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追妻:绝色王〕〔屠神天帝〕〔误惹豪门:总裁大〕〔妖孽娘子:拐个师〕〔俯瞰球场〕〔提拔〕〔异大陆修仙记〕〔惹火狂妻:邪帝,〕〔花开半夏君约此生〕〔混元太极道〕〔快穿,挥手女主,〕〔极品小村夫〕〔位面复制大师〕〔爱过恨过,擦肩而〕〔青眉煮酒〕〔争锋地〕〔三国之巅峰召唤〕〔神魔之上〕〔超星大导演〕〔变身在漫威世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不可承受
    麦迪逊从来都不是一个有着足够耐心的人,在确定周围没有危险,并且预留下足够的后撤空间,她一个俯冲便控制着石质鸟笼贴着地面向深坑飘去。

    可惜她脚下踩着的不是滑板,而是一只外表看起来low到爆的鸟笼。

    不过反正她在幻身咒的加持下,也没人能看得见就是。

    下一刻,麦迪逊的眼前被一片湛蓝色的光芒所占据。

    幽幽的蓝光从地面涌出,比阳光还要鲜明无数倍,刺目的光芒占据了麦迪逊的全部目光,直接挡住了她的视野。

    这一点同样没有出乎麦迪逊的意料。

    无论这些晃动的蓝色软管是什么东西,它们总是蓝色的这点毋庸置疑,它们的母体自然也可能是蓝色的,深坑的下方呈现出一片蓝色,再正常不过。

    但夺目到这种程度,还是有些超出麦迪逊的想象。

    她没有乱晃,而是稳住脚下的石块,微微后退,然后稍微将距离下降。

    麦迪逊虽然看上去冲动了一下,但并不莽撞,她根本没有一头扎进深洞的范围,仅仅徘徊在洞口附近而已。

    幽幽的蓝光一出现,她就退了回去,不出意外,她现在已经重新回到了深洞的边缘位置,而不是在它的上方。

    失去视野,依靠的就只有听觉和嗅觉。

    麦迪逊静静聆听着,感受着,不确定深坑中有没有什么东西看到自己,然后紧随而至的跟了出来。

    但是良久,下方都没有传来一点声音和响动,以及最气流的变化。

    麦迪逊请轻轻吐出一口气,然后等待着双眼恢复。

    她并没有相关的魔法治疗被强光刺到的双眼,只能等待它自己恢复,好在光芒并不真的非常强烈,只是措不及防之中被狠狠闪了一下而已,一两分钟过后,麦迪逊就发觉深坑的景象重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还是那个坑,还是这些有些白痴的,左右扭动的软管,她似乎没有惊动什么东西。

    或许深坑之下还是软管,麦迪逊冒出这样的念头。

    如果是这群没有眼睛没有鼻子,连嘴巴也没有,甚至思想可能都没有的东西,察觉不到自己也很正常。

    微微催促鸟笼,麦迪逊重新漂浮到了深坑的上方。

    因为眼睛已经受到过一次刺激的缘故,这一次的光芒麦迪逊感觉似乎没有之前那样的强烈,起码可以朦朦胧胧的看清些许东西。

    眯着眼睛,麦迪逊将鸟笼打开一个缺口,然后趴在边缘处,好奇的向下张望。

    光芒,蓝色的蓝光,仿佛五彩的漩涡一样,明明只有一个颜色,但却摇晃的麦迪逊头晕目眩。

    这些或深或浅的光谱线条在她眼中构成一个个扭曲的波浪,仿佛毕加索手中最为抽象的一副艺术作品,形成或有意义,或无意义的图案通过视网膜折射到她的大脑中。

    无法解析,甚至无法长时间直视。

    麦迪逊并未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她只是觉得这些光线似乎有些太强烈了,这样下去就算她最后看清了下面是什么东西,但会不会视力受损啊,会不会瞎啊,这些她都不确定。

    仅仅为了满足一次好奇心就把自己的眼睛弄坏掉,显然不是一件值得的事情。

    麦迪逊把脑袋往回缩了缩,以为这样做就可以减少光线的照射似得。

    不过在下一刻,麦迪逊就顾不得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了,因为她突兀的感觉到某种似乎非常阴冷的气息,就像是被毒蛇盯上一样的感觉。

    非常的不舒服。

    就仿佛。。就仿佛她正处于某种巨兽的嘴边一样!

