他没有使用,而是将这个可以控制时间的强大法器放到了瑞普的面前。

    “这个东西叫做阿戈摩托之眼,它可以控制时间。”斯特兰奇说道,“无论是将时间倒流还是向前,或者是是静止,它都可以做到,拥有了它,就拥有了无限的力量。”

    “它也是我阻止死亡巫师唯一的底牌,但现在,我需要你带走它。”

    “我会启动它的力量,将时间倒流,因为我们都被困在永远的现在,所以你的身体有可能被毁灭,但灵魂,却有一线希望的被保存下来,回到过去,回到你真正来的地方。”

    “当然,为了更安全一些,我会附加更多的魔法来保全你的灵魂。”

    但瑞普却打断了斯特兰奇,“稍等一下。”他说道,“既然这个东西这么离开。。”他指着斯特兰奇手中的阿戈摩托之眼,“那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干掉它们。”

    远处的幽幽蓝光已经闪烁着靠了上来,不过因为距离还是有些远,在黑暗中,瑞普仍然看不清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无论是什么,就像斯特兰奇所说的那样,在时间的侵袭下,最终都不堪一击。

    “就算我们被困在什么永远的现在,不能用这东西倒转时间,也能固定住它们吧。”瑞普继续说道,“只要控制住,哪怕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们也完全能将它们打成碎片。”

    “完全没有必要离开。”

    瑞普说的这些,斯特兰奇自然也清楚,身为拥有阿戈摩托之眼的奇异博士,对于时间的了解,斯特兰奇远比瑞普这个半吊子时间之主知道的更多。

    也正因为是这样,斯特兰奇此时才有些显露出绝望。

    “不可能的。”斯特兰奇苦笑着说道,“因为这些东西是专门冲着我来的,他们肯定是知道了我在这里,才派出这个东西。”

    “它们叫做戴立克,是宇宙中最强大,最具侵略性的种族之一,而且额外针对时间相关的领域,每一个的外壳上都有时间锁作为保护,时间对它们无用,阿戈摩托之眼也起不到效果,是直接针对我而来。”

    “但你。。才是最后的希望。”

    然后紧接着,斯特兰奇根本不给瑞普反驳和多说的机会,他直接将作为阿戈摩托之眼的项链套到瑞普的身上,然后猛地一拍。

    “滋--!”

    幽幽的绿光顺着阿戈摩托之眼流淌出来,随着阿戈摩托之眼被启动,绿色光芒瞬间蔓延成一个蛹行,带着稀疏间距的将瑞普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绿色的无名文字仿佛密集的蚁群一般环绕着瑞普,远远看上去,就像是给他的身体被套上了无数的圆形卡片。

    “啊!”

    瑞普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很快,绿色光芒大盛,一瞬间照亮了整个虚无的黑暗空间。

    远处正在合围过来的戴立克顿时暴露在光芒的范围中,短小的椭圆形桶状身体看上去仿佛一个极具科幻感的垃圾桶,而它的上面还搞笑般的伸出着一个马桶拔子似得东西。

    但事实上,任何敢于小看它们的人,都被它们扫进了真正的垃圾桶里。

    不过此时瑞普却已经没有闲心注意这一幕了,剧烈的痛楚仿佛要将他彻底撕裂一般,一种由灵魂蔓延至身体的灼热包裹住他。

    下一刻,他的整个身体在阿戈摩托之眼光晕的笼罩下灰飞烟灭,但出于痛苦当中的瑞普却根本没有察觉到,甚至连感觉都没有感觉到。

    瑞普的身体在虚空中灰飞烟灭,阿戈摩托之眼的光晕也慢慢变淡,连带着阿戈摩托之眼的本体一起,逐渐消散在虚空当中。

    “喔,对了。”斯特兰奇这时候突然说道,“如果你看到过去的我,记得帮我带上一句话,放心,是无关紧要的,告诉我,不要后悔自己作出的任何选择,因为,无需后悔。”

    “呃。。如果你还能听到的话。”

    斯特兰奇耸耸肩,大概根本没对瑞普还能听到抱有希望,所以,与其说,这是说给瑞普听的,不如说是斯特兰奇在和过去自己的某件事情告别。

    “好吧。。”斯特兰奇再次抬手,固定了一下两个手指间的环戒,“认识你的这段时间很愉快,过去的瑞普先生。”

    然后他猛地一拉斗篷高耸两侧的衣领,双手微抬,绽放出金黄色的刺眼光泽,光芒逐渐凝结成仿若鞭子般的金色光绳,毫无畏惧的面对着已经围上来的戴立克们。

    “现在,是时候让你们知道滥用魔法的后果了。”

    “呃。。”但是看着像是没听到自己说的话一般,根本毫无反应,继续在虚空中宛如履带般踱步而来的戴立克们,斯特兰奇不由得微微挑眉,然后叹了口气,“这一次大概无法谈条件了吧。”

    金色光芒形成的鞭子在斯特兰奇的手中高高扬起,然后下一刻,迅如闪电一般,带着骇人的滋啦声,向着戴立克们的中间,疾驰而去!

