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野性年代〕〔淘宝在手,天下我〕〔传说的魔法师〕〔稻香〕〔谦语风雨〕〔创神纪:女王有毒〕〔都市阎罗狂少〕〔愿你如星我如辰〕〔宅男的世界〕〔魂武邪神〕〔独宠医后:萧王追〕〔骄记〕〔哑姑玉经〕〔圈套男女〕〔仙道隐名〕〔嫡福〕〔天赋轮盘〕〔重生军嫂是女王〕〔枭宠狂后〕〔妖孽列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半路
    杰米夫妇是野火酒吧附近的老住户了。 ..

    俩人都已经一大把年纪,六七十岁的年龄在美国的确可以称得高龄,但他们却没有正常安享晚年的住在大房子,享受着偶尔有孩子来看望他们,平坦而美好的生活,而是居住在纽约最混乱的地带地狱厨房,一处脏乱的垃圾后巷当。

    他们的经历没有什么称得离的地方,年轻的时候俩人过得也是十分火热,浪漫而富有激情,虽然拥有几个孩子,但却并没有完全做到父母的本分。

    后来俩人逐渐年老体衰,在无法工作之后,依靠着曾经的积蓄度日。

    然后,他们的孩子很快成为了另一个他们,不顾及他人,有些小自私和小自利。

    他们夺取了俩人还算富裕的房产和积蓄,然后将俩人赶了出来。

    这是他们流落到地狱厨房的原因。

    年轻的时候两人也曾来过这里,那个时候的地狱厨房现在还要混乱,他们来到这里的原因自然也是为了寻找刺激。

    地狱厨房是一个混乱的地方,找刺激的话,的确会非常有趣,但却不适宜生活。

    这里要当时最乱的贫民窟还要乱。

    杰米夫妇虽然都称不是什么好人,但工作不错,生活也不错,他们当然不会认为自己会有居住到地狱厨房的那一天。

    但没想到,在他们老了之后,这件事情却真的发生了。

    这一天似乎和往日没有什么区别,俩人在垃圾厂附近没有什么收获之后,便早早的回到了藏身的地方。

    如果说他们现在还剩下什么的话,大概只有俩人之间那仍然没有被时光消磨,被现实斩断的爱情了吧。

    正当他们无所事事,准备继续用发呆,等待衰老和死亡的方式继续度过这一天时,小巷的深处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俩人虽然年龄大了,耳朵有些聋,但这个声音实在是太过清晰,想让他们忽略掉都难。

    杰米夫妇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目光的不解,然后在目光接触之后,他们决定去看一看。

    或许又是野狗野猫什么的跑了进来,经常会有这些动物趁着他们外出的时候闯入这条小巷子。

    小巷子的尽头他们储存着不少的食物,一些过期的罐头,即将坏掉的面包等等。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东西自然不屑于顾,但对于同样垃圾里争食的流浪猫狗,这些却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佳肴。

    他们可不能让这些畜生毁了自己的储备粮。

    年轻的时候俩人也喜欢猫猫狗狗,但现在,这些东西在他们眼里除了是争食的可恶畜生之外,毫无其他的意义。

    更何况,被流浪狗袭击而死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可不想半夜睡觉的时候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恶犬所咬死。

