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野小神医〕〔逆袭少夫人:军少〕〔最强狂兵〕〔金钱之殇〕〔萌娃驾到,妈咪快〕〔刷钱人生〕〔我真的不是大玩家〕〔万界之最强奶爸〕〔近战狂兵〕〔超级基因猎场〕〔嫡女撩夫:渣男他〕〔空间农女:将军赖〕〔他的温柔〕〔女总裁的近身特工〕〔督军,你夫人开挂〕〔为所欲为[足球]〕〔重回23岁:老公乖〕〔hello,顾太太〕〔报告爹地,妈咪要〕〔疏影照惊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狩猎
    时间过得很慢,就像有人在这里使用了时间宝石,扭转了时间线一样。

    贞子和花嫁姬一口一口抿着酒杯中的液体,俩人喝得很慢,就像是在两个不沾腥的小家伙偷跑出来,初尝禁果一样。

    不一会的时间,她们的脸上逐渐就布满了红晕。

    可惜,她们手中端着并不是色彩晶莹而美丽的红酒或者葡萄酒,而是这个酒吧中最烈的美酒,掺了少量朗姆酒和伏特加的鸡尾酒,或者……还有点别的东西。

    她们一口一口的品尝着,动作和时间一样慢,似乎,就像是在邀请着周围的人一样。

    但并没有人轻举妄动。

    事实上,此时酒吧中的气氛也很奇怪。

    一小部分的人,目光是贪婪的,他们狠狠的注视着贞子和花嫁姬两个女人,恨不得把她们一口吞下去。

    并且看他们的样子以及不断灌酒而产生的醉意,他们大概很快就要付之以行动了。

    至于另一部分人,则是冷眼观望着。

    他们根本不像是看到了美女的酒吧老手,更像是面对猎物时冷静沉着的猎人,他们都是见到之前那么一幕的家伙,见到了那个经常横行在酒吧,实力不上也不下的烟人团伙带走了这两个人,她们却又毫发无伤回来的那一幕。

    而布鲁克那群人则不见了。

    也不能说是毫发无伤,因为贞子身前那浓郁的血迹,说明了或许两者之间……可能发生过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

    这些家伙的鼻子都很灵敏,虽然不像狼一样,但已经不比狗差。

    浓郁的血腥味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这里不是德克萨斯,也不是无人的荒郊野外和深山老林,就算在地狱厨房,杀人也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尤其是,一口气杀了好几个人。

    这已经属于大型凶杀案的范畴,就算警局内部有被收买过的警察,他们也一定会追查下来,除非在付出巨大的代价,以及找到足够人顶罪之后,警察们或许才会收手。

    所以就算是地狱厨房最大的烟色势力,也不会动辄搞出这样的事情。

    或许只有那些居无定所的雇佣兵,杀手,做事才会这样毫无顾忌。

    因为他们还有逃出美国,前往战乱地区的选择。

    贞子和花嫁姬虽然看上去只是两个弱小的普通女人,但能够完好无损的走回来,本身就已经代表了她们并不一般。

    永远不要以貌取人。

    任何一个家伙都知道这样的道理,谁说女人就不能做杀手呢,有的时候,女人作为杀手还更有优势呢。

    一些脑洞比较大的家伙,已经开始琢磨布鲁克那群家伙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这两个小妞专门就是来收拾他们的。

    所以酒吧中呈现出两种分化。

    一种是了解事情真相,或者看到了之前一幕幕的老顾客,他们此时都很冷静,冷眼旁观着事态的发展。

    反正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再接触这两个人了。

    漂亮女人多的是,没有必要给自己惹上一身麻烦。

    另一群则是新来的,没有看到之前的事情,或者说就算看到了,不以为然的家伙。

    布鲁克那群人就是仗着人多,还有他们身强体壮,所以才能在这一带混的还算不错,但若放在地狱厨房,那只能算是一个小团体。

    他们并没有什么武器,有热兵器,也只是几支手枪,若这两个小婊子是杀手的话她们忽悠可以对付得了一群没枪的蠢蛋,却绝对对付不了另外一群拿枪的人。

    生活不是电影,杀手都是搞暗杀的,正面对抗,仍然是人数多的一面拥有压倒性的胜利优势,因为没有人真的能够躲开子弹。

    “当!”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后面的大门猛地被推开,发出一声嘶哑的巨响。

    因为相隔贞子和花嫁姬很远的缘故,俩人大概是没听见,根本连头都没回,仍然静静的喝着杯中的液体,并且马上就要见底了。

    三个人一出现,便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

    但他们显然不会大张旗鼓的嚷嚷自己在后面看到了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圈子,他们飞快的分头走向酒吧的人群,然后坐在角落中,和周围的人说着什么。

