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变异
    “默然者?”

    乔安娜觉得自己此时的表情看上去一定是奇怪极了.

    默默然,负面力量,暗能量,魔法能量的另一种面目,被压抑的巫师本能,力量,被扭曲的童年和生活。

    这个特殊的名词有着很多种含义。

    但多数都是指着同一种东西,默默然。

    在看完神奇动物在哪里这部电影后,乔安娜曾恶补过相关的知识,因为说不定她就有可能进入这个年代久远的世界。

    那里不仅有着破坏力极强的默然者,诸多逃出来的危险神奇动物,更有着初代烟魔王格林德沃。

    作为一名女性,乔安娜并不觉得自己会得到格林德沃的另眼相看,纽特或许在格林德沃眼中是一枚小鲜肉,但自己肯定不是。

    而作为战斗力全场最佳的默然者,自然是重中之重。

    默然者通畅情况下是指诞生在了不应该出现魔法地方的巫师。

    因为魔法不应该被出现,所以巫师在小的时候就会被灌输很多概念,或许魔法的存在是错误的,或许魔法根本就不存在。

    这样一来,在他初次魔力暴动时,他就会进行本能的压制。

    而这种压制是最糟糕的。

    巫师界的普通小巫师当然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他们的长辈恨不得他们早一点显现出魔法天赋,证明他们不是一个哑炮。

    麻种巫师也不会出现这个问题,因为他们在魔力暴走之前,脑海中根本不会刻意的想到自己会不会魔法,甚至有可能都不会去思考魔法。

    但显然,潜意识作为人类从未被彻底剖析的思维领域,一旦形成,就很难去掉。

    哪怕仅仅只是一个未成年的人类。

    随着小巫师本能的压抑他魔法的天赋,他的魔力会开始产生扭曲,因为无论小巫师是否压抑他自身,魔力总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

    并且糟糕的是,越压制,越反弹,这股扭曲的能量也就愈加的巨大。

    事实上,如果解决了魔力扭曲,或者解析出压抑自己的魔力,魔力就会成倍增长的奥秘整个巫师界的力量绝对会翻上不止一倍。

    可惜这群思维怪胎连普通人的衣服都不会穿,看到默默然的第一反应就是消灭,指望他们发现……恐怕那时候人工智能都出来了。

    说到底,还是巫师界人数太少的缘故,普通人有着庞大的人口基数,十亿人里面出现一个天才,还用不了几年呢。

    同样的,这种病变也并不只是提前透支小巫师未来的魔力那么简单,因为电影中那个默然者表现出来的力量,绝对超出了一般的巫师。

    仅透支的话,没有这样庞大的魔力。

    默默然实际是一种很特殊的存在。

    当小巫师的魔力开始扭曲,它就会渗透他自身,扭曲他的性格,而如果周围的生存环境非常糟糕,本身就对他性格和成长影响很大,扭曲也会进一步反馈于他的魔力。

    两者之间是互相影响的。

    当被扭曲的魔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再也无法被压制的时候,这些魔力就会诞生出一个新的物种。

