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战神柔情护美〕〔我在帝都建洞天〕〔战神传说〕〔重生空间之少将仙〕〔捡个总裁做老婆〕〔妖帝撩人:逆天邪〕〔贴心兵王〕〔锦绣小农女〕〔宠物小精灵之风云〕〔婚有千千劫〕〔皇家宠婢〕〔扔了妹妹所有耽美〕〔竹马谋妻:误惹醋〕〔别怕,是爱情啊〕〔九零军嫂有空间〕〔五音协奏曲〕〔永昭郡主〕〔我在仙界种田〕〔穿成总裁的初恋〕〔制霸编剧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武侠系统 第三百八十八章 消失的血战原(为盟主‘养过小龍女’加更,1/9)
    石小乐在玉镇内住了几日。

    因为不堪其扰,他索性就秘密住在了碧玉宫买下的别院内,每日除了与蓝小蝶,陶星宇两位旧友聊天外,便是打坐练功,日子过得极为清闲。

    当然,平时也免不了被碧玉宫的女弟子们请教武学问题。这些女弟子,对石小乐好奇极了,一开始还有些顾忌,害怕对方太高冷。

    直到第一位女弟子大着胆子上前请教,得到石小乐温和谦逊的回应后,这些女弟子俱是胆子大壮,有空便会来请教问题。

    石小乐来者不拒,总是深思后才给出答案,每每中的,教这些女弟子暗自心折。

    “我如今的实力,正魔两道,加起来能奈何我的人,应该不超过十个。”

    正魔两道的名宿,大约有六七十人,实力差不多。所以通过魔道名宿的整体实力,就能大致推断出正道名宿的实力。

    石小乐根据在黑魔神宫的暗自观察,基本能确定,除了残目二老,魔道中能与自己媲美的人,仅有五个。

    其中有两位支持魔侯,一位保持中立,算是他一统魔道的拦路虎。当然,就算是支持自己的人,也不能掉以轻心,免得被人背叛。

    但不管如何,随着孔大同等人身死,自己在魔道中的势力已经出现了压倒性的优势,一统的局面,基本形成,剩下的就是自己的行动而已。

    离去的前一日,石小乐突然想起‘九玄翁’葛焦的话,便只身来到了望远居。

    对方的层次并不低于自己,多多交流,对大家的武道都有好处。

    没想到的是,‘智华居士’潘忆恒也在。

    “哈哈哈,我道今日为何有喜鹊的叫声,原来是有贵客上门了,石小友,请坐。”

    望远居内,葛焦与潘忆恒站起。

    “葛前辈,潘前辈,在下冒昧前来,万勿见怪。”

    石小乐拱手抱拳,谦恭的姿态,令二人不由暗暗点头。

    年轻人一朝得势,很容易产生膨胀感。但是在石小乐身上,二人感受到的是不符合年纪的沉稳与谦和自牧的低调。

    这少年,心性出奇的强大,难怪有如此的成就。

    三人落座,葛焦的女弟子为三人泡好了茶,随后坐在一旁,托着下巴偷偷地打量着石小乐。

    “石小友,不知你是如何领悟风之真意的?”

    聊了几句,潘忆恒问道。

    这句话可谓相当不客气。毕竟这是人家的秘密,等同于窥探隐私,而且还是对于武者来说最重要的隐私。

    回答,太吃亏。不回答,又显得小家子气。

    葛焦低头喝茶,面露苦笑。

    这个潘忆恒,总是喜欢直来直去,难怪朋友不多。

    石小乐沉吟片刻,道:“用说的太玄乎,不妨就让在下,给两位前辈演示一下好了。”

    话音刚落,石小乐手指一点,激发出一丝丝内力。这些内力自动形成了风,穿过盆栽,绕过家具,又随外界吹来的自然风而忽强忽弱。

    葛焦与潘忆恒看得入神,渐渐痴了。

    他们仿佛从变化的内力中,看到了风的形成,风的特征,乃至于石小乐一路感悟而来的心得。

    每个人领悟真意的方法都不尽相同,但无疑都十分珍贵,甚至暗合了本身的武学理念。

    葛焦和潘忆恒没有想到,石小乐居然如此大方,大方到令他们都觉得咋舌的地步。这几乎是毫无保留地展示了自己的心得。

    石小乐有自己的想法。

    风之真意,只是他掌握的一种真意罢了,就算被别人看穿理念又如何,别说有的东西,别人学不会,就算学会了,他也只会更强。

    何况既然是来交流的,如果藏着掖着,那还有什么意思。

    “石小友如此大方,老夫倒是也不能敝帚自珍了。”

    葛焦朗声长笑,手指在杯中沾了沾,而后弹出几粒水滴。

    他领悟的,乃是滴水真意。滴水真意与水之真意可不同,前者虽然脱胎于后者,但层次上却差了一档。

    仔细体会着葛焦的理念,石小乐若有所思。

    对方注重的分明是爆发力,即是将庞大的内力压缩至水滴之中,等达到极限时,又以最强的力度爆开,造成杀伤。

    而且对方的压缩,不是单纯的压缩,像是以某种特殊的震动之力为引导,从而加速了压缩的过程。

    “你们看我的。”

    潘忆恒性格刚强,反而没有太多的心机,见二人都展示了自己的心得,身体坐正,双眸中流散出一缕缕奇异的气息。

    他所领悟的,乃是摄心真意。

    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一种类似于幻术的真意,但又不是幻术,更像是一种意志压迫,恍如紫气东来,能不断削弱对手的斗志。

    从潘忆恒的领悟心得中,石小乐忽然受到了极大的触动。

    对方的方式像极了催眠,即先将自己当成最强者,然后从精神层面摧毁对手。

    那么自己的凶煞真意,乃至于迷月意境,岂非正可用相同的方法来推演?

