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长,请收了我吧〕〔校花的修真强少〕〔华娱之笑洒全世界〕〔千界探索〕〔咕咕的艾泽拉斯〕〔地外生命饲养手册〕〔斗破之无限穿越系〕〔总裁爹地撩不停〕〔超星大导演〕〔末世危机〕〔重生空间之全能军〕〔重回五零当军嫂〕〔咸鱼的自救攻略〕〔相思西游之独揽风〕〔以你之名〕〔豪门甜妻:池少,〕〔重生娇妻太妖娆:〕〔女友脑阔疼〕〔不可名状的赛博朋〕〔重生之带娃修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王首辅 第384章 第一支燧发枪
    徐晋的这份策划书无非是将后世的足球产业模式,结合明朝的实际修改一下,然后搬过来用罢了,简单的来讲就是足球俱乐部联赛制度。其主要的营利方式就是门票、广告赞助、电视转播权、餐饮、球星效应(球服、球鞋之类)等等。

    在明朝,电视转播权完全可以不考虑,门票什么的也可以暂时不要,但是广告赞助、餐钦、球星效应这几方面却是可以大做文章。

    当然,一切的前提条件是足球运动可以在大明朝风靡起来,人气就是财气,只要人气积聚起来,再通过适当引导就能变成白花花的银子。

    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投之。有小皇帝这张王牌在,足球要火起来还容易?

    徐晋的目标是把五百营的东山打造成足球联赛的中心场地,只要人气一旺起来,必然会带动各种服务行业,譬如住宿、饮食、衣服、饰物……等等,只要这些配套一到位,银子就会像流水般涌入,届时恐怕只是收租都足够五百营使用了,更不别说广告等其他收入了。

    魏国公徐鹏举虽然擅长做生意,但是思维还停留在单一的“买卖”上,譬如卖内衣就是卖内衣,开赌场就是开赌场,根本还没接触过整条产业链的生意模式,所以看了徐晋这份策划书后,简直如同醍醐灌顶,大开眼界啊,兴奋地和徐晋探讨起来,大有相见恨晚的味道。

    “徐子谦,本国公觉得你这份什么策……策划书还漏了一点,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徐鹏举喝了口茶润喉,然后继续侃侃道。

    徐晋微笑问道:“漏了哪一点?”

    徐鹏举得意地道:“赌场啊,以后蹴踘联赛若风靡起来,咱们可以在赌场开出盘口,嘿嘿……银子保准哗啦啦地来,说不定比会试殿试还要火爆。”

    徐晋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你大爷的,这不就是赌球嘛,真不愧是开赌场的嘛!

    徐晋纠缠了,他之所以没把赌球这项写进策划书中,本来就是担心带坏明朝的风气,要知道在农耕社会,经济基础本来就薄弱,很多百姓连肚子都填不饱,若是再染上赌球的恶习,那不知有多少家庭要支离破碎了。

    之前小皇帝朱厚熜让徐晋想办法搞钱,徐晋便想过要发行彩票,但这玩意在经济基础脆弱的封建社会真的不适合,所以徐晋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而这次也特意没把“赌球”这项加入策划书,也是出于这个原因,谁知道徐鹏举这货竟然无师自通,奶奶的!

    “不行,这个绝对不可以!”徐晋神色一整道。

    徐鹏举微愕问道:“为什么?”

    徐晋严肃地道:“如果你想生意长久,爵位能够平安世袭下去的话,最好还是不要碰这块,因为有些钱是不能赚的。”

    徐鹏举皱起眉头,露出思索的表情,最后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在理,不过就算我们不赚,也会有别人去赚呀。”

    徐晋道:“到时我会请求皇上下旨,禁止以任何方式赌蹴踘。”

    徐鹏举无奈地点了点头,看着白花花的钱不能赚,难受啊,但他也明白,蹴踘联赛并不像会试殿试那般,三年只有一次,如果每场蹴踘联赛都开赌,那最后肯定越来越多的赌徒倾家荡产,等民怨沸腾的时候,那末日也临头了,朝廷肯定会拿自己开刀来平息民怨。所以徐晋说得很对,有些钱确实不能赚!

    达成了共识后,两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最后便是讨论股份分配的问题了。

    徐晋的意思是他负责出场地和点子,包括借助小皇帝把蹴踘这项运动带热,而徐鹏举则负责出银子出人,将整条产业链搭建起来,股份分配则是五五开。

    或许是觉得上次内衣的生意占了徐晋便宜,又或者是看在皇帝的面子上,魏国公徐鹏举死活不肯拿五成股份,最后改成了六四开,徐晋拿六成,徐鹏举拿四成。

    既然徐鹏举坚持只拿四成,徐晋也不免强,毕竟土地和点子都是自己出,关键是有小皇帝块金漆招牌,拿六成也无可厚非。当然,这些钱徐晋最终不会拿走一文,全部都会用在五百营的建设上,毕竟东山是户部划给五百营的屯田,公私得分明,要不然容易被抓小辫子。