    距离远的人,显然就听不清了,但是却能看到三个人多数时候都有着一致的动作,那就是摇头。

    不过摇头是什么意思,这代表了什么,他们却无从得知。

    是什么也没看到,还是什么也没有,或者一个活人也不剩,还是没有事情发生。

    真是奇怪。

    好奇心虽然人人都有,但在这里的家伙,多数都能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否则的话,他们早晚会因此而付出代价。

    眼见着事情似乎逐渐趋于平淡,他们摇摇头,开始继续喝酒吹牛。

    酒吧中每天都会发生很多事情,大大小小的都有,这件事只能算是其中一件比较有趣的而已。

    它会成为这些人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谈资,并且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但事情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它看上去远没有结束的意思。

    就在一切都好像即将尘埃落定之时。

    “嘭!”

    “嘭!”

    伴随着两声闷响,贞子和花嫁姬一前一后重重倒在桌子上。

    她们的脑袋嘭的一下跌落到坚硬的桌面,身体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力量一样,无力地软倒在沙发和桌子之间,似乎下一刻就将滑落到地面。

    显然……这是一种比蒙汗药更有效地东西。

    “还以为是多厉害的家伙,一点警惕心也没有。”

    “还不如那些出来卖的*子呢。”

    看到俩人接连倒下,旁边一张桌子上站起来两个人,其他人一看,立刻认出了这两个人的名字。

    汉克斯兄弟。

    酒吧里大名鼎鼎的,拉*条的家伙。

    或者说,他们做的事情虽然和拉*条有一定的关联,但却远比它更加恶劣。

    他们是专门给拉*条那些家伙增加货源的。

    换句话来讲,他们专门绑架女人,然后经过一系列的所谓的调*之后,再转卖出去。

    这两个人虽然很被酒吧中其他所谓烟色势力的家伙们所不齿,但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两兄弟十分厉害。

    厉害在他们的化学上。

    他们听说是著名高校化学专业毕业出来的,因为一系列的陷害和侵占他们的成果,这才最后沦落到这种地步。

    现在,他们显然也不怎么怀念之前的生活了,而是享受此时的职业。

    就像汉克斯两兄弟所说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那么没脑子,敢于喝下离开自己视线之后酒杯中的液体。

    事实上,酒吧很少会出现直接卖给客人掺了*的酒,这就像是一种潜规则,否则可就没人敢来这个酒吧喝东西了。

    但有的时候,一旦给出来的价钱足够诱惑,或者对方的身份足够重要,酒吧也不介意烟心一次。

    不过这种待遇肯定轮不上酒吧里的小人物,只有那些老大,或者偷跑出来的富翁后代才会享受这样的流程。

    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为,酒吧为了自己的门面,不会轻易对客人下手,但一旦客人的身份十分重要,又恰好来了这里,他们也不介意为了金钱而动手。

