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祖〕〔都市之九天大帝〕〔都市梦道剑仙〕〔从坟墓中爬出的大〕〔不遇暗礁何遇你〕〔重生小俏媳:首长〕〔Hi,我的萌系小甜〕〔临时老公,吻慢点〕〔枭妻诱入怀:景少〕〔电影世界大赢家〕〔妙手神农〕〔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都市仙尊〕〔岛屿漂流记〕〔绝品透视狂仙〕〔透视极品神医〕〔变身优雅女神〕〔伊塔之柱〕〔汉末之奇谋〕〔茅山末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呼唤
    富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利用空气,她转变出了很多写有t的铁块,就像天平上的砝码般,散乱的堆积在巨大的锅盖上。

    但就在几秒钟前,这个压住缺口的大锅盖竟然硬生生的被顶了起来。

    这可是t的铁块啊,而且还不止一块,是一堆散压在那里。

    富江贫瘠的知识储量让她很难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但是惊鸿一瞥之下,她却看到了被锅盖堵住的缺口所发生的变化。

    起初是一只巨手。

    如果最开始只有一只手的话,此时它已经密密麻麻涌现出了更多,

    就像是珊瑚一样,更多巨手用不怎么宽敞的缺口中拥挤出来,一共发力,试图将压在它们头顶,阻拦它们进入这个世界的讨厌物体掀飞。

    每一根巨手都至少有埃菲尔铁塔地盘那样粗壮,但因为缺口并不宽敞的缘故,它们近乎以一种不可能的形状,像是果冻一样你推我搡的长了出来。

    然后在地面的部分生根发芽,呈现出珊瑚状,从各个角落发力,撞击着上方的重物。

    这种情形不仅可怕,而且绝对是人类的审美难以承受的。

    巨手的根部就如同一个个扭曲人类思想的荒诞生物,它们不仅有着互相纠缠在一起的崎岖外表,更能让人看上一眼,便陷入一种从内心深处传来的厌恶与疯狂。

    它们不是邪神,但肯定与邪神有一定关系。

    因为它们有一部分与邪神相同的特性。

    富江并不是纯粹的人类,原本不是,戴上面具之后便更不是。

    哪怕只是最低级,最不合格的神,也已经彻底与人类无缘。

    本身便作为大魔王之一的富江并没有收到精神污染的感染,但在惊鸿一瞥之后,她也同样意识到了自己的麻烦。

    天就要亮了,天亮意味着面具力量的消失,在这之前,她很有可能无法驱逐对方,关闭传送门。

    哪怕她可以造出太阳伞之类的东西,也无法延迟多久,而在延迟期间,她的力量还会被大幅减弱。

    事实上,富江现在已经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开始减弱。

    随着太阳的逐渐升起,洛基面具的力量正在被一点点的削弱。

    没有了面具的富江,就算她不会真正的死亡,甚至可以无限分裂,也毫无意义,因为只是一个不会死的普通人,根本伤不到对方,甚至连触摸到对方都困难。

    该怎么办。

    富江有些发懵。

    真的,她的知识储备量并不高,充其量不过是一个百年高中生的水准,她大部分时间的生活都在杀,与诱惑人杀掉她的时间中度过。

    只会魅惑他人的脑瓜根本没有想到,她可以利用不死与记忆共享的能力,分分钟达到各种领域的巅峰。

    或许这就是局限与资质。

    若富江没有不死之身与无限分裂,或许放在普通高中,就是一个垫底学渣的存在。

    面对此时这种棘手的情况,她第一时间就是发懵,然后接着……还是束手无策。

    好在富江也清楚传送门被彻底打开的后果,那就不是简单的任务失败了,而是很有可能整个世界都会面临威胁。

    富江虽然只有高中生的水平,但这些概念还是有的。

    在呆滞了几分钟过后,她果断想起了另一个后援,也是她贫瘠的脑瓜中唯一能够想到的另一个求援对象。

    露西。

    虽然她雅典娜以及露西三人的关系很奇怪,有时候非常亲密,有时候关系平平,有时候又似乎有些许仇恨,但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她们的目标却出奇的一致。

    任务为主。

    她向露西求助,露西不可能不帮助她。

    甚至想到这里,富江的脑瓜难得聪明了一回,她十分怀疑露西此时就盯着这里,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露西。”富江低声道,“我该怎么办。”……

