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专宠:前妻有〕〔荣耀与魔一念间〕〔杀神之神〕〔仙人一清〕〔从荒野开始的万界〕〔极品全能医仙〕〔都市之时间主宰〕〔圣蒂〕〔都市超级医仙〕〔报告爹地,妈咪要〕〔穿越八零:麻辣小〕〔隐婚试爱:娇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废柴逆天召唤师〕〔灭世霸尊〕〔逆天九小姐:帝尊〕〔一晌贪欢:腹黑总〕〔间谍的战争〕〔我的伟大的卫国战〕〔重生之前方高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无限未来(七)
    “希望不要像我想的那样。”瑞普暗自祈祷着,顺便将手放在大门上。

    他的运气一贯不错,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进入到那片完全未知的战场之后,他就开始变得诸事不顺。

    不过令他庆幸的是,自己的幸运在这一刻好像回来了,双手轻轻的推上大门,伴随着有些沉重和生涩的手感,纯白色的房门立刻应声而开。

    “嗯?”瑞普一愣,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而瑞普也没有那么多可以纠结的选择,微微一怔之后,他立刻顺着门缝悄无声息的溜了出去。

    无论怎样,继续待在这里无疑是最糟糕的选择之一了。

    外面非常安静,并且仍然光线充足,纯白色带着仿佛蕴含某种规律的条纹墙壁给人一种没有尽头的感觉。

    但瑞普总觉得这一切有些熟悉。

    右手不自觉的微微下垂,他的手指已经摸到了扳机。

    瑞普发觉,不仅他的衣服从之前的风衣小皮衣再次变成舰长服,就连忘记解下,随身携带的武器都仍然在身上。

    并且毫无意外的,在梦中被那个人叫做阿戈摩托之眼的眼睛状项链也不见了。

    一切就像是再次回到了他睡前的时候,只不过,当他醒来后,却根本不是在床上,而是来到了另外一个陌生的所在。

    这一系列混乱的洗礼并没有让瑞普感到恐慌,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

    作为一名时间之主,就算他只是个普通人,但也对时间有更深刻的了解,这一系列的事情很有可能是时间混乱而引起的。

    时间之主听起来非常厉害,但也不过是穿梭在时间长河中追踪其他人的人,瑞普并不能真正的掌控时间,也无法借用时间的力量。

    只不过在他工作的背景下填上了时间两个字,看起来更厉害一些。

    事实上,时间之主也并没有多少危险的工作,起码,时间和空间的混乱就从未有时间之主碰到过。

    就算是在时间法庭,这也仅仅只是一段记录和传说。

    但今天,时间混乱却被自己碰到了。

    而瑞普却不会轻易放弃,不管是因为他时间之主的身份,还是因为他在另一片空间所见到的完全被战火点燃的未来。

    微微在腰间按下一个按钮,瑞普脚下的靴子在踏在地面上时立刻再也没了一丝响动。

    鞋底变得柔软但不失坚韧,自然可以吸收声音,让瑞普的行动更为隐蔽,仿佛一只行走在阴影里的刺客一般,瑞普在几分钟之内便走到了长廊另一侧的尽头。

    瑞普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是相对于那些远远高出常人的超级英雄来说,针对真正的平民和普通人,时间之主的战斗力仍然不可小窥。

    甚至就连一些顶级的特工,也稍有不如。

    毕竟时间之主游走在时间的各个角落,会遭遇各种奇怪的情况,特工只是他们所要掌握的职业之一而已。

    瑞普潜入过很多戒备森严的地方,公元前的埃及法老居所,十六世纪的法国王宫,十四世纪的英国监狱等等,嗯。。好吧,只是相对而言的戒备森严。

    他对自己的潜入技术非常有信心,这一路上他没有惊动任何人,因为。。根本他就一个人也没有碰到。

    这让瑞普感到非常奇怪。

    原本他以为这里同样遭遇了战斗,所以才让监狱的大门打开。。或者根本不是牢狱,但一路上没有丝毫战斗和破坏的痕迹,不要说尸体了,就连血迹都不曾发现。

    仿佛,所有的人全都蒸发了。

    因为对一切毫无头绪的原因,瑞普不敢断定这是哪里,发生过什么,或许这里就是一个空无一人的地方呢。

    比如说。。废弃了很多年。

    因为如果瑞普如果穿梭时间到达了未来的话,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发生。

    不过就在瑞普有些胡思乱想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少许的脚步声,虽然非常微弱,但在这寂静的环境下,瑞普想注意不到都难。

