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透视神医〕〔带个位面闯非洲〕〔巨星小甜妻:前夫〕〔超级妖孽兵王〕〔我的地下城没有问〕〔龙血魔兵〕〔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散修难为〕〔极品仙尊混都市〕〔巅峰强少〕〔极品圣帝〕〔重生之天尸有毒〕〔黄庭道主〕〔游戏点亮技能树!〕〔重生之祸害江湖〕〔最强崩坏系统〕〔秀才家的俏长女〕〔茅山终极捉鬼人〕〔封少的掌上娇妻〕〔最强灵魂主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查德利
    就在贞子与时间飞船失去联络的时候,乔茜面对的战斗也进入到了白热化。

    别看索罗佐将军和副官在地下基地哔哔了好长时间,但前后也不过十几分钟而已,从罗文下达命令,塞勒姆行动进入第二阶段,一直到查德利士官长亲自压阵,他怀表的分针也只是转了十四圈。

    十四分钟,时间不长,但对乔茜的压力却是致命的。

    就算有铁甲咒和电磁能量的干扰,她的脚下仍然已经积下了厚厚一层前头被狠狠压扁的废弃子弹。

    破损的衣服已经遮不住春光,但露出来的部分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因为她的胳膊和大腿上几乎全部紫青一片。

    铁甲咒的特殊性在于它是魔法,薄薄的铁皮想要拦截下子弹自然不可能,不要说是突击步枪,就连手枪在近距离的情况下也可以轻易击穿。

    魔法不同,哪怕铁甲咒是利用咒语构成类似铁能量和物质的存在,但说它能抵御子弹那子弹就绝不可能击穿铁甲咒的存在。

    可惜它在抗压抗震方面远远比不上正版的防弹衣,甚至可以说完全为零。

    乔茜被这些子弹一口气压制了十几分钟,不要说这些是真正的子弹了,就算是气枪的橡胶子弹,也足以让人昏阙了。

    现在她的全身上下估计已经没一块好皮,如果不是乔茜格外护着自己的脸,恐怕鼻青脸肿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就也要到此为止了。

    随着包围圈逐步缩小,此时已经只剩下零星的步枪在压制,最近的士兵距离乔茜只有不住十米的距离,她站在隆起的废墟上向下看,几乎就是在隔街相望的两个商铺的距离。

    距离缩进了,火力压制也同样减小了,塞勒姆计划的目标是活捉乔茜,这些士兵已经不似最初的齐射,而是利用瞄准头部和心脏处的点射,来压制中心处的乔茜。

    这样既不会让她因为措不及防下被冷枪打死,也不会让她压力减缓,趁机利用魔法进行反击。

    精准射击虽然没有之前密集,但因为瞄准的部位致命的缘故,必须让乔茜一刻不停的使用魔法防备。

    虽然乔茜对他们的目的也心知肚明,但也不能不作防御的大肆使用攻击魔法,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付出的代价无非就是任务失败,而自己失去的,却就是生命了。

    这些人如此小心的缘故自然是乔茜的魔法也不容小窥,他们被这些奇怪的光线击中,已经付出了一个人石化,两个人昏迷,一个人四分五裂,一个人彻底死亡的代价。

    当然,乔茜的半条胳膊也被子弹贯穿,小臂处只剩下皮肉连接,血虽然被乔茜止住了但却没有更多的时间深度治疗。

    这样的伤势,凭借现世的科学水平肯定是救不回来了,截肢是最轻的,那些新人类的科技世界肯定有办法,再或者,就是凭借魔药。

    或许哈利波特当中的魔法看上去非常低级,无序,分化非常极端,但不可否认,那个世界拥有整个魔法文明最不可缺少的分支之一。

    异常前的魔药学。

    而且乔茜本身,就是一名近魔药大师的存在。

    但自己被俘之后,他们会不会给自己这个计划,乔茜就不清楚了,更甚至,就算他们同意自己进行治疗,没有材料的她,也熬不出任何一锅魔药。

    “砰砰砰!”

