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撩妻99式〕〔天下为聘:重生娇〕〔人道崛起〕〔我的老婆是女帝〕〔女总裁的神医兵王〕〔重生肥妻:首长大〕〔美女租房〕〔重生之战神吕布〕〔全能影后撩夫记〕〔重生八零撩人军婚〕〔烽火佳人:少帅的〕〔都市杀手行〕〔都市医尊〕〔鬼仙狂妃:王爷求〕〔邪王盛宠:萌妃逆〕〔电影彩蛋收集者〕〔超级科技学院〕〔宇文川白书〕〔超级吞噬系统〕〔三国第一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倒计时(二)
    密尔坦斯以为自己已经搞定了这一切,他忘记了这段不应该有的感情,然后成功继续将任务进行了下去。

    但当他看到乔茜处于风暴中心的时候,那股来自灵魂最深处的悸动却似乎又在不断告诉着他,他并没有忘记这一切,相反,随着他的刻意无视和时间的流淌,这一切愈加的深厚了。

    这种感觉就像毒蛇一样,时时刻刻的啃噬着他。

    他必须做些什么,不然他肯定会后悔。

    这股念头逐渐在密尔坦斯的内心升起,然后占据了他大脑中的全部思维。

    随着战斗逐渐接近尾声,所有人都忙碌起来,没有人再关注密尔坦斯,因为等待他的无非就是少许调查和问话。

    但如果这时仍然有人在关注这他,就会发觉密尔坦斯的眼中正流露出疯狂的光泽,那是一种不属于人类的目光。

    。。。

    虽然保护乔茜的念头占据了他的全部思维,但密尔坦斯并没有失去理智,他仍然维持在正常的智商线上。

    作为一名优秀的情报人员,特别调查科带给密尔坦斯的聪慧大脑开始发挥作用,他有条不紊的站起身,向指挥车移动的同时,脑海中已经开始思考接下来的短暂行动计划。

    干掉他们,救出乔茜!

    好吧,或许是时候把密尔坦斯头衔前那一系列优秀的修饰词给撤下来了,但实际这也不怪他,你不能指望一个中了劣质夺魂咒的家伙还能保存多少理智。

    没错,如果易嚣在这里的话,他就会非常淡定的告诉密尔坦斯,你内心中对乔茜的那股冲动既不是名为爱情的忠贞,也不是一见钟情的冲动。

    而是魔力与魔药编织出来的美妙感觉。

    永远不要小瞧女人,尤其她是一名女巫。

    并且还是在她擅长魔药,已经可以被称作魔药大师的前提下。

    。。。

    密尔坦斯的行动很顺利,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的异常,在靠近指挥车的过程中,他也并没有被拦下来。

    他在包围圈外这群fib的眼中,仍然属于友军单位。

    夺魂咒之所以被列为三大不可饶恕咒之一,其可怕之处正在这里,在来自背后的偷袭出现前的那一刻,你永远不会知道身边的同伴到底还是不是他自己了。

    虽然密尔坦斯中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夺魂咒,但效果仍然没有变化,否则也就失去了咒语的核心含义。

    直到他已经离指挥车非常近,甚至只有一步之遥便登上去时,终于有来自后车厢的人将他拦了下来。

    “你有什么事。”他疑惑的问道。

    副驾驶坐的是这次行动的总负责人,格莱特罗文,也就是之前下达行动开始命令的那一位,来自f,而后车厢的这位则是威尔怀特,行动的副指挥,来自cia,密尔坦斯其实就是他的人。

    当然,更准确的说是隶属于cia而已,威尔怀特与密尔坦斯之间不知道相隔有多少个级别,就算不没有保密原则,密尔坦斯也不可能认识威尔怀特,后者也没听过他。

    不过既然都在一个行动小组中,那么密尔坦斯资料自然出现在威尔的桌子上。

    更何况之前密尔坦斯在餐厅的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下。

    见到密尔坦斯不声不响的走过来,威尔不由得有些疑惑,他微微皱眉,猜测着密尔坦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他们,重要的情报密尔坦斯早就上报了,不可能等到现在。

    但若说是他刚发现的,但塞勒姆行动的最后收尾工作所有人都参与了,威尔可没有发现又出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我需要罗文阁下下令,还有。。”