    他立刻气息一屏,但却没有太敢靠前。

    毕竟之前他躲在门后差点被人一斧子劈了的情形还历历在目,瑞普怎么可能会忘记。

    但远处的脚步声这一次似乎真的没有发现瑞普,因为它正在距离瑞普越来越远,这意味着他们是同向的,并且自己还在对方的身后,瑞普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没有犹豫的悄悄跟上去,穿过几条走廊后,终于在一个拐角处见到了这个人的背影。

    这还是瑞普在这栋建筑中见到的第一个人,但反馈给他的结果却不太妙。

    因为他穿的也是。。舰长服。

    时间之主的标准配置,瑞普化成灰也不会认错,更何况他此时身上穿的就是。

    因为走廊宛如迷宫一般,除了拐角外整条的长廊内并没有可供遮掩的东西,在拐角处探头一望后瑞普就立刻缩了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瑞普不由得思索起来。

    但前面的人却不会因为瑞普的思考而停下脚步,为了避免跟丢,瑞普远远地吊在他的身后以一个不会发现,但却也不会离得太近的距离跟踪着他。

    几个拐外后瑞普都没有看清他的侧脸,不过瑞普却有了一个新的发现。

    这个人并不是自愿向前走的。

    或者说,他正处于一种无意识的状态。

    也就是有什么东西在控制他。

    果然,瑞普就知道事情不会有这么简单。

    但好在想要知道答案还是很容易的,因为那个控制他的东西正在控制他向前走,只要一直跟着,看到他最终的目的地或是想要做什么,自然就可以知道控制他的东西想要什么。

    瑞普一直紧紧吊在这个人的身后。

    不过这一路上走过来,瑞普却觉得周围的建筑越来越眼熟,无论是布局,还是风格,当然他记忆力绝对没有来到过这种纯白色的建筑中,但墙上花纹看起来很眼熟。

    或许可以从这里找找线索。

    可惜吉迪恩不在这,不然也不需要他苦苦思索了。

    无论是前方被控制的,没有自己思想的那个人,还是身后悄悄一路跟随的瑞普,都是非常有耐心的存在,前者不存在这个概念,而后者并不是一个急性子。

    果然,在又一次穿过几条长廊之后,周围的建筑终于发生了新的变化。

    不再是那种全封闭式的纯白色长廊,而变成了非常普通的穿行走廊,而就在瑞普刚刚来到的位置,就有一扇可以直接看到外面景色的窗户。

    “这是。。”

    没等瑞普仔细观察两种建筑的区别,他就被窗外的景象所吸引了。

    星空,无尽的浩瀚宇宙。

    他们是在外太空中。

    整个建筑都被架设在太空中,就像是一个宇宙空间站一般,只不过远比地球能够建造出来的空间站大了无数倍。

    “不可能。。”

    建筑的外面笼罩着一层防护层似得东西,它似乎能够隔绝真空,将内部注满空气,因为瑞普在下方的平台上见到了绿色植物。

    但这并不是让瑞普惊讶的事情,因为时间法庭总部也是类似的防护层。

    真正让瑞普感到惊讶的,是立在外面的一座巨大雕像。

    那是一个巫师。

    就算斯特兰奇没有将死亡巫师的外貌特征告诉瑞普,瑞普也清楚一个巫师特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黑色的斗篷,套头的兜帽,永远隐藏在阴影下的面孔,以及权杖式的武器。

    这是中世纪巫师的经典装扮,虽然它们有时候也仅仅只是一套装扮而已,但瑞普心中却非常清楚。

    因为大多数时候他负责的都是中世纪,直至美国近代牛仔时期的时代,当然,负责这段时间的远不止瑞普一人,但即使如此,业务也需要掌握熟练。

    熟记各个时期各种地域的民族风情和着装打扮更是重中之重,这是为了避免时间之主们穿错各种不同时代的衣服而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顺带一提,瑞普最喜欢的是美国牛仔时期,而他也非常热衷于冒充成一个西部牛仔。

    但此时,瑞普却完全不打算学习牛仔决斗一样,发扬西部的冒险精神,因为。。

    “这里该不会。。就是那个巫师的大本营吧。。”瑞普脑袋上的冷汗立刻就淌了下来。

    因为他如果没记错,梦中的那个人曾经说过,他们一直在寻找巫师的大本营,似乎可以利用那个叫做阿戈摩托之眼的底牌将死亡巫师永远困在时间当中。

    自己刚刚从那片诡异的空间离开,然后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另一个地方,而如果说自己阴差阳错的来到了斯特兰奇一直在寻找的,死亡巫师的大本营,瑞普也不会感到丝毫奇怪。

    因为这一切太混乱了。

    但这不意味瑞普愿意进入这里。

    这是斯特兰奇在寻找的地方,不是他,他既没有斯特兰奇飞的比跑的还快的速度,也没有他挥手便能开门离开的魔法。

    更何况,那件叫做阿戈摩托之眼的东西也不在他身上。

    这个时候来到死亡巫师的大本营,结局只有一个,死。

    想到这里,瑞普已经心生退意,起码他不能就这样冒冒失失的摸进去,这绝对是自己找死的行为。

    “当!”