    它就是默默然。

    不仅仅只是一个名字,而是一种生物。

    寓意为隐藏,掩盖,被湮没的,形成呈现出烟色的,仿佛墨汁一样,似液体,又似气体或固体的一团烟烟。

    事实上,被压制住的并不仅仅只有魔力,更有一个小巫师的人生,他的童年,所以才会有这样复杂的含义。

    而当一个小巫师身上诞生出了这种默默然之后,他就成为了一个默然者。

    魔力被强制的压抑着,十分痛苦,生活和人生也充满了压抑,更加痛苦,就像是一个沉默的边缘人,默默地度过着自己痛苦而压抑的童年。

    这就是默然者的诞生。

    默默然的力量全力爆发,甚至是完全同化的时候,小巫师会爆发出极强的力量,同时保持着一定的意识。

    但因为这股力量是魔力极端失控而产生的,默然者通常都活不过十岁,而诞生这种东西的也只有幼年巫师。

    默然者的力量虽然很强,但那也是相对而言。

    多数时候,对付一个失控的默然者,只要几个普通的成年巫师便已经足够,否则为什么这么多年默然者的存在都很少被曝光出来,鲜为人知。

    因为魔法部完全足以轻易的解决掉它们的存在。

    更何况是当时就任议长的菲利亚特三世了,如果他惧怕的就是默默然,乔安娜似乎觉得他有些……大惊小怪了一点。

    但显然,只是一个普通默然者的话,它不可能杀死菲利亚特三世,更不可能毁掉整个魔法国会。

    默然者的力量越压制能量越大,这是一种反弹,乔安娜不确定是不是呈几何上扬的,但电影中那个活到十**岁的默然者,的确爆发出了比只有十岁左右的默然者们,不止几倍的强大魔力。

    或许……毁掉这一切的是一个活了一百年的默然者?

    乔安娜的脑筋飞快的转动,同时等待着画像老头的继续讲述。

    老巫师的目光飞快的乔安娜等女巫脸上扫了一下,她们恍然大悟的表情,以及并不惊讶的语气,就能看出来她们是知道默然者的。

    这很好,起码他不需要浪费时间再解释一遍了。

    跳到一个相对靠前的画像,老巫师一边等待着女巫们追上来,一边沉声继续道,“那不是一个普通的默然者。”

    在老巫师看不见的地方,背上的麦迪逊翻了个白眼。

    那东西当然不会是一个普通的默然者,否则也不会把你们团灭了。

    画像老头并没有看到麦迪逊的表情,他继续讲述道,“我们都知道默默然产生的条件,只有幼年的巫师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我们碰到的,却是成年巫师。”

    “或许是……被剥离下来的默默然重新寄生到了他们的身上?”一直皱眉思考的乔安娜提了一句。

    默默然和默然者并不是同一个存在,虽然他们经常一起出现。

    但根据电影中表现出的那幕来看,幼年巫师身上诞生的默默然是可以被剥夺的,同样幼年巫师也就不会继续成为默然者。

    剥离下来的默默然之后它又有什么用,乔安娜就不清楚了。

    电影中并没有讲述,但想必既然可以剥离,就显然可以重新赋予。

    或许有什么人将默默然带进了魔法国会,然后放到了成年巫师的身上,乔安娜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

    “或许吧。”老巫师说道,“这片空间是封闭的,所以……你想到了什么。”

    乔安娜没有回答,接过话的是伊莫金,稍作思考,她说道,“……变成默然者的,全部都是你们认识的巫师。”

    画像中的老巫师点了点头。

    他的表情似乎有些悲伤。

    “是的,变成了默然者之后的他们失去了理智,爆发出了超出所有人想象的破坏力,我从未想过老威廉会有那么强的魔……”

    摇摇头,画像老头没有继续向下说,女巫们显然能看出他似乎回忆起了某种伤心事。

    停顿了半晌,老巫师在重新说道,“就是这些默然者将魔法国会毁于一旦。”

    “这些?”

    女巫们敏锐的察觉到了老巫师的用词,默然者并不只有一个。

    但事实上,讲述到了这里,女巫们却微微松了一口气,虽然默然者并不只有一个,并且听上去似乎非常强大,但一切终归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默然者强归强,但仍然没有脱离一定的底线,无非就是一些非常强大的巫师罢了。

