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至强仙帝〕〔魔圣之梦家大少〕〔漫威世界的术士〕〔无限之穿越异类生〕〔逆世魔女:强宠天〕〔血族亲王:鸢尾未〕〔末世异能主宰〕〔玄医归来〕〔都市最强高手〕〔重生九零小军嫂〕〔主千秋〕〔奈格里之魂〕〔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重生之我本枭雄〕〔养鬼专家〕〔史上最牛主神〕〔木叶的不知火玄间〕〔飞剑问道〕〔九域剑帝〕〔武林外传之捕神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9章 妖怪贤者的减肥大作战(其八)
    (一)

    八云紫终究是,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

    昨天偷溜的结果就是今天的运动量加倍,等到训练结束之时,她已经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啊......要死要死......要死是活不成啊!”

    黄昏时分,八云紫驼着背走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用拳头锤着自己的腰。她这一步一晃悠,三步一叹息,五步一叫苦,活生生的就是个从小品里穿越出来的丑角。旁边的纳兰暝看着滑稽,便打趣道:

    “看你这累的,要不我给你来个公主抱,就这么把你抱回家?”

    “好啊!”

    八云紫一听他这么讲,腰不酸了腿不疼了眼里闪着金光一脸期待地就答应了。她这态度说实在的,纳兰暝还真就就没预料到。

    “我不过就是说一下,你还当真了。”纳兰暝哼哧一笑,戏谑道,“我是想抱,可我得抱得动您啊八云大姐!”

    八云紫闻言,脸色一变,喝道:

    “我就知道你这小兔崽子没安好心,看脚!”

    言罢,她抬腿照着纳兰暝的屁圌股就是一脚,可没等她踹着人,她那条老腿就“嘎嘣”一声扭吧了。当时她就往地上一躺,抱着条腿,眼里是泪花闪烁。

    “别管我了......你认识的那个八云紫已经死了,就让我在此香消玉殒吧......”

    紫啜泣着,以流浪小狗一般的目光可怜巴巴地望着纳兰暝,嘴里念叨着玛丽苏式的台词。纳兰暝瞧了瞧她这副可悲的德行,颇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弯下腰一把将她揽了起来。

    这便是,没有一丝瑕疵的,标准的公主抱了。

    “你你你......”

    紫依偎在他的怀中,双手捂着早已红成一片的脸颊,故作少女之态,羞答答地道:

    “你这家伙......为什么这么熟练啊!究竟这样抱过多少妹子了啊?”

    “咱先别贫,紫......”纳兰暝一脸严肃地道,“你好沉......”

    “杀了你啵~”

    (二)

    渐渐地,夜幕淹没了夕阳,星河替代了晚霞。纳兰暝抱着八云紫,在那愈发暗淡的小路上走了一阵,便在那不远的前方,瞧见了一丝火光。

    这吸血鬼眼力好,隔着百米,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家烧烤档,而那火光正是挂在铺子前头的灯笼。纳兰暝深吸了一口气,嗅到了弥漫在空气之中的香气——那是烧熟的鳗鱼与烧烤汁的味道。

    “你饿不饿,紫?”他低头问道。

    “有一点......”

    紫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随即便皱起了眉头。尽管腹中空空如也,她的肚皮却一点儿也没瘪,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咱们去找点食儿吃。”

    纳兰暝这么说着,便加快脚步,走了上去。

    那是一家带座位的流动烧烤档,合起来就是台木板小推车,放开了就是家小店。小店前头挂着两个印有“鳗”字的红灯笼,垂下来的布帘上写着“夜雀烧物”四个大字,算是店名。那一串布帘将食客的席位与外界隔开,造出了一片小小的独立空间,而那帘子后头的吧台又将客人与老板隔开,店主在台后做菜,客人在台前饮酒闲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便在这局促的空间之中,不自觉地缩短了。

    那背生双翼的粉毛老板娘就站在吧台后头,手里捏着几根竹签,正哼着歌儿,愉快地烤着八目鳗。很明显,她是妖怪,当然,也就只有妖怪,会在这远离人烟的地方摆摊开店,而她的主要顾客,当然也都是妖怪了。

    那小台前头只摆了六张样式不一致的高板凳,其中的两张已经被先来的人占了。纳兰暝大步走了过去,掀起帘子,将八云紫往旁边的凳子上一放,便道:

    “老板,来一壶你们这儿最烈的酒,再随便烤几样香口的!另外,给这位妇人来一碗冷荞麦面、一份醋拌海草与一份盐烧鳗鱼,无油,少盐,谢谢!”

    “好的!”

    那夜雀妖怪老板娘笑着应了一声,翻了一下面前的烤鳗鱼,便转身去给新来的客人备菜去了。纳兰暝拉出板凳,刚一坐下,便见身边的八云紫一脸不满地抱怨道:

    “你给我点的这些,是喂小鸡儿呢?”

    “就你现在这德行,还想吃烧烤?喂鸡都轮不到喂你好吧!”

    言罢,纳兰暝便听见了一阵相当熟悉的笑声,他扭头一看,才发现先到的那两位客人,正是吃得油光满面的幽幽子,以及一脸愁容的妖梦。

    “哟呵,这巧了!”

    他瞅了一眼摆在幽幽子面前的那一大摞早已吃干净的空碟子,以及多得数不过来的竹签,便笑道:

    “敢问这位大小姐吃得如何?”

    “八分饱!”