    事实上,富江没有猜错。

    露西的确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易嚣的行动至关重要,这里也是同样如此,如此大的计划她不可能放任不管,尤其是……以富江为主导的行动,就更不能掉以轻心。

    在大幽灵出现,富江制作出风扇的第一时间,露西就已经忍不住在内心吐糟了。

    如果换做她的话,她肯定不会选择风扇这种看上去愚蠢透顶的方式来消灭对方,哪怕直接画个橡皮将它们擦去,也要比这好得多。

    早就应该来问自己了。

    自己的智慧,加之面具奇妙的能力,是消灭敌人的最好搭配。

    当然,富江这样做也不错就是了,因为露西原本就没打算彻底消灭对方。

    人类从不会珍惜轻易得来的东西,想要彻底让人类在未来的战争中与巫师们站在同一个战线,首先要让他们知道的……是恐惧。

    黄色的光芒在露西双眼中闪烁着,面对富江不停的呼唤,她根本没有丝毫回应的打算。

    无论是新人类也好,这些来自幽灵世界的超自然力量也好,只要不是巫师,当它们让这个世界的人类品尝到足够的恐惧,那种做出了反抗,仍然无法抵挡的绝望之后……才是巫师们正式出场的时刻。

    魔法对于人类虽然同样久远,同样陌生,但总要比天使恶魔这些传中的异族好得多。

    除了坚定的宗教信仰者外,随着世界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天使,恶魔上帝这些非人的存在只是外星人,来自其他遥远星球的来客,又或者其他的种族而已。

    而不是如过去一般,愚昧的认为它们是神的使者,而神则是人类的主人。

    现世的进步使得科技飞速发展,使得天使和恶魔无法快速发展自己的力量,但同样,也让所有非科学的力量很难介入人类当中,被人类群体接受。

    巫师与魔法的出现,很难人类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大部分巫师自由人担心的问题并不是不存在。

    敌意与恶意,是最有可能出现的东西。

    想要让人类与巫师站在一起,必须有一个恰当的机会。

    而恐惧……就是这个机会。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选择,徐徐接近,利益交换,缓慢揭开自身的存在都是非常好的方法。

    恐惧并不是唯一,也不是最好的选择。

    但对露西来,对黄灯之恐惧来,这就是最好的选择。

    “阁……阁下……”

    阿里蒙德虽然已经被露西控制,但仍然残留了少许抵抗的本能,家养精灵与人类可是不同的种族,有一定的魔法抗性并不奇怪。

    “你想什么。”

    目光落到阿里蒙德的身上,露西斜视着问道。

    在刚刚回到现世的时候,易嚣为了以防万一,将黄灯之恐惧戴在了手上。

    七灯戒的强大毋庸置疑,在墨水心世界的时候,他正是依靠灯戒的力量短暂幻化出铠甲武器之类的东西,顺利的挡住了当时狂躁的雅典娜。

    他将灯戒戴在手上,就是为了谨防突发情况。

    当然,黄灯之恐惧的力量之强大,并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这一点易嚣也非常清楚,在最初的那段时间里,他几乎天天都留有一部分的精力去注意它。

    哪怕在放松警惕之后,他仍然时不时的会进行自我检测。

    为了就是防止迷失在恐惧力量当中,而自己却没有察觉。

    但显然,黄灯戒指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它没有搞事,而是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它收敛了自己恐惧的力量,开始潜移默化的减弱自己的存在感,几乎减弱到……易嚣要将它遗忘了。

    它并没有干涉和影响易嚣,但不代表它就真的安静了下来。

    事实上,几乎要将它遗忘,正是它不安分的最好证明。

    除此之外,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

    在创造露西的时候,易嚣也是带着这枚戒指的。

    显然,露西已经受到了戒指的影响,或许连她这个魔法智能本身都没有意识到,她的思维与处理方式已经开始偏向某种不正常的方向扭曲。

    在露西冷淡的目光注视下,阿里蒙德稍显犹豫的抽了抽嘴角,最终没有胆量将自己试图质疑的话出来。

    “没……没什么……”他低声道。

    露西点点头。

    但是心灵空间的另一面,富江还在喋喋不休的催促着,这让露西感到有些烦躁。

    心灵空间是连同的,目前里面只有四位用户,易嚣,露西,富江,以及雅典娜,四人之间的讨论所有人都可以听到,当然的,也有单独的通道避免其他人听见。

    露西和富江此时就处于单独的通道当中。

    否则易嚣和雅典娜不可能关注不到这里的情况,当然,露西也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露西,我该怎么办?”

