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野伏地魔〕〔女权世界的男剑仙〕〔回到八零当女兵〕〔草根胡佑民的春天〕〔年年安康〕〔重生空间之少将仙〕〔重生军嫂逆袭记〕〔万界之无限副本〕〔大明略〕〔网游之星剑传奇〕〔掌家小农女〕〔官道黄粱〕〔邪派掌门人〕〔毒妇不从良〕〔笙歌入九霄〕〔月灵倾城梨花默〕〔重生一九四四〕〔唐末昭宗〕〔都市超级认干儿子〕〔超级神魔医院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神奇动物们
    现世,纽约布鲁克林。

    “2000美金,或者留下两根手指。”身体消瘦,但是面容却看起来有几分凶狠的白人男子坐在昏暗的桌灯后面,灰色的雪茄在口中吞云吐雾。

    “求您。。求求您。。”

    与之对应的,是一名瘫软在地上,鼻涕眼泪混合出一幅惊恐万分表情的另外一名男子。

    他身上的皮夹克破破烂烂的,沾着一些不知名的液体和秽物,额头也满是鲜血,双手不住地颤抖着。

    如果不是旁边几名带着花哨纹身的彪悍男子架着他,估计他此时已经躺在了地上。

    “啪!”

    听到老大发话,花纹身们立刻将他拖到桌子前,狠狠把他的手压了上去,只可惜还没等他们动手,角落里似乎就传来一声脆响。

    但他们并未在意,而是继续七手八脚的拖动着这个倒霉蛋。

    铁桌子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惨绿的颜色,看上去异常的冰冷,花纹身们不顾男子的惨嚎将他的一直胳膊狠狠的放在上面。

    除了桌灯之外,铁桌子上还散乱的堆放着一些废纸和钞票,以及少量的白色粉末,然后就是一座异常锋利的裁纸刀。

    男子的手被放在刀刃的下方,直接贴在他的手指根部。

    藏于灯光之后的白人男子终于再次有了动作,他吹散周围的烟雾,然后语气干脆并且利落的说道,“所以。。你到底弄没弄到钱。”

    “真可惜,你既没有姐姐妹妹和也没有女朋友,没人能帮你。”

    “啪!”

    痛哭流涕的那个家伙此时估计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勇气,他浑身瘫软在桌子上,已经没有了任何办法。

    “求求您,再宽限我两天。。”

    白人男子表情无奈的摇摇头,然后一挥手。

    旁边的花纹身立刻就握住裁纸刀的刀柄,准备狠狠压下,但在这个时候,又是一声脆响出现在房间的角落里。

    “啪!”

    白人男子顿了顿,察言观色点到满级的花纹身立刻也停下动作,白人男子深吸口气,然后下一刻,他低声吼道。

    “没听见这响动么!你们就不能去看一看!你们都是一群白痴么!”

    老大发话,小弟自然无敢不从。

    立刻有一名消瘦的男子从腰间掏出小刀,然后摸黑向之前发出响动的角落里面走去。

    这不怪他,多数的帮派成员都喜欢把据点弄得昏暗无比,仿佛看不到一点阳光就可以给他们带来安全感一样。

    而且他们本来就是生活在黑暗中的社会渣渣,就算进化出夜视能力也不奇怪。

    晃着手中的小刀,消瘦男子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这里可是他们的大本营,身后十几个兄弟不是摆设。

    他摸黑前进着,然后似乎慢慢摸索到了尽头。

    但响声是从哪里来的,老鼠么,还是杂物掉下来了。

    没有得到预想中的答案,消瘦男子显得有些疑惑,好在他随即就看到了新的发现,那是一双鞋。

    显然,是穿在人身上的。

    鞋的主人似乎在做某种挣扎,他半身掩盖在阴影当中,消瘦男子只能看到他穿着牛仔裤的小腿,以及正在是不是抽动一下的双脚。

    “啪!”

    其中的右脚打在墙上,发出啪的一声,声音就是这样传出来的。

    “该死!”

    消瘦男子惊叫一声,内心立刻出现了凉气,他并不是没有见过死人,死人也没有什么好怕的,真正可怕的是伴随着死人出现的危险。

    暗中的刀子,冷枪的子弹,警察的追捕。

    但是很快的,消瘦男子恐怕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并不是这些东西,还有远比它们更可怕的存在。

    冰冷。

    仿佛深海的海水一般冰冷,液体的窒息感在消瘦男子察觉到不好的那一刻就突兀出现。

    他感觉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似得,脑袋有些僵硬的抬起来,然后,他便看到了更为恐怖的存在。

    一个仿佛幽灵般的黑色阴影正抓着那个死人,似乎口对口的吸取着某种东西,微弱的乳白色光芒理应给人带来温暖,但此时带给他的只有更加刺骨,仿佛直入灵魂的战栗。

    “怪!。。怪物!。。”

    消瘦男子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人形的幽灵黑影就在下一个瞬间向他扑来。

    “嘭!”

