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尊溺宠:腹黑萌〕〔超凡卡神〕〔神通不朽〕〔自然大玩家〕〔山海画妖师〕〔海贼王之天赋重置〕〔韩硕传〕〔老姚酒吧〕〔亡妻之战〕〔非卿非故〕〔我在古代养媳妇〕〔师叔无敌〕〔圈妻自萌:莫先生〕〔海岛生存记〕〔我愿意〕〔鲜妻撩人:寒少放〕〔丞相保重〕〔不朽造化诀〕〔变成少女的我决定〕〔极品医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未知魔法
    副官的问题虽然没有说完,但索罗佐将军已经理解了。

    任何信息都可以是假的,来自网络上和资料库里的,来自下方情报人员的,甚至哪怕是自己前去调查的,也有可能是对方造出来的假象。

    但就算是人造假象,能够让一整座大学中的人,甚至虚构出一个完整的社交结构来充当为背景,也是非常庞大并且不可思议的工程。

    并且破绽更多。

    越大的计划往往意味着越多的漏洞,谎言也是同样如此。

    如此大的背景工程肯定会留下诸多的漏洞,只要有一个突破口,就是整个大坝坍塌的那一个瞬间。

    可惜的是,在索罗佐将军的秘密调查下,他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破绽,也就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背景的构造是完美的。

    但这怎么可能。。

    当然,如果说尽心尽力,耗时许久在加上运气斐然的话,或许真的可以达到这样完美的效果,不过却需要大量的时间,还有足够的好运。

    目标创造这样一个虚假的背景所付出的代价与收获并不相等。

    但她却这样做了。

    换句话说,她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并没有索罗佐想象中的那么昂贵,这是唯一的解释,而索罗佐能够想到的,目标与其他人的不同,就是魔法。

    只有魔法能做到这一点。

    在普通人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来完成一个工程的情况下,魔法却可以很好地将一切破绽都掩饰起来,可能还不需要耗费太大的精力。

    索罗佐并不了解魔法,也不清楚魔法是否能够做到这一点,但只有魔法,才能将一切都解释通顺。

    “是魔法。”索罗佐将军说道,“这就是我找上她的原因,你真以为我只是随便找到一个巫师的。”

    但事实上,就算是对巫师来说,这个魔法也太过不可思议了一些,瞒过一个人或许只需要一个遗忘咒,瞒过数个人可能也只是多方几次遗忘咒的事情。

    而想要瞒过无数人,甚至连来调查的人都看到虚假的一切,把网络和计算机都轻易地隐瞒过去,这已经不是普通的魔法能够达到的程度了。

    就连易嚣做起来的成功性恐怕也不高,银舌的确拥有极其强大的具现力,甚至说无所不能也不为过,但修改和创造并不能混为一谈,两者的难度谈不上谁高谁低。

    利用银舌修改已有的东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如果说是一张白纸的话,那么自然随意修饰无从规则。

    但一旦已经有了成型的内容,比如已经存在的富江和贞子等人,那么银舌就有了一种不是规则的无形规则。

    易嚣书写的故事必须要与富江和贞子等人有一定的契合度,银舌的作用才会产生在她们的身上,而不是诞生出一个新的贞子。

    读几遍午夜凶铃然后出来一大堆贞子倒是简单,但那却不是易嚣想要的,现有的这个贞子才更为关键,她有自己的智慧,还有很多没有挖掘出来的秘密,换句话说,她的稀有属性非常多,不是银舌读出来的量产货色。

    而直接利用银舌创造出拥有稀有属性的贞子也可以,但银舌的成立需要构建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势必会出现一些不需要的属性,或许会得不偿失。

    就算是这样,工程量也太大了。

    这也是为什么易嚣需要露西的帮助,才可以调整自己的能力的原因,富江和贞子等魔法生物的改造也是因为才非常缓慢。

    就算是易嚣也无法像乔茜那样,轻轻松松的修改一大片人的思维,甚至让人在不知不觉之间自己都没发现的时候,便落入了她制造出的假象里。

    这种能力看似无法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某种情况下,它所能造成的威胁远比实质性的伤害危险得多。

    这才是索罗佐找上乔茜的原因。

    “但是您怎么。。”