    一连串的点射再次从乔茜的脑门上爆开。

    她面无表情的单手护住脑袋,再一次为自己刷新了几层铁甲咒。

    数十名突击小队的特战人员半弓着身子,脚下悄无声息的越过一个个废墟障碍,端着枪械快向自己包围而来。

    他们的配合默契无比,来自前后左右的致命子弹即不间断也不会重复,恰好控制在一个自己勉强能够抵挡的范围内。

    然后乔茜看到了他们的指挥官,那个家伙是唯一装扮与周围人不同的存在,他正和捕捉小队紧随这些特战人员而至,处于包围圈的外围。

    那些人手中的枪不同。

    就算乔茜对枪械知识少得可怜,也能猜测出那些是麻醉枪,这根本不用猜,只要稍有理智就能判断的出来。

    情况对自己很糟糕。

    等到这些人靠近之后,他们恐怕就不会再留守,麻醉子弹不会致命,能够完全限制住自己的行动,这就是抓捕行动的最后一个环节。

    乔茜已经看到了那名指挥官脸上的笑容。

    但同样,她也听到了这个家伙耳麦中传来的命令。

    “查德利士官,白鸽12o2,立刻停止塞勒姆行动!”

    “白鸽12o2,立刻停止一切行动!”

    耳麦中不断回荡着有些急促的声音,而乔茜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

    “真是抱歉,卡尔先生。”她低声自言自语道,“有那么一瞬间,或许我真的喜欢上了你呢。”

    一只拇指大小的剔透小瓶从乔茜的手中滑落,剩下的半瓶晶莹液体洒落出来,在空中弥漫出奇异的清香,然后很快挥殆尽。

    那是爱情魔药,但与普通的爱情魔药不同,它不需要对方喝下去,只要戴在身上,缓慢而有效地挥出来就好。

    乔茜将这个经过自己改良后的爱情魔药,改了一个更加浪漫的名字。

    她叫它,真爱的呼吸。

    。。。

    目标就在眼前,但查德利却听到了一个让他非常不爽的消息。

    “什么?!”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便对着罗文吼道,“停止行动,你疯了么?!”

    通讯器另一头,罗文的声音虽然有些急促,但却仍然很沉稳,“白鸽12o2,立刻停止一切行动。”

    他平静的重复道,“查德利士官长,你没有听错,计划有变,塞勒姆行动终止。”

    显然,罗文对查德利的脾气也有所了解,虽然才会耐着性子和他解释,否则其他人如果不听从命令而再这继续废话,他早就开骂了。

    但好在这里并不是战场,其次,查德利也不是每一次都会出言顶撞,毕竟他是前线的指挥官,有着自己的判断,查德利的判断很少出错,因为这一点,他屡次立功,任务完成的都很出色,否则也不会再顶撞了上司之后,还能继续留在这里。

    查德利深吸一口气,白鸽12o2,终止计划的暗号,而不是指挥官被人控制住后,明显上终止而背地里继续bsp;   但显然,指挥中心的确出了问题。

    几分钟前已经有士兵给自己传来消息,说是指挥车那里被大量f围住,似乎是密尔坦斯突然反水,控制住了罗文。

    查德利就知道任务不会这么顺利!

    只是当时他并没有做出反应,先,他的第一目标是乔茜,根本无法抽调出力量帮助罗文,而且罗文是被控制了,人多人少毫无意义。

    更其次的是,一切的起因都来源于乔茜,只要抢先一步拿下目标,那么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并且查德利此时也是这样想的。

    他也是这样做的。

    “罗文阁下,你那里出现了意外吧。”查德利停止前进,但并没有命令手下的士兵也停止行动,他举着望远镜,看着不远处的指挥车。

    罗文并没有否认,但也没有肯定,只是语气有些不好的继续说道,“查德利士官长,这不是你要考虑的事情。”

    “那我恕难从命,我的任务就是抓住目标。”

    “你的任务是听从我的命令!”罗文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声音中还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颤抖和恐惧,“现在我命令你停下一切行动!这是命令!”

