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音乐之恋,项链爱〕〔王的二次元〕〔三界主宰〕〔美女总裁狂保镖〕〔三界微信群〕〔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游戏世界旅行者〕〔我有一座军火库〕〔皇家宠婢〕〔乡村兵王〕〔婚婚欲动总裁霸道〕〔极品姐姐领进门:〕〔养个狼人当宠物〕〔侠女来袭:本王妃〕〔先宠后爱:老婆大〕〔萌宝上线:爹地,〕〔我的老千之路〕〔李强寻美记〕〔器焰嚣张〕〔冥界典刑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死亡之黑灯
    “这太疯狂了。”

    伊莫金半掩着嘴,低声说道。

    如果最开始另外的两名女巫还不怎么确认,只是惊疑不定的,那么在麦迪逊说出这段仿佛誓词般的低语后,她们就可以确定下来了。

    这正是烟灯军团的标志。

    或许一个人可能出现误认,但两个人,三个人都有印象,显然不会出现误认的情况。

    此时伊莫金乔安娜等其他女巫已经在俩人的解释下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正因为如此,她们才显得有些接受不了。

    不是无法接受死亡之烟灯的出现,也不是无法接受漫画变为现实,而是因为……死亡之烟灯的存在似乎有些太恐怖了。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漫威和d,熟知它们超级英雄故事的。

    其他女巫或许因为不看漫画,不了解什么是死亡之烟灯,但她们听过另外一个人,绿灯侠瑞安雷诺兹,小鲜肉一枚。

    可惜现在他毁容了。

    但在他成为死侍之前,就算不了解漫威作品的人,对绿灯侠也有所耳闻,奇妙的模拟创造能力,绿灯军团的成员之一,正义联盟的七巨头。

    灯戒带给他的力量使他一跃成为了宇宙中最高端的战斗力之一。

    而作为不属于七灯军团的烟灯白灯,更是拥有着比绿灯更为可怕的力量。

    伊莫金不觉得自己等人能够对抗漫画里那些超级英雄,又或者对抗这个超英宇宙中的巅峰存在。

    在落实了死亡之烟灯灯戒身份的一瞬间,伊莫金便做出了决定。

    逃跑才是唯一的出路,而不是战斗。

    “我们需要离开这里。”伊莫金对乔安娜说道,同时用目光紧紧盯着画像老头,她的含义已经不言而喻。

    画像老头似乎没有对她的想法感到意外。

    他并不知道这个图案代表着什么,女巫之间都掀起多大的波澜,他只知道大部分人在面对身后那个怪物,一次次抵抗都变得无用时,都会陷入绝望的状态。

    就像国会中那些曾经其他的巫师。

    “跟上我,我正在带你们离开。”老巫师说道。

    “我还以为你是带我们去记忆屋。”

    “记忆屋也在这个方向。”

    伊莫金还试图说些什么,但老巫师打断了她,“你最好相信我,身后那东西就快要追过来了,时间不多了。”

    迷宫般的国会她们已经尝试过一次了,没有老巫师的领路,她们还真不一定能走出去。

    深吸了几口七,伊莫金对身后的人说道,“走!” ……

    死亡之烟灯的存在就像一块巨石压在她们的脑袋上。

    接下来的路途中,气氛变得十分压抑。

    事实上,很多女巫并不对死亡之烟灯有一个直接的概念,她们什么都没有听说过七灯军团是什么东西。

    她们只是从对绿灯侠的印象,以及老巫师口中那个棘手怪物的描述而做出了判断。

    无论如何,身后的怪物无法被消灭,甚至无法被对抗。

    麦迪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心不在焉,一直没有说话,所以队伍的氛围一时间降落到了最低点。

    但她们的赶路速度却不慢。

    飞快的穿过几道她们,根据老巫师的描述,她们已经十分接近记忆屋的边缘了。

    但她们并不打算去看这场全息电影。

    “这就是了。”

    下一刻,老巫师在一个画像中停了下来,然后指着前面一扇被紧闭的大门说道。

    满是斑驳铁锈的大铁链悬挂在大门的把手上,厚重的大门仿佛金库的保险柜一样,哪怕周围已经残破不堪,但它仍然牢牢地据守着自己的那面墙壁,让它没有受到任何一点破坏和侵蚀。

