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耀大陆〕〔大鉴赏家〕〔王牌自由人〕〔灵域兵魂〕〔蜘蛛科技帝国〕〔南山烟花凉〕〔肝疼的游戏异界之〕〔瑶光女仙〕〔我的一天有48小时〕〔变声大佬〕〔恐怖七年〕〔重生之地球游戏〕〔大魏王侯〕〔最后一个契约者〕〔王者荣耀之制裁系〕〔药田种良缘〕〔仙三代的日常生活〕〔对手〕〔如果能进五个球〕〔谋断九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王首辅 第136章 被忽悠了
    院试又称为道试,由提督学道的大宗师主持,一共考两场,正试一场,覆试一场,每场均考一天,相对于府试来,院试反而相对容易一些。

    八月初九下午,徐晋正在房中默写《射雕》,明天就要参加院试了,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了,权当放松调整一下脑子。

    正在此时,房间门被推开了,唐伯虎兴冲冲地走了进来,不由分便拉起徐晋往外走,一边道:“子谦兄,有件事急需你帮忙的,万望不要拒绝。”

    话这些天唐伯虎与徐晋混熟,倒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徐晋皱了皱剑眉,提醒道:“子畏兄,我明天还要参加院试。”

    唐伯虎不以为然地道:“院试而已,以子谦你的文章水平,只要不犯错是必过的,更何况临急抱佛脚也没用,走,耽搁不了多长时间,天黑前保准回来,不会妨碍你休息。”

    徐晋只好把笔搁下,跟着唐伯虎走出房间,不过还是留了个心眼,问道:“子畏兄需要我帮什么忙?如果是陪你喝花酒就免了。”

    话前两天徐晋就被这老票客拉去逛青楼了,还骗徐晋是拜访好友,结果好友变成了姘头,让徐晋很是无语,好不容易才摆脱几名热情的姐儿溜了出来。

    唐伯虎连忙道:“这次绝对不是喝花酒,等到了地你就知道了,子谦兄若帮在下这个忙,除了十幅仕女图,外加三幅……五幅山水画,如何?”

    “成交!”徐晋立即点头应了,这是个难以拒绝的诱惑啊,况且,如果还是喝花酒,大不了掉头就走。

    大舅子谢二剑正好出去逛街还没回来,于是徐晋在大堂给掌柜留了口信明去向,然后带着二牛,跟在唐伯虎身后离开了客栈。

    唐伯虎兴冲冲地带着徐晋到了城东一处别院外,整了整衣冠便上前拍门,很快,一名仆人便打开门探头出来查看。

    唐伯虎拱手道:“本人唐寅应约前来。”

    那仆人显然被叮嘱过,连忙把门完全打开,笑道:“原来是唐公子,请进来吧!”

    徐晋跟着唐伯府进了门,好奇地打量了一眼四周雅致的环境,看来唐伯虎这次确实是来访友,只是不知为何要叫上自己。

    唐伯虎和徐晋两人在一名婢女的带路下向后面的院子行去,二牛作为随从自然不能继续跟着,只能留在前院等候,自有人招待他。

    铮铮……

    刚走进后院,徐晋便听到断断续续的琵琶声,隐约能够听出正是三国演义主题曲《临江仙》的调子,只是那弹琵琶的人似乎不太熟悉,又或者正在谱曲,所以声音断断续续的,而且还有不少错误的地方。

    徐晋不禁心中一动,皱眉道:“子畏兄,你约我来莫不成是要见萧大家?”

    前些天萧玉雪又派人来送了两次请帖,不过徐晋都没有理会,所以这时一听到生硬的《临江仙》琵琶曲,立即便猜到了八九分。

    唐伯虎歉然地道:“子谦兄,在下也不是存心隐瞒的,实在是……萧大家下帖请了你几次都没成功,所以才乞我帮忙的。”

    徐晋很是无语,奶奶的,又被这老票客忽悠了,转身就往外走,唐伯虎急忙拉住道:“子谦兄,这来都来了,见一见萧大家又何妨?萧大家乃才貌双全的奇女子,一般人想见也见不着,子谦为何拒人千里呢……好吧,十幅,十幅山水画!”

    徐晋这才站定道:“你的,现在你欠我十幅仕女图,十幅山水画!”

    唐伯虎不禁满头黑线,真有点搞不懂徐晋了,萧大家这样的美人主动相邀毫不动心,却偏偏对自己的画作那么感兴趣,莫不成是因为年纪,还没有开窍?

    徐晋和唐伯虎走到后院一处厢房前,便见萧玉若由一名婢女搀扶着袅袅娜娜地行了出来。

    萧大家今天穿了一套粉红的罗裙,云髻高耸,显然精心打扮过,更显得肤若凝脂,眉似远山含黛,樱唇如两瓣鲜嫩的桃花似,再加上纤腰细束,浅绿色的抹胸下双峰怒挺,一枚翠绿温润的玉坠就挂在秀美的粉脖下,分外惹人注目。

    唐伯虎见到萧玉雪明显失了失神,“风度翩翩”地拱手行礼道:“生见过萧大家!”

