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天剑神〕〔关于我的老婆要灭〕〔诸天万界监狱长〕〔重来1976〕〔回流大时代〕〔神武傲天诀〕〔无敌真寂寞〕〔舰队司令〕〔山海,术士〕〔冷刀夜雨听风录〕〔乘龙佳婿〕〔废柴的飞升方法〕〔诸天万界辅助系统〕〔贫道要写书〕〔昆仑神术〕〔诸天降临大逃杀〕〔海贼:召唤亡灵〕〔情深赋流年艾天晴〕〔这穿越要命了〕〔万界之最强擂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王首辅 第16章 登徒子(求收藏)
    ,!

    眼前这位竟是连中三元的费宏,史书上有记载的人物,就如此活生生地站在自己跟前,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触手可及。

    徐晋有些恍惚,如在梦中,莫名的情绪在内心中涌动,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离历史竟然那么近,自己真的跨越了五百年的时空,站在大明朝的土地上……

    对于徐晋表现出来的“震惊”,费宏并不意外,他自问在士林还是很有些名气,更何况在家乡这片土地上,徐晋毕竟是读书人,听说过自己也不出奇。殊不知徐晋之所以震惊,却是因为别的原因。

    接下来,徐晋和谢小婉如愿以偿地登上了大船,二牛牵着那条大水牛站在岸边,向船上的徐晋和谢小婉频频挥手,还嗡声嗡气地喊道:“十叔,一路顺风,一定要考中,一定要当上内阁首辅啊!”

    瞬时,船上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向徐晋望来。

    “尼玛!”徐晋差点一头栽入江中,晓是他养气功夫了得,这时也不禁面红耳热,尴尬得无地自容,二牛,你丫的能再坑点吗?

    旁边的周管家皮笑肉不笑地道:“徐小公子志存高远,让人敬佩!”

    周管家表面在恭维,但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嘲讽,这也难怪,徐晋还是个连县试都没考过的小儒童,竟大言不惭要当内阁首辅,自然给人不自量力的轻浮感觉。

    徐晋苦笑道:“周管家见笑了,二牛为人憨傻,胡说的话当不得真。”

    周管家干笑了两声,心中自然不信,正因为那二牛憨厚,若没人跟他提过内阁首辅,他会无缘无故地喊出来?于是对徐晋的观感又减了两分,敢作不敢当,不是君子所为也!

    周管家把徐晋和谢小婉带到船尾,吩咐他们待着不要胡乱走动,然后便离开了,态度明显冷淡了许多。

    徐晋自然知道原因,却也懒得多解释,反正他也不想抱费家的大腿,大家只是萍水相逢,等到了上饶县城便下船分道扬镳。

    这是一艏楼船,长约五丈宽约两丈,分为上下两层,估计能容下近百人。费家的内眷丫环等都到了上层去,其他人都留在一层。

    大船缓缓地启动离开了岸边,驶到了江心,然后顺流而下。

    徐晋还是第一次乘坐古代的船只,颇感新鲜,所以站在船舷边观看。这个时候蒸气机还没发明出来,更别说柴油发动机之类,所以船只的动力一般采用风力和人力。

    这艏大船上有桅杆和帆,船两侧各伸出了十根桨,所以既可以借助风力,又可以通过人工划船。

    不过,由于此时顺流而下,倒是不用人工划船,只是把帆升起,大船便往下游快速驶去。

    “相公,风大呢,小心着凉了,坐着歇会吧!”谢小婉担心徐晋的身子弱,受不了凛冽的江风吹袭,站了一会便催促徐晋离开船边。

    徐晋笑道:“放心吧,那就这么容易着凉了。”

    小丫头认真地道:“相公的病才好了没多久,可不敢大意了!”

    徐晋轻点一下谢小婉的额头,笑道:“行,不看了!”

    小丫头红着小脸左右看了一眼,既喜欢相公这种亲呢的动作,又担心被别人瞧见了,那羞涩的小模样既好笑又可爱。

    两人在船尾的甲板上坐下,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虽然江风挺大,但并不算太冷。

    “相公,饿了吧,先吃点东西!”谢小婉从包袱中取出一个饭团,小心翼翼地扒开外面那层竹叶,然后送到徐晋的嘴边。

    徐晋正要伸手接,谢小婉却把手一缩道:“相公待会还要看书,别把手弄脏了!”

    “呃……好吧!”徐晋只好乖乖地张开嘴,等着饭团送到嘴边,唉,堕落啊,自己都被这小丫头服侍得有点习惯这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了。

    这饭团是谢小婉昨晚准备好的,没有馅,就是白米饭,外面用一种宽竹叶包裹,此时已经冻得硬梆梆的,味道实在不好,不过徐晋依旧吃得津津有味。

    谢小婉见相公吃得香,好看的眼睛又弯成了月芽儿。

    徐晋吃完了一个饭团,谢小婉正准备剥第二个,徐晋却突然道:“别动!”

    谢小婉愕然定住,徐晋抓住她的手腕翻过来,只见其手背沾了两粒米。

    谢小婉不禁恍然,正准备拈起吃掉,徐晋已经俯首把米粒舔走了。

    “噗嗤!”一声轻笑从头顶传来。

    徐晋忙抬头一看,正好见到上层一张宜嗔宜喜的俏脸缩了回去,发钗上的珠子碰撞发出嘀得声响。

    徐晋认得此女正是费家内眷那几名少女之一。

    谢小婉小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完了完了,被别人看到了!

