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传教士
    “瞧,我说的没错吧。”

    见到乔茜醒来,那名传教士似乎非常沾沾自喜一般,对着旁边的士兵还有面色呆滞的查德利士官长摊开手说道。

    对方难道真的是个白痴么,传教士的做法不禁让查德利冒出这个念头。

    但这一次不用查德利提醒,两名负责看守乔茜,将她架在中间的士兵已经先一步出凄厉的提醒。

    “目标人物失去控制!”

    “准备第二。。”

    “聒噪嗷!”

    只是下一刻,这名士兵的声音就戛然而止。

    因为不仅仅是他的声音,还有他的生命,都在这一瞬间瞬间终止,两者同样的短暂,同样来临的那么突然,让人措不及防。

    场面寂静了半秒钟后,这名士兵的尸体才重重倒在了地上。

    而造成了这一切的凶手,正是旁边看上去遍体鳞伤,无论是魔力还是体力,似乎早都已经该到达极限的乔茜。

    无视周围士兵和查德利士官长凶狠的目光,乔茜轻轻抽回手,锋利的五指尖爪上沾满了士兵腹腔中的鲜血。

    “令人心情愉悦嗷。”

    乔茜轻轻弹了弹指甲,鲜血顿时被一扫而空,她的纤细玉手再次变得干净如初。

    倒不是乔茜嗜杀,虽然她在第二世界利用魔法手刃的生命也不在少数,但她本人绝对不是一个杀人狂魔。

    只是对这个兵痞十分不爽而已。

    刚刚他在架着自己的时候可是占了不少便宜,简直是上下其手不亦乐乎,恐怕要不是人多的话,他早就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了。

    不是说这些大兵都是基佬么,为什么自己就碰到一个流氓。

    虽然这家伙的动作非常隐蔽,恐怕就连架着自己的另外一个家伙都没有觉,但作为被害人,装作昏迷的乔茜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早就十分不满了。

    原以为这仇无处以报,没想到竟然有人半路截胡,眼见着伪装不下去的乔茜,在把棋盘掀翻后的第一时间,便一爪子怼死了这家伙。

    心情舒畅。

    当然,既然乔茜这面念头通达,那么查德利士官长的脸色自然便难看到了极点,他不留痕迹的后退一步,再次将自己的身影隐藏在士兵之后。

    作为一个经久战场的老兵,查德利的战斗经验丰富,他的动作非常巧妙,仅仅只是脚下移动了两步,便把自己的身影完全掩盖起来,动作幅度很小,几乎没有任何士兵注意到这点。

    千万不要在情况不明朗的时候以身犯险,也是查德利得到的经验之一。

    这并不是在逞英雄,而是让自己死的毫无意义和价值,查德利虽然勇猛固执鲁莽,但他并不是没脑子。

    能够常年待在战斗的第一线而没有死亡,这件事本身便说明了查德利的实力,并不仅仅只有运气和蛮干。

    见到乔茜轻而易举的便挣脱开电磁手铐和其他的束缚装置,查德利一瞬间便想到了很多事情。

    对方并不是已经彻底失去抵抗力束手就擒,而是还保留着翻盘的底牌,准备伺机挣脱和逃跑,或者对方拥有某种不知名的魔法,现在她只是在麻木自己而已。

    更甚至。。对方完全就要这么做,她就要自己把她抓起来,然后带回基地,生的一切对方都已经早有准备,如果是这样的话。。

    这件事显然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查德利被惊出一身冷汗,最后一点在猜测上似乎不太可能,对方只是个普通学生,就算是一所教育比较好的大学又能怎么样,那些学生在大学时光里,除了开趴和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事情做。

    目标不可能提前知道塞勒姆行动计划,就算知道了,也只要提前逃跑就好,没有必要非得以身试险,因为这没有意义。

    但这两个陌生人的出现以及目标的突然醒来,却真真切切的证明了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或许病毒的存在只是用来迷惑自己。