    “唐公子!”萧玉雪对着唐伯虎盈盈一福,眸光随即流转到徐晋的身上,幽怨地道:“那天在藤王阁上,玉雪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徐公子?”

    徐晋微笑道:“萧大家何出此言?”

    “连日来下帖相邀,徐公子均没应约,玉雪这几天茶饭不思,夜不成寐,还以为什么地方开罪了徐公子呢!”萧玉雪幽幽地道。

    如花美人幽怨娇嗔,若徐晋真的只是十五岁的少年,恐怕已经把持不住了,可惜徐晋内里却是个商海沉浮多年的老油条,逢场作戏的事当年可没少干,又岂会被萧玉雪惺惺作态的几句话给迷惑了,神色自若地笑道:“萧大家误会了,实在是院试在即无暇分身啊,徐晋在此向萧大家赔个不是。”

    萧玉雪暗暗惊讶,对于自己的魁力她还是十分自信的,可是眼前这个十来岁的少年竟毫不所动,心中不由再次生出一丝挫败感,莫不成自己的魁力真的下降得那么厉害?

    不过,当萧玉雪看到旁边唐伯虎的神情时,马上又找回了自信,娇笑道:“赔不是就不必了,人家可没那么气,不过待会罚徐公子几杯还是要的。两位公子请随奴家进来,里面已经备好了酒菜。”

    萧玉雪完提起裙裾转身往屋里行去,纤腰隆tun轻摆,姿势优美而撩人,唐伯虎这老票客眼神都有点飘了,摇头晃脑地吟道:“闲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若细柳迎风,美哉美哉!”

    萧玉雪回头掩嘴娇笑道:“玉雪可当不得唐公子如此赞誉。”

    唐伯虎脸不改色地道:“回眸一笑百媚生,萧大家之美,生甘愿拜倒在石榴裙下!”

    徐晋不禁无语,不愧是老票客,这脸皮的厚度也不是常人能比,难怪能在烟花柳巷混得如鱼得水。

    “唐公子还跟当年那般会话!”萧玉雪红脸娇嗔了一眼,调头继续款款而行,那纤腰圆tun扭拧得更是诱人了。

    三人进了屋里,厅内已经摆好酒菜,彼此分宾主坐落。

    此时隔壁院子又传来断断续续的琵琶声,萧玉雪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招手把婢女召了过来,凑到其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者便点头退了出去。

    萧玉雪素手纤纤,提起酒壶给徐晋和唐伯虎各斟了一杯酒,娇笑道:“唐公子,玉雪连日来下了三次请帖都未能请到徐公子,你该不该罚他三杯?”

    唐伯虎点头道:“是该罚,来来来,子谦兄,干了这一杯。”完自己端起酒杯先干了。

    徐晋只好跟着连喝了三杯,幸好古代的酒度数并不高,倒是不至于唱醉。

    萧玉雪喝了两杯酒,俏脸蒙上了两团醉人酡红,显得更加娇美了,轻启朱唇清唱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萧玉雪唱的正是徐晋当日在藤王阁唱出的《临江仙》,只是她的唱腔有点类似于昆曲的唱法,吚吚呀呀的,再加上娇声呖呖的倒是别一番味道。

    不过,本来低沉、雄浑、沧桑的曲子就完全变味了,倒没有了那种震撼力。

    萧玉雪一曲唱罢,唐伯虎便不遗余力地恭维起来。萧玉雪美目流盼地瞟了徐晋一眼道:“玉雪唱得不好,倒是让徐公子见笑了,那天在藤王阁上听徐公子唱了一遍,真的惊为天人,可惜玉雪愚钝没能完全记住曲谱,徐公子能不能将曲谱录下来一观,玉雪感激不尽!”

    徐晋笑了笑道:“这个……还是算了吧!”

    萧玉雪顿时愕住了,自己软语相求,更何况这首词以后若在青楼传唱,对徐晋提升名气的有很大帮助,没想到家伙竟然还是拒绝了。

    萧玉雪俏脸僵住了,有种要抓狂的冲动,目光求助地望向唐伯虎,她千方百计约徐晋前来,一来是要完成宁王世子交给她任务,二来也想得到《临江仙》的曲谱。因为只要有了这首《临江仙》,萧玉雪有信心让自己再火一把。

    当然,萧玉雪完全可以自己把曲子谱出来,不过她不想费这心思,有女人的天生优势为什么不用,完全可以直接找徐晋要嘛,只有王翠翘这蠢丫头才会傻得自己去谱曲,这都谱了几天了,依旧还没有谱出来,多费劲儿!

    唐伯虎轻咳一声道:“子谦兄,敝帚自珍就不好了,更何况这首《临江仙》若由萧大家传唱出去,定能大大提升你的名气!”

    徐晋暗翻了个白眼,敝帚自珍个屁,别录曲谱了,自己连拍子音阶都认不完,更何况古代的记谱方式与后世肯定是不同的,就算找个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来恐怕也得吃瘪,轻咳一声道:“在下实在没时间,所以录谱就免了,不过可以再清唱两遍,以萧大家的韵律造诣应该能把曲谱推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武道大宗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逆天炼丹师: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