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月牙〕〔完美神话世界〕〔超级工业霸主〕〔大明钉子户〕〔腹黑总裁狠给力〕〔我一开始就不直了〕〔校花的绝品术士〕〔家有娇妻驭鬼师〕〔宋先生的陷阱太温〕〔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大明天启〕〔网游之自创乾坤〕〔圣人准则〕〔英雄联盟之奇异战〕〔[综]鸣人来自晓组〕〔末世裁决者〕〔将军拜上〕〔修改超凡〕〔都市厨王〕〔热力学主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王首辅 第261章 风口浪尖
    眼下正值秋闱期间,乡试本来就是全城焦点,所以徐晋被天子钦点为江西解元的消息,立即像旋风一般直卷全城,特别是考生聚集的各酒楼客栈,直接便炸锅了。惊讶错愕者有之,羡慕妒忌者有之,更多的考生却是气愤难平。

    这也难怪,乡试才刚考完第一场,徐晋就提前把乡试解元给摘了,大家都是寒窗苦读的生员,凭什么他徐晋不用考试就独占鳌头?

    桂香客栈。

    一群刚考完乡试第一场的书生,正聚集在大堂中义愤填膺地议论着。

    “岂有此理,徐三元未下场却摘了举人头名,名不正言不顺,本人安福县周煦,不服!”

    “周兄所言极是,徐子谦这个解元拿得名不正言不顺,焉能服众?在下吉水县萧晚不服!”

    “正是,龚某亦不服。”

    “诸位,在下弋阳县黄大灿,说句公道话,逆贼宁王年初时突然起兵造反大肆杀戮、囚禁南昌官员,提学大宗师许逵大人仗义死节,孙巡抚重伤垂危。徐子谦临危受命,守卫铅山县,抵住了贼将吴三八的兵锋,使上饶、玉山、广丰诸县免受了战乱。其后,徐子谦又率军与贼兵血战七天七夜,最后更是以少胜多,剿灭过万贼兵,收复弋阳、鹰潭、余江、进贤等州县。试问如此大功,难道当不得一个解元功名?”

    周煦大义凛然地道:“周某并不否认徐三元的功劳,但科举为国选材纳贤,考究的是文才,焉能以武功论之?”

    吉水人萧晚点头附和:“周兄此言一针见血,徐三元有功确当赏,若是加官进爵位我等绝无异议,但天子以科举功名封赏大不妥。”

    “对,科举是天下人读书人的科举,科举功名又岂能私相授受?徐三元若有真材实学,大可以辞掉天子的钦点,三年后再下场,凭真本事摘下乡试解元。”

    黄大灿皱眉道:“龚兄,你这话何其诛心。徐三元乃童子试小三元,满腹才华有目共睹,这次要不是手有伤不能下场,通过乡试简直轻易如举。别的不说,光就是去年在藤王阁上一首《临江仙》便是你望尘莫及的。”

    龚享胀红脸反驳道:“诗词乃是小道,文章才是大道,科举大比以诗词论高下岂不可笑?”

    黄大灿怫然道:“徐三元能连摘童子试小三元,可见文章造诣亦非同一般。尔等若是不服,大可以在鹿鸣宴上,堂堂正正地向徐三元讨教,背地里论人是非,可不是君子所为!”

    周煦傲然道:“如你所愿,徐三元若敢来参加鹿鸣宴,周某定当然质问讨教!”

    “周煦兄真猛士也,算龚某一个!”

    “萧某也凑个热闹!”

    除了桂香客栈,城中各大客栈的书生都在讨论着徐晋被钦点为乡试解元的事,正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徐同学迅速被卷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当然,这些书生也只能口头发泄一下不满,天子开了金口,徐晋这个乡试解元是当定了。但是,像周煦、龚享、萧晚这类不服气的书生可不少,都卯足劲准备在鹿鸣宴上“教训”徐晋,让他狠狠地载个跟斗,前提是他们有本事通过乡试,因为只有通过了乡试,才资格参加鹿鸣宴。

    ……

    八月二十五日,正德十四年己卯科乡试终于放榜了,整座南昌城再次沸腾了,各大酒楼都被考生们占领了。庆祝宴、离别酒一场接一场,高中的欣喜若狂,落榜的黯然神伤,甚至有人嚎啕大哭,喝得酩酊大醉。

    当然,最受人关注的还是乡试放榜后,第二天在巡抚衙门举行的鹿鸣宴。因为考前扬言要当面质问讨教徐三元的安福人周煦、吉水人萧晚、清江人龚享均中举,获得参加鹿鸣宴的资格。很明显,如果明天徐三元出席鹿鸣宴,届时将会有一场“龙争虎斗”。

    八月二十六日。徐晋沐浴完毕,在娇妻美婢的服侍下穿上了崭新的举人直裰(一种斜领大襟阔袖衫),戴上四方平定巾。

    经过两个月的将养,徐晋右手的伤已经基本痊愈,但是还不能用力,不过用来正骨的夹板已经拿掉了,穿着举人直裰的十六岁少年,显得更加英俊挺秀了。

    谢小婉看着自家相公,黑葡萄似的眼睛喜得弯成了可爱的月芽,既自豪又甜蜜,短短两年时间,相公已经是举人老爷了,回想起当年家徒四壁的窘迫处境,简直是恍如隔世。

    如果说考取秀才是脱离平民,正式成为读书人,那么举人就是改变命运的分水岭,从此由人下人变成了人上人。

    因为获得了举人功名,可以直通会试,不用像秀才那样每年参加岁考,而且可以免除各种赋税,附近的村民都会争相把田地挂靠到举人的名下,举人因此可以获得十分可观的收入,所以向来只有穷秀才,而没有穷举人的说法。

    另外,举人还有出士做官的资格,如果举人不想继续参加会试,便可以到官府报备,等到有缺的时候便可以补缺做官,若运气好能当个县老爷。

    徐晋在谢小婉和月儿的服侍下穿戴好,从内间行了出来,顿时便感到两对美眸朝自己望来。

    费如意美眸泛泛地看着一身举人服装的徐郎,宜嗔宜喜的俏脸满是欣喜和自豪,费吉祥倒是有点脸红地低下头,眼前这位唇红齿白的英俊“小白脸”确实有让少女脸红的资本。

    费如意行上前几步,温柔款款地替徐晋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有点担忧地道:“徐郎,要不鹿鸣宴就别参加了!”

    这些天徐晋成为全城舆论的焦点,诸女自然有所耳闻,听说还有人准备在鹿鸣宴上对徐晋发难,所以费如意有点担心。

    徐晋微笑吟道:“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谢小婉、费如意和费吉祥都眼前一亮。谢小婉一直都在读书识字,特别是和费如意相处的几个月,进步还是挺快的,让她写诗可能还难办到,不过鉴赏能力还是具备了。

    费如意目泛异采,不由想起徐晋另外两句诗来“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亦从容”,面对当初吴三八大军压城,徐郎都能从容应对,更何况俱俱几个举子的诘难,而且以徐郎的才学,自己担心实在有点多余。

    徐晋在诸女的目送下,带着大宝和二牛离开了宅院,淡定地前往巡抚衙门参加鹿鸣宴。

    其实,徐晋完全可以用手上有伤为借口不出席鹿鸣宴的,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钦点的解元终究是钦点的解元,终究是缺了点底气,天子的权威压不住天下读书人的人心和嘴。

    所以徐晋没有选择逃避,而是迎难而上,今天他必须要以一敞畅淋淳的大胜,堵住天下读书人的嘴。

    四个字:不用来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