    但就在这时,一声巨响突然出现在瑞普的耳边,仿佛直达他灵魂深处一般,震耳欲聋的不住回响着。

    下一刻,瑞普的眼前失去了色彩,只有一片黑暗。

    。。。

    黑暗,无边无际,瑞普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中,非常安静的,就那么静静的待着。

    他从未怀疑过自己为什么在这片黑暗里,又为什么要待在这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朦胧的光芒再次笼罩住了瑞普,他仿佛看到了一缕绿色,虽然在同样深色系的黑暗中并不显眼,但却是这里唯一的色彩。

    像是点燃了某种火焰一般,记忆的温热在绿光出现的一瞬间便燃尽瑞普的全身,瞬间让他从这种麻木中惊醒过来。

    “这是哪。。”

    这是他清醒过来的后的第一个念头。

    而随着他的清醒,顿时,黑暗如同潮水般褪去。

    “。。扑通!”

    “扑通!”

    瑞普闭着眼睛,他的脚步正在本能的被向前趋势,并且耳边传来某种奇怪的落水声。

    怎么回事,心中一惊,瑞普立刻睁开眼睛。

    光明重现的同时,瑞普也看清了周围的情况。

    他正排在一行队伍中,前后都是身穿舰长服的时间之主,周围也都是同样如此,也有没有穿舰长服,只是一声便装打扮的人,但其中有几个瑞普非常眼熟的面孔。

    因为他们无一例外的,全部都是时间之主。

    然后下一刻,在瑞普惊骇欲绝的目光中,他看到了队伍的尽头,也就是奇怪的扑通落水声传来的地方。

    那是一个深邃无比的黑池,就那么被奇异的下陷的地面包裹在其中,四面八方都是排成行走过来的时间之主,并且还有很多负责后勤的工作人员,因为瑞普在里面看到了经常负责维护他时间飞船的后勤小队。

    他们全都是同样的表情,麻木的,机械般的行走到深坑边缘,然后默默地跳进去。

    “扑通!”

    连一丝水花都没有翻出来,甚至连挣扎都没有,便悄无声息的沉入了翻滚的池底,黑色的液体就仿佛一个永不满足的巨兽,不断吞噬着一个又一个跳进去的人。

    至于他们的结局到底是什么,瑞普恐怕连猜都不用猜了。

    “该死。。”

    显然,之前自己也被控制住了,就像最开始瑞普悄悄跟踪的那个人一样,恐怕就是他失去记忆前,响在他耳边的那声咚响。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挣脱了控制,但此时瑞普只有一个选择。

    那就是跑!

    在全部都被控制的人群中,突然出现可以一个自主活动的人是什么样的场景,瑞普并不清楚,但他可以肯定,如果有人在监视这里,那么自己一定被发现了。

    所以他必须立即离开,但如果没有人监视,那么此时不走,还等什么时候。

    想到这里,瑞普的身体已经被他的思维还要快,几乎是本能的,猛的转弯,一个跄踉便拔腿向外跑去。

    果然,就在瑞普动的那一刻,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便在这空旷的房间中响起。

    “抓住他!”

    顿时,整个房间里面仿佛骚动起来一般,无数黑袍人从角落里涌出,四面八方的向着瑞普包围过来。

    而正在奔逃的瑞普耳朵微微一动,因为他觉得这个声音似乎有些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一样,但这个念头只在他的脑袋里面徘徊了一下,便转眼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已经没入人群队伍中的瑞普,更是立刻便做出了身为时间之主的决断。

    他在排队的人群中见到了很多熟人,同为时间之主的飞船舰长,经常帮他在保养时间飞船时把等候序列前提的后勤人员,有很多都是他的朋友。

    但瑞普没有丝毫停留,甚至连拉他们一把的动作都没有。

    因为瑞普并没有把握将他们从麻木中唤醒,而且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未来的,只要自己活着,就可以回到过去,提前预警这一切。

    但如果自己死了,那么就真的完了。

    所以瑞普在拼命的奔跑着,不顾一切的逃离这里。

    因为他能感觉到,身后的那些家伙,正离他越来越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