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捡来的仙缘〕〔巨星从相亲男开始〕〔我的超级庄园〕〔我就是大牌〕〔重生野性时代〕〔重生之八十年代新〕〔网游之黄昏战士〕〔无限自由者〕〔青铜战纪〕〔光头武僧在都市〕〔重生八零撩人军婚〕〔骑马与萝莉〕〔我为什么这么皮〕〔星沙若梦〕〔联盟之魔王系统〕〔行咨天下〕〔极品僵神〕〔重生玩转爱情公寓〕〔伊塔之柱〕〔重生之星空巨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王首辅 第441章 眯到眼睛了
    提刑按察使司是省一级的司法衙门,主管一省的刑名和诉讼,乃中央监察机关都察院设在地方的分支机构。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由于提刑按察使王纲牵涉到粮仓亏空案,已经被抓捕下狱,所以如今的提刑按察司衙门成了钦差的临时衙门,按察司的大牢也成为关押一众犯官的地方。

    此时,提刑安察司的后衙大厅内,李言闻接过徐晋递来那包药物打开,旁边扎着冲天髻的李时珍伸头看了一眼便脱口道:“田七、红花、丹皮、生蒲黄,都是些活血化瘀的药哦,大人你受伤了吗?”

    徐晋心中一动,这包药是薛冰馨昨晚落在房间的,看来她这次冒险进城是为了购买治伤的药物,只是不知为何会跑到布政司衙门,还躲进了房间里,结果阴差阳错便……

    一想起昨晚那场酣畅淋漓的盘肠大战,徐晋便脑仁痛加肾痛,下意识地捶了捶后腰。话说徐老爷今天一个上午都觉得手脚酸软无力,直到中午才稍稍恢复过来。倒不是徐晋身体素质太差,实在是那些虎狼之药带来的后遗症,任你是一夜三次郎都得变成软脚蟹,更何况徐晋昨晚估计不止三次。

    李言闻仔细端详了徐晋一眼,轻咳了一声道:“时珍,你先出去吧,为父有些话要跟大人单独讲。”

    李时珍撇了撇嘴道:“大人气虚唇白,泪堂白里透青,目赤而体乏,很显然是纵欲过度的症状,小子一眼就瞧出来了,爹爹何必遮遮掩掩的。”

    此言一出,晓是徐晋脸皮厚亦不禁红了,李言闻大为尴尬,瞪了儿子一眼训斥道:“混账小子,你才几天的人儿,那点本事连皮毛都算不上,净胡说八道,出去出去,少在这里呱噪。”

    李时珍翻了个白眼,摇晃着冲天髻行出了大厅。李言闻尴尬轻咳一声道:“大人,你的身子确实有些发虚了,鄙人给你开几剂调理一下,另外,房事方面要节制些,年轻人更要学会保养身子,要不以后追悔莫及。”

    徐晋自己心知肚明,腼着俊脸点头唯唯称是。

    李言闻开了一张进补的药方交给了徐晋道:“徐大人,鄙人自初夏离家,仔细算来将近半年时间,如今这里事毕,过几日打算启程返乡了。”

    徐晋轻噢了一声,话说一眨眼,自己离京已经有四个多月了,时间过得真快,李言闻父子也跟在自己身边超过三个月了,其间还帮了自己不少忙。

    “李大夫医术高超,医德更是令人敬仰,本官打算举荐李大夫进太医院任职,不知李大夫意下如何?”

    李言闻可以说是德艺双馨,但也并非是完全淡薄名利之辈,否则他也不会希望儿子弃医从文考科举,所以闻言大为意动,不过进入太医院虽然风光,但是给宫中的贵人治病风险也大,出了差错可是要掉脑袋的,所以犹豫道:“这个……谢谢大人的美谢,容鄙人再考虑一二。”

    徐晋点了点头道:“无妨,待李大夫考虑清楚再给本官答复,另外……”

    徐晋踌躇了一下才续道:“本官还有件事想麻烦李大夫的。”

    李大夫心中一动,低声道:“大人请讲!”