    她们并不畏惧,打不过还跑不了么,从子时代混乱时期活下来的家伙,或多或少都有两手精通的魔法绝学,别的她们或许不擅长,逃跑保命摸鱼绝对是一等一的。

    乔安娜等女巫们最担心的是某种未知的魔法生物跟在她们的身后。

    比如说可以直接灵魂锁定,怎么摆脱都摆脱不了,火焰免疫,冷冻免疫,幻影移形禁止同时破坏力又强等等,哪怕只占了一条,对她们都是很大的麻烦。

    魔法的强大让她们可以凌驾于普通人之上,但同样,碰到更为强大的魔法和存在,她们脆弱的就像是普通人一样。

    一些因为魔法扭曲而失控变异的巫师,她们还不担心。

    或许她们不够强,杀不死这些东西,但肯定有人够强,而且自由人是什么,自由人是前途最不可限量的存在。

    只要给她们足够的时间,没有人能够确定自由人能成长到何种高度,又有着何种潜力。

    早晚有一天,这些默然者都不会是问题。

    哪怕它们毁了魔法国会。

    老巫师就算不能用摄神取念,人老成精的他大约也猜出了女巫们的想法。

    苦笑一声,他说道,“我们的数量是它们的好几倍,就算伤亡惨重……到了最后怎么也能将它们全部消灭。”

    “怎么会一个活人也不剩下。”

    女巫们顿时安静了下来,就连摸鱼中的麦迪逊也竖起了耳朵。

    深吸了一口气,老巫师说道,“因为它们……正是死亡。”

    麦迪逊眉头紧锁,虽然她本身是女巫,但却讨厌这种疑神疑鬼的交流方式,猜测语义什么是最无聊,最没有价值的事情。

    尤其是这样的关头,一旦猜错了怎么办。

    清了清嗓子,还没等麦迪逊发表意见,伊莫金已经抢先说道,“什么意思?你不能说的清楚一些么。”

    老巫师白了她一眼,“年轻人,就是没有耐心。”

    但他还是在伊莫金将手中的魔杖怼到他鼻子前,乖乖的继续说道,“这些默然者已经不是活着的东西了。”

    所有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但老巫师的讲述还在继续。

    “虽然它们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但在付出几名巫师的伤亡后,我们还是很快就将它们尽数消灭。”

    “我们没打算留下活口,准备直接用分解咒将它们从这个世界上泯灭掉,但就在分解到一半的时候……它们恢复了。”

    “浓郁的烟色从它们各个部位涌出,几乎在眨眼的时间,这群默然者就重新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但我们已经有了准备,这一次的伤亡甚至比之前还要小,我们重新消灭了它们,但就像之前一样,无论我们用什么咒语,它们总能在彻底消失之前重新恢复如初。”

    听闻老巫师的讲述,女巫们面面相觑。

    她们都知道默默然的信息,甚至了解的十分详细,所以伊莫金和乔安娜正在对眼,似乎打算从对方的目光中,寻找到默默然到底有没有这项特性。

    “或许……是它们本来就没死……?”乔安娜试探着问道,“默然者都是一群没有实体仿佛烟雾的东西,你们一时失误也有可能。”

    “一次两次或许是失误,但数十次之后呢。”老巫师的语气很平静,“并且我需要纠正一下,默然者并不是没有实体,他们仍然可以重新恢复成人类的外表,甚至一直都是有理智的,只不过因为性格的扭曲,有着很强的破坏冲动。”

    “他们看上去似乎没有理智,是因为它们是由幼年巫师诞生的,你怎么才能同一群心智没有发育成熟的小家伙讲明白道理。”

    “尤其是他们的脑袋里面充满了鲁莽,冲动,并拥有极强的破坏力的情况下。”

    好吧,熊孩子什么时候都存在,魔法界的熊孩子更可怕。

    “那这样……”伊莫金刚说一半,就被老巫师打断了。

    “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那群成年巫师反而彻底失去了理智,但我还是能够分清楚巫师和阴尸的区别的。”

    “这些数次恢复的默然者也偶尔会重新化为人类形态,它们脸色苍白……浑身都是无法修复的致命伤口,它们肯定不是活着的东西。”

    好吧,伊莫金叹了一口气。

    她们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身后的确是一个强大的魔法生物,并且不是一个,是一群。

    这种生物虽然不拥有某种免疫力,追踪能力这些稀奇古怪的魔法,却拥有一个更加难缠的特性。

    不死生物。

    拥有极强破坏力的不死生物,某种意义上,它们比熊孩子更令人糟心。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