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凝霜寒雪楚江南卫〕〔神级透视〕〔生死狙杀〕〔星际女Alpha奋斗日〕〔重生商女:季少,〕〔网游之无敌神豪直〕〔烈火救赎〕〔快穿救赎:邪恶BO〕〔狂神刑天〕〔异界邂逅二次元女〕〔唐朝生意人〕〔时空飞盘〕〔武林大逃杀〕〔海贼之副船长红心〕〔万域灵神〕〔幻意梦境〕〔火影之神树降临〕〔朝闻道者〕〔耐瑟瑞尔的辉煌〕〔重生南美做国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28章 枯竭(其一)
    (一)

    一瞬千击的杀招,“未来永劫斩”,是妖梦目前所能使出的,最强的剑技。

    千刀万剐的秘技,“灵魂雕刻”,是咲夜发动全身武装的,全力一击。

    数百上千次的兵刃交锋被压缩在短短的一刹那之间,二人交战的领域早已超越了人的感官,乃至肉体本身,达到了“无”之境。

    无形,无踪,不可视。

    一边是撕裂时间的“魔术师”,另一边是凭肉圌身达到超凡之境的“修道者”。上千次的金属碰撞之声重合在一起,听起来就像一声,上千次的刀光闪动重合在一起,看起来就像一闪。激烈的交锋就在开始的那一刻结束,刀光一闪,二人的身影已经交错。

    咲夜与妖梦同时抑制住了冲刺过后的惯性,最终站定在对方的位置上,咲夜在下层,妖梦在上层。二人互相背对着对方,既不回头,也不吭声。她们在等待,等着裁判的铁锤敲响铜铃,宣布胜者的诞生。

    于是,胜者诞生了。

    咲夜的胸前多了一道大得吓人的口子,从肩膀一直开到腹部,像是要把她斜着撕成两半一样——百密之间,尚有一疏,她为此付出了代价。

    伤口裂开之时,咲夜闷圌哼了一声,逐渐失去血色的脸上,显出了痛苦的神色。血染的衣衫在微风之中摇曳,浑身刀刃上的血滴亦随风而动,渐渐地被吹到了刀刃的边缘。

    然而,咲夜并没有倒下,伤口虽足够骇人,却没有深到、重到,能让她倒下的程度。

    倒下的人,是魂魄妖梦。

    轻悄地,无声地,雕像一般伫立着的妖梦,被那柔和的微风吹倒在这白玉的阶梯上。咲夜转过身,望了过去,才发现妖梦那娇小的身躯上,早已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全身上下,竟无一处完好的肌肤,以致血流如注、奄奄一息。

    完全潇洒的从者,十六夜咲夜,尚且是百密一疏,受了她近年来所受过的最重的一次伤。至于妖梦,她既不完美,也不潇洒,甚至都谈不上成熟,她没办法规避所有的伤害,她甚至没办法规避大部分伤害,她明白这一点,她只是敢拼而已。

    “哈......”咲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该说你什么好呢......”

    早在这最后一招之前,妖梦所受的伤,就已经不允许她再次举剑了,这一点咲夜看在眼里。继续全力舞剑的代价,就是旧伤的撕裂与新伤的累积,最终定然会危及性命。但妖梦还是拖着重伤的身躯,强忍着剧痛,一直战斗至此,脚步没有放缓,动作没有变形,单靠勇气,真的能走到这一步吗?

    “真是个好家伙啊,妖梦......”

    咲夜走上台阶,弯下腰,用指尖轻轻地抚过了妖梦的侧脸。于是,妖梦的心跳与流血,以及那微弱的呼吸和神智,都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在距离死神一步之遥的地方,妖梦被锁定在了时间之中,最后这一步她无论如何也迈不出来了。这就是咲夜此时能为她做的一切,剩下的就看大夫的手艺了。

    “接下来......”

    咲夜直起腰,又往上踏了一步,抬头望向了那渺远的高处——在那苍白的薄雾之后,隐藏着本次异变的主谋。

    “是不是该去灵梦那儿搭把手?”