    重物摔落在地,与之相反的是消瘦男子的身体被高高举起,黑暗中似乎传来一阵微弱的挣扎,然后很快就再也没了声响。

    等在外面的人也没好到哪去。

    在消瘦男子前去一看究竟的时候,那个倒霉蛋终究没有逃过一劫,他的两个手指被压在裁纸刀上连根切掉,好在他的私人贷款也被免了去。

    花纹身正准备给他草草的包扎一下然后丢出去,省的他失血多过死在这里。

    正在倒霉蛋抱着手腕哀嚎的时候,黑暗中消瘦男子的那一声该死!和随之一连串的惊叫以及重物落地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反常的声音立刻让这些人紧张起来,白人男子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受到周围凝重气氛的影响,这个倒霉蛋的声音似乎都弱了好几分,抱着手腕,弱弱的看向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同于电影中演的那样,直到接二连三的有人失踪,他们才会意识到出了事。

    当消瘦男子没有回来之后,所有人立刻都警惕起来。

    白人男子使了一个眼色,手下的小弟们立刻开始默默行动,有的掏出手枪,有的开始整理周围的钞票和清理证据。

    藏在桌子后面的白人男子也摸出一把精致的手枪,然后默默后退。

    是nypd的警察,还是其他帮派的行动,他站起身,在身后墙壁的边缘摸索着打开仓库后门的电动按钮。

    黑暗中良久没有传来动静,很快就有小弟再次回头准备请示。

    但几个花纹身和黑夹克一扭动,就呆呆的看着自己老大的方向,哆哆嗦嗦,甚至有些面容扭曲起来。

    白人男子第一时间意识到了这点,“不是吧。。”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他动作极其迅速的翻身后撤,躲到人群当中的同时,手中的枪已经上膛瞄准过去。

    然后下个瞬间,他也呆在那里。

    黑暗中,有一排紧贴着墙壁的生物,它们漂浮在空中,仿佛黑色的幽灵。

    不,它们就是幽灵。

    破烂的斗篷就是它们最直观的外表,斗篷下什么都没有,没有脸和任何面孔,只在嘴的地方有一个黑洞,干枯的手骨像是被烧干的骨头,泛着焦黑和灰烬的感觉。

    它们悬浮在半空中,没有实体,周围飘散着浓郁的黑雾,仿佛将灯光都吞噬掉了一般。

    白人男子咽了一口唾液。

    他感到了恐惧,他想逃离这里,但是他做不到,像是被冻在原地,全身的力气都失去了一般,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甚至连尖叫都做不到。