    两人又聊了约莫半个小时,徐鹏举便带着策划书兴冲冲地离开,准备在东山兴建部份配套设施,然后在端五节举行第一届“猛虎杯”,杯子是纯金打造的,任何民间球队都可以报名参加,谁赢了就能把金杯捧走,另外还奖励一千两银子……

    可以想象得出,百万人口的京城届时将会掀起一一场怎样的龙争虎斗,不为别的,就为了那只金杯和一千两银子。若到时小皇帝朱厚熜再亲临现场观赛,甚至下场秀上几脚,那就更加不得了,蹴踘想不火都难。

    魏国公徐鹏举如何为“猛虎杯”作准备暂且不表,反正徐晋是当了甩手掌柜,智者劳心嘛,负责出点子就行。接来的一段日子,徐晋把精力都放在燧发枪和玻璃镜子上了,每天的工作就是围绕着兵仗局、五百营、玻璃作坊三处地方转。

    至于五月初四那天,徐晋在朝会上提出开海禁的倡议已经成了个笑话,时间一长,这笑话也没有人再提及了,厉行禁海的圣旨倒是下达了,浙江宁波和福建泉州的市舶提举司均被撤销了,只留下了广州市舶提举司。

    然而就在“厉行禁海”的圣旨刚下,广东却是发生了屯门岛海战(香港屯门地区),广东海道副使击败了试图入侵的佛郎机船队,从葡萄牙人手中夺回了被占领的屯门一带岛屿。如此一来,更加坚定了朝廷禁海的决心,沿海地区的居民均被严禁下海捕捞作业,所有的民间尖底海船全部销毁,谁若敢私造海船必须问罪。

    ……

    时间就像握在手中的沙子,握得越紧便流失得越快,一转眼便是四月底了,天气越来越热,兵仗局中更是热得如蒸笼一般,徐晋的官服都被汗水湿透了。不过徐晋的心情却是十分不错,因为第一支燧发枪终于研制出来了,此刻就拿在他的手中。

    这支新鲜出炉的燧发枪有枪托和准星,枪托是木制的,看上去跟后世的步枪外形没多大差别,却颠覆了明朝目前的火铳。

    明朝的火铳只是一条直直的铁管,使用时只能单手持火铳,另一只手拿火折点火,所以准头极差,而且,明火容易暴露位置,不利于伏击战,雨天还不能使用。

    而燧发枪则完全克服了这些缺点,开枪时只需扣动板机就行了,这样便可以腾出手来,双手持枪进行瞄准,发火率和稳定性均大大地提高了。

    徐晋拿在手上这支燧发枪尽管枪托还没上漆,但是锃亮的枪管,夹着火石的击锤,还有弧形的板机,在明朝人的眼中均散发出“高大上”的气息。

    此时,王林儿、谢二剑、戚景通、太监赖义,还有何柳两名班头均目不转睛地盯着徐晋,准确地说是盯着徐晋手中的燧发枪。

    徐晋先往枪管中塞入了适配的铅弹,然后往药膛中倒入火药,再把夹着火石的击锤拉起,然后瞄准十步开外的靶子。

    太监赖义有点担心地低声问:“何班头,这不会有问题吧?”

    何班头信心十足地道:“公公放心吧,绝对没有问题,小的和柳班头已经试验过很多次了。”

    这时徐晋已经扣动了板机,但见击锤在弹簧的带动猛击在火门上,击起的火星点燃了药膛里面的火药,随即砰的一声大响,白烟四起,靶子应声炸烂一个大洞。

    “好!”众人齐声喝彩,赖太监的老脸上也绽放出菊花似的笑容。

    徐晋咳了两声道:“威力不错,不过这烟也太大了些,能不能想办法解决一下。”

    何柳两人陪笑着道:“大人放心,这只是初成的样品,后面还会继续改善的。”

    徐晋点了点头,让人把靶子移到五十步外,然后重新填装弹药,一边用捣锤把铅弹捅进枪管最里面,一边道:“这前装弹也太麻烦了,还得用棍子捅几下,能不能想办法简化一下!”

    何柳两名班头连忙答应下来,这燧发枪可是人家徐大人设计的,可不敢随便糊弄。

    徐晋填装好火药,再次把燧发枪举起,枪托熟练地压在右肩上,那姿势是帅呆了,结果一扣动板机,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徐老爷顿时惨叫一声,整个人都笼罩在白烟当中,炸膛了!

    “大人!”众人失声惊叫,谢二剑一个箭步上前扶住徐晋。

    赖太监面色大变,尖叫道:“来人呀,把这何班头和柳班头这两个煞才拿下。”

    何柳两名班头吓得面如肚色,扑通地跪倒在地上求饶。

    正当数名兵仗局的兵勇冲过准备把何柳二人拿下时,悲催的徐大人却是咳嗽着连连摆手:“赖公公……本官……没大碍,只是眯了眼……水!”

    赖义见到徐晋没并流血,不由暗松了口气,像老只老母鸡般挥手急叫:“快快快……快拿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最强医仙混都市〕〔空间种田:冷酷王〕〔隐婚娇妻:老公,〕〔逆天炼丹师:妖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春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