    “你了解我,将军也了解我,所以我认为他派我来完成这个任务是有原因的。”

    “很多时候想要完成一些事情,就必要付出代价,重要的是代价是否值得。”

    “而现在,我认为为了完成这件任务,必要的牺牲,是值得的。”

    “很抱歉,罗文阁下。”查德利平静的说道,“和你共事的这段时间很愉快。”

    “不!”罗文怒吼道,“这个代价你承担不起!不仅仅是我!还有。。”

    但他的嘶吼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因为查德利在说完这段话之后,便切断了与指挥室的单方面联络,然后平静的一挥手。

    “实施抓捕!”他说道。

    正在地下基地内,站在大屏幕前,通过上空盘旋的直升机,将下方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副官,在听到查德利的决定后,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同样,旁边的索罗佐将军也毫不奇怪,脸色没有任何变化。

    并且在同一时间,被切断通向的罗文和密尔坦斯也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着,场面一时间有些沉默。

    “我。。我还可以。。”下一刻,罗文抢先有些结巴着说道。

    但密尔坦斯已经不给他这个机会了,就在通讯被切断的那一刻,密尔坦斯的最后一丝理智似乎已经被完全吞噬掉,他此时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便是与对方同归于尽。

    “去死吧!”密尔坦斯大声吼道,“统统去死吧!”

    他猛然张开双臂,似乎做了一个拥抱的动作,罗文已经意识到了密尔坦斯要做什么,但他已经无力阻止。

    脸上流露出恐惧,罗文本能的向后躲去,有双臂护住脑袋。

    密尔坦斯所说的爆炸规模绝对不会小了,自己和他同出一车,躲避是绝对无用的,不要说用双臂保护自己,就算给罗文一块防暴盾,这么近的距离也绝对尸骨无存。

    抱住脑袋的罗文静静等待死亡,但是片刻之后,他突然觉得似乎有些安静的诡异。

    抬起头,他看到密尔坦斯也是一脸茫然的继续着这个动作,似乎没有想到自己为什么没有生爆炸。

    不过此刻罗文已经先一步反应过来,他第一时间就想到自己被骗了,一想到自己被骗了这么久,险些终止了塞勒姆行动,他便毫不犹豫的,出一声怒吼。

    “去死吧!”

    前一刻密尔坦斯如何对他所说,后一刻他便完全还给了密尔坦斯。

    “砰!”

    子弹毫不犹豫的脱手而出,直击密尔坦斯的心脏。

    。。。

    与此同时,另一处战场的中心,被围剿的乔茜似乎心有所感,她吐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声说道,“抱歉,这东西是有延迟的。”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三秒之后。

    “轰!”

    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足足有两层楼高的爆炸,在他们战斗的后方掀起层层气浪,正是指挥车的位置处。

    说真的,密尔坦斯真的没有骗人。

    罗文大约已经亲身体验过了。

    。。。

    在听到爆炸响起的那一刻,查德利就知道罗文完了,同样,他自己也讨不了好。

    虽然最后他能够成功的完成任务,但为了任务而牺牲了同伴,他仍然难免法庭走一遭的命运,不过对此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恐怕索罗佐将军也知道了有关他的事情,这才让他负责整个突击小队的指挥行动。

    他还记得临行前索罗佐将军告诉自己的,“不惜一切代价,抓到目标,因为目标是属于巫师中坚力量的一员,一旦逃跑,不仅仅只是逃跑她一个,还会以最快的度将这件事传递出去。”

    当然,事情闹到这么大,查德利已经不觉得消息能够瞒得住了,恐怕那些巫师就算没人通风报信,也很快能够从正常的渠道获知。

    但这已经不是他需要思考的问题,毕竟总行动是罗文负责。

    只是他仍然不能放弃抓捕,因为如果没有固化立场帮助的话,恐怕对方早就跑了,这一次行动失败,固化立场的存在就会被流露出去,接下来的行动就会难上加难。

    必须成功,不能失败,这是查德利告诉自己的,不要说牺牲罗文,就算牺牲他自己,他也不会犹豫。

    现在,罗文已经死了,说句不太友好的,最后一个能够牵制他的因素消失不见,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挡他继续塞勒姆行动。

    “牧羊人小队!”查德利心情不佳的大声吼道。

    闻言,最外围的麻醉小队立刻开始缓步向前,他们是最后的主力,也是抓捕乔茜的最核心手段。

    但是就在这时,已经被紧紧包围的乔茜,却突然一挥魔杖,大声吼道,“停下来!立刻停下来!”

    “我在爆炸中添加了病毒,现在空气中已经无处不在,放我离开,我给你们解药,否则的话,扩散很快就会蔓延整个纽约。”

    “提醒你们一下,这种病毒,可是致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神级升级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