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眼神卫〕〔踏破乾坤〕〔皇朝一品〕〔重生迪拜做神豪〕〔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刷钱人生〕〔史上最强吹牛系统〕〔星空至尊〕〔超级总裁保镖〕〔仙皇原是红尘人〕〔都市之兵解魂穿〕〔六迹之星河创世〕〔最强妖兽系统〕〔婚后情深:总裁娇〕〔女总裁的贴身特种〕〔踏天神王〕〔龙武战神〕〔绝顶神医〕〔一晌贪欢:腹黑总〕〔龙魂武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捕食
    “load up on guns and,bring your riends(把枪上膛,带上狐朋狗友)。”

    刚打开门,轰鸣的音乐就带着暴躁的气息扑面而来。

    霓虹闪耀的一个个七彩光团就像是某种光线武器,试图将她们的眼睛晃瞎,一股热浪带着糜烂和迷幻的气息直冲她们的鼻息,这里就仿佛滋养罪恶的温床和怪物的巢穴,来自世界阴暗面的信息交汇在空中。

    当她们踏足这里的那一刻,各种窥视的目光和来自罪恶的贪婪渴求,就已经不知不觉得伸出了触手。

    “she’s overboard, and sel assured(她行为极端,并且自信无比)。”

    重金属的摇滚乐混合着人群疯狂的嘶吼,尖叫,呻吟,灌满了这个昏暗的房间,音乐和呐喊音量很大,踏入屋子,便如魔音灌耳般的便占据了贞子的所有思想。

    昏暗的灯光当贞子有些不适,外面的天色已经足够烟暗了,但这里仍然更胜一筹。

    各种刺目的光线十分强烈,刺激的贞子睁不开眼睛,过了好一会,她才缓过来,然后看清里面的全貌。

    *衣女郎,膀大腰圆的彪形大汉,机车*,*君子,各种不入流的小混混,飞*,这里面的场景和贞子预料的没有什么区别,简直就像是群魔乱舞。

    她发出一声尖锐的口哨,然后转过头,稍显兴奋的对花嫁姬说道,“这里还真不错。”

    但可怜的花嫁姬显然要比贞子惨的多。

    后者怎么说看起来还有经常去酒吧的经验,花嫁姬一看就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群魔乱舞的场景几乎让她吓呆在原地,眼睛根本不知道该往哪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生怕因为盯着那些彪形大汉而惹怒他们,从而惹来一顿毒打。

    花嫁姬的脑袋已经不够用了,耳朵里面也是嗡嗡鸣鸣的,根本听不到贞子在说什么。

    她看到贞子上下翕动的嘴巴一张一合,于是连忙凑过去,“什么?你在说什么?”

    但贞子估计也没听清她的回应,只是贞子也不在乎她回答了些什么,说完这句话,她便抬脚进入酒吧的内部。

    酒吧的内部显然经过精心的设计,不仅装修精美,灯光的安排也十分合理,刚进入酒吧的时候,整个内部都是背光的位置,就像一幅缤纷的照片。

    随着俩人前进,她们也立刻离开了背光处,就像是跨入了一面舞台。

    几乎就在这一瞬间,贞子敏锐的察觉到数道……好吧,几乎是附近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俩人的身上,旁边的花嫁姬更是缩了缩肩膀。

    就算她无需四处观察,也能分辨出这些目光中深深的恶意。

    浓郁的恶意几乎要化为实质,从他们的灵魂深处顺着眼眶流淌下来。

    要比贞子死亡时汇聚的恶意……更加的浓郁。

    *邪,贪婪,渴求,杀意,他们几乎将人类能够产生的负面情绪都诞生了出来,其中最为浓郁的便杀意,贞子不明白自己俩人做了什么,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甚至只是第一次出现的路人,便会有人试图想要杀死自己……如此强烈。

    人类……还真是可怕啊。

    可怕的毁灭性。

    但贞子就像是没有察觉到这些目光一样,带着花嫁姬继续向前,很快,就在一路或明或暗的窥视目光注视中,找到了一桌边缘处的位置坐下。

    “两杯你们这里最烈的酒。”

    唤过酒保,贞子轻松的为她和花嫁姬挑选好了饮品。

    酒保显然也不是什么纯良之人,面对她们的选择,连疑问都没有,便麻利的转到了吧台处开始进行准备。

    看来酒吧中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像她们这样的客人了。

    每次碰到这样鲜嫩可口的小家伙,酒吧里总会……

    “砰!”