    麦迪逊的内心陡然一惊。

    这种感觉不可能来的无缘无故,作为一名至尊女巫,她深知女巫在这方面往往有着出乎预料的直觉度。

    联想到自己就漂浮在这个不知名的深坑上方,那么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感觉,已经不言而喻了。

    下个瞬间,麦迪逊再次陡然睁大眼睛。

    因为她发觉下方的光芒迷雾不知何时已经散掉了,露出了隐藏在这片深深幽蓝色光泽之下的真正情形。

    那是一张。。巨大无比,而扭曲和怪异的人脸。

    。。。

    “s!。。”

    麦迪逊硬生生的把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叫咽了回去。

    她的双眼几乎正对着下方这张丑陋的大嘴,就算麦迪逊胆大无比,一时间不由得也有些毛骨悚然。

    人类天生就畏惧巨大的生物,这是烙印在基因中的,庞大的体积不仅带来一种视觉上的压力,更会带来心里上的压抑。

    这张嘴巴足足有麦迪逊两个那么大,就算它只是很普通的张开着,没有呲出牙齿也没有嘶吼和咆哮,仍然已经足够让麦迪逊联想到很多东西。

    或许在这张嘴巴之下正隐藏着锋锐的利齿,这些利齿仿佛等待着猎物的磨盘和锯齿版等着自己掉落下去。

    它们会切断自己的筋腱,碾断自己的骨头,将自己在瞬间挤压成一团模糊不清,无法辨别的肉丸。

    随着想象的越加深入,麦迪逊额头上的冷汗就越多,她甚至感觉到自己有些头皮发麻。

    不。。不对,这很不对。

    麦迪逊敏锐的察觉到了异常,她为什么会陷入这种情况,她为什么会被自己的想象所吓到,或是说。。她为什么要联想这么恐怖的东西!

    她开始努力放空大脑,随着大脑逐渐被清空,大脑封闭术的效果也渐渐显现。

    但是她刚刚从这种噩梦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来自不知名引诱的第二波攻击就到了。

    “睁开。。睁开。。”

    “睁开你的眼睛。。”

    麦迪逊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直接听觉上的,心灵上的,她可以保证,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就是想要睁开自己的眼睛。

    来自内心的想法无法被摒弃,在对抗了三四秒左右,她决定服从内心。

    然后她睁开了眼睛。

    下一刻,这张抽象的人脸重新占据了她的全部视线。

    不。。或者说,这不能叫做人脸,只能叫做。。一张脸。

    它之所以可以被称作脸,那是因为它拥有人类对于一张面孔的定义的最基本要素。

    两只眼睛,鼻子,嘴巴,甚至可能还包括一对耳朵,之所以是还可能,那是因为它的所有五官都挤在同一张平面上。

    而可以确定它们是挤在同一个平面,不是生长在同一个平面的原因,同样也是因为它的耳朵。

    就像是一个人被压在了玻璃上,他的五官紧紧贴着玻璃,包括耳朵。

    但耳朵部位除了耳朵本身外,还有脑后的肌肉,头皮,或许还包括少量头发。

    这张脸就是类似的情况,它的耳朵蜷缩着,与附近连带的皮肤,与剩余的四个器官一同挤在这张平面上,因为角度的关系,它似乎只有一个耳朵能够挤进来,另一个耳朵显然就处于另一侧。

    当然,也不乏它只有一只耳朵的可能。

    所以一对耳朵,只是猜测而已。

    同样的,拥有耳鼻眼嘴这些最基本器官的它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一张脸,但若说它是人脸显然就有些牵强了。

    因为它怎么看,怎么也很难与人类扯上关系。

    “啊!”

    麦迪逊仿佛非常痛苦的似得,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声哀嚎,她的身体一下子无力的软到下去,俊俏的面孔紧紧皱在一起,抽成一团,

    “ahh--!”

    她再次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嘴巴不受控制的张开,仿佛一只溺水的鱼般在渴求着呼吸和氧气,同时她的唾液顺着嘴角滴淌下来,缓缓落到石笼的地面。

    事实上,麦迪逊能够仅扫一眼就得到这么多有用的信息,已经很不容易了。

    更多的东西就不是她能够接受的了。

    跪倒在地的麦迪逊觉得自己很痛苦,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只觉得自己仿佛像是要燃烧起来一般,从内到外都是那么的灼热,火焰在炙烤着她,炙烤着她每一丝的肌肉和筋腱,也在炙烤着她的灵魂和内心。