    副官并没有对索罗佐给出的答案感到惊讶,或许因为目标的特殊性,副官的心中早已经有了猜测。

    最初,魔法的出现也让他大为惊讶,几乎连世界观都被狠狠的刷新了一下,毕竟异能和超能力还可以用基因突变和其他更不靠谱的事情来解释。

    但魔法这种可以学习以及传承的神秘侧存在,显然已经超过了科学解释的范畴。

    饶是如此,作为精英存在的副官还是很快平静下来,将以往的认知推翻,开始试着重新了解这个世界,最后淡然的接受了现实,并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学习,思考魔法会对他们以后的行动造成什么影响。

    所以他才对索罗佐将军的答案没有奇怪,因为他从最初的惊讶冷静下来后,也想到了这可能。

    目标,也就是乔茜维拉塔,她利用魔法欺骗了所有人,包括执行塞勒姆计划的整个行动小队,以及基地里的所有人员和网络资料。

    副官不好奇乔茜是怎么做到的,毕竟那是魔法,他们完全不了解的领域,他更好奇的是发现了这一切的顶头上司。

    “百分之一比例稀释的波西安药剂,再加上一些乱七八糟的配方”索罗佐将军倒也没有隐瞒的打算,直接便说了出来,“没想到这东西可以抵抗幻觉,或许我们应该大规模的配一些出来。”

    副官点点头,其实他想知道的是为什么索罗佐将军会发现乔茜的异常,而不是他为什么不受影响,要知道就算是不受幻觉影响,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就盯上乔茜了啊,当然,后面的这个问题,他也很想知道就是了。

    因为按照索罗佐将军的意思,是在他们掌握的这么多巫师资料当中,他早早便先一步盯上了乔茜,然后乔茜才展露她的能力,伪造了她的资料。

    而不是她伪造资料,被索罗佐将军识破之后,才开始重点关注她。

    顺序非常重要,因为这完全将事情变更成了两种概念。

    但副官知道自己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见到长官没有了继续的意思,他自然也不会蠢到继续追问。

    他还不想成为炮灰。

    屏幕上,密尔坦斯与罗文的对话仍然在继续。

    好消息是,密尔坦斯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歇斯底里的症状,看上去仍然非常的冷静,但坏消息是,无论罗文怎么劝说,密尔坦斯都咬住最初的条件毫不相让。

    立刻终止塞勒姆行动。

    再看另一面的乔茜,她也开始变得岌岌可危,并且见到此情形的密尔坦斯语气也越来越坚决,而他所持有的底牌无非就是生物病毒。

    是的,通过密尔坦斯与罗文两者的对话,副官已经将密尔坦斯的情况了解个七七八八。

    乔茜大约是利用那种伪造资料的魔法,在不知不觉间控制了密尔坦斯,而且比让他对自己调查出来的假资料深信不疑更加糟糕的是,他的身体里被埋入了强大的爆炸魔法,不仅如此,除了爆炸之外,还会在爆炸后产生特殊的病毒,并迅速扩散。

    当然,副官对于魔法只是一知半解,在他的脑海中,巫师的毒药和粉碎魔法,已经自动替换成爆炸与未知病毒等等的名词。

    更加恐怖的是,密尔坦斯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他没有认为自己会爆炸,会产生病毒有什么不对,反而将这个当成了最后的手段,试图去拯救把他变成这样的那个人。

    乔茜。

    “真是可怕的魔法。。”副官不由得喃喃自语道。

    然后他把密尔坦斯换做了自己,显然,如果他站在密尔坦斯的位置上,恐怕同样也没有办法抵御这个魔法,无法区分什么才是所谓的正确和错误,只能像密尔坦斯,稀里糊涂的便走向死亡。

    恐怖往往分为很多种,面对未知时所产生的恐惧,身不由己时的绝望,闭目等死时的瞬间空白,但有一种恐怖,却是从来没有被人亲身经历过的。

    那是一种早已深陷其中,但却无法脱身的有种可怖。

    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屏幕上的密尔坦斯仍然毫不自知的对着罗文平静而冷淡的威胁,副官此时就深深感觉到了那种不寒而栗。

