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金黄市走出的训〕〔黑夜进化〕〔咎由自娶:鲜妻每〕〔漫漫诸天〕〔我真的不想扮猪吃〕〔我有一座军火库〕〔重生元末做皇帝〕〔知心大师〕〔寻宝师〕〔重生燃情年代〕〔大明钉子户〕〔下一秒,巨星〕〔兽世田园:抢个娇〕〔电影世界大赢家〕〔末日有战车〕〔武者诸天〕〔头号前锋〕〔甜妻逆袭,霸道老〕〔蜜爱100度:宠妻成〕〔盛世娇宠之名门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王首辅 第07章 冤家路窄
    大明正德十二年十月三十日,还有一个月便是春节,天气越发的寒冷,算算日子,徐晋来到大明朝已半个月。

    清晨,尽管太阳已经升起,但气温还是很低。徐晋正绕着自家院子一圈一圈地慢跑,口中呼出的气体瞬间就凝结成了白雾。

    “晋哥儿,这么早起来跑步啊!”

    “十弟,你这样慢吞吞的跑有什么裨益,还不如跟我们下地挥半天锄头。”

    “嘿,人家老十可是读书人,谁跟你干泥腿子的活儿!”

    路过的村民都纷纷和徐晋打招呼,四哥徐有财还酸溜溜地调侃了一句。

    这半个月来,徐晋每天都一早起床在院中慢跑锻炼,刚开始村民还觉得稀奇,但渐渐便习以为常了,只当徐晋这书呆子吃饱了撑着。

    徐晋绕着院子跑了数十圈,直到微微出汗才停下来,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便拿出《论语》大声地朗诵。

    正所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徐晋每天晨练完都会把四书五经朗诵一遍,达到温故而知新。

    徐晋刚把《论语》朗诵完,谢小婉便从外面回来了,挟着洗衣服的木盆,鼻子和脸蛋冻得通红的,黑漆漆的眼睛扑闪扑闪的,见到拿着书本站在院子的徐晋,眼睛便弯成好看的月芽儿,脚步轻快地推开柴门走进来。

    “相公,你猜盆里有什么?”谢小婉献宝似的走到徐晋的跟前。

    “咋的,捡到宝了?”徐晋笑着往木盆看了一眼,发现里面只盛着刚浆洗完的衣物,不由有些懵了。

    谢小婉从衣服底下掏出了一只大地瓜,咯咯地笑道:“相公你好笨!”

    徐晋不禁哈哈一笑,这丫头虽然成熟早慧,但毕竟还是十二三岁的女孩,此时便流露出俏皮天真的一面了。

    “好呀,敢笑你家相公笨,信不信家法伺候!”徐晋用书本在谢小婉的头上轻敲了一下,后者顿时羞涩地丢了某人一个白眼忸怩地走开了。

    谢小婉刚开始还被徐晋口中的家法唬住,后来尝过一次才知道,原来家法只是按着用手打一顿屁股。

    徐晋好笑地摸了摸鼻子,看来这小丫头被自己宠得越发大胆了,想当初第一次见面时,自己一句谢谢就让她神色不安,现在倒好,都敢丢相公白眼了。

    谢小婉把衣服晾晒好,然后将那只地瓜用水清洗干净递给徐晋:“相公快尝尝!”

    徐晋愕了一下:“就这样吃?”

    地瓜即是蕃薯,徐晋前世自然吃过,不过都是煮熟才吃,就这样生吃,还真没吃过。

    谢小婉眨了眨眼道:“当然就这样啊,很甜的!”

    徐晋本来想说至少得削掉皮吧,但看着小丫头期待的眼神,最终还是说不出口,对于温饱都没解决的古人来说,削皮无疑是极浪费的事。

    徐晋接过地瓜卡嚓地咬了一口,虽然那皮很粗糙,但确实很甜。

    谢小婉舔了舔嘴唇,问道:“相公,甜吗?”

    徐晋故意皱起眉头:“不甜!”

    谢小婉疑惑地道:“不可能啊,七婶明明说这蕃瓜很甜的!”

    “不信你自己尝尝!”徐晋把地瓜递到谢小婉的嘴边,后者将信将疑地咬了一口,然后瞪大眼睛道:“甜啊!”

    “不会吧,你再咬一口试试!”

    谢小婉只得又咬了一口,忽然瞥见徐晋嘴角的一抹笑意,立即便明白过来,嗔道:“相公你骗人!”

    徐晋调侃道:“小丫头,现在明白谁更笨了吧?”说完卡嚓的咬了一大口,然后又把地瓜递过去。

    谢小婉红着脸咬了一口,真甜,仿佛甜到心里了。

    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一条地瓜便被小两口分吃完了。

    “小婉,你刚才说这东西叫蕃瓜?”徐晋随口问道,他隐约记得,地瓜好像是产自南美洲,明朝中后期开始传入中国,但具体那年传入就不清楚了。

    谢小婉点头道:“是呀,听七婶说是从蕃邦那边传入的!”

    这个时候还没世界地图什么的,古代人都认为中国位于世界的中心,自诩礼义之邦天朝上国,其他地方的人都是不通礼义,甚至是茹毛饮血的野人,统一称为蕃国夷人,从蕃国传入的东西都喜欢加上蕃字。

    徐晋心中一动,问道:“村里很多人种蕃瓜吗?”

