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异世的领主大〕〔蔺先生,一往情深〕〔网游之霸血三国〕〔穿越六十年代之末〕〔血色雄鹰〕〔为美丽的舰娘献上〕〔我的学姐超可爱〕〔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墨少,亲够了吗〕〔妃常本色:嫡女驯〕〔美女总裁的妖孽高〕〔重生异能影后:男〕〔神级农场〕〔意气诀〕〔废品帝国〕〔惹火甜妻:老公大〕〔高冷大叔,宠妻无〕〔崩坏开始的生活〕〔毒医娘亲萌宝宝〕〔神棍夫人:夫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王首辅 第502章 婚宴上的全武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时坊,徐府门前燃起了炮竹,在一曲热闹喜庆的《凤求凰》乐声中,新郎官徐晋领着两顶大红花轿进了府门,拜过天地后,两名千娇百媚的新娘子被送往洞房,而徐晋则留在院子中陪宾客宴饮。

    徐晋穿越过来时已失怙恃,又无亲兄弟姐妹,再加上老家远在江西上饶,所以并无亲属到场参加婚宴,不过此时费家前院却是热闹非凡,摆了五十桌酒,因为五百营的弟兄都来了,一帮大老粗喝酒划拳,人声鼎沸。

    中院也摆下三桌酒,不过却要安静得多,因为在这里喝酒的都是些文官,自然要斯文得多。

    话说徐晋虽然步入官场不久,还没铺开自己的人脉,但毕竟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自然有人愿意巴结,所以今日上门来参加婚宴的官员也有数十人之多,不过绝大部份都是些小角色,其中官职最高的才是正六品的户部主事霍韬。

    霍韬表字渭先,约莫三十许岁,广东南海人,正德九年中会试头名,在当时也是少有名气的才子。去年“大礼议”刚起,霍韬曾上书支持张璁,主张嘉靖帝不应该认孝宗为皇考,因而受到杨廷和一党的打压。

    当时支持张璁的最高官员是礼部左侍郎王瓒,杨廷和便指使言官上疏弹劾王瓒,最终把王瓒贬到南京任礼部主事,张璁也被他调到南京刑部任职。

    就这样,杨阁老用他首辅的身份粗暴地粉碎了反对派,霍韬当时见机不对,也立即装了孙子,这才保住了户部主事的职位。

    去年那场“大礼议”风波,徐晋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争论,但是张璁那份《大礼疏》正是通过他的手交给小皇帝的,所以霍韬认为徐晋跟自己是一路人。

    在官场上,政见相同的官员自然而然便会走到一块,正因为如此,霍韬尽管跟徐晋不熟,但今天还是不请自来,跑到徐府喝喜酒。当然,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徐晋乃皇帝身边的红人,霍韬自然是想通过徐晋跟小皇帝搭上线。

    相信大部份前来参加婚宴的官员都存了霍韬那样的心思,不过也有部份纯粹是因为志同道合,譬如兵科给事中夏言,他是清田庄的坚定支持着,曾经连续上疏支持徐晋“清田庄”的倡议,不过,他反对开海禁。

    此时跟徐晋同桌的,除了霍韬和夏言外,还有廖道南、江汝璧、王积等同科进士,其中最让徐晋感到意外的是,浙江狂生陆鈛竟也来了,反倒是同科状元杨维聪婉拒了邀请。

    对于杨维聪的婉拒,徐晋表示理解,毕竟杨状元现在极受杨阁老器重,而自己跟杨廷和关系闹得很僵,杨状元为了避嫌,不来参宴再正常不过了。

    酒过三巡,菜上五昧,席间的气氛热络起来。

    兵科给事中夏言沉声道:“如今我朝大量土地被勋戚和地方豪强侵占,又有猾民将田地托庇于贵族士绅,躲避税收。跟永乐朝相比,我大明的赋税减成过半,国库入不敷出。长此以往,我大明危矣!”

    夏言话音刚下,翰林庶吉士廖道南立即附和道:“夏大人所言极是,幸得子谦去年提出“清田庄”的倡议,皇上英明纳谏,今年年初便下旨清理田庄,还田于民。来来来,咱们敬子谦一杯。我辈读书人理应以子谦为锴模,忠直敢言,为生民立命。”

    众人纷纷举向徐晋敬酒,徐晋连忙谦虚道:“不敢当!”