    “消灭!”

    “exterminate!”

    “消灭!”

    。。。

    痛苦总是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感觉,而无论是哪种痛楚,总会将时间无限的放大和延长,让人感受到度日如年。

    那是一种。。从未感受到这一刻,有如此漫长的感觉。

    瑞普现在大概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不得不说,自从坠入那片不知名的时间点和战场中后,瑞普都有些记不清自己到底是第几次对时间失去时间感了。

    但这种感觉的确非常难受,很不妙。

    不过好在痛苦感正在慢慢减弱,而随着痛苦消失而来的,便是一种非常舒服的熟悉之感。

    甚至不需要任何提醒的,瑞普的脑海里本能的就直接跳出了一个想法。

    这是自己本来的身体。

    自己再次回到原本的身体中了。

    果然,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么。

    痛楚如潮水般的褪去,恶心反胃等感觉一瞬间的涌了上来,瑞普暗自觉得自己昨晚喝的是有些多,但幸好,除了做了一个古里古怪的梦之外,并没有做出什么其他出格的事情。

    “吉迪恩。。”

    他嘶哑着嗓子问道。

    直到现在他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梦,完全未知的时间点,一场完全未知但却波及无数世界的战斗。

    时间法庭不可能一点也不知道。

    因为时间法庭除了监视着过去,保证历史的完整性和正确性外,也有监视未来时间线的职责。

    如果未来真的有一场战争波及无数世界,甚至将人类的生存推搡到岌岌可危的毁灭境地,时间法庭不可能不知道。

    时间法庭会尽一切可能避免这种事情发生,那个时候,瑞普的生活就不会是像现在这样轻松简单的追捕一些星际强盗了,而是会不顾一切甚至付出一切代价的,阻止那样的未来发生。

    所以他决定问一问吉迪恩,时间法庭到底有没有相关的记录。

    也许未来的确出现过这种可能,但是已经被时间法庭提前阻止了,也许早就出现了这种苗头,但没有被时间法庭重视而忽略了过去,这都有可能。

    而无论是哪一种可能,瑞普都要亲自查一下。

    不过在等了几秒钟后,吉迪恩的声音没有响起时,瑞普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了。

    吉迪恩作为整个飞船的控制台,也是各个时间飞船连接时间法庭总机的端口,更是时间法庭中枢分散出来的下属终端,它的反应速度极快,基本上不要说超过几秒钟的时间了,就连延迟都很少出现,除非飞船破损严重。

    毕竟时间这东西,对于时间之主非常重要,尤其是在进行时间旅行的时候,每一秒都是如此。

    并且背后传来的坚硬感和冰冷感也让瑞普心中一凉,他的床铺可没有这么反人类。

    猛地睁开眼睛,入眼所见,是一片有着怪异条纹和白色图案的墙壁,虽然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但瑞普的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大碍,他翻身坐起,感觉自己彻底摸不到头脑了。

    墙壁的颜色非常白,甚至白的有些刺眼,死死的盯着墙壁,借着墙壁的反光,瑞普看清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淡蓝色的舰长装,并且有一种深绿色混合在其中,这正是他在飞船上经常穿的装束,是时间之主的标准配置,也是他入睡前的打扮。

    因为如果瑞普没有记错的话,他这一次在睡觉前忘了换衣服。

    “别告诉我这又是一个梦。。”瑞普痛苦的捂住脑袋。

    正因为这一点,所以才让他感到彻底的迷茫了。

    如果说之前的一切都只是梦的话,那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如果之前的一切并不单单只是梦的话,那么这一切又意味着什么。

    瑞普沉吟了一下,然后站起身。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静静的等在这里,只有行动,才能得到更多有利的线索。

    反正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面对困境了,作为一名时间之主,瑞普觉得自己有责任查明事情的真正真相。

    抱着这样的念头,瑞普向另一侧的墙壁走去。

    房间虽然光线充足,但似乎看上去是完全封闭的,只有另一侧的墙壁有门,这样的结构能让人想到什么,显然是牢狱,而这,也是最符合此时情况的猜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