    其他人也都多如此,而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怪物啊。

    恐惧和绝望在他的脑海中生成,他仿佛再也感受不到一丝勇气和希望一样,痛苦和悲伤便迅速包围了他。

    白人男子握着枪的手缓缓垂下,然后身体也无力的跌倒在地。

    下一刻,无数的黑影动了起来,就仿佛一场狂欢一般,到处都是它们盘旋的声音。

    只有那个被切断手指的倒霉蛋,似乎他生无可恋的人生终于出现了一丝转折和幸运,躲在角落里的他并没有被注意到,正哆哆嗦嗦的,看着面前这场,仿佛魔鬼的聚餐。

    。。。

    多本有关危险神奇动物的书籍里面都提到过,黑暗中聚集大量人群,除了可以滋生博格特意外,还会吸引来食尸鬼和摄魂怪。

    前者十分好对付,无论是火焰还是光明,都会让食尸鬼讨厌,从而达到驱逐的效果。

    至于后者,它根本不是神奇动物,而是一种十分可怕的生物,虽然没有过多的介绍,但几乎每一个巫师都明白摄魂怪的可怕。

    不同于阿兹卡班的摄魂怪,游荡在外的摄魂怪更为可怕,在阿兹卡班建成之前,成群结队游荡的摄魂怪是最恐怖的巫师杀手之一。

    哪怕在阿兹卡班建成的十五世纪后,仍然经常有巫师死于摄魂怪之手。

    当它们聚集起来的时候,甚至可以直接抽掉人反抗的勇气和力量,让巫师无法念出守护神咒,从而被吸取灵魂。

    但可惜,麻瓜们似乎并不知道这一点。

    而他们也无法通过无数血的教训从而得出经验,因为。。他们会被遗忘咒清理掉记忆。

    。。。

    皇后区的某一处小广场上。

    来自亚欧大陆某个古老国家的艺人正在吹着充满异域风情的舞曲,伴随着曲调,他旁边的草筐盖子似乎正在被筐里面的东西顶得一起一伏。

    作为古老的舞蛇者,传承到真谛的职业人已经不多了,作为一名真正的舞蛇者,库纳勒理应在更高级的团队中展示自己的艺术,但他不喜欢这样,他更喜欢走向世界各个城市的街头小巷,去展现他的技艺。

    当然,多数时候不会受城市警察欢迎而已,因为蛇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动物,他要在这里的人报警,警察赶来之前,完成这一个舞曲。

    周围已经围了很多的人群,并且还不断有行人停下脚步,然后聚精会神的观看,当然也会有人轻轻一瞥而不停下就是,不过更多的人还是会留下来,然后掏出手机,一边和朋友交谈一边拍摄着。

    这就是库纳勒想要的,听说纽约充满热情,果然如此,他从未在任何一个城市的广场上受到这样的幻影,聚集这么多的人。

    悠扬的笛声伴随着古老的旋律,仿佛从久远的神庙中传来,紫色的蝮蛇随着声调的起起伏伏缓慢摇摆着,看上去就像是在跳舞。

    来自异域文化的风情飘扬在纽约皇后区的小广场上,犹如一场小型的。。

    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库纳勒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用眼角撇向自己不怎么忠诚的伙伴,然后他额角的冷汗立刻就留了下来。

    因为他不记得有蛇的皮肤颜色是蓝紫色的,更甚至。。长着一双青色的翅膀。

    “嘎!”

    这是库纳勒的记忆了,因为下一刻,这条紫色的蛇猛然变大,连带着他和他的笛子,一口吞了下去。

    “啊!”

    周围的人群在沉寂了两秒之后,看着盘踞在广场中间的庞然大物,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然后四散逃去。

    。。。

    易嚣。

    怎么可能不记得这个名字。

    坐在商场四层露天咖啡厅的梅蜜把玩着手中的手机,有些心不在焉的观察着四周。

    这可是她弟弟哈本斯让她重点关注的人,还在第二世界的时候,哈本斯曾经借助古老的魔法进行过一次预言。

    他看到了一些东西,也失去了一些东西,就在那一次,他看到了模糊的影子,是与命运有关,非常重要的人。

    换成现世比较通俗的语言,就是命运之子和世界之子的主角。

    但现世是没有主角的,理论上。

    可惜他的预言术并不强大,他看到了很多模糊和无用的东西,就连命运之子的身影,也远不止一个。

    无法理解这一切的哈本斯决定仍然按照预言去相信,他找到了易嚣,还有其他一些看上去比较重要的人。

    但并没有发生任何事。

    不过既然是命运,那么早晚有到来的一天,他们所做的,就是做好准备之后,等待。

    作为易嚣这个梅蜜亲自去接触的家伙,她的印象还是挺深的,毕竟当初俩人一起碰到了夏娃,这个古老而又恐怖的存在。

    直到现在,新人类里面也没有出现比夏娃更强大的家伙,呃。。如果不算最新出现在新闻上的超级英雄的话。

    可惜易嚣后来失踪了,哪怕是进入第二世界,也不应该这么久,梅蜜觉得他不是死在第二世界里面,就是在第二世界里面因为夏娃当初的事情而死。

    反正都是死了。

    但没想到,时隔这么久,他竟然突然有了联系,并且是单方面,直接找了过来。

    哈本斯和梅蜜以及其他人所常驻的地方虽然称不上异常隐蔽,但也绝不疏松,多重防护魔法让普通人根本找不到这里,所有的手续也都是利用魔法办下来的,绝对不会让人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无论是纸质记录还是网络记录。

    但对方就是这么找上来了。

    与哈本斯短暂商量之后,梅蜜决定见一见他,对方也是隶属于同一源点世界的人,事情再怎么糟糕,也不会糟糕到哪去。

    约定的是下午十五点,梅蜜看着悬挂在墙壁上的时钟,已经十四点五十九分多了,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你来了。”

    然后在下一刻,梅蜜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前方原本空无一人的位置上,已经多出了俩个人,并且易嚣正在其中,他看着梅蜜,目光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完美主播〕〔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