    贞子和花嫁姬刚刚坐稳,甚至酒都还没有端上来,麻烦就已经先一步找了上来。

    就在贞子的胳膊刚刚从桌子上拿下来的时候,一只大手猛的拍到了上面,粗糙的手掌和桌面发出嘭的一声,在花嫁姬和贞子受到惊吓,稍显有些呆滞的目光注视下,一小碟炸猪皮猛地弹了起来,然后又重新落回到它们的碟子当中。

    “小家伙,这里可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

    下一刻,仿佛伴随着某种阴影般,一个人影幽幽的挡在了她们的桌子前。

    这是一个满是爆炸性肌肉,但是身材并不高大的家伙,他还有两个同伴,正分别一左一右的堵住了这个半月牙形沙发,让她们无论从哪里离开都至少有受到一个人的阻挡。

    “不过如果你们陪我喝一杯的话……我倒是可以……”

    “你可以做什么?蠢货,保护她们?你确定么?”

    但没等这个家伙的话说完,又是一群人围了上来。

    为首的是一名又高又壮的烟人,他的身材十分强壮,满是鼓起来的肌肉,绷紧的背心几乎将他构成一个倒三角形。

    同样的,他的同伴们也都是烟色的皮肤,显然,这是一个纯粹的烟人团体。

    他猛的推搡了一下,让前面这个家伙险些倒在桌子上,然后声音低沉的说道,“滚,我可不会重复第二遍。”

    最初过来找麻烦的这个家伙,浑身虽然也是一身肌肉,但对比身后这个一米九多的强壮烟人,显然就有些不够看了,就像是狗熊和棕熊的区别。

    他的同伴也只有两个,看了看烟人身后五六个同伙,都是同样强壮,还有一个超过三百斤的胖子,犹豫了一下,虽然满脸的愤怒,但他还是忍下了这口气。

    这里可不是普通的地带,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手头或多或少都染过鲜血,甚至是他人的生命。

    在别的酒吧,冲突和争执换来的或许只是一顿殴打,但在这里,说不定等待着的就是阴暗处的枪口和弹簧刀。

    身处这个不禁枪的国家当中,武器的获取毫不困难,同样,死亡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事实上,这些常年混迹在烟暗中的家伙们,并不仅仅只会一味地撂狠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要比任何人都更能够审视夺度。

    因为不具备这种能力的人,已经早就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对比了一下双方的人数和战斗力,以及对方那明显不是样子货的狠辣气息,这家伙果断就缩了卵,一句话未说,就乖乖的就顺着人群的缝隙从这里滚了出去。

    还留在这里的,便只有花嫁姬和贞子,以及赶走了先来者的烟人团伙了。

    面对剩下的两名独身亚洲女性,这伙人的态度显然更加的恶劣和不客气。

    “*洲的小妞。”

    另一名烟人男子走上前,敲了敲桌子,粗大的骨节发出砰砰的清脆声响,就像是敲击在贞子的胸口处一样,“乖乖跟我们走。”

    “否则,你可就要吃些苦头了。”

    这家伙的样貌并不英俊,甚至有几分丑陋,就像是个没进化完的大猩猩般,完全没有烟人惯有的憨厚和呆滞,反而有几分*邪。

    看着他贪婪的目光,贞子翻了个白眼。

    事实上,在两伙人之间起了冲突的时候,她还是抱着饶有兴致的目光打量着的,但可惜现实终归不是电影,这些家伙完全没有一言不合就是怼的勇气,而是理智的克制了自己的冲动。

    真是无趣,她还以为自己可以看到比鲜花更美丽的盛开呢。

    鲜血。

    “但如果我拒绝呢,我感觉我们可没有这么熟……”

    “啪!”

    贞子还未说完,她的脑袋便重重的向一边歪去,烟色的浓郁长发一扫而过,转眼就散落在下来,变得凌乱不堪。

    原来是对方伸手,直接一巴掌打在贞子的脸上。

    毫不犹豫,也毫未怜惜她是一名女性。

    “啊!”

