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帝少老〕〔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御房有术〕〔极品女上司〕〔火影之大美食家〕〔重生八零之极品军〕〔次元法典〕〔女总裁的贴身特种〕〔源起幻想乡〕〔万灵大天敌〕〔导演有点皮〕〔上帝时刻〕〔我的青春不在线〕〔唐时烟雨〕〔无限婚契,枕上总〕〔傲骨狂兵〕〔谋取君心〕〔绝色狂医:魔神大〕〔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聘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漂流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漂流</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听着老巫师的讲述,麦迪逊的蹙眉一直没有松开。

    她的表情看上去昏昏欲睡,时不时的打着哈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睡过去,好在她还留着一丝精力关注着老巫师的故事会,在告一段落时,她伸了个懒腰,无精打采的说道。

    “我讨厌历史课。”

    “魔法史么,我也很讨厌。”

    画像中的老巫师笑了笑,“在我毕业的时候,听说霍格沃茨要将魔法史改为必修课。”

    魔法史和普通历史还是有些区别的,但麦迪逊明智的没有反驳,她懒得和老巫师纠缠下去了,人越老话越多,这句话放在巫师身上同样适用。

    麦迪逊凭借着强悍的实力,以及特殊的来历,没有将这一切放在眼中,在她看来,这个世界的经历更像是一场游戏。

    似乎……不那么真实,毕竟这个世界,没有真正属于她的位置。

    但作为现世之人的伊莫金她们显然没有麦迪逊这样的轻松,她们一直都在很认真的聆听着老巫师解读。

    电影里的美国魔法国会出现在现实中是一个原因。

    另一方面,则是她们从未接触过这样的秘辛。

    在她们的任务当中,无非就是进入第二世界,获得任务,想办法完成任务,然后第二世界再将其送出来。

    能够得到多少额外的收获,完全凭借运气。

    当然,第二世界全部都是随机传送是一个原因,另外一点,大概是之前她们都处于新手羸弱期,就算想做些什么,也没有足够的实力。

    在任务生拉硬拖的度过一二个世界之后,才积累出少许的资本。

    她们还没有接触到易嚣那个高度。

    甚至恐怕还没有来自女巫集会世界的麦迪逊知道的多。

    她们没去想过为什么会存在第二世界,也没去想过她们为什么会进入哪里,甚至……她们不是没有去想,而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个概念。

    这是她们第一次接触到广泛的世界。

    存在于现世之外,几乎与第二世界与现世之间,无穷多的世界。

    “发生了什么?”伊莫金问道。

    老巫师讲述的历史听上去很有趣,但相比这些东西,伊莫金等人更关心他们在那片黑暗的空间中碰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将这里的一切,变成现在这般。

    伊莫金的询问和急切,画像老头自然理解,他叹了口气,低声说道。

    “噩梦才刚刚开始。”

    “初入这片空间的时候,我们以为来到了世界的裂缝中。”

    “有很多古老的魔法书中都有记载,世界并不只有一个,无数个世界分布在一个更大的世界当中,组成了一幅无法估算的地图。”

    “我们只是最不起眼的一小部分。”

    “好吧,孩子们。”画像中的老巫师摊开手,似乎有些调皮的眨眨眼,“你们没听说过也很正常。”

    “那些书都是非常珍贵的孤本,只有最为古老的纯血家族才有。”

    “但幸运的是,那天有很多远道而来的客人,当时最顶尖的炼金大师之一,辛普勒梅斯大师,懂的最多咒语的班赛尔大师,以及代表旧大陆家族们的使者。”

    “他们的身份都不低,包括我在内,求学的生涯中都看过这方面的书籍。”

    似乎不打算让画像中的巫师老头得意一把,麦迪逊悠闲的坐在一旁,边剔指甲边拆他的台道,“真可惜,你的知识落伍了,议长大人。”

    “我们不仅知道世界之外还有世界,更弄清楚了宇宙和星球的关系,我们脚下的土地叫做星球,你知道么?”