    但这却不是最糟糕的,比这个恐怖魔法更糟糕的情况,是处于爆发边缘,即将爆发的密尔坦斯。

    副官虽然不是特工出身,但能够走到索罗佐将军副手这个位置,他本身也是各项能力都不俗的精英人物。

    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密尔坦斯此时就像是一根紧绷的线,而乔茜就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乔茜那里的压力如果继续增大,很有可能密尔坦斯真的会同归于尽。

    塞勒姆行动至关重要,牺牲罗文和周围的f换取行动的成功并不是不能接受,但未知病毒的存在,却让人不得不犹豫起来。

    整个塞勒姆行动随着绿色幽灵的出现,已经彻底暴露在明面之下,突击小队在纽约市内激烈交火已经有了近十分钟的时间。

    就算不是市中心,而是偏向郊区的边缘处,也是一个难以掩盖下去的事情。

    这样的规模或许还可以用恐怖**的理由给糊弄过去,但如果爆发未知病毒,恐怕这个理由就被坐实了,他们想解释都无从辩解。

    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现在总统和国会内大部分的议员都是站在他们这面的,就算出了什么问题,在范围内也可以压下去,当然,这需要他们最后做出成绩。

    病毒真的爆发,他们恐怕就等不到最终收获成果的那一天了,连总统都保不下他们。

    副官有心做出改变,但最高指挥官索罗佐将军就在他的身边,索罗佐按兵不动,副官也没有任何办法。

    “你知道么。”恍惚间,索罗佐突然开口,用一种似为嘲讽的语气轻声说道,“他们都是炮灰。”

    “我们来自cia的精英情报员连目标的资料调查的都不是真实的,他从一开始就犯了无法挽回的错误。”

    整个基地里面除了您恐怕没人知道乔茜的真正身份,副官的脸皮微微抽搐,但是没敢将心里话说出来。

    他们在对应魔法的经验上严重不足,这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们从来也没想过世界上会有魔法,他们还有需要对付魔法的这一天。

    索罗佐似乎猜到了自己的副官在想什么,但他并未在意副官内心的吐糟,“查德利是一个非常英勇的士兵,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也非常的固执。”

    显然,索罗佐对于自己的手下十分了解,或许不是每一个人,但关键人物还是有着足够程度的了解的。

    而作为整个基地的总指挥官,索罗佐将军似乎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他的性格并不鲜明言行举止方面也没有任何特点。

    正是这样的人,才是最难对付的。

    甚至塞勒姆行动到现在,他都根本没有出面,从这一点完全可以看出来,就算塞勒姆行动一旦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索罗佐将军也肯定有办法把自己摘出去。

    “无论罗文是否下达命令,在任务即将成功的时候,恐怕查德利都不会遵守,一点就算罗文死亡都不会改变。”

    听到索罗佐这样说,副官不由得再次焦急起来,因为他已经认为索罗佐将军打算放弃所有人,哪怕未知病毒爆发也不顾了,也要执意完成塞勒姆计划。

    当然,所谓的未知病毒只是密尔坦斯的一面之词,就算是爆炸,也只是密尔坦斯自己说出来的。

    或许这根本就是没有的事,虽然这次任务密尔坦斯失败的一塌糊涂,但他毕竟是情报局精英中的精英,很有可能这只是他伪造出来的谎言。

    但与罗文一样,还是相同原因,副官也不敢赌,这里没人敢赌,因为他们无法承受选择所带来的后果。

    和平年代,骤然爆发出这样的事件,肯定要有人负责,最好的背锅者就是他们。

    最后的结局,或许那些政客们不会撤销整个行动计划,但索罗佐将军所代表的一干人等肯定没有好结果。

    想到这里,副官立刻开口劝道,“将军,如果病毒爆发,总统那边。。”

    “我知道。”索罗佐将军打断道,“查德利虽然英勇,但我并不觉得他能够顺利完成自己的任务。”

    “所以,牧师已经去了,授权启动x武器计划。”

    副官的眼睛陡然瞪大,“将军,这个计划不是还没有成。。”

    “已经成功了。”索罗佐淡然的说道,“甚至已经成功的好几例。”

    看着副官惊讶的表情,索罗佐再次转过身,重新面对着上方无数屏幕拼接在一起的大块面板,以及下方忙碌的人群,毫无诚意的对着副官耸耸肩,“恭喜你士兵,又获取了一个保密等级为七的秘密,别忘记了保密的规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