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道系青梅[穿书]〕〔总裁,你家娘子又〕〔君临星空〕〔侠武大宋〕〔女帝家的小白脸〕〔长生庄主〕〔重生之都市仙尊〕〔我的系统是只狗〕〔全职法师〕〔嫁了个权臣〕〔婚然心动:总裁鲜〕〔大神别跑,哥罩你〕〔重生之我为仙祖〕〔村官崎岖路〕〔一念情深:总裁暖〕〔总裁霸爱:契约甜〕〔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我有一位神朋友〕〔风水帝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根源
    但魔法国会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片废墟的疑问得到了解决,更多的问题却也冒了出来。

    神经较粗的乔安娜根本没有藏在心里的打算,直接便问了出来,“那你们呢。。我记得你说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

    “不会饥饿也不会感觉到累,你们比默默然强大那么多,有准备的情况下,完全可以轮番消灭它们。”

    “别告诉我,你们是因为无聊,最后自己找死的。”

    老巫师被乔安娜愚蠢的提问憋了一口气,没好气的哼哼了两下,很不客气的说道,“小家伙,别把我们想的那么没用。”

    “你脚下的这片土地是美洲魔法国会,在这里的巫师每一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可能比教授你的导师都厉害。”

    “但你还是没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死的?”

    翻了个白眼,但老巫师的脸色却也逐渐严肃起来,“它们是死亡。”

    “这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形容词。”

    “事实上,它们可以吸收死亡的力量。”

    “战斗没过多久,我们就发觉在最开始死掉的那些人尸体不见了,与之对应的,是这群默然者力量上的增加。”

    “我们怀疑它们已经不是纯粹的默然者了,在这片未知的空间,这种我们从未真正了解过的,诞生在巫师身上的扭曲生物,很有可能发生了某种更为未知的异变。”

    “一方是如何也杀不死,还可以从死亡身上汲取力量的怪物,一方是普通的活人。”

    “就算我们不会累,不会感到饥饿,但最后的抵抗结果又会是什么样呢。”

    “我觉得你们已经知道了。”

    很显然,菲利亚特三世他们碰到了面对不死生物最常见的第一种情况,来自不死大军无限复活和支配的绝望。

    就像冰与火世界的尸鬼们一样,不死者大军永远是越打越多,而生者的力量则是越消耗越少。

    并且生者们消耗的有生力,正好弥补到了不死者的身上。

    这种经历是令人绝望的。

    女巫们的脸色难看,显然,面对这样的生物她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菲利亚特三世说的不错,她们一没有魔法国会中那些精英巫师的强大魔力,二没有针对不死者的专门魔法。

    除了想办法赶紧跑路,硬怼只是在作死。

    但这个时候,摸鱼了许久的麦迪逊却突然轻咳一声,怒刷存在感。

    “你给出的信息太少了。”她对着画像老头说道,“关键信息全被你模糊了过去,只给出了一个笼统的大概。【】”

    “作为一个理应参加了一线战斗,并且还是议长的你,你知道的应该是最多的。”

    “别告诉我你这不怎么灵光的脑袋,在时间的侵蚀下,连这么重要的信息都遗忘了?”

    前面的乔安娜不满的叫了一声,说道,“别学我说话。”

    老巫师倒是显得很平静,“你想知道什么?”他反问。

    “复生。”麦迪逊说道。

    “你所说的复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烟色的浓烟一裹它们就复原了?烟烟哪来的,还有那些尸体,他们是怎么消失不见的,难道就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u的一声就没了?”

    “我们需要更多的信息。”

    “这些东西在记忆屋中有最详细的记录,但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就挑一些重要的提前告诉你们。”

    “首先是尸体,他们不是突然消失的。”

    “默默然同化了他们,这些东西没有具体的形态,只要有一抹默默然的烟色躯体碰到死亡的尸体,烟色的默默然很快就会将尸体彻底裹住。”

    “再打开的时候,尸体已经消失了。”

    “接着是它们的自我修复。。烟烟只是一种比喻,如果更形象一些的话,它们更仿佛是某种液体,烟红色的,就如同血浆一样。”

    “它们的颜色和形态都很奇怪,用语言描述很困难,这才是我们留下记忆的原因。”

    “并且。。它们不是由默默然产生的。”

    麦迪逊微微扬眉,“你确定?”