    同样的,她却并不清楚自己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个很难形容的东西。

    能够想象在两面墙壁之间,被巨力所挤压,狠狠被拍扁在当中的人类么,或许这是最为贴切的一个形容。

    但不同的是,墙壁只有单面,并且像玻璃一样透明,而且那也不是人类。

    这一切正在麦迪逊视线的正下方。

    巨脸虽然没有因为拥挤和按压而死亡变形,但整个五官也已经早已彻底扭曲。。或许不是五官,因为它没有眉毛,只能叫做四官。

    扭曲的面孔就像一张抽象无比,人类无法理解的恐怖画面,它紧贴在那张看不见的无形屏障上,虽然它似乎没有发现上方的麦迪逊,但仅仅只是直视它的存在,却已经让麦迪逊无法承受。

    烟暗空洞的双眼,仿佛隧道似的嘴巴和鼻孔,如一团乱糜似挤在一起的耳朵。

    它们一个个单独看上去虽然有些怪异,恐怖,但并没有到无法接受的程度,麦迪逊不清楚为什么在它们聚集到一起之后,竟然会变得如此。。混乱。

    喘着粗气,麦迪逊趴在冰冷的石板上,直视着下方这对没有焦距的双眼。

    她感到头皮发麻,一股冰冷的感觉慢慢攀上麦迪逊的身体,令她打了个激灵,一股鸡皮疙瘩直接从她的锁骨泛起到她的脊椎尾部。

    它的嘴巴。。眼睛。。鼻子。。就像是个一个个漩涡,带着利齿的漩涡,将她彻彻底底的搅入进去,搅得连肉沫也不剩下。

    “啊!!”

    下一刻,麦迪逊终于无法抗拒这股力量,她抱住脑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惨叫声一起,不止惊动了这些仿佛无疑是的软管,同样也清晰的传递到了不远处那群女巫的耳朵当中。

    幻身咒和隐身咒可以遮挡麦迪逊的身影,但却无法掩盖声音,事实上,就算麦迪逊给自己施加消声咒,咒语也无法遮挡她富有穿透力的惨叫。

    魔法要比科技更加智能,也更加人性化,尤其是在一些细节和微小的方面。

    消声咒可以掩盖巫师不小心闹出来的动静,但却不会阻拦巫师故意发出的声音,魔法判断的区别似乎是源于巫师的内心写照。

    这放在科学领域,妥妥的就是思维连接和共享混合的烟科技,哪怕只是一个小物件也需要大量的科技基础作为支撑,但在魔法领域,它却仅仅只是巫师动动魔杖,改改咒语就可以达到的小技巧。

    消声咒这也避免了给自己施加隐身咒和消声咒的巫师一旦昏迷在角落,最后无人发现硬生生被饿死的可能。

    麦迪逊的惨叫声传递到女巫们的耳朵当中,立刻让所有人为之一惊。

    “是她么?”

    这里面最为紧张的就要算伊莫金了,女巫姐妹会虽然没有真正的首领,但年龄最大也经常负责外交的伊莫金,某种意义上就是她们的名义领袖。

    事实上,更多的时候伊莫金是在照顾她们,女巫们的年龄差距很大,有伊莫金这样三十出头的,也有连高中都还没上的小家伙。

    每加入一个新成员,伊莫金都表现出极大的欢迎,并十分高兴,而对于麦迪逊这样实力强大的,她更是格外关注。

    无论在哪里,实力总是能够额外加分的一个因素。

    自从麦迪逊隐身潜入过去之后,伊莫金的内心就提了起来,虽然她不认为麦迪逊能够碰到什么意外,或者说,她内心本能的也不认为这个疑似传送门的深坑能够产生什么意外,但她还是非常担心。

    不过当现在她真的听到麦迪逊的惨叫之后,她却有些不确定的犹豫起来,觉得是不是自己担心过度而产生的幻听。

    “是她么?艾玛?”

    伊莫金连声问道。

    商场如战场,但商场毕竟不是真正的战场,在外交,人际关系和处理方面伊莫金是所有女巫姐妹会中经验最丰富的,但论魔法的强弱,对于战斗局面的把握和敏锐,她恐怕就无法并入第一行列了。

    这个时候,反而是一直看上去没什么心思,比较热血的乔安娜最为果断。

    好吧,或许热血和莽撞本来就代表了果决,她推开还处于犹豫状态的伊莫金,非常确定的说道。

    “是她,而且她现在有危险!”

    抽出魔杖,乔安娜毫不犹豫的低吼道,“艾玛罗伯茨。。衣服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