    当然,说是这么说,但催眠的过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必然是一个潜意识不断加深,甚至精神力外延的过程,需要无数次的训练。

    三人相互印证,学习,从清晨一直进行到傍晚时分,直到葛焦的女弟子喊他们吃饭,方才回过神来。

    一天下来,石小乐收获颇丰。从另外二人的思路中,他发现了许多过去不曾想到,或者忽略的思路与方向。

    葛焦与潘忆恒同样满脸喜色,他们的悟性不如石小乐,但也有所领悟,效果比自己苦思数个月还要好。

    “两位,今日高兴,我有个秘密与你们分享。”

    酒过三巡,潘忆恒看了看窗外的夜色,忽然道。

    “哦,潘兄如此神秘兮兮,莫非要和哪个小姑娘成亲不成?”

    酒意上涌,葛焦放开了一些。

    潘忆恒摇摇头,语不惊人死不休:“二十年前,我曾从恩师口中,得知了几处血战原的位置。”

    “什么,血战原?”

    葛焦差点撞翻桌上的杯子,酒意都为之一清。

    血战原,正是六百年前,正魔两道高手生死决战之地,不知多少高手埋骨其中。

    据传由于死去的人太多,怨念太重,以至于平原上空,形成了一层浓郁血气,常人误入其中,轻则精神失常,重则痴傻疯癫。

    说来也怪,自从正魔大战落幕之后,不知是不是巧合,血战原上方的河渠突然破裂,滔天洪水淹没而至,足足冲了十天十夜。

    等到洪水退去,众多原本前往血战原的高手,忽然发现整个血战原消失了!

    当时的武林正道,几乎发动了所有人手寻找那处圣地,但是找了足足数十年,却无从发现。

    又过了数十年,上一辈的高手基本都死绝了,江湖人对血战原的执念也不像从前那么深,渐渐地,血战原三个字,成了一个遥远的传说。

    后世之人,大多只是听江湖前辈,或者从古籍中了解过那一处地方。

    “其实找血战原的人不少,只不过大多都在偷偷进行。”

    “那里埋藏着正魔两道无数的顶尖高手,遗留了许多灵兵。甚至据说,无数高手的鲜血融汇之后,还形成了一株绝世异果,位列飞马王朝十大异果之一……这些噱头,仅是得到其一,就够武林高手受益终生了。”

    潘忆恒喃喃道。

    根据他的说法,其恩师自幼喜欢走南闯北,对血战原更是深有研究,甚至不惜以武功秘籍,灵果,财宝等贵重物品,与人交换关于血战原的古籍。

    以至于其富可敌国的家财,被败了个干净。

    但这种付出亦有收获。

    在查询了多种资料,并详尽推敲后,其恩师列出了几处可疑之地,认为其中一处,就是被冲走的血战原。

    可惜未等动身,潘忆恒的恩师便因心力过劳而猝死,临终前,终于将这个秘密告知给了唯一的徒弟,希望他能实现自己未竟的遗愿,找到血战原。

    葛焦道:“潘兄,不是老夫不相信你,可是这么重大的秘密,你为何告诉我与石小友二人?”

    石小乐亦看着潘忆恒。

    他曾听蓝天说起过血战原。当年风雨双魔侥幸未死,不是没动过血战原的心思,可惜屡次搜找,皆一无所获。

    “不是潘某人大方,而是血战原实在恐怖。说来不怕二位笑话,潘某走到外围,便已失去了深入的勇气,但又不甘里面的机缘,所以一直都想找几位信得过的朋友一同前往。”

    石小乐发现,潘忆恒在说话时,脸上带着一丝难以遏制的惊恐,仿佛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

    要知道,能领悟摄心真意,本身代表潘忆恒是个心志强大之人,是什么东西,能令他如此恐惧?

    “你是说,你已经去过了血战原?”

    葛焦低声呼道,眉毛直跳。

    潘忆恒点点头,低声道:“那里肯定就是传说中的血战原。”

    房间内,冷寂下来,唯有蜡烛燃烧的轻微声响,以及几人的呼吸声。

    “潘兄,能否如实相告,那里面究竟有什么,令你如此……失态?”

    葛焦忍不住问道。

    搜寻宝物是好事,但如果没命享受,那还是算了。

    潘忆恒摇摇头:“我无法形容,那只是一种感觉。两位若是不愿意去,就当潘某人没说,我亦不会再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