    夏言放下酒杯叹道:“皇上虽然下旨清田庄,只是不下猛药如何能根治沉疴?怕最后只是徒劳罢了。”

    徐晋心中一动,他本来就不看好这次打折扣的清田庄,看来果真不出自己所料。

    翰林庶吉士江汝璧忍不住问道:“夏大人何出此言,难道清田庄的事遇到了阻滞?”

    夏言脸上露出愤慨之色,目光望向霍韬淡道:“霍大人是户部主事,从年初到现在已经七个多月,敢问清田庄的成果如何?”

    霍韬脸色略显尴尬,“清田庄”是由户部主持的,从二月份开始,户部便开始执行清理田庄,霍韬作为户部主事,也有份参与京师一带的田庄清理。

    只是京城周边的田地大部份都为勋戚和京官所有,要清退谈何容易,所以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除了皇上带头清退了三千多顷皇庄外,其余官绅勋戚的清退田地加起来不过五千多顷。

    霍韬轻咳一声道:“夏大人言重了,其实清田庄还是卓有成效的,别的地方本官不清楚,不过京畿一带目前已经清退田地……近万顷!”

    夏言面色一黑道:“霍大人不要避重就轻,据本官所知,京畿一带统共才清退了七八千顷田地,其中皇庄就占了近半。像寿龄侯、建昌侯这些勋戚大户才退还了数倾田地,你相信吗?更何况我大明目前赋田比永乐朝减少了四百多万顷,剩下的田地去哪了?”

    霍韬被质问得脸上挂不住了,不悦地道:“夏大人这话什么意思?”

    夏言冷着脸道:“清田庄之所以效果不佳,正是由于你们户部的官吏胆小怕事,敷衍应付了事所致。”

    霍韬面色胀红,怫然道:“夏公谨,休得信口胡言。皇上圣旨言明,只清退正德朝以来被不法吞占的地田地,别人能提供合法买卖的凭据,难道我们户部还能强行清退不成?”

    夏言冷道:“本官安知你们私底下有没有见不得光的交易!”

    霍韬不由大怒,猛一拍桌面道:“夏言,你这是在污蔑,侮辱我们户部所有官员。若有证据你尽管拿出来,若无证据,本官必参你一本。”说完抓起一只酒杯便要丢向夏言。

    徐晋不禁大汗,手急眼快地拦住,老成的廖道南也急忙劝道:“霍大人别冲动,不看僧面看佛面,今天可是子谦的大喜日子。”

    霍韬怒哼一声重新坐下,沉声道:“徐大人你且评评理?”

    徐晋轻咳一声道:“那本官说句公道话吧,夏大人的话确实过了,大家都知道清田庄阻力巨大,换谁来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现在户部不是还在清田庄中吗,夏大人不妨耐心等候,年底户部应该会出总结文书的,全国到底清退了多少田地,到时便可一目了然。”

    夏言此时显然也意识到自己说话太冲了,拱手道:“徐大人所言极是,下官一时冲动失言,在此向霍韬大人致歉。”

    霍韬冷哼一声不接话。在众人的圆场下,冲突的两人才慢慢被安抚下去。

    然而让徐晋哭笑不得的是,耿直的夏给事很快又跟狂生陆鈛吵了起来。

    话说陆鈛是浙江沿海人,深知沿海百姓的疾苦,所以他支持开放海禁,好让沿海百姓与洋人通商谋生。然而夏言却是反对开海禁的,当初就是他建言关闭沿海市舶提举司的,所以这话题一提出,两人立即便争论起来。

    陆鈛被称为狂生,本来脾气就臭,起初还跟夏言据理力争,结果吵着吵着,两人都吵出火来,竟然上演了全武行,瞬时间酒杯碟子乱飞。

    大家想上前拦阻皆遭了殃,只有霍韬那货幸灾乐祸地在一旁看戏。徐晋极度无语,最后叫了几个五百营的悍卒进来,这才把扭打在一起的两个家伙分开。

    只是这两货互殴得鼻青面肿的,也不好意思继续留下了,向徐晋致歉后便愤然地离开徐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武道大宗师〕〔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空间种田:冷酷王〕〔凌天至尊〕〔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