    徐晋看着脸蛋红透,小脑袋几乎埋到棉衣里的小丫头,有些好笑地道:“小婉,你这是干嘛了?不就是舔一下手背而已!”

    谢小婉捂住脸羞道:“相公你还说,都是你害的,人家以后怎么见人!”

    徐晋笑着安慰道:“别怕,好歹是大家闺秀,不会瞎嚼舌根的。更何况你是我娘子,就算亲热一下碍着谁了,该害羞的是她才对!”

    谢小婉哭笑不得地白了徐晋一眼!

    楼船二层的甲板上,费如意粉嫩的脸蛋红彤彤,心如撞鹿般扑通乱跳,良久才暗呸了一声:“登徒子!”

    费如意今年十五岁,生得亭亭玉立,肌肤白如霜雪,一张宜喜宜嗔的俏脸,十分美丽动人,在同族众姐妹中是最出挑的一个。

    费如意刚才无聊逛到船尾,正好看到谢小婉和徐晋吃饭团,只觉这场面很温馨,于是便多看了一会,结果徐晋舔谢小婉手背上饭粒的举动被她看到了,忍不住失笑出声。

    “三姐,出来也不叫上我们!”

    此时两名少女从船舱内行了出来,正是费如意的两名堂妹费吉祥和费小玉。

    “咦,三姐,你的脸怎这么红?”费小玉夸张地惊叫。

    费如意摸了摸脸蛋,支吾道:“是吗,可能江风太大吹的,我们回船舱吧!”

    费吉祥和费小玉狐疑地对视一眼,后者眼珠狡黠地一转,跑到船尾探头往下一看,紧接着缩回来捂嘴咯咯偷笑。

    费吉祥见状好奇地跑过来看一眼,顿时恍然大悟道:“原来三姐偷偷跑出来偷看那个徐晋!”

    费如意俏脸胀得通红,跺脚嗔道:“你们胡说,才没有!”

    费小玉笑嘻嘻地道:“还说没有,脸都红了,三姐,你就老实认了吧!”

    “哼,我懒得理你们两个!”费如意气乎乎地转身回了船舱。

    费小玉吐了吐舌头道:“坏了,三姐生气啦!”

    费吉祥掩嘴笑道:“谁让你口无遮拦来着!”

    “四姐,是你先说的好吧,现在倒怪我!”费小玉埋怨道。

    费吉祥又探头往下看了一眼,贼兮兮地道:“五妹,那徐公子长得真俊,年纪轻轻还有才学!”

    “嗯嗯嗯!”费小玉猛点头表示认同。

    费吉祥笑嘻嘻地道:“你也觉得啊,我们要不要帮帮三姐?”

    两个小丫头对视一眼,掩着嘴咯咯地笑起来,像偷了鸡的悬狸。

    徐晋并不知上层发生这一幕,吃完饭团后便开始读书,他始终深信,勤奋是成功的必要因素。

    以此时行船行的速度,估计要两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下游的上饶县城,时间要利用起来。

    徐晋正全神贯注地默诵着《易经》,忽感觉被旁边的谢小婉轻推了推,下意识地抬起头,见到两人正站在跟前,赫然正是费懋贤和费懋中两兄弟。

    “徐兄勤读不辍,难怪学问这么扎实!”费懋贤一脸佩服地道。

    徐晋连忙站起来拱手道:“让费兄见笑了!”

    费懋中笑嘻嘻地道:“徐兄志存高远,自然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要不以后怎么入阁当首辅。”

    徐晋也懒得跟这小子一般见识,只是微笑不答。

    徐晋这种云淡风轻,“故作老成”的态度让费懋中很不爽,眼珠一转道:“徐兄之前与家父联对,妙对连出,在下偶得一联,也想请徐兄指点一二!”

    费懋贤皱了皱眉,却也不阻止,二弟十五岁中秀才,向来有些恃才恃物,让他受个教训也好。

    徐晋微笑道:“费兄,对子乃是小道,偶尔而为权当添些雅趣,若是沉迷其中便不妥了!”

    费懋中顿时被咽着了,偏偏又反驳不得,像吃了只苍蝇一般,拱手道:“懋中受教了,不过,在下偶得上联,不吐实在不快,上联是:未老思阁老。请徐兄指点!”

    费懋中不等徐晋拒绝便把上联说了出来,然后便得意地看着徐晋。

    明太朱元璋建国后,延续了元朝的三省六部制,后来因丞相胡惟庸叛乱,朱元璋废除了三释丞相一职,自己直接统率六部。但个人精力总是有限的,打理这么大的国家,皇帝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得累死。

    于是便渐渐形成了内阁制度,设殿阁大学士数名(最多七名),协助皇帝处理政事。一开始内阁大学士是没有实权的,只相当于现在的国事顾问,品秩才正五品。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皇位的更替,皇帝对内阁越来越倚重,内阁大学士的地位水涨船高,内阁首席大学士的权力几乎与明初的丞相相当,被称为内阁首辅。

    由于有资格进入内阁的大学士,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臣,士林均尊称为阁老,姓李的便称李阁老,姓张的便叫张阁老。

    所以,费懋中出的上联:未老思阁老。很明显是在讽刺徐晋小小年纪就想当内阁首辅,真是不自量力,贻笑大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