    谢小婉摇头道:“家里有田地都用来种粮了,谁会浪费种这东西,七婶家也是在院子里种了几棵。今天在河边洗衣服时正好碰上七婶洗蕃瓜,大家都分到一只尝鲜!”

    徐晋暗点了点头,如此看来,地瓜应该刚传入中国不久,还没有大面积普及种植。

    而事实上,地瓜已经传入有些年头了,广东福建这些沿海一带都有种植,不过数量并不多,人们只不过把它当成一种水果,并没有作为主要粮食作物推广。

    徐晋却是上心了,地瓜这玩意生命力强,在贫瘠的土地上也能生长,而且产量大,实在是解决饥荒问题的大杀器。

    “小婉,这蕃瓜味道挺不错的,回头咱也在院子种些吧!”徐晋道。

    谢小婉点头道:“好哩,听七婶说这蕃瓜很容易长,回头我问七婶要些瓜蔓!”

    “对了,小婉,一会我去书塾,你自己在家不要乱跑!”

    谢小婉撅了撅嘴道:“知道啦,相公还当人家是小孩子了,我准备饭盒去!”说完端起木盆进了厨房。

    徐晋有些哑然,话说自己还真有点把这丫头当小孩子了。

    半个小时后,徐晋背起了书篓,里面装着书本,还有小婉给他准备的午饭。

    “相公,路上小心点,不要太晚回来,要不然天色昏暗看不见路!”谢小婉一边替徐晋整理衣服,一边温柔地叮嘱,十来岁的小女孩倒像个贤慧的妻子。

    徐晋点头嗯了一声,背着书篓走出院门,渐行渐远,蓦然回首看到倚在柴门边的张望的小丫头,竟有返回去拥抱一下的冲动,不由暗暗苦笑,看来这小丫头在自己心目中的分量是越来越重了。

    书塾在邻村郭家庄,是一名老童生开办的私塾,主要教授儿童读书识字,称之为蒙学。

    所谓童生,即是过了童子试前两关的读书人。童子试一共分为三关,分别是县试、府试和院试,通过了县试和府试便可以称为童生,若再通过院试便能获得秀才的功名。

    所以说,徐晋要想获得秀才功名,必须连破三关,县试、府试和院试,难度着实不小,总之要比现代的小升初难上n倍。

    要知道一个府参加童子试的考生少说也有几千人,最后录取为秀才的也就五六十人,所以竞争非常激烈,很多人考了一辈子也成不了秀才。清朝道光年间便出现过几次百岁童生考院试的记录,白发苍苍的百岁老头混在一众考生当中,可谓是一大奇观。

    郭家庄那位书塾老师就是一名老童生,已经年近五十,参加院试不下几十次了,但每次都未能取中秀才,心灰意冷之下便回乡下开了家私塾,教授儿童读书识字,赚点束脩(学费)糊口。

    徐晋在家休养锻炼了半个月,自感身体有所改善,再加上这段日子读书,积累了很多不懂的地方,所以今天打算到书塾去请教这位便宜夫子。

    老童生虽然考了一辈子都考不中秀才,但徐晋并没有瞧不起,毕竟考试不通过有很多原因,不一定就是学问不行,况且老童生参加了这么多次科考,经验丰富是肯定的,向他取些经也是好的。

    徐晋背着书篓走了里许便到郭家庄,谁知刚进了庄头便遇到了熟人——郭管家。

    “真是冤家路窄啊!”徐晋心里嘀咕了一句,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郭权带着两名家丁,正准备到附近村子收债,见到迎面走来的徐晋,顿时脸色微沉,皮笑肉不笑地道:“哎哟,这不是徐大秀才家的公子晋哥儿吗?”

    徐晋微笑道:“在下一介村夫,当不得公子二字,郭大官家这是上哪发财?”

    郭权嘿嘿笑道:“晋哥儿还是那么会说话,呶,正准备去黄村那边收点债,唉,眼看就过年了,不把那帮泥腿子欠的账收上来,这年不好过啊!”

    “那就不妨碍郭大管家发财了!”徐晋淡然地从郭权身边走过。

    其中一名家丁不爽地低声道:“嘿,这小子还挺拽嘛!”

    郭权面色阴沉地捻着老鼠须,心情很是不爽,那天他在徐晋家吃瘪的事已经传开了,让他的威信受到很大影响,近些天去收债,那些泥腿子竟还敢跟自己讨价还价,这是以往不可能出现的。

    “哼,看来得寻机会收拾这小崽子一回,要不然那些泥腿子都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郭权心里琢磨着,忽然脑中灵光一闪,瞧徐晋那兔崽子应该是去庄里的书塾上学。

    郭权眼珠一转便计上心头,对着两名家丁嘿笑道:“且让他得意一会,过两天保证让他哭,嘿,我郭权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两名家丁幸灾乐祸地对视一眼,徐晋那小子要倒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隐婚娇妻:老公,〕〔武道大宗师〕〔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凌天至尊〕〔绝世兵锋〕〔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太子爷的独宠妃〕〔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千亿盛宠:闪婚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