    这时锦衣卫百户金彪满脸堆笑地行了进来,这货今天带着众弟兄抄家抄得不亦乐乎,估计是捞了不少好处。不过,正所谓水至清则无鱼,只要不是做得太过份,徐晋对此通常选择睁一只睁闭一只眼。

    “大人,罗祥招供了。”金百户进了大厅后行礼禀报道。

    徐晋不禁有些意外,前后才一天时间,没想到罗祥竟然这么轻易就招了。不过,有宋驰的供词指证,罗祥就算不招也影响不了对他的定罪,更可况这阉货在山东作恶太多,跑出来告发他的平民和士绅多不胜数,罪行简直罄竹难书。

    另外,锦衣卫在查抄罗祥的驻地和城中几处豪宅时,抄出了黄金五万多两,白银二十多万两,另外还有各种名贵的古玩字画一大批,珠宝玉器装了十数大箱,真正的富得流油,可见其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正所谓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估计罗公公也是明白了这一点,所以锦衣卫一动刑他就老实招供了,免得受一顿皮肉之苦。

    ……

    冬月二十四日,接连数个大晴天,大青山脚下的积雪均已经开台融化了,不过山上的积雪还很厚,而且气温反而更加低了,固态的冰雪融化成液态水,本身就是一个吸收热量的物理过程。

    林间的空地上,用石头围起一垒小围墙挡风,中间是一座土灶,薛冰馨一身黑色的短打劲装,蹲在土灶前,从后面看,她的香肩如刀削一般,背影的曲线玲珑起伏。

    土灶上架着一只瓦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药物的味道。薛冰馨双眼失神地看着灶膛中的火焰,一边机械地往里添柴,那张俏脸看上去清减了许多。

    滋……

    蒸汽顶起了盖子,药汤随即溢出来,流到灶膛中顿时发出滋的一声,瞬时白雾升腾。薛冰馨这才猛然惊觉,急忙减柴火,同时提起煲盖,可惜药汤还是洒了许多。

    薛冰馨颓然地坐下,深深的无力感再次涌上了心头。尽管他和丘富冒险进城买回了伤药,不过这几天还有是有伤员陆续死掉,而且没受伤的也纷纷病倒了。天气严寒,山中生活条件恶劣,再加上没有粮食,每天光是吃马肉,时间一长谁吃得消?

    “难道真的要被困死在这座山中吗?不行,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必须突围,趁早突围!”薛冰馨捏起了拳头,神色也变成坚定起来。

    正在此时,林间的雪地上传来沙沙的脚步声,薛冰馨警惕地站起来,却见雷钧左手提着一只背篓,右手提着一个人快步往这边跑来。

    薛冰馨顿时俏脸一沉,她早就三令五申过,禁止随意劫掠百姓,雷钧此时抓着的显然是名山民。

    此时雷钧已经跑到薛冰馨的面前,将提着的那人放下,欣喜地道:“薛统领,属下在外围警戒时发现了这个家伙鬼鬼祟祟的,疑似是官兵派来的探子,于是抓住一问,嘿,竟然是个大夫,正好给弟兄们治病。”

    当薛冰馨看清雷钧抓来那人,顿时呆住了,此人不是别个,竟然正是李言闻。

    李言闻此时仿佛不认识薛冰馨似的,神色惊恐地颤声道:“好汉饶命啊,鄙人只是想进山采些药材,并不是官兵的探子。”

    “嘿,大冬天的进山采药,你脑袋进水了吧!”丘富从远处行了过来冷冷地道,他没见过李言闻,所以并不认识。

    “好汉有所不知了,一些药材是要冬天采的,譬如大黄、葛根、荷首乌、板蓝根、牛藤、玄参、天花粉、白术、天南星……”李言闻点着手指如数家珍。

    雷钧翻了个白眼道:“废话真多,这就去给老子的弟兄治伤病,若治好了,老子便信你是大夫,若治不好那就是官兵的探子,老子一刀便宰了你。”

    李言闻苦着脸道:“鄙人虽然是大夫,但也不是神仙啊,就算华佗再世也不敢说包治好啊,鄙人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亲要奉养,下有三岁小儿嗷嗷待哺……哎呀呀,放鄙人下来,鄙人自己会走!”

    雷钧像老鹰抓小鸡般提着李言闻便往草棚子走去,丘富也连忙追上去,看看这满口“鄙人”的家伙到底会不会治病。

    薛冰馨贝齿轻咬着下唇,捡起李言闻那只背篓翻了翻,里面竟然装满了药材,而且还有一大袋盐巴。薛冰馨忽觉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地在眶内打转。

    这时丘富去而复返了,行到薛冰馨跟前道:“那家伙果然有两把刷子,看来真是个大夫,说起话来头头是道的,就是不知管不管用,薛师妹,那家伙说需要背篓里的工具……咦,薛师妹,你咋了?”

    薛冰馨连忙转过身去,不着意地用袖子擦了擦眼睛,道:“没事,有东西眯到眼睛了,拿着!”

    丘富接过背篓,疑惑地看了薛冰馨一眼,这才转身走回草棚,自从进城回来后,他便察觉薛冰馨总是神思不孰的,以前的薛师妹虽然也不爱说话,但也不会像现在这般老是一个人发怔。

    丘富实在想不通其中的缘由,只能归究为薛冰馨承受的压力太大,所以变得脆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