    这时,密尔坦斯已经来到车门前,一伸手就可以打开车门。

    而威尔并没有注意到密尔坦斯的异常,他摇下车窗,看着这名任务失败的同僚。

    事实上,无论是cia还是f,或者说作为战斗主力的军方,他们在行动的过程中都有着严格的规程。

    作为内应的密尔坦斯在行动曝光之后并不可以随意行动,这是为了避免他被策反为双面间谍。

    但可惜,不知道是因为三方初次联手,虽然在索罗佐将军的命令下整合到一起,不过仍然互相不太对付的原因,还是因为现场太乱,面对乔茜的超自然力量,任何人都难免有些紧张的缘故,威尔并没有记起这一点。

    而这就给了密尔坦斯机会。

    因为从他的角度,他已经可以看清车窗内的一切。

    四个人,一名司机,副驾驶的罗文,后车厢的威尔和一名武力担当的特战人员。

    威胁最大的。。就是最后一个人。

    “你需要什么?”

    因为密尔坦斯声音有些小的原因,他在说什么威尔并没有听清楚,他只是听到一个模糊的语调,但威尔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家伙,一次没听清,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皱着眉头,语气不太友好的重复道。

    “。。你们的命,还有停止塞勒姆行动!”

    但就在这时,密尔坦斯已经猛然伸出手,按住威尔的脑袋,狠狠往车窗一撞,伴随着一声闷响,威尔应声昏了过去。

    骤然的变化让所有人一愣,但威尔身边那名特战人员已经反应过来,只不过密尔坦斯的反应更快。

    他托住威尔的手根本没有放开,直接摸入他的西服内衬,下一刻,他的手指触摸到一个冰冷而又厚重的东西。

    “砰!”

    自弹上膛,对于后车厢这点距离来说,密尔坦斯根本不需要瞄准,手枪顶在威尔的衣服内,他掏没有掏出来,便顶在西服上直接扣动扳机。

    特战小队的人员都穿着最为昂贵和高端的防弹衣,密尔坦斯这个角度无法击中他的脑袋,但如此近的距离下,子弹直射也不亚于一记重拳闷击。

    “砰砰砰!”

    威尔连开三枪,重击的眩晕和窒息感没有让对方第一时间掏枪反击。

    而趁着这个机会,密尔坦斯已经掏出手枪,顺势拉开车门,将威尔丢下去的同时跻身而入。

    “砰!”

    又是一声枪响,进入车内的密尔坦斯拿着手枪,将驾驶室上已经反应过来,并且试图掏枪反击的f来了一个爆头。

    “砰!”

    然后紧接着,距离特战小队那个人员还不足半米的情况下,密尔坦斯轻易的将手枪顶在了对方的脑门上,无视效果极佳的防弹头盔,直接挂掉了车厢内战斗力最高也是最有危险的这个家伙。

    剩下的,就只有罗文了。

    但是当密尔坦斯在试图调转枪口的时候,却发现罗文已经取出了手枪,无论密尔坦斯多么试图想要加快自己的速度,但现实就是现实。

    半秒过后,他与罗文同时举枪对准双方。

    然后车厢内陷入到沉默当中。

    “关掉通讯器。”密尔坦斯说道,“或者下一刻我们同归于尽。”

    密尔坦斯并没有什么威胁罗文的筹码,俩人的筹码是相等的,都互相握着对方最为宝贵的生命。

    那么在这个时候,就要看谁的决心更大了。

    所以密尔坦斯毫不犹豫的对罗文发出了威胁。

    当然,作为总指挥的罗文本身也是一名精英f,或许他正面战斗没有军方代表查德利将军那么勇猛,但其他的技能掌握却毫不相让。

    面对密尔坦斯,他很快就从对方的目光中判断出他说的是真话,对方真的会毫不犹豫的与自己同归于尽。

    想了想是否相等的代价,罗文果断选择了后者。

    如果说密尔坦斯威胁自己立刻停止行动或是其他的什么,自己可能并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但用生命来换一个通讯频道的开关。。显然不太合适。

    罗文的动作很缓慢,他一只手仍然稳稳的端住枪,而另一只手则慢慢的摸上了耳朵附近的通讯器。

    “咔!”