    幽幽子说着,很是自豪地拍了拍她那圆圌滚滚的肚皮,发出了敲西瓜一般的声响。

    “我还能吃下一条鳟鱼!”她补充道。

    “八分饱,我看像是八个月!”

    纳兰暝心里这么想着,表面上却是笑而不语。

    “紫大人,还有,纳兰阁下,晚上好......”

    这话是魂魄妖梦说的,语气中,透着难以掩饰的哀愁。说实在的,纳兰暝家里要是也有这么一位不让人省心的吃货,他说不定会找块冻豆腐往脑袋上一拍,一了百了了。

    “真是辛苦你了,妖梦......”他以同情的目光瞅着妖梦,小声说道。妖梦听见这话,便以死士一般决然的神色望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加油吧魂魄妖梦,满足你主人的食欲,也是一种修行啊!

    “说起来啊,紫,”这时候,幽幽子说道,“你怎么又跟这家伙好上了?”

    “屁!”

    这话是八云紫和纳兰暝一起说的。

    然后,就见这俩人互相指着对方,异口同声地否认道:

    “谁跟他好过了?”

    “谁跟她好过了?”

    “呵呵......”

    幽幽子抄起挂在腰间的折扇,“呼”地一声撑得大开,以扇掩嘴,巧笑道:

    “真好啊......虽然不年轻了,但......真好啊,真羡慕啊......”

    “不不不,你千万不要产生什么误会,我现在之所以跟这家伙呆在一起,是因为......因为......”

    八云紫说到这里,就卡壳了,说不下去了,还得是纳兰暝帮她说出了下半句:

    “因为我在帮她减肥,就这么简单。”

    “诶,减肥?”

    幽幽子很是吃惊地打量了一下八云紫的身材,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便眯起眼睛,笑道:

    “你这不是完全没有减肥的必要吗?”

    “我就是为了避免成为你那种模样,才横下一条心来说什么都要减肥的啊!”紫一拍桌子,大声道,“你这家伙,一冬天不见,怎么都发展成这样了?”

    “好过分哦,小紫紫......”幽幽子揉了揉眼睛,作假哭之状,“人家不过是每顿饭稍微多吃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妖梦,告诉我,她每顿饭多吃多少?”

    “报告紫大人,幽幽子大人每顿多吃一头。”

    “一头什么?”

    “一头牛......”

    “幽幽子啊......”

    “诶嘿!”

    幽幽子俏皮地吐着舌头,笑颜之下,是无法隐藏的双下巴。八云紫最后看了一眼她那充满了食欲,以及其它各种欲望的身体,叹了一口气,随即抬头叫道:

    “老板娘,不要盐烧鳗鱼了,我就吃海草和素面就够了!”

    “好嘞!”

    (三)

    酒足饭饱之后,纳兰暝替没带够钱的妖梦付了饭钱,又抱起了膝盖扭伤的八云紫。四人的回家之路有一小段是共通的,他们便有说有笑地走在了一起。

    正聊到兴头上的时候,天上忽地飘起了小雪。纳兰暝便抬起头,望着那朦胧不清的星空,伸手接着那冰凉的雪花,道:

    “你说这雪,究竟是要下到什么时候?”

    “谁知道呢?”

    幽幽子举起扇子,用扇出来的微风,吹起了一片本该落下的雪花,并让它始终飘浮在自己的面前,其手法之精妙,宛如魔术一般。

    她若不是挺着这刚吃饱饭的大肚皮,那这景象,一定美如诗画。

    “说不定......”

    扇了一阵子的风,幽幽子合上了折扇,任由那雪花零落。她转过头,浅笑着对纳兰暝说道:

    “等到樱花盛开的时候,冰雪就会自然而然地消融。”

    “说是这么个说法。”纳兰暝道,“就怕那些娇气的樱树,熬不到冰雪消融的那一天。”

    “不会的......”幽幽子望着天空中的飘雪,喃喃道,“樱花总是会盛开的,春天也会到来,只是,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等樱花盛开的时候,”她说,“再一起来冥界赏樱吧!”

    “你的邀请,我就先收下了。”

    纳兰暝说着,往前踏了一大步,又回头道:

    “去冥界的路在西边,我现在要往南边走了,咱们就在此别过吧!”

    “祝一路平安。”

    身后的幽幽子和妖梦冲着他俩点了点头,算是道了别,而后便在另一条路上渐行渐远,最终没了影子。直到这时,纳兰暝才对怀中的紫说道:

    “怎么了?想什么呢,这么专心?都不肯跟自己的老朋友说声再见?”

    “不,倒也没什么......”

    紫并不是睡着了,只是,自打这天开始下雪,她便愣了神,一直愣到现在。

    “我只是突然想到了过去的事情,”她说道,“一千年以前,也曾有过这样的一场春雪......”

    “那个时候,我还是八云法师,你还是大漠中的无名侠客,妖梦还没出世,妖忌还是个小男孩,而幽幽子......”

    紫顿了一下,抬起头,望着纳兰暝的眼睛,问道:

    “你知道富士见之女的故事吗?”

    “不,”纳兰暝摇了摇头,“不过,愿闻其详。”

    “你要是知道她的故事,那你就会明白这场雪因何而起了。”紫说道,“‘今日’的‘种子’,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埋下了。还记得你我相遇时的事情吗?”

    “哈!”纳兰暝没好气地笑了一笑,“死都不会忘的。”

    “是吗?”

    看他那副表情,八云紫便也露出了一抹苦笑。

    “既然你还记得,那咱们就从你我相遇之时讲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凌天至尊〕〔千亿盛宠:闪婚老〕〔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