    并不是说,病毒不存在,病毒是假的,而只是这种病毒单单就是为了给乔茜的被抓增添更多地可信度。

    否则一名强大的巫师什么也不做准备,仅仅只是反抗了一番便被顺利抓捕,虽然也有可能是查德利等人高估了巫师的实力,顺便低估了现代武器对魔法的杀伤性,但难免还会让他们在心中泛起嘀咕。

    所以,这就是病毒的作用,让乔茜的失败显得更为真实。

    军队的基层指挥人员并不都是心思简单一根筋的存在,相反,战场瞬息万变,并且惨烈无比,他们需要有比常人更加敏锐的内心和思维,去把握占据的节奏,才能带领着自己的士兵在小规模的冲突中活下来。

    当然,大局层面来说,他们需要听从更高指挥官的调令,无法违抗,但不是说小规模的战斗中就不能灵活善变。

    否则那还叫什么战争,与十世纪的排队毙战术有什么区别,什么都不用打,直接把战略物资金钱和士兵数量摆出来,大家比一比定胜负就得了。

    查德利的思维就很敏锐,在一瞬间,他就察觉到了无数种可能。

    虽然仅仅只是猜测,但这些念头一旦出现,就像在他的脑海中生了根一般,再也无法被摒除掉。

    而此时的乔茜,在他眼中已经完全换了一副形象。

    呃。。这不是形容词,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换了一副形象。

    “又是这个魔法。”传教士取出一支烟,甩了甩火,低头为自己点上,看着乔茜的新形象耸耸肩,“看来没有找错人,嗯,这样说可不对,你已经不能叫做人类了,是么。”

    “。。好像也不准确,应该说,你现在连巫师也不是了,你到底是什么。”

    此时的乔茜,就如传教士所言,已经不完全是人类的外表了。

    她的眼睛变成了仿佛猫一般的竖形瞳孔,原本棕色中带点杂色的双眼已经完全变成了琥珀色,散着迷人而又狡猾的光泽。

    乔茜的毛开始变长,她的金色长也变成了琥珀的棕色,但这似乎还不是改变的最终颜色,因为在棕色当中,还掺杂着少许银色。

    这银色并不像未转化完全的样子,因为乔茜原本的头是金色,不是银色,这更像是金色先转变为棕色,然后再转变为银色,但没有转换完的样子。

    然后紧接着,棕色的长很快便出现新的异动。

    像是破土而出的春芽一般,乔茜耳朵处的长开始不断耸动,仿佛下方有什么东西要鼓出来,蠕动了几秒过后,一双带着细细绒毛,如同雪绒花般的银色狐耳从头中顶了出来。

    棕色的长像流水一样避开这双狐耳,顺着它的两边分开,垂直向下。

    这个特征可要比瞳孔的变化以及色改变明显得多。

    “一对狐耳。”传教士将烟头从嘴里吐出来,瞪起眼睛,“狐狸?”

    “狐狸嘛,倒是也不错,但我还是更喜欢兔女郎。。”传教士低声嘀咕着,一边嘀咕还一边探头向乔茜的屁股后面看去。

    破碎的衣服已经遮挡不住多少春光,随着乔茜不再装昏,她身上泛着青紫的大块肿痕开始诡异的快消退,这个时候她身上大部分的皮肤已经重新恢复了光滑和白皙。

    女巫也是女人,虽然场合有些不对,但任何一个女人对这样的目光都非常敏感,乔茜立刻就察觉到传教士贱兮兮的目光,她连忙侧开身子挡住自己的后面,避过传教士的目光,然后狠狠的回瞪了他一眼。

    但。。就算挡住了传教士的目光,该有的特征仍然会出现。

    巨大的狐尾很快便像是雨后春笋一般迫不及待的挤出来,长长的尾巴延伸出去足足半米长,银色的毛仿佛最为昂贵的挂毯一样,柔顺而又蓬松。

    “狐狸。。”

    乔茜的特征已经非常明显了,虽然出了耳朵和尾巴之外仍然还是人形,但这两个却已经是最为显著的证明,任何人都能认得出来。

    好在周围的士兵,无论是特战小队还是等等,都是历经训练的心神坚定之辈。

    虽然这种仿佛半兽人一样的存在非常奇怪,但对方是一名巫师,巫师,魔法,他们早在任务之前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哪怕看到这一幕,也没有丝毫为之所动。

    “狐狸啊。。”传教士叹息道,“又是一种不同的动物,你们每一个人的特征和形象果然都是不同的。”

    “aa!”