    “露西?”

    “露西露西,呼叫露西。”

    富江从一开始还不怎么好意思张口,自己好不容易独立做一次任务,但却在第一次就要求助于露西,一直到此时不仅叫的越来越顺口,甚至就差满地打滚了。

    这让露西烦的不胜其烦。

    “够了。”露西在心里道,“不需要用喊的,要什么在心里想一想就好。”

    “噢。”

    富江可怜巴巴的应了一声,然后随即紧接着问道,“那露西,你听到了么。”

    “你这个白痴!”露西语气暴躁。

    没在意露西给自己按上的称号,富江有些焦急的继续追问道,“我该怎么办……天就要亮了。”

    越来越危机的情况让富江顾不得其他,这些簇拥在一起,宛如珊瑚的手臂就要最开那一堆刻满了t的沉重铁坨了,掀翻了它们,缺口外将再无阻拦。

    富江不是没有试过用其他的方式来阻止这些东西,幻化成巨大剪刀的锋利刀刃对它们根本无用,刀刃无法切开它们的皮肤,反而将自己崩出一条裂口,浓郁硫酸也根本无法腐蚀透它们,滴落之后,就像是给它们皮肤裹上了一层蜜蜡般,变得越来越厚。

    面具虽然可以直接改变物质的性质,仿佛凭空具现般将物体创造出来,比如将空气转化为巨大的剪刀,但在转变完成之后,仍然需要遵从应有的物理性质。

    剪刀可以锋利无比,但不能切断钢铁般的无坚不摧。

    遇到更加坚硬的存在,它同样也会无功而返。

    显然,这些粗壮的蓝色手臂就拥有无与伦比的防御力和抵抗力,不要太阳即将出现时候的面具,恐怕就是正值深夜时的面具,想要强行打破它的防御力也不是那么容易。

    当然,这些都是对性质已知的钢铁,硫酸等等。

    也有很多性质未知的存在,比如富江可以将没有实质的传送门化为实体,然后用绳索困住远远地抛出去。

    这就是独属于面具的神奇能力了。

    魔力总可以做到很多人类不理解的事情,并不是真正的无法理解,而是还没有接触到魔法的领域。

    但富江贫瘠的想象力与开始逐渐衰弱的面具力量,让她无法想到什么好的方式,跳过这些物理性质去毁掉这些手臂。

    眼见着铁坨们开始越来越撑不住,富江不得不向露西发出求救了。

    事实上,露西对富江那里发生的一切都非常了解,但皱了皱眉,她却并不准备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缺口另一侧的存在很强大。”露西道,“你不是它的对手,也拦不住它,或许先生可以将它们踢回去。”

    “那他人呢?”

    “先生还有很多事情要忙,那里的行动比你重要的多。”

    露西也并未打算完全放任不管,因为缺口另一侧的东西无论强弱,它的体积已经摆放在了那里。

    对于没有掌握神秘侧力量的人类来,现在这个阶段,体积越大,越意味着它们能够造成的破坏越多。

    这个世界可不仅仅只有易嚣一种力量。

    巫师们的存在或许并不算特别强大,但如果聚集起来,努力一下的话,或许将它们怼回去也没问题,这么多人,总有些藏龙卧虎的家伙。

    除了魔法,新人类和天使也是无法忽视的存在,露西可没有让他们摘了成果的打算。

    所以即使将缺口打开,将未知生物放进来,也不需要多久,只要造成的破坏比之前的大幽灵还要严重,足够引起人类的重视,却又不会带来强烈的反弹,便足以将它给塞回去。

    即使是恐惧,也不是一天能够形成的。

    听到露西的答案,另一头的富江陷入了沉默,露西则在那里默默的思考着,但她似乎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再完美的计划,都有可能出现突发的情况。

    就在俩人陷入沉默的时候,露西突然感到心灵中传来某种呼唤。

    那是易嚣的声音。

    由远至近,带着急促与焦躁,“露西!!” (.)·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