    但肯定和这些常来喝酒的小人物无关,他们大可以放心。

    这种无论在哪里都垫底的家伙,没人会花这样的代价去对付他们。

    但如果酒吧的酒已经卖出去了,却在半路被人掉了包,或者做了手脚,那就不管酒吧的事情了。

    显然,贞子和花嫁姬就属于这种情况。

    汉克斯兄弟作为精通化学的高材生,显然不是那些没脑子的莽夫,在看到贞子和花嫁姬的第一时间,就立刻将她们定为了目标。

    这种优质的货色,绝对能卖出极高的价钱,而且在卖出去之前……

    但没等他们动手,布鲁克这群人就抢先了一步,但他们也没有着急。

    那些烟人虽然非常粗鲁,但并没有当街抢人的习惯,他们最多是勒*钱财,然后收些保*费和替人要债等等。

    这两个婊子的确会吃一番苦头,但应该不会死。

    汉克斯兄弟无所谓她们怎么样,反正最后都是要卖的货物,肯定不会完整了。

    虽然不确定俩人还能回到酒吧,更大的几率则是直接进医院,但出于谨慎,他们还是在酒杯里下了大量的*药。

    这是最稳妥的方法。

    就算被发现,也不会知道是他们干的,完全可以一走了之。

    汉克斯兄弟的手法很高明,酒吧中就算人多眼杂,也没人注意到俩人是何时靠近这张桌子甚至是何时下*的。

    虽然最后回来的是这两个女人,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仍然无所谓。

    她们就算发现了异常,俩人也绝对有足够的时间逃脱,他们并不常住在地狱厨房,打不了暂时离开纽约便是。

    而一旦她们喝下酒,她们就不要想着在有机会逃脱。

    没有任何人能够从汉克斯兄弟俩人手里逃出去,那种主角绝地反击和逃生的情形只存在于电影中,现实里也没有那么多巧合,也没有那么多超能力。

    一旦被他们抓住,无时无刻的手*和脚*,会让俩人完全没有机会逃走。

    虽然汉克斯兄弟更多的是认为她们不会喝下酒杯中的东西,而是会发现异常,毕竟能够收拾掉布鲁克那群人的家伙,肯定应该是两个不弱的杀手。

    显然……汉克斯兄弟也将贞子和花嫁姬俩人认定为杀手了,那种伪装成弱女子的杀手。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布鲁克那群人没有回来,他们并没有往超能力,或者两个人是怪物那方面想,事实上,正常人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现世非常的平静,没有什么所谓的里世界,暗世界等等。

    就算汉克斯兄弟是烟色背景,也不会接触到这样奇奇怪怪的东西,因为它们根本就不存在。

    自由人出现的时间略短,而且数量实在是太少,看似好像已经破百,向着近千发展,但放在整个地球,简直比大海里一片枯叶还小。

    所以花嫁姬和贞子必须是杀手或雇佣兵,也只能是它们。

    但汉克斯兄弟却不觉得自己的计划能够成功,因为这些职业的人,往往都非常敏锐。

    不是说她们有超长的嗅觉,而是她们的经验能够让她们不会轻易喝下不明液体,或者安心背后跟着一个人等等。

    因为她们的仇家太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栽了。

    事实上,多数杀手和雇佣兵都是死在了这些小细节上,因为就算他们知道,也没有人能够二十四小时做出防备。

    自从踏入这一行,他们就早晚知道自己会死,死亡的来临,只不过早一天晚一天而已。

    但汉克斯兄弟却没有想到,自己会收到这么一份大礼包。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对疑似杀手的*子组合的确栽了,而且就载在了自己的手上,她们不仅会给俩人带来一大笔的金钱,还能够让他们吹嘘很长时间。

    杀手,美女,并且还是组合,每一个关键字都会瞬间让人心血澎湃,这件事起码够他们吹上一年……不,是半辈子的。

    没有犹豫的,俩人立刻起身走向贞子和花嫁姬,一人一个,把她们背了起来。

    汉克斯兄弟非常小心,但却并没有担心俩人是装昏,他们看得清清楚楚,俩人的确把杯中的液体喝的一干二净,而且是小口小口喝下去的。

    那么便不存在没有喝下去的可能,他们看得很仔细,事关金钱,甚至是他们的小命,不容的他们不仔细。

    另外……汉克斯兄弟也不相信俩人有什么所谓的万能解毒剂,可以解除他们亲手配置的*药。

    作为化学领域的高材生,他们最为自豪的就是自己的专业素养,对自己的作品有着无比的自信。

    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能够中和他们的作品,那么两人就认栽了。

    果然,两人一入手就知道药效已经发挥了,贞子和花嫁姬分别沉的像是个死狗一样,只有完全昏迷的人才会有这样的反应,汉克斯兄弟对于这点十分有经验。

    一路上并没有什么人阻拦他们,或许酒吧中的其他人也在期待他们的作品,或许是不想惹麻烦上身,反正他们很快就走到酒吧的另一侧,来到了另一处的暗门旁。

    这里不是后门,同样也不是正门,而是专门处理现在这种情况,交易用的出入口,是有着酒吧保安人员的。

    作为一家烟色酒吧,出入口总要足够的多。

    但是,心急的汉克斯兄弟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就在贞子趴到他们背上的一瞬间,她就睁开了那双闪烁着猩红的眼睛。

    带着饥饿,贪婪,嘲弄,以及……对于食物数量的不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