    回答他的乔茜的一阵呲牙,某种低沉的声音从乔茜的嗓子中出来,听上去像是猫狗的混合叫声,但是高了八度,又像是人类的尖叫,非常惨烈凄厉的那种。

    “别告诉我你不会人类语言了。”传教士翻了个白眼。

    “嗷!”乔茜嘶吼了一声,同样不耐烦的说道,“这样更舒服而已嗷!”

    眼见着传教士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竟然和乔茜愉悦的交谈起来,查德利不留痕迹的对着旁边的亲信做了一个手势。

    联络人员已经证实了传教士的身份,但。。这对查德利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查德利的小动作并没有引起乔茜和传教士的注意,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没有现,还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懒洋洋的,传教士继续说道,“乔茜维拉塔,大名鼎鼎的欺诈者,那个倒霉的ca情报员真应该去自由人的领域好好调查调查你的身份,那样的话,他也不会被你骗的这么惨,还以为你是一个软弱可欺的普通女孩。”

    “恐怕你在魔法界的那些朋友们,也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吧,维拉塔。”

    乔茜皱起了眉头,她双手自然而然的交叉相握,仿佛不经意间的小动作一样,用一只手抓住另一只手的手腕上方,肘部下方一点的位置。

    “我听说了有一群人在调查我们,没想到是你们aa。。”

    “或者说,没想到你竟然加入了他们嗷。”乔茜似乎听说过传教士这个人,她冷冷清清的说道。

    “那你们就不是天使的人咯嗷。”

    传教士再次懒洋洋的掏出火,为自己点上一支,美美的吸了一口,“那当然了,虽然我是上帝的代言人,但我可不喜欢那些鸟兮兮的人。”

    “上帝的代言人,你可真敢说嗷。。”

    “虽然我也是这样认为,我更觉得自己是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不过大家都这样称赞我,我有什么办法。”

    “你就是个蠢货嗷。”乔茜翻着白眼说道。

    传教士再次将烟头弹到旁边,“算了,闲聊到此为止,你跟我们走,还是我们把你带走。”

    “两者有什么区别么嗷。”

    传教士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没有。”

    “那容我拒绝嗷。”

    “这恐怕不能。”传教士叹了口气。

    “快放我走吧,那东西好像有些危险,而且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嗷。”乔茜隐晦的指着天空中飘荡着的巨大禁止符说道。

    巨大的禁止符已经变得猩红无比,那其中的卡通幽灵此时看起来有些狰狞,它的笑容变得阴森而又恐怖,仿佛窥视着地面一切的恐怖魔王。

    “别用你那能力了。”传教士突然说道,“你或许可以欺诈别人,命令他人,但这对我没用。”

    “你也不会是sg7号的对手,跟我们走吧。”

    “不可能嗷!”

    但就在这时,早已被俩人忽视,完全当做背景的查德利将军突然横插进来,“谁也别想离开这里,这不是你们想走就走的地方!”

    “开火!”

    周围的士兵早就在他们交谈的时候再次无声无息的重新拉开包围圈,乔茜显然展示出了比之前更强大的物理,在不确定敌人深浅的情况下,查德利决定全力进攻。

    随着他一声令下,枪声混合着麻醉弹,还有电网的滋滋声再次响起,一瞬间来自四面八方的袭击仿佛铺天盖地一般,直接将乔茜包围在内。

    好在查德利还没有疯狂到极致,没有将传教士包围进去,但是见到周围的士兵突然动手,传教士心知不好。

    “不!”他高声叫道。

    但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下一刻,乔茜的身上突然爆出一股巨大的魔力,与之前比,强大了无数倍的魔力。

    她身体微微下伏,整个人变得仿佛是个狐狸一样,然后紧接着,无数靠近乔茜的子弹开始拐弯,仿佛它们的目标突然变化了般,子弹的轨道变得乱七八糟,它们在空中纠缠着,交织着,向四面八方折射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