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盛唐女帝〕〔边城奇闻录〕〔穿越到1931〕〔王牌强兵〕〔无限崩坏侵蚀〕〔女装吧,妖魔鬼怪〕〔我有一座炼妖塔〕〔我的美少女富婆〕〔穿越七零俏军嫂〕〔都市夜战魔法少男〕〔信仰新世界〕〔赤红的世界〕〔某D级人员的scp生〕〔次元论坛〕〔勇者斗魔神〕〔万古神龙变〕〔都市无敌皇帝〕〔美颜圣经〕〔极品修仙神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王首辅 第226章 午时三刻
    古人认为人是有灵魂的,被杀头的犯人怨气太重,死后容易阴魂不散而成恶鬼,所以行刑一般会选择在午时三刻,也就是中午十二点左右。

    这个时候太阳高挂中天,人的影子最短,阳气最盛,阴气忒微,猛烈的阳光能消弥犯人的怨气和阴气,让他们连鬼都做不成。

    上午十点左右,铅山县城北临时搭建的刑场四周已经人满为患,都是前来观看行刑的老百姓。一个时辰后,午时三刻,通判大人将在此监斩两百三十五名贼兵俘虏。

    上午十一点左右,两百多名贼兵陆续被验明正身押上了刑场,分成数列跪在地上,每人的身后均站了一名手执鬼头刀的刽子手。瞬时间,哭喊声求饶声响作一片,有贼兵甚至当场尿了裤子。

    杨清和王儒跪在最前面,两人此刻均精神萎靡不振。杨清本来就挨了一火铳,那天晚上又被副千户邱蛮“单挑”了一顿,此刻还是鼻青脸肿,身体摇摇欲坠。王儒倒是好些,不过嘴巴让徐晋的亲兵拍了一刀,上下嘴唇都烂掉了,没有牙齿的牙龈都露了出来,惨不忍睹。

    “大家快看,前面那两人就是贼兵的头子,听以前就是打家劫舍的大盗贼。”

    “霍,难怪长成那般模样,该杀!”

    四周的百姓指着杨清和王儒纷纷议论咒骂,随后有人掷了一只臭鸡蛋到王儒身上,后者顿时目露凶光,结果却引来了更多的臭鸡蛋攻击。

    正所谓落水的凤凰不如鸡,更何是差不多人头落地的贼匪,所以根本没人怕王儒,大家尽情地过手瘾。

    此时,忽然有人喊道:“大家快看,监斩官入场了,那书生敢情就是通判大人了,还真是年轻啊,听徐大人今年还不满十六岁呢。”

    四周围观的百姓顿时沸腾了,纷纷往监斩台上望去,果然看到一名身穿秀才长衫的少年郎,率着一众官员走来。

    徐晋这通判是孙遂临时任命的,所以还没有专门订制的官服,今天仍旧穿着生员的玉色襕衫。

    徐晋神情严肃,步伐坚定而从容,身后跟着县令吴林广、县丞孟轩、主薄方添禄等官员,另外,铅山县有名的士绅都被“请”来观看行刑。

    徐晋在监斩官的位置上坐下,谢二剑王林儿等亲兵护卫在前后,一个个手按刀柄,杀气腾腾。

    余林生大步上前抱拳行礼道:“通判大人,二百三十五名犯人已经全部验明正身。”

    徐晋点了点头摆手让余林生退下,然后吩咐道:“孟县丞,将行刑名册交给吴县令宣读吧。”

    孟县丞红着一双兔子眼,把一本厚厚的名册逞给了位于副监斩官位置上的吴林广。

    话孟轩这几天日以继夜地审问俘虏,竟还真让他把三百多名俘虏的名册给弄出来了,上面详细地记录了每一名俘虏的身份信息,还有所犯过的罪行等。

    徐晋根据俘虏的名册选出了两百三十五名处以斩刑,这些都是原鄱阳湖中的水贼,又或者是囚犯之类,只有数十名没有犯过大恶的失地流民侥幸逃过一劫。

    吴林广接过孟轩递来的名册,心里暗暗发苦。本来在吴林广眼中,徐晋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罢了,以自己在官场多年的经验要应付他还不是绰绰有余?