    花嫁姬就像是一个普通女孩那般,发出一声受到惊吓的尖叫,她起身试图逃离这里,但却被另外一个烟人一把锢住脖子,死死的捂住嘴巴,动弹不得。

    贞子歪着脸,头发将她秀丽的容貌遮掩住大半。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她的眼睛一瞬间变成的扭曲起来,事实上,更形象一些形容的话,则是眼睛的地方被漩涡所取代。

    她的眼睛从眼窝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完全缝合的皮肤与肌肉,但一眨眼的时间,这处肌肉就猛地陷入扭曲,像是被电钻硬生生的钻出了一个漩涡。

    这肌肉质感的漩涡不仅扭曲而诡异,放在人类脸庞的眼窝位置,更是让人头皮发麻,组成了一个只存在于噩梦里的离奇面孔。

    但这张脸仅仅只存在了一瞬间,便再次消失,重新恢复成了那张俏丽的人类面孔。

    下一刻,贞子的右半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她捂着脸抬起头,眼睛中蓄满了惊恐的泪水。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子!”

    那名烟人用手抓着贞子的头发,强迫她看着自己,然后恶狠狠的说道。

    “不过……我倒是觉得我们熟!透!了!”

    下一刻,他大手一抹,转而捏住了贞子的下巴,一字一顿,若有所指的说道。

    贞子在内心中再次翻了一个白眼,她对这家酒吧的混乱早有心理准备,但没想到,事实情况恐怕比她预想的还要更加激烈和糟糕。

    她原以为只会碰到一些骚扰和*戏,然后*惑某个胆大的家伙到后面小巷子去,当然,如果猎物多了她也不介意和花嫁姬分享一下。

    但……现在的情况显然出乎她的意料。

    蓄满泪水的眼珠没有转动,但隐藏在烟发后的头皮处已经重新张开一双眼睛,冰冷的目光扫视过周围,贞子发觉这间酒吧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混乱。

    右侧角落中有几名带着步枪走来走去的壮汉,他们守着一扇门,看样子后面应该是一处*场,更深处的包厢内正有人谈着生意,但这可不是什么正经生意,桌子上的两个亮银色手提箱表明了这似乎是一桩*品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看他们大胆,丝毫不担心被查封和抓捕的样子,贞子就意识到这里的水应该比自己想象的更深。

    那么眼前她遭遇的事情,也就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这根本不是*戏或是骚扰,这简直就是在强抢!

    “起来!”

    面前的烟人男子再次说道,同时死死的捏着贞子的下巴,想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一样,把她从位置上往外拽着。

    事实上,就算是在这样混乱的地带,类似这种明强的事情也不会经常发生。

    首先,因为无知而踏入这里的女孩少得可怜,一般情况下,她们都不会踏入这样一看就像是混乱地带的酒吧,甚至都不会深入地狱厨房。

    其次,这些游走在烟暗地带的人并不缺少女人,无论是正常的手段,利用金钱,还是非正常的手段,*瘾,**贷,甚至是更为粗暴的手段,都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

    出现在这间酒吧中的迷路小绵羊只是给他们带来一丝额外的快乐而已,面对这些浑然不知自己踏入何处的可怜小家伙,戏耍和玩弄才是最佳的方法。

    而不是这样猴急的扑上来。

    但今天的状况稍显不同,山村贞子和花嫁姬这种质量的美女实在少见,更不要说酒吧这样的地带。

    并且这个烟人团伙对亚洲人格外的感兴趣,身高差距的优势让她们就像是小绵羊一样。

    只能瑟瑟发抖的躲藏起来,无法反抗,也无力挣扎,这样他们心中有一种格外的施虐所带来的快感。

    贞子瞪着眼前这个家伙,然后在一瞬间,她猛地低头,狠狠的咬在他的手指上,力量之大几乎用上了她全身的咬合力。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这个倒霉的家伙还以为自己的手骨会被咬断。

    “啊!”

    他大叫一声,下意识的松开手。

    趁机,贞子顺着人群的缝隙逃了出去,娇小的身躯使她就像是泥鳅一样滑不留手,眨眼间便消失在人群中。

    同样的,在这群烟人周遭惊变的时候,花嫁姬也用相同的方法挣脱了出来,瞬息头也不回的,没入到酒吧的烟暗里。

    事实上,成年男子的力量并没有真的那么小,能被她们轻易的便脱掉,但作为两个根本不是人类的鬼怪和妖怪,她们力量若想要超过人类,实在是太轻而易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我有奈何桥〕〔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