    显然,这是魔法的力量在保护它。

    “记忆屋,启动的咒语非常简单,你们确定不进去看一看么。”

    问题的答案,女巫们在之前已经讨论出了结果,伊莫金摇摇头,委婉的拒绝道,“如果我们还有机会进入这里第二次,或许我们不会吝啬自己的时间。”

    死亡之烟灯虽然可怕,但也只是针对现在的她们而言。

    对于自由人来说,最不缺少的就是实力的跳跃增长,只要给她们足够的时间,哪怕成为神灵之上的存在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她们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只要这一次成功从这里逃走,相信用不了多久,她们就会带着可以对抗灯戒的力量重新回到这里,将魔法国会收复回来。

    是的,女巫们打算将魔法国会据为己有。

    这样说或许不正确,因为魔法国会本身就是世界魔法界的产物,在现世的魔法界,除了她们这些自由人巫师外……还有其他的巫师么。

    相对其他的自由人来说,女巫们就是先到先得了。

    现在的局势越来越混乱,说不定哪一天自由人就会暴露出来,然后和普通人发生尖锐不可调和的冲突。

    她们需要一个安全的港湾,魔法国会这片废墟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在电影中,它能隐匿于普通人世界这么多年,显然有它的独到之处,虽然它现在已经成为一片废墟,内部的魔法也处于混乱状态,但当她们能够对抗盘踞在里面的默默然和死亡之烟灯时,想必重整这些魔法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更何况此时的魔法国会要比电影中更加隐蔽。

    它沉于近百米下的地底,而不是和普通人共用一栋大楼。

    从那片未知空间中逃出来的它们完美的和地下空间融为一体,根本不像是后天被硬挤进去的建筑,没有人能想到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纽约的下方,出现了一群新的建筑。

    毕竟城市的地下建设也很重要,无论是地铁还是管道的铺设都将底下摸得一清二楚,甚至哪里容易坍塌哪里坚硬不易挖掘都被记载的非常详细,很少有人会怀疑既定的事实,既然多次地铁的铺设都没有发现建筑的身影,他们当然也不会想到建筑会在地下。

    当然,那个时候魔法国会很有可能还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

    关于那片神秘的烟暗空间,无论是老巫师,麦迪逊还是伊莫金等人都没有头绪,它为什么会将魔法国会搬到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出现死亡之烟灯。

    但现在整个国会的保护魔法已经消失,如果铺设管道或者挖掘地铁,现代的科技很容易就会察觉到它们的存在。

    既然没有被发现,那么它现在要比周围管道和地铁出现的时间晚很多。

    接手魔法国会女巫们唯一需要担心的问题,就是在驱逐默默然,重新启动国会保护魔法之前,建筑的存在不会被普通人察觉到。

    现在国会是处于没有保护状态的,而上方正在发生战斗,战斗结束过后,难免会开始大肆进行修补工作。

    那个时候,隐藏于地下的国会很有可能就会被机器仪器探测出来。

    伊莫金等人的确可以利用麻瓜驱逐咒将建筑上方的区域隐藏起来,不让普通人靠近,但面对决机器的扫描,比如地质探测仪,声波探测仪的勘探,她们就无能为力了。

    只能利用最笨的办法,修改数据,并且消除普通人的记忆。

    这样一来,她们的工作就会成倍的困难和增加,简直就和绑架,劫持,潜入偷窃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现在思考这些问题好像有些太遥远了。

    当务之急,还是先从身后拥有者死亡之烟灯的默默然追击下逃出去。

    希望它不会离开魔法国会的范围,否则的话……事情似乎就会变得更加糟糕…… ……

    听到伊莫金的回答,老巫师叹了一口气,但却没有表现出不满或者惊异,事实上,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对抗身后那种恐怖的存在。

    生活终究与电影不同,面对一个盘踞在古老废墟中的可怕怪物,多数人的选择都应该是逃亡和保住自己的性命,而不是仿佛故事中主角那般,明知不敌却也要迎上去的勇气。

    “明智之选……”老巫师低声说道。

    “那么,跟我来吧女士们,这边请。”