    然而经过这几天的共事,吴县令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这个徐晋办事老练缜密,根本糊弄不了,而且手段凌厉果决。

    如今自己作为副监斩官,亲自宣读罪状斩了宁王手下两百多人,怕是想做墙头草也做不成了,只能鞍前马后地追随徐晋跟宁王死磕到底。

    吴林广本来打算借“腰痛”这招推辞这份差事的,但他不敢啊,因为有一名士绅想装病不出席,结果徐晋派了一名百户带大夫上门“探望”,这名士绅立即火烧屁股般跑来了。

    吴林广打开了名册,开始大声宣读名册,包括犯人的名字、年龄、贯籍、所犯罪行等。两百多人的名单,吴林广足足念了近半个时辰才念完。

    “通判大人!”吴林文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将名册恭敬地递给了徐晋。

    徐晋接过名册,全部用朱笔把名字圈上,然后拿起令箭往地上一扔,淡道:“行刑!”

    王林儿等亲兵顿时厉声大喝:“行刑!”

    那些打着赤膊的刽子立即举起了寒光闪闪的鬼头刀,一片雪亮的刀光落下,刹那间仿佛天地都失色了,四周的气温为之骤冷,鲜血飞溅,两百多颗头颅滚落尘埃……

    本来嘈杂的刑场瞬间死一般寂然,空气仿佛都静止了,在场的士绅们都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的厚衣,一股寒意从脊梁骨腾的升起,瞬间流遍了全身。

    徐晋神色自若地转身离去,他还要赶往孙遂的灵堂上香,宣读费师亲笔写的祭文,至于杨清等贼兵的人头,将被悬挂到城外示众七天,以儆效尤。

    正如春茗居那名书生所言,非常时期得用非常手段。徐晋必须用雷厉风行的手段震慑住城中那些投降派和骑墙派,吴三八之所以能一路势如破竹,那些骑墙派和投降派功不可没,徐晋可不想步弋阳县令的后尘。

    只要能保住铅山县,保存自己和亲人师友,徐晋并不在乎背上酷吏的名声。更何况自己这通判之职只是暂代的,待平定了宁王之乱,还是该干嘛干嘛,科举才是自己的正道。如果按照历史的轨迹,神人王守仁两个多月便能平定宁王之乱,届时八月份的乡试,自己还是要参加的,朝廷也不可能让自己一个秀才继续担任通判。

    孙遂的灵堂就搭在县衙中,今天正是他的头七。徐晋到了灵堂上香,当众朗诵了费宏手书的祭文,然后丢到火炉之中烧掉。

    费宏乃连中大三元的才子,满腹才华,这一篇祭文写得抑扬顿挫,感人肺腑,既歌颂了孙遂的宁折不弯,忠义死节,又痛斥了宁王的倒行逆施。

    今天前来祭拜孙遂的除了官员士绅,还有大量的读书人,鹅湖书院的山长便率着一众教习前来祭拜,所以费宏这篇祭文迅速在读书人间传播开来,对宁王的口诛笔伐也由此展开,并且越演越烈……

    永远不要看了舆论造势,正所谓得心者得天下。兵家三要素:天时、地利、人和。人和就民心。

    祭拜完了孙遂后,徐晋在一众亲兵的护卫之下,马不停蹄地赶回通判衙门,因为派出去的斥侯来报,吴三八正率近万人马,由水陆两路杀。所以徐晋昨晚便召了诸武将,今天下午两点在通判衙门开会商议应对之法。

    徐晋刚回到通判衙门,家丁大宝便上前通报道:“大人,三老爷来访,就在客厅中候着。”

    话费宏觉得徐晋身边侍候的随从太少了,而二牛又不够伶俐,只能胜任一些粗活,所以便将机灵的大宝给了徐晋作为随从。

    徐晋自然知道大宝口中所的三老爷就是费采,连忙快步进了客厅。

    “子谦!”费采两眼通红,显得十分困顿,见到徐晋便立即迎了上来。

    徐晋连忙道:“费修撰快请坐,大宝上茶。”

    费采辞官是乃翰林修撰,所以徐晋称其费修撰。

    费采显然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态了,按奈住重新坐下,道:“子谦若不介意可以叫我采叔的。”

    费采才三十岁许,比大哥费宏将近二十岁,自的课业都是费宏传授的,两人的关系亦师亦兄。

    徐晋点头:“采叔可有事?”

    费采有点支吾地道:“子谦事务繁忙,原不该在这时候打扰你的,不过此事……这个你还是先看看一吧!”

    费采完便递了一沓纸张给徐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