    一声轻响,罗文立刻离手。

    “好了。”他轻声说道,“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不要冲动,汉森,看看你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通讯器是否接通对罗文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无论俩人讲话是否会传递出去,指挥车一旦断开联系不出几分钟就会被人察觉到意外。

    事实上,断开联系将内部关在车内,更可以稳定其他人的心。

    而且就算其他人都赶过来又能如何,一把枪对准密尔坦斯和十把枪对准他都是一样的概念。

    因为对准自己的那支枪口不会变化。

    “放下枪。”罗文继续说道,“我保证。。”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有些犹豫着继续说道,“不会将你交给军方和f。”

    罗文原本想说我保证你不会有事的,但密尔坦斯已经杀死了俩个人,稍微有脑子的人都会知道,他不可能没有事。

    而车厢内死去的俩个人一名来自军方,一名来自f,只有cia的威尔没有死亡。

    无论密尔坦斯是上军事法庭还是跟罗文回到f,他的结局都不会好了,只有跟着威尔回到cia,他才有可能逃过一死。

    当然,结局也不会太美妙了。

    “拜托,长官。”密尔坦斯说道,“你以为我还有退路么。”

    密尔坦斯并不知道罗文的全称,他只知道称罗文为罗文,甚至这到底是他的姓名还是代号之类的,密尔坦斯一概不清楚。

    而且就像罗文所想的,就在他单方面切断通讯频道之后,不出两分钟,车厢外面已经围满了一群f。

    见到被密尔坦斯丢下车,昏倒在外面的威尔,所有人都知道了出了事,但密尔坦斯已经拉上了车窗,看不到内部的他们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也不敢轻举妄动。

    “为什么这么做。”罗文当然知道密尔坦斯已经没了退路,他只是习惯性的下意识劝导一句而已。

    而他也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出来,密尔坦斯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劲。

    没有任何毫无理由的叛变,任何背叛都需要原因,利益,信仰,什么都好,哪怕是最疯狂的疯子,也有着属于他自己的理由。

    有趣,这样做他高兴,这很酷,他必须这么做,这些都是理由。

    所以密尔坦斯也一样,罗文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找不到理由。

    利益的话显然不可能,目标不可能收买一名情报局的特工,信仰也不相同,密尔坦斯不是基督徒,他什么也不是,出如此类的念头快速在罗文的脑袋中一闪即逝。

    最终落在了一个原因上。

    魔法。

    “我爱她。”这时密尔坦斯已经开口,用一种莫名的语气说道,“直到我亲手将她推进深渊,我才发现我已经深深爱上了她。”

    “这可不是爱。”罗文深吸一口气,“听着,汉森,你被她控制了,你中了她的魔法。。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但你的脑袋里面现在有了不应该属于你自己的念头。”

    “而且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无论答案多么的不靠谱,当所有的选项都被排除之后,那么余下的唯一的那个解释就是最终的答案。

    作为一名思维正常的f,罗文排除了利益,信仰,感情等等一大堆似乎不太可能的因素,想到了一个最为快捷,也是最为不可思议,但如果介于目标的特殊性那有太正常了的原因。

    思维控制。

    这很难不让罗文往这方面想,因为乔茜的特殊。

    如果说目标是同样一个间谍或是特工,那么或许罗文还会想一想是不是密尔坦斯受到了威胁,收买等等。

    但这一次的目标很特殊,他们就是为了目标的特殊性而来,科学领域所无法解释的超自然力量,魔法。

    那么密尔坦斯之前一切都好好地,然后突然杀死了自己人,就很难不让罗文去这样认为了。

    而在见到密尔坦斯没有反驳自己的话语之后,罗文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于是继续说道。

    “现在,听着,密尔坦斯,我需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

    “放空思维,去回忆你接受过的训练中那些可以对抗催眠的画面,回忆它们,然后挣脱出来。。”

    作为生产间谍的组织之一,cia出身的情报人员自然都接受过催眠相关的训练,忽悠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神奇,但催眠有时候的确可以起到一些作用。

    只可惜,这并没有在密尔坦斯身上产生作用,他仍然静静地看着罗文,平静的眼睛中没有一丝波澜。

    片刻之后,在罗文停下来时,密尔坦斯适宜的再次开口道,“下命令吧,下令停止塞勒姆行动。”

    “如果不能给她救赎,那么我愿意和她一起坠入地狱。”

    “什么?”前者罗文听明白了,但最后一句话他并不理解。

    “我可以爆炸。”密尔坦斯拍了拍胸口。

    作为经常处理这种事情的f,罗文用一种你还不是最专业,也没有种族天赋的目光看着密尔坦斯。

    密尔坦斯似乎也感觉到了罗文的轻视,于是他再次想了想,补充道。

    “产生未知病毒的。”

    “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