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祖〕〔都市之九天大帝〕〔都市梦道剑仙〕〔从坟墓中爬出的大〕〔不遇暗礁何遇你〕〔重生小俏媳:首长〕〔Hi,我的萌系小甜〕〔临时老公,吻慢点〕〔枭妻诱入怀:景少〕〔电影世界大赢家〕〔妙手神农〕〔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都市仙尊〕〔岛屿漂流记〕〔绝品透视狂仙〕〔透视极品神医〕〔变身优雅女神〕〔伊塔之柱〕〔汉末之奇谋〕〔茅山末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演技
    “是吗?是吧。 .tw.”

    花嫁姬步步紧逼,她的声音表现出一种怪异的腔调,并不是说直接脱离了人类喉咙的发音范畴,而是声调起起伏伏的,仿佛无法自己控制一样,听去令人十分不舒服。

    她的脚步微微挪动了一下,然后继续质问道。

    “你们对我,对我的问题,甚至是对我的存在,根本漠不关心!对吧!”

    说道最后,她的声音几乎变得像是声嘶力竭起来,她的眼睛有些泛红,脸色也白皙的不正常。

    老女人有些恐惧的向后退去,地狱厨房呆了这么长时间,她见到了太多以前没有见过没有接触到的东西。

    花嫁姬此时的样子很不正常,像是那些因为重大打击而精神失常,或者**犯了的*君子一样。

    这些人是不可理喻的,他们无缘无故的攻击你并不是因为恶意,而是。。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老杰米也不住的咽着口水。

    他额头的汗珠如雨点般滚滚而下。

    老杰米可不想在刚刚看到一丝希望之后,便瞬间重新跌落回绝望。

    一万美金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但是天降横财,那也要有命去用,面前这家伙不正常的行为和凶狠的脸色,哪怕是个傻子都能看出花嫁姬此时怀揣的恶意。

    算事实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离谱,面前的家伙也表现出了极具攻击性的态度。

    二对一,算他们年老体衰,也有获胜的可能,但这家伙似乎看去不太正常,这群疯子疯狂起来可不会顾及其他,这才是最麻烦的地方。

    他应该庆幸对面是个女人,而不是强壮的男人,否则他们也不用抵抗了,今天肯定会死在这里。

    但。。

    老杰米同样也在微微后退着,他低声说道,“看见什么?她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们已经老了,眼睛不用了,她什么都不会看到。”

    一万美金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

    虽然不能在纽约买下哪怕最便宜的一处房子,却也可以当做资金和本钱,做一点小买卖重新富裕起来。

    他们不知道还有多久的寿命,也不想挣什么大钱,只想着剩下这点日子过得好一些。

    这一万美金刚刚到手,完全足以改变他们的命运,他们还不想这么死了。

    所以老杰米尽可能的,试图用语言去安抚花嫁姬,尽量不刺激到她,从而避免对方突然间的发疯。

    但这似乎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没看见?”

    花嫁姬突然提高了音调,仿佛某种破败的风琴一样嘶哑和难听。

    “你在欺骗我,你又在骗我,你一直都在骗我,你总是在欺骗我!”

    她完全像是个疯子一样,仅仅只是一句话,仿佛被引燃了导*索的炸*桶,花嫁姬的质问一句接着一句,如暴风骤雨般的密集,最快的时候,甚至连她自己好似都反应不过来一样,直接蹦出来了母语。

    老杰米当然听不懂叽里咕噜的日语,但从花嫁姬的动作,神情,以及激烈的态度都能看到这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他握紧了手的撬棍,为了一万美金,为了不被这个疯子似的女人杀死。。

    花嫁姬似乎感受到了老杰米的杀意,她突然平静了下来。

    “所以,你打算杀死我,然后抛弃掉我对么,又一次。”

    但这种平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安宁,远远要那种歇斯底里的她更加恐怖。

    因为在老杰米夫妇看不见的角落,花嫁姬的裙摆已经开始脱落,不是。。像人类穿衣和脱衣那般,而是外表的衣服,她的皮肤共同形成一个整体,一块拼图,此时,这块拼图正在缓缓崩裂着。