    她正这么寻思着,忽然便有一道樱色的光辉,划破迷雾,照耀下来。伴随着这道光,一股庞大的暖流,带着大量的樱花花瓣,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过来。这暖流所及之处,万物复苏,周遭的樱林开始绽放,其下的绿草亦冒出了头,不多时便是一片花海,不复此前的肃杀荒芜之貌。咲夜,以及妖梦身上的伤口,亦在这神奇的暖流的作用下,迅速地复原了。

    很快,整个冥界便笼罩在一片盎然春意之中,四下里芳草鲜美、樱树摇曳,寒意与迷雾一同消散,天空亦由那令人不安的淡紫色,变成了明亮的天蓝色。

    冥界之春,先人世一步而来。

    咲夜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那逐渐融化在血液之中的,春天的芬芳,微笑着道:

    “看样子,已经没有我出场的机会了啊......”

    “嘛,这样也好,早些回家,就能早些为赏樱会做准备。”

    “唰”地一声,蓝色的光剑回到了剑柄之中,咲夜身上的那几十把刀也随之退到了女仆装之下,隐去了锋芒。微光之翼再度从她的皮靴上窜了出来,载着她穿过冥界的阶梯,越过幽明之境界,回到人世之中。

    (二)

    “‘愿死春樱下,二月圆月时’,埋在这西行妖之下的女子,生前曾经这么说过。”

    西行寺幽幽子虚浮在半空之中,背靠着尚未开满的西行妖,以及由魔光编织而成的扇幕,满面笑容。

    博丽灵梦就飘在她的面前,一脸不爽。

    “哈?”灵梦呲道,“说得好像你跟她喝过酒一样。”

    “是书上写的哦,书上!”幽幽子正色道,“你这家伙,都没有一点浪漫细胞的吗?”

    “春天来了我还能浪漫一点,现在我只想打人,超想!”

    “既然这样的话,”幽幽子道,“就把你身上的那一点‘春’也交出来吧!只要再多一点点春,就足够了!”

    “足够做什么?”

    “足够让春天降临。”幽幽子张开双臂,宽松的和服随风飘动,优雅如蝴蝶,“在那之后,这西行妖就会满开,而埋藏在树下的富士见之女,便会复活!”

    “这也是你从书上看到的?”灵梦挑了挑眉毛,问道。

    “没错哦!”幽幽子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究竟是哪个孙子把这么麻烦的书交给你这种人的......”灵梦扶着额头,叹了一口气,“这样吧,我先暴抽你一顿,再砍了这棵妖怪树,再揍死树底下那家伙,再把借给你那本书的人找出来,打一顿,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行。”

    “不不不,你会错意了,冥界的大小姐。我只是问一下你觉得怎么样而已,并没有打算考虑你的意见。无论你同意与否......”

    灵梦活动了一下脖子,以及手指节,伴随着“嘎啦嘎啦”的一串脆响,她很是随意地说道:

    “我都会强上。”

    “既然如此......”

    幽幽子“唰”地一下,张开了两把花扇,又将其中一把置于下,另一把置于上,遮住了半张脸。

    “那就长眠在这樱花之下吧,红白的蝴蝶!”

    “我拒绝!”灵梦夹起三张灵符,大声喝道:

    “回归于花下的只能是你,春樱的亡魂!”

    “完全墨染之樱·开花!”

    “梦想封印·集!”

    时隔千年,白玉楼的上空再一次被魔力的光辉笼罩。

    上一次,是鲜血与泪水的结局。

    这一次,是春花与白雪的共舞。

    一切皆为轮回。

    一切皆为新生。

    (三)

    “啊......啊......阿嚏啊!”

    正将腿抬到栏杆上进行拉伸的八云紫,忽然打了个打喷嚏。一旁的纳兰暝便打趣道:

    “有人想你了。”

    “只是有点花粉过敏罢了......嘶......”紫揉着通红的鼻头,道。

    “花粉?”纳兰暝低头看了看脚下的积雪,撇了撇嘴,道,“嗯......这很合理。”

    “就快要来了,一大堆花粉。”紫弯下腰,一边伸手去够脚尖,一边喃喃道,“现在不过是预演而已。”

    “哦对了,纳兰暝。”她忽地直起身,回头对纳兰暝道:

    “一周,不,两周之后,你有时间吗?”

    “有是有,你有啥事?”

    “跟我去一趟冥界。”

    “去冥界干嘛?”

    “赏樱。”

    “啊?”纳兰暝惊了一小下,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道:

    “没有意外的话,应该会去。”

    “另外,”紫补充道,“把你家那几个小鬼也带上,到时候会有宴会。”

    “这么周到的吗?你请客?”

    “不,你请客,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邀请你?”

    “你这大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凌天至尊〕〔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