    老巫师所说的没错,记忆屋和出去的路线都在同一条直线上,因为画像老头说完之后就侧开身体,消失在画像中。

    接着画像中深邃烟暗的隧道开始缓慢模糊,两侧的粗糙石壁由油画的质感逐渐转变为冰冷的写实风格,泥土似乎也逐渐飘扬起细小的粉尘。

    下一刻,整个画像变为了一个隧道,画像的相框就是隧道入口的边缘,就处于记忆屋的旁边,是一个岔路。

    “那东西就要追上来了,所以我们恐怕要绕些远路。”

    麦迪逊微微挑眉,“是我听错了,还是你把自己绕糊涂了,走远路?你是怎么想的。”

    “我会带你们走一条特殊的路线,一路上的魔法和陷阱会阻挡后面那个怪物的前进,那些都是非常强大的魔法,所以你们一会务必要跟紧我,听从我的指挥,不要走错。”

    “否则我可没有办法解除魔法。”

    伊莫金皱起眉头。

    “如果这些魔法有你说的那么强大,你们当初……”

    “当初我们已经尝试过了,这些魔法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只能拖延默默然的速度,给它们造成一定的损伤,无法彻底杀死它们。”

    “不过……这些魔法无法杀死默默然,但对于巫师,却已经足够致命了。”

    麦迪逊却从他的话中听出了问题。

    “你们已经尝试过了,凭借默默然的破坏力,它竟然没有把所有的陷阱全部毁成一片废墟。”

    老巫师深吸了一口气,“你们这些小家伙的问题可真不少,如果我要利用这些东西对付你们的话可不用这么麻烦,一路上我随时都有机会。”

    “顺带一提,你们的导师没有讲过魔法也具有记忆性么,隧道里面全部都是记忆型的魔法,它们在被破坏后,可以通过自行积攒魔力而缓缓恢复。”

    “当初它们的确被破坏了,但这么多年……应该已经恢复了。”

    不过看着下面这群女巫迷茫的表情,老巫师微微扬眉,“好吧,看来你们的导师的确没有说过。”

    而女巫中,似乎是对于咒语了解最深的黛莉娅则在皱着眉冥思苦想的一段时间后,才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它……大概已经失传了?”

    “这是一种非常高深的魔法技巧,整个魔法界会的人也不多,但这里可是精英的……”

    就像被掐住脖子的家禽,随着黛莉娅这句不确定的回答,老巫师喋喋不休的自我宣扬戛然而止,他的表情凝固在脸上,有些惊讶,也有些不可置信,混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难以言喻的画像。

    半晌之后,他才似乎恍然大悟道,“……这样啊。”

    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随着魔法国会的破灭至今,时光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并不仅仅只是一串用来计数的数字,它更隐藏着无数被时光长河吞噬掉的存在。

    “那还真是可惜……”老巫师低声说道。

    “你们……到底是……算了,不要告诉我了,反正我也只是一个画像。”

    他似乎是打算问一问外表是什么时代,时间到底过了多久,在这个问题在他的脑海中转了几圈之后,终究还是被他咽了回去。

    “快走吧,时间……不多了。”

    老巫师出现在另一个画像当中,纵身一跃,便进入了隧道内很远处的一个画像,他缓缓对麦迪逊等人招招手,然后说道,“继续往前已经没有画像了,这是最后一个。”

    “你们带上这个,同时多准备一些画像,免得一旦画像被破坏,我就再也无法联系到你们的。”

    魔法国会中的画像看上去就不多,事实上,它能够坚持到这里,已经很让麦迪逊感到惊讶了。

    听到画像老头这样说,她立刻一挥手,将不远处的一幅画像飞了过来。

    见状,其他女巫也都有样学样的将附近的画像飞来,不过这个房间中的画像数量本来就不多,就算都拿过来,也不过只有三个而已。

    加上隧道中的画像,一共只有四个,但大约已经足够了。

    因为战斗如果进行到了四个画像都被破坏掉的程度,那么恐怕她们就算仍然有老巫师的指路,恐怕也已经无法从这里走出去了……永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