    裂开的图案露出花嫁姬人类外表下猎而扭曲的外状身体,一条条触须仿佛漫游在水的乌贼触须一样,但与乌贼不同的是它更加有力量,时不时骤然抽下的触须直接在空发出小范围的音爆,一闪即逝。

    老杰米的确已经老了,他甚至没有听到音爆的声音,只是感觉面前这家伙似乎变得更加怪了,连带着周围的环境好像也很怪。

    咽了咽口水,他不确定面前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毛病。

    但。。看在一万美金的面子,真不知道今天他是该说自己幸运,还是不幸。

    或许,答案是幸运?

    “你们在做什么?”

    因为在下一刻,花嫁姬马要全身裂解,彻底爆发出不受控制的外状时,贞子有些略显沙哑的声音出现在几个人之间。

    几乎是身体一僵的,花嫁姬立刻停止了崩裂。

    她背后的皮肤连带着衣服,在触须的引领下一点点拼接回去,重新组成了一个完整的人形身体,伪装重新被布置好,花嫁姬的表情也立刻灵动起来。

    “你。。”

    但是她的脑袋似乎还有些混乱,处于那种歇斯底里,不怎么灵光的状态。

    “我?”贞子似乎有些无力的反问道,“我什么,这里是怎么回事。”

    贞子的听觉要花嫁姬好得多,因为她接受的创神计划改造更深,也更完善,她早早听到了外面的对话,不想将事情闹得更大,这才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

    她是的有些急了,没有足够的鲜血代替果汁的作为来润滑,重新变为人类之后,那些骨头扎的她嗓子很痛。

    所以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听到贞子的质问,花嫁姬终于有些回过神,“他们。。”她正在重新变回那副结结巴巴的软弱形象,仿佛之前的那个她所做的一切,真的只是精神分裂一样。

    “他们。。”她结巴着说道,“这里有人。。”

    “我看到了。”

    贞子不冷不淡的回答。

    因为汉克斯兄弟试图将她们运走,所以贞子随便寻找了一个小巷,并不算隐蔽,不过在她们来的时候,巷子里还没有人。

    现在有了,显然是它原本居住的主人回来了。

    但没想着,花嫁姬这家伙自己还要暴力血腥和直接。

    贞子知道花嫁姬的改造有些问题,或者说,初改的外状形态都有这样的毛病,因为创神计划才启动第一阶段的原因,所有的改造都不完善。

    或多或少的,在改造之后,它们都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控制自己的情绪,控制自己变化外状时的心理变化。

    花嫁姬显然是这样。

    但贞子的毕竟她更强大,在实力的压制下,花嫁姬还是重新收回了自己的外状。

    “我想问的是,我们可以走了么。”

    贞子看到花嫁姬已经恢复正常,平静的问道。

    “可。。可以了。”

    花嫁姬的目光向贞子的身后望去,越过贞子,看到小巷的内部,那里面干干净净,不要说尸体了,连一滴血都没有留下来。

    “真的可以了?”贞子又一次问道,“没有别的问题?”

    她是在向花嫁姬做出确认。

    贞子不想惹麻烦,不代表她会容忍自己的身份被暴露出去,或者说。。无法完成露西临行前的条件。

    两个人没有看到什么还好,如果真的看到了,不用花嫁姬动手,贞子自己足够了。

    花嫁姬却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

    既然贞子已经吃光了里面的东西,那么刚才显然她并没有看到什么,所以花嫁姬立刻摇摇头,低声仿佛呢喃般答道,“没。。没有。。”

    “那我们走吧。”

    随着肚子里的东西不断被消化,重新补充回一些体力的贞子显然也精神了很多,她毫不犹豫的对花嫁姬下达了命令,然后直接无视面前的两个老家伙,向巷子外面走去。

    花嫁姬在人类世界生活了更多年的贞子更了解人类的习性,这种情况下,根本不需要与他们纠缠,反正也不能当做食物。

    果然,面前这两个老家伙对俩人的离开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死死的握着手的撬棍,似乎能够他们带来一丝勇气,然后瞪着俩人,目视着她们逐渐消失在巷子。