    她已经从乔安娜的背上滚了下来,她是因为看了邪神两眼,受到了精神刺激,体能和身体方面并没有损伤。

    好在麦迪逊没有注视多久,邪神对她的侵蚀并不深,双倍的精神力加上大脑封闭术,让她好不容易挣脱了出来。

    但她并不精通大脑封闭术,在挣脱邪神的低语和呢喃之后,麦迪逊自己就从大脑封闭术当中退了出来。

    此时她的精神已经好了许多,就没有继续赖在乔安娜的身上。

    就算乔安娜不介意,麦迪逊自己还觉得怪怪的呢。

    “我很确定。”画像老头的回答非常坚决,“这些修补物不是来自默默然本身,而是它们手中的戒指。”

    “戒指?”

    麦迪逊觉得自己更加奇怪了。

    不仅是她,其他人也是如此,“我记得默默然没有具体形态吧。”乔安娜说道,“那种一团的状态下,它们还能带戒指?”

    “它们偶尔仍然会露出人类的形态,在它们的右手上,有着一种相同的戒指,就是从这里面流出血浆似得东西,修补它们的死亡和伤口。”

    “就算是默默然的形态,血浆仍然会出现,直接修补它们,但是我们就看不到这种血浆是从哪里出来的了。”

    的确很奇怪。

    伊莫金等人的表情凝重,原本以为只是一些默默然在捣乱,只是强大了一些,没想到它们却拥有了不死的特性。

    原以为事情到此为止,默默然发生了变异而已,但现在,却又牵扯到了新的问题。

    这些戒指是哪来的,或者说。。它们到底是什么。

    根据老巫师的表述,显然所有的戒指都是同一个样式,并且他不认识,因为如果是这些巫师生前佩戴的,老巫师应该就可以说出这些戒指的名字,起码也是用途。

    那么,这些戒指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魔法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是原本就隐藏在国会当中,被这些默默然偶然间找到的,还是什么东西进入到那片空间发生了异变,从未诞生了所谓的戒指。

    女巫们无从得知。

    而且相对于这些戒指的来历,她们更对戒指能够做到的事情。。以及戒指本身,更感兴趣一些。

    不过与伊莫金等人凝重中带着一丝好奇不同,麦迪逊的表情很奇怪,甚至可以说,比之前更奇怪了。

    她觉得有些熟悉。

    事实上,当老巫师用血浆这个词汇来形容修复默默然的那种物质时,麦迪逊就觉得似乎听上去非常耳熟,她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而当戒指这个样式出现之后,这种隐约的不怎么好的感觉就更强烈了。

    她觉得自己肯定在哪里见过。。或者听过这种东西,但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不是每个人都有易嚣那种好记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把提取记忆的魔法玩的像漂浮咒一样娴熟。

    苦思许久都没有想到更多地线索,麦迪逊决定不折磨自己的脑袋了。

    “那是什么戒指?”旁边的乔安娜已经帮她问出了心里的问题。

    但当然的,她注定得不到回答。

    “我怎么知道。”老巫师翻了个白眼,“我知道的话,现在还需要站在画像里面和你们说话么。”

    魔法界奥秘没有人能够全部探索出来,没有人敢说自己知道一切魔法的奥秘,所以出现一些谁也不认识的魔法物品,实在是太正常不过。

    “那特点呢?”麦迪逊继续问道,“戒指长什么样子,它总要有些特点吧。”

    “这我倒是记得,戒指的表面有一种非常奇特的图案,像是某种标志或者符号。”

    显然,戒指的样子画像巫师牢牢记在脑袋中,没有犹豫的,立刻就给出了回答,就算他只是个画像无法释放魔法也难不倒他,因为只见下一刻,画像老头右手向前一指,直接便说道。

    “和那个一模一样。”