    但老巫师也不是什么善茬,被怼了一波的同时,当场就怼了回去。

    “你上天文课的时候肯定没有认真学吧。”他冷哼道。

    “关于星球的记载和概念,远比你想象的更早。”

    麦迪逊挑挑秀眉,根本懒得和他争吵。

    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巫师自然也不会真的和一个他眼中的小姑娘动怒,嘴里暗自嘀咕了一句,现在魔法界教授的课程已经这么高深的之后,他便再次重新转回话题。

    “但……你们知道的。”

    “这些东西听上去根本无法令人相信,就像是死神的三圣器一样,它们被记录的地方都是一些睡前故事里,我一直以为它们真的只是传说和故事。”

    “但当我们亲生经历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所有人都想到了曾经这段话的记忆。”

    “国会中的一切事物都被暂停了,我们开始做足了准备,等待着可能抵达的世界,毕竟如果这片黑暗是世界之间的间隙,那么我们会出现在任何世界都不意外。”

    “或许我们会进入一个完全没有魔法的世界,或许我们会回到过去的世界,或许我们会再次回到自己的世界,甚至还在原地。”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世界。”

    “我们开始提防可能出现的未知,并且……我与其他几名巫师,则开始直接研究这片黑暗世界的本质。”

    “起初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我们都是这样度过的。”

    “但随着时间的概念被日渐模糊,我们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里似乎并不是我们所想的世界缝隙,就算是……我们也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或许我们被困在里面了。”

    “我们可能会进入另外的世界,或者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但所有人都只注意到了这一点从而遗忘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没有人知道,这个等待的时间是多久,对么?”红木高背椅上的麦迪逊不知何时坐直了身体,宛如一幅油画上的贵族小姐般,平静的发问道。

    “是的。”画像中的老巫师微微闭上眼睛,似乎将某种感情憋了回去,然后低声而缓慢地说道,“没人知道这个时间有多久,我们……一直漂流到现在。”

    “但如果仅仅只是漂流的话,似乎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吧。”

    “毕竟……你自己也说了,在这里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

    麦迪逊直指周围糟糕的情况,近乎变成一片废墟的魔法国会,显然遭到了某种不可逆的致命破坏,并且所有的巫师也都消失了,这很不正常,如果他们感受不到时间的概念,他们应该都可以存活到现在。

    “我们遭遇到了一些……很可怕的东西。”老巫师没有隐瞒,“这些事情我会当做另一段故事为你们讲述。”

    “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你们去看看。”

    这一次,却同样是麦迪逊阻止了他。

    “不着急。”她说道,“先缓一缓的。”

    老巫师自然没有异议,伊莫金等人也是如此,画像老头流露出来的信息量,哪怕对这群现世来的女巫们,也有些大到难以接受。

    反倒是麦迪逊,因为不是这里的人,对发生在现世的一切,可能造成的后果和影响都不关心,只把这经历当做有趣的冒险,显得更为淡定一些。

    “这样分析的话,你们根本无法确定这里到底是不是世界缝隙。”

    关心则乱,麦迪逊不关心,智商自然在线,她开始对老巫师的话进行分析。

    “你们仍然觉得自己处于世界缝隙当中,只不过飘荡的时间有些久……当然,你们还遭遇了意外,若是没有意外的话,你们或许终于有一天能等到离开那片黑暗空间。

    “是这样。”

    老巫师再次苦笑,然后点点头。

    “因为长时间游荡在黑暗中,我们已经无法确定,这片空间到底是不是如我们最初猜测的那样。”

    “或许这里根本不是什么世界的缝隙,只是……另一片没有被发现的未知,世界缝隙什么的都是假的,就像死神一样。”

    “也或许……这里的确是世界的缝隙,只不过我们还没有抵达另一个世界,因为谁也不知道需要在两个世界之间漂流多久。”

    “在一切没有揭晓之前,答案无法被确认……真是一种奇妙的情况,我觉得难题的本身就……”

    “薛定谔的猫。”

    麦迪逊说道。

    “啊?”当然,巫师老头一脸懵逼。

    “你的那种奇怪感觉,可以用猫来形容,盒子的盖子没有揭开之前,没有人知道猫是死的活的,它处于一种不生不死的奇妙状态……算了,跟你说你也肯定听不懂。”