    当然,更多的原因,可能是花嫁姬扔出的那一个钱包。

    在俩人的身影消失在巷子出口的拐角处后,老杰米突然瘫坐到地,浑身无力,但紧接着他提起精神,拿出被他死死捂住的钱包,仿佛财迷似的开始一点点数着里面迷人的钞票。

    但数了数,他却发现似乎有些不对。

    为什么。。

    他抬起头,看到自己的老妻子仍然站在原地,并没有凑过来,她的财迷程度其实并不低于自己,这笔钱会改善她们今后的生活,她应该很重视才对。

    老杰米有些担心,他站起身,来到自己妻子的身边。

    “你怎么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钱包贴身揣好,也不嫌弃那面的不明液体。

    但下一刻,他被自己的妻子吓了一跳。

    因为她的脸色惨白,仿佛大病了一场似得。

    “我。。”她颤抖着说道,“我看到了。。”

    夫妻相并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首先,能够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在某种性格或者特质一定有着不同的相似,其次,随着俩人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他们虽然不会形成心电感应这种能力,但因为对于双方行为和习惯的了解,会让他们越来越有默契。

    甚至是。。思想的同步。

    这是一种潜在的影响。

    老杰米夫妇也是这样。

    不仅仅老杰米有着出色的表演技巧,他的妻子绝对也是演技一流的,事实,她早看到了花嫁姬背后的情形。

    那个时候贞子还没有将尸体吃完,鲜血和啃噬的情形将小巷子里面渲染成了一幅人间地狱的惨状。

    这个老女人立刻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

    她要被自己的好心害死了,甚至是。。带自己的丈夫。

    但她的反应甚至要老杰米还快,或许是死亡随着年龄的越来越近的缘故吧,她并没有多少惊慌,也没有被里面的情况吓的脸色大变。

    在吃了一惊之后,她果然选择了无视。

    果然,花嫁姬并不能确定她看到了什么,甚至是看没看到。

    直至俩人现在离开了,她才彻底瘫软放松下来,无论那一幕到底是什么,无论这个世界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既然是她亲眼所见,哪怕再怎么不相信。。也都是无法否认的事实了。

    “你。。看。。?”

    老杰米不愧是最为了解自己妻子的人,半秒之后,理解了她的意思,但他的内心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股好。

    她到底看见了什么。

    但老杰米的答案注定得不到回答了。

    因为在他说完之后,他突然感觉天似乎有某种液体低落到自己的脑袋,他怪的伸手摸了摸,却发现越来越多。

    然后他看见自己妻子正面色呆滞的盯着方。

    脖子僵硬的,仿佛生了锈的螺丝般,老杰米一点点的抬起脖子,然后。。他看到了花贞子正四分五裂的盘踞在俩人的方。

    像一只人面蜘蛛,她的四肢崩裂,蔓延出无数的触须,像是个大一样连接在整个小巷子的墙壁,而她的脑袋则诡异的向下伸出,瞪着下方的俩人,一张满是齿轮和口器的大嘴缓缓搅动着。

    “看到了?那颗真是可惜。”

    下一刻,她庞大的身躯猛然向下一跃,伴随着两声凄厉的惨叫,巷子很快被一片黑暗笼罩了起来。

    。。。

    片刻之后,正在小巷子拐角处望风的花嫁姬感觉到身后有人走出来,她回头一看,正是贞子半张脸忽明忽暗的从黑暗走来。

    “搞。。搞定了?”花嫁姬低着头问道。

    “当然。”贞子笑了笑,“现在,我保证他们肯定什么也没看见了。”

    这是自然,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事实,这件事对俩人来说仅仅只是一个小插曲,妖怪女鬼和人类总是不同的,死亡对于人类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但在贞子眼里,或许只是两个自投罗的食物。

    甚至没用多久,俩人便彻底忘记了这件事,抛之脑后,重新有说有笑的向酒吧走去。

    不过贞子还是有些烦恼的,但她烦恼的却是另一件事,那是。。不知道这一次,是否还能继续在酒吧,捕捉到那些愚蠢的食物。

    ://..///9/996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