    从垃圾箱旁的缝隙取出两个撬棍,俩人颤颤巍巍的向深处走去。

    事实,他们并不一定能够驱逐流浪狗,因为如果流浪狗数目太多,凭借俩人年老体衰的身体,恐怕输的会是他们。

    但随着年龄的衰老,死亡只是早晚的事情,早一天晚一天没有什么区别,他们早已经开看了。

    死亡并没有什么可害怕的,说不定,早一点死在流浪狗的嘴里也是一种解脱,总好过天天这样浑浑噩噩的要好。

    只可惜。。是被狗咬死这种死亡的方法,似乎听去挺痛苦的。

    。。。

    汉克斯兄弟并没有成功,事实,他们从一开始便已经注定了失败。

    贞子和花嫁姬虽然没有免疫一切毒素这样神的能力,但作为非人类的存在,她们的抗药性同样很强,起码大部分对人类足够致命的东西,对她们是无效的。

    汉克斯兄弟猜得不错,贞子和花嫁姬的警惕性并不高。

    她们毕竟不是这些人口真的杀手之类的,虽然她们是妖怪,但在之前,花嫁姬除了会藏在身老林,跟着八百万时不时出来逮几个人吃之外,什么都不会。

    贞子会的东西倒是不少,作为铃病毒的那段时间她学习对她来说相当于下载,她可以轻松得到自己想要的知识。

    但拥有知识不代表能付之于行动,灵活运用。

    贞子经历过大部分的职业,却毕竟没有真的当过杀手,很多细节算她知道,到了实际的情况下也不会想的起来。

    俩人真的没有意识到酒杯的液体有问题。

    是在酒水下肚之后,她们才感觉到的。

    一阵阵的眩晕。

    是的,汉克斯兄弟调配的,完全足以放到一头犀牛的药*在贞子和花嫁姬俩人的嘴里面仅仅只能给她们带来一丁点的小头疼而已。

    她们的确感到有些晕,但并不是难以忍受,距离昏迷更是差得远了。

    但她们却当机立断的昏了过去。

    不仅仅贞子意识到了怎么回事,连花嫁姬的小脑袋都灵光了一回,将计计,新的食物自己会送门了。

    果然,她们没有猜错。

    自己才倒下没有两分钟,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自己带走,但令贞子有些不太满足的是对方只有两个人,数量太少了,别说填满剩下的半饱了,连牙缝都不够塞。

    而且更让贞子不满的是,俩人将她们从酒吧背出来之后,并没有来到之前后门的处的那个小巷子,而是试图将她们直接扛回家。

    这如何能忍。

    这一来一回需要浪费多少的时间,鬼知道他们的家在哪里,去了再回来,这段时间都够她们吃饱的了。

    于是在刚出门没多久,甚至还没拐出酒吧不远处另外一条巷子的时候,贞子和花嫁姬果断露出了獠牙。

    连那群身强体壮的黑人都无法抵抗,更何况汉克斯这对靠着给女人下*的兄弟了。

    甚至半秒都没有坚持,他们便纷纷被俩人撕开了喉咙。

    不过花嫁姬的食物已经足够了,所以在杀死汉克斯兄弟的哥哥后,并没有破坏他的尸体全部留给了贞子。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总要没有的好。

    “窣窣--窣窣--”

    仿佛老鼠偷油一样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这座小巷,不同的是,地面从酒吧的后面转移到了酒吧正门的不远处。

    鲜血肆意流淌着,虽然因为只有两具尸体,远没有之前横尸遍野血流成河的场面,但浓郁的血腥味仍然扑鼻而来。

    最重要的,是这里并不怎么安全。

    虽然这里同样没有监控,但却距离街口很近,只要有人无聊,或者突发想的进入这里立刻可以看到巷子血腥而可怕的一幕。

    对于那个人来说,后果并不怎么美妙。

    但如果加一点点巧合,如说这里的情况被更多人知晓,那么对于贞子来说,后果同样也不怎么美妙。

    搞砸了任务再暴露了身份,露西虽然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但下个任务肯定别想了,遥遥无期是一定的。

    天天待在梦幻岛的日子可不怎么美妙,那太无聊了。

    尤其是。。听说先生要开发一个新的世界。

    非常,非常有趣的世界。

    血肉混合着内脏和鲜血,被贞子大口大口,囫囵吞枣的卷进肚子里,她的动作很快,因为根本用不到咀嚼,只要扔进自己腹腔张开了那道巨口便好。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是她赶时间。

    不过在贞子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啃食着尸体的时候,她的耳朵突然微微一动。

    “有人。”她低声对花嫁姬嘶吼了一句。

    花嫁姬的外状是无法说话的,只能发出一些呼噜呼噜,稀里哗啦的怪声音,贞子的外状形态虽然可以说话,但因为嗓子的构造和人类仍然有些不同,所以音调很低,音节也只能发出浑浊和低音的语气。

    此时花嫁姬因为不需要进食的原因,并没有摆出她那副猎的造型,而仍然呈现出人类的模样。

    听见贞子的话,她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事实,还没走出几步,花嫁姬便同样听到了脚步声,如贞子所说的,有人来了。

    。。。

    此时杰米夫妇也很紧张。

    因为巷子深处传来的,那稀里哗啦的声音让他们感到非常不安。

    这声音似乎不像是流浪狗和猫能够发出来的,更像是某种野兽。。不,甚至是怪物才能发出来的声音。

    啃噬,撕咬,人类的尸体。

    不知道为什么,俩人的脑海便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年轻的时候杰米夫妇也没少看过电影,五十岁纪念日时候俩人还结伴去看了最新映的异形第一部,对于怪物,外星生物,他们并不陌生。

    所以此时他们不由得有些双腿打颤。

    怪的声音,仿佛啃噬尸体一样的动静,还有似乎越来越浓郁的怪异气味,无人的脏乱小巷里,黑暗的角落。

    一切的一切完美的重现了恐怖片的元素,而他们,则是影片开头时的炮灰,也是俗称龙套。

    往往都是某几个倒霉的家伙碰到了外星生物,然后直接团灭,接着才引出整部故事,最终主角消灭怪物。

    所以此时俩人不禁有些打退堂鼓,是否。。还要去冒险一探究竟。

    流浪猫和流浪狗真的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那些家伙要人类精明得多,在刨垃圾的时候并不会发出响动,以免惊动附近的人来驱赶它们,甚至用石块丢它们。

    巷子里面的声音。。很怪。

    “别。。别怕。”最后还是老杰米率先镇定了下来,他微微前一步,护住了身后年老的妻子,强自镇定的说道,“说不定。。只是我们自己在吓唬自己。”

    “咚!”