    老巫师当然听不懂,量子理论什么的他没有学过,但单纯的形容和比喻,他还是能够理解的。

    但麦迪逊懒得说,老巫师也没有问。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只是一幅画像的缘故,这个看上去知识渊博的老巫师没有表示出对新知识的好奇,只是点点头,便将话题揭了过去。

    只是听着俩人在这边没营养的废话,伊莫金等人却率先忍不住了。

    “那应该是世界缝隙。”她说道。

    见到麦迪逊和老巫师的目光转来,伊莫金不慌不忙,“毕竟……魔法国会出现在了我们的世界,这意味着它可能真的通过缝隙穿越了世界。”

    “可惜……里面的人没有等到这一天。”

    “发生了什么。”

    伊莫金等人已经将信息消化了,毕竟作为一个现代人,她们的思维要比这些僵硬的巫师更加广阔,想象力和接受能力也更强。

    一个人是否聪明有很多要素,记忆力是要素之一,认知能力,想象力,同样也是必不可缺的条件。

    她对这些什么有关世界的猜测不感兴趣,伊莫金唯一想要知道的,就是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

    因为根据老巫师所说,罪魁祸首可能还在这里。

    事关她们的生死,也关乎外界的纽约。

    “你们已经做好知道的准备了么。”

    老巫师对于伊莫金等人的疑问仍然没有意外,只是平静的询问道,同样,乔安娜等人也非常坚定的点点头。

    “那好吧,跟我来。”

    说吧,老巫师便从她们眼前的画像跳到了另外一个靠近门边的画像中。

    全程打酱油的麦迪逊耸耸肩,站起身,顺便将刚倒上的杯中葡萄酒一饮而尽,然后快速跟了上去,粗糙的酒水质感让她微微咋舌,好在悠长的时间掩盖了中世纪糟糕酿造工艺的负分,虽然时间似乎在这里失去了作用,但葡萄酒的味道仍然足够醇厚。

    “你刚刚就说去看看,看什么?”麦迪逊在后面问道。

    她们重新离开了房间,好在,这里已经不再幻境的笼罩范围内,没有一望无际仿佛迷宫般的墙壁,也没有时不时冒出来的墓地和幽灵古屋。

    周围是破旧的长廊,但除了残破和古旧之外,倒是没有别的异常。

    “记忆屋。”老巫师穿梭在一个个画像中,为她们引路的同时回答道。

    “我们早就料到了或许会有这一天发生,在所有人都战死之前,我们提前留好了生前的记忆,通过我们的双眼重现当时的情形,总要比枯燥的讲述更为直观一些。”

    “记忆屋中存放了所有人的记忆,那里有着作为强大的魔法保护……就算现在仍然被保护的完好无损……”

    关于记忆屋的原理,有什么什么强大的魔法在保护它,伊莫金就没怎么细听,因为她的心思都放在之前她听到的,并且敏锐注意到的一个词的上面。

    战死。

    果然……是战斗么……

    “距离记忆屋还有一点路程。”

    下一刻,老巫师的话重新将伊莫金从失神中拉了回来。

    “这期间我可以大概先为你们讲述一下……”

    “等等!”

    但就在这个时候,麦迪逊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她叫停了周围女巫们的同时,也将画像中的巫师老头拦了下来。

    “怎……”

    没待其他人发问,麦迪逊就直接向巫师老头问道,“敌人……是什么样的。”

    已经成为画像的菲利亚特三世或许没有生前那样强大,可以敏锐的察觉到敌人靠近,但他的智商仍然在线,听到麦迪逊的询问,他立刻联想到了某种可能,脸色严肃起来。

    “黑色的……那些巫师当中最可怕的破坏者。”

    但没想到,闻言麦迪逊却一挑眉。

    菲利亚特三世作为画像,除了讲述之外,无法给与她们任何实质的帮助,伊莫金等人虽然是女巫,但却不具备真正女巫那种对魔力和危险的感知。

    只有麦迪逊,身为至尊女巫的她比普通女巫更为强大,也更为敏锐。

    她已经比所有人都提前一步的……察觉到了挡在前方的东西。

    “黑色的,竟然不是蓝色的。”她扬着眉说道。

    “这样的话,就只有两种可能了,要么我们面对的是一种全新的敌人,要么……就是那个古老的家伙发生了变异。”

    ,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