    。。。

    这句话几乎给女巫们吓出一身冷汗。

    不得不说,画像老头这个时机把握的太好了,几乎与电影中那些经典镜头一模一样,乔安娜生怕自己转过头,就看到身后追逐的那个怪物。。也就是默默然已经站到了她们的背后。

    戒指上的标志她们看到了,但恐怕一场战斗也会接踵而至。

    好在,老巫师的那个时代还没有电影这种东西,乔安娜在转过头之后没有看到追上来的默默然的,她看到的只是一个印在墙壁上的图案。

    竖直的线条和一个倒三角组成的标志,有些像某个初出茅庐的设计师的糟糕作品。

    这个图案不是什么魔法图案,会动的,或是里面还藏着一道门,它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图案,大概是当时巫师们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留下来的。

    虽然是用魔法烧出来的,但在时光的印染下仍然显得有些褪色,好在它仍然完整,看上去似乎不像是缺失了某部分。

    乔安娜挑挑眉头,只觉得原来戒指上的图案就是这样啊,但她却并没有注意到,但麦迪逊看到这副图案的时候,她的脸色是有多么的难看。

    此时她正死死盯着墙壁上的简陋符号,眼睛中满是不可置信。

    终于的,发觉麦迪逊的脚步似乎有些减缓,乔安娜,伊莫金,以及旁边几名女巫终于注意到了她的异常。

    她们将目光投递过来,却看到麦迪逊死死的盯着墙壁,像是要把这个符号从上面抠下来一样。

    “你认识?”伊莫金问道。

    询问之间,伊莫金的目光向左右扫去,发现其他的女巫虽然有的同样一脸迷茫,但也有一两个不同的,疑惑,惊疑,伊莫金还是第一次见到感情如此深刻的表情,几乎让她一眼就能猜出她们内心在想什么。

    麦迪逊并没有回答,但乔安娜却似乎听到她在呢喃些什么,凑近了过去,很快便清楚了仿佛自言自语般的低语。

    “烟夜茫茫,无所遁形。。”

    。。。

    在麦迪逊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恰好赶上百老汇街区超英大战没多久,整个纽约都在滚动播放着这些新闻,虽然估计很快就要比破坏了小半个郊区的大幽灵取代,但那段时间仍然没少轰炸麦迪逊的耳朵。

    所以除了她本身来的世界,美国恐怖故事以及哈利波特的电影,电视剧,相关书籍之外她还查询了大量漫威和dc公司的漫画。

    麦迪逊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喜欢漫画的,不过她并不热衷这种超英漫画,她能够说出漫画中的角色名字和故事大概,但更详细的,就说不上了。

    她查询漫画的主要原因是像看看两个世界有没有什么不同。

    但结果却是并没有任何不同。

    虽然一无所获,但麦迪逊仍然几乎将漫画重温了一遍,其中就包括dc世界的七个灯戒。

    七灯军团。

    麦迪逊并没有将所有漫画重新看一遍的打算,所以很多都只是匆匆的一翻而过,而且她更不可能把每个灯戒标志的细节都背下来,所以她的脑海中虽然有影响,但多数都存在潜意识里,硬要回忆的话,并不那么容易想起来。

    但随着死者复生,修复的能力,烟色的血浆,戒指。。以及最后一块拼图,墙壁上的图案出现,麦迪逊终于想到了这是谁的标志。

    至烟之夜,烟灯军团。

    那么这个戒指到底是什么东西,也已经不言而喻。

    它正是烟灯军团的标志。

    死亡之烟灯。

    dc世界最高的力量之一,死亡的力量。

    这样一来,一切大概都说得通了,为什么默默然不会死亡,因为它们本身早已经成为了尸体,死亡之烟灯只有借宿在尸体上才能活动,它们会控制尸体生前的记忆和力量,显然默默然也属于生前的力量之一。

    烟灯可以吸收死亡的力量,它们可以汲取活人的感情,通过吞噬情感光谱,或者活人的心脏,当然,纯粹的死亡自然也可以。

    这解释了为什么默默然可以吸收巫师死亡之后的力量,并且变得越来越强。

    但虽然这一切都解释的通了,但麦迪逊却感觉自己的脑袋更乱了。

    因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死亡之烟灯的出现,它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它们不属于这里,不属于魔法界。

    甚至。。不应该出现在巫师的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