    然后砰的一声,小巷突然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

    老杰米先是吓得一哆嗦,然后立刻意识到了一点,是人,而不是什么怪物。

    那么怪的声音可以解释了。

    人类弄出什么声音都不怪,因为动物只能依靠本能,但人类。。显然不只有本能。

    果然,之前的念头都是他们在自己吓唬自己,这个世界哪有什么怪物,有的也只能是人类而已。

    没过几秒钟,一个穿着和服的日*女人便从巷子的深处走了出来,花嫁姬看到手握撬棍的两个老家伙,微微扬眉。

    “停下来吧,不要继续前进了。”

    事实,算她不说,老杰米也没打算继续向前了。

    虽然人类没有野兽那样的凶猛,但并不代表人类没有野兽危险,相反,人类要野兽远远可怕得多。

    眼前只是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但谁也不敢保证里面还有什么人,无论是男女,自己两个老家伙都是弱势的一方。

    “为什么。”老杰米质问道。

    “那里放着我们的食物,还有我们的财产,谁知道你们在哪里搞什么鬼!”

    但在冷静下来之后,老杰米贪婪心里开始发作,杰米夫妇原本不算什么好人,在地狱厨房待了这么久,更是连最后一点怜悯都抛弃掉了。

    否则的话,他们可是活不下来,流浪汉也是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

    他先声夺人,试图看看弄不弄从面前这个女人手里诈出一些什么。

    这个问题的确让花嫁姬微微蹙眉,她并不想胡乱杀人,因为这里距离街口很近,人多眼杂的情况,无论是否化作外状,都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但如果不阻止俩人的话。。恐怕会更加麻烦。

    “财产。。食物么。。”

    花嫁姬并不是白痴,她只是有少许人格分裂的异状,关键时刻,她还是非常冷静的。

    低声重复了一句之后,她突然背过身,在俩人看不见的角落里,她的嘴巴陡然张开原本的面孔还要大,占据了她正常脸。

    一圈一圈的牙齿蠕动,像把她的脸变成了一张大漩涡,或是大黑洞,然后下一刻,一个挂满了不明液体的钱包被她蠕动着吐了出来。

    “里面的东西都归你。”

    她将钱包抛给老杰米,然后低声说道。

    但紧接着,花嫁姬是眉头一蹙,因为她看到那个老女人正在向巷子里张望,试图看清里面到底在做什么。

    不动声色的,花嫁姬的双手微微下垂,在看不见的阴影处,她的皮肤开始脱落,整个表情也变得僵硬了很多,像。。那张脸不再是她的脸,而是披去的面具一样。

    “你在看什么。”她低声对着老女人问道。

    老杰米正在欢快的打量着手的钱包呢,到手的第一时间,他拉开了钱夹,里面有着厚厚一摞的现金,细数一下虽然不过万,但也差不多了。

    这绝对的是一笔巨款,简直是天降横财!

    但紧接着他注意到钱包的外形,破旧,有些残缺,不像是废弃时间太长的缘故,更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了一样。

    钱包挂满了怪的粘稠液体,然后。。还有似乎丝丝猩红的斑驳血迹。

    有些怪的打量着着手的粘液,突然间,老杰米的内心咯噔一声,因为之前那个被他抛到脑后,当成无稽之谈的念头再次浮现出来,并且十分的强烈。

    几乎瞬间,他额头的冷汗落了下来。

    恰巧在这时,花嫁姬的质问也传了过来,老杰米抬起头,看到那个陌生的和服女人正冷冷的盯着自己的妻子,她的表情很怪,不像是生气和愤怒,更像是一种僵硬麻木以及漠视。

    这表情根本不像是人类能够拥有的,更像是。。利用人类的皮肤,而强行摆出来的。

    霎时间,老杰米额头的冷汗几乎汗如雨下,与此同时,花嫁姬则是再次逼近一步,带着一股扭曲的,仿佛被丈夫抛弃的妻子一样的莫名恨意,平静的问道。

    “你在看什么,还是说